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零六章 地图

第一零零六章 地图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,为您。

    田雪蓉刚说完,齐宁已经抬手止住,盯着黑虎鲨道:“就算我相信你所言,沈凉秋确实进过澹台夫人的院子,而且也确实可以以此怀疑两人有染,但要让澹台大都督相信,没有真凭实据,岂能让他觉得你所言是真?澹台家乃是军功世家,发生在澹台家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小事,更何况如此大事?”目光冷峻:“如果澹台大都督与你相见,你拿不出证据来,你觉得他能饶过你?”

    “侯爷,在下虽然没有证据,但澹台夫人犯了一件致命的错误。”黑虎鲨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致命的错误?”

    “侯爷有所不知,据在下所知,当年澹台夫人过门的时候,陪嫁的饰物之中,有一支孔雀钗,那钗子的做工极其精致,澹台夫人成亲当日,就是戴着那根钗子过门。”黑虎鲨缓缓道:“此后澹台夫人一直将那钗子珍藏,很少佩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那根钗子有问题?”齐宁立刻明白什么。

    黑虎鲨道:“那根孔雀钗如今就在沈凉秋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齐宁和田雪蓉对视一眼,都是相处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侯爷,澹台大都督虽然将心思用在水军上,但是绝不可能不知道澹台夫人有那支孔雀钗。”黑虎鲨目光锐利:“只要澹台大都督查问澹台夫人钗子的下落!”并无说下去,只是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齐宁沉吟片刻,才道:“你在密信之中,透露了这两件事情,所以你觉得澹台都督必然会赴约?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澹台都督确实孤身赴约。”黑虎鲨道:“那晚见到澹台大都督有此胆量,在下很是钦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见面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澹台都督是官,我是匪!”黑虎鲨淡然一笑:“刚刚见面,澹台都督自然是以刀顶住我,我这海上头号匪首露面,水师大都督难道还能放我离开?”

    “但他最后还是放你离开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个愿意听人说话的人。”黑虎鲨道:“他听我说了话,也知道我愿意接受招安,我告诉他说,他可以派人去调查这些事情,我也可以束手就擒,任他关进牢狱,只要他能够秉公处理,查清真相,到时候我便会带领手下兄弟归顺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就算这些是真的,澹台都督也调查出真相,却非要故意包庇沈凉秋,你那时候已经是阶下之囚,那么十年的忍耐,岂不是付诸东流,最后还要自投罗网,你死的甘心?”齐宁问道。

    黑虎鲨露出一丝浅笑:“识人不明,死了也是活该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随即唇边也泛起一丝笑道:“澹台都督没有将你拘押下狱,看来你并没有看错人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依然小看了沈凉秋。”黑虎鲨握起拳头,目光射出冷厉光芒:“我只以为澹台都督知道此事之后,会掌控局面,但他却因此而死!”

    齐宁身体微微前倾,盯着黑虎鲨眼睛,问道:“你是说,澹台都督是因为秘密见你,所以过世?你们相见,可有别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至少当晚绝无第三人知道。”黑虎鲨道:“当晚大都督非但没有抓我,还对我说,他会调查这几件事情,如果事情属实,他会亲自处置,而且事后会安排向我们招安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墨玉黑鲤是大都督赠给你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给了我墨玉黑鲤,告诉我说,如果我所言是真,而且能够效忠朝廷,到时候这块墨玉黑鲤,便是他招安的信物,否则他会亲自从我的尸首上那会墨玉黑鲤。”黑虎鲨道:“大都督令我摸清楚海凤岛的地形,最好是能画出一张地图来,如果到时候要发兵清剿,有了地图,便可事半功倍!”

    齐宁皱眉道:“但是你密见大都督之后的次日晚上,大都督就过世。”瞥了秦月歌一眼,道:“秦法曹应该将情况已经告诉你,大都督是自尽而亡,你觉得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“在下与大都督虽然只在那一晚相谈,但可以看出来,大都督是个十分豪爽的人。”黑虎鲨正色道:“侯爷,在下闻知此事之后,也是大为吃惊,根本不相信大都督会走上这条绝路。”

    “非但是大都督,就连澹台夫人在前几日也服毒自尽。”齐宁叹道:“如果照你所说,难道是大都督不堪忍受澹台夫人出轨,所以羞愧自尽,而澹台夫人心存愧疚,也自尽谢罪?”

    “侯爷是否认真查验过大都督的遗体?”黑虎鲨皱眉问道:“大都督当真是自尽而亡?”

    “秦法曹对此也略有了解。”齐宁道:“大都督自尽的地方,几乎是一个密室,除非有人能够上天入地,否则根本无法解释是被人所害。而且我们查验过遗体,遗体绝无中毒的迹象,死亡的原因,也确实是因为环套套住了脖子,无法呼吸因此窒息而亡。”

    黑虎鲨皱起眉头,道:“大都督次日被害,在下并不知情,但发现都督府四周安排了暗哨,而且沈凉秋连夜赶回了都督府,此后都督府几乎被封锁起来,在下便猜到其中必有大事。”

    齐宁看向秦月歌,问道:“两位难道很早就结识了?”

    秦月歌笑道:“侯爷,若是卑职很早就认识莫兄,就是私通乱匪了。”神情肃然起来,道:“莫兄感觉到大都督那边很可能出了事情,如果当真如此,那就是了不得的事情,所以找上了卑职。”

    “秦法曹在东海素有正直之名。”黑虎鲨道:“而且据在下了解,秦法曹也是东海少有的几个不与几大世家来往的官员,在下思来想去,觉得可以与秦法曹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莫兄手中有墨玉黑鲤,我只怕也不会听你把话说完。”秦月歌叹道:“更不可能与你来到这座岛上。”

    黑虎鲨微微一笑,才道:“秦法曹到了此岛,见到了仓库里的兵器,才相信在下所言是真。”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但是仅凭在下与秦法曹两人,依然不足以与沈凉秋对抗,更不可能将他的罪行曝之于世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而你们见我到了东海,所以觉得我可以祝你们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东海的这些事情,能解决的人并不多。”黑虎鲨正色道:“但侯爷恰恰有此能耐。对侯爷来说,东海之乱会是朝廷大事,对在下而言,不除沈凉秋,在下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微一沉吟,才道:“你们引我至此,该看的也看了,那么你们接下来想怎样做?又或者说,你们想让我如何做?”

    黑虎鲨站起身来,向齐宁拱手道:“侯爷,在下并无太多要求,只向侯爷恳请一件事情!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只望沈凉秋罪行公之于众的时候,侯爷能够将此人交给在下处置。”黑虎鲨冷然道:“此外海上的那些兄弟,如果他们真心归顺,还请侯爷能向朝廷奏明,希望能招安他们,让他们有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够为朝廷立下功劳,我自然可以向朝廷为你们求情。”齐宁道:“至于你要亲手处置沈凉秋,先不说还没有证据证明沈凉秋有罪,即使有罪,作为东海水师副将,朝廷也会有法度处置,将他交给你,并不是简单的事情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当然,如果你当真立下大功,此事也未尝不能商议。”

    黑虎鲨伸手入怀,取出一只卷轴,“侯爷,这是海凤岛的地形图,包括里面纵横交错的道路机关,大致都已经弄清楚,有此图在手,要剿灭海凤岛上的这帮人,并不困难。”将地图递给了齐宁,齐宁接过卷轴,打开来看,竟发现果真是一张十分详细的地图,大是惊诧。

    “在下知道此岛有问题之后,这两年一直都在勘察。”黑虎鲨道:“相信这幅地图,足以帮助朝廷平灭海凤岛,不知是否足够侯爷将沈凉秋交给在下?”

    “黑虎鲨,你说的这些,我记在心里。”齐宁道:“如果按你方才所说,澹台大都督的死,与沈凉秋应该是脱不了干系了。”皱起眉头,似乎是在自语:“只是沈凉秋又是用什么法子谋害了大都督?”摇摇头道:“大都督自尽的时候,沈凉秋还在军中,并不在现场,没有作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秦月歌忽然道:“侯爷,如果从大都督被害,到被发现的时间之间很充裕,也不能排除沈凉秋就不能作案。沈凉秋如果趁那段时间离开军营潜入都督府,然后还是大都督再返回军营,来回也不过四十里地,并不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密见莫兄的那晚,府里的人都以为大都督在府里,因为书房点着灯,府里的人都以为大都督一定在那里,但事实上大都督当夜确实离开都督府去见了莫兄。”秦月歌神情严肃:“沈凉秋心机深沉,自然也有能力制造人在军营的假象,但实际上已经离开军营。”

    “假象!”齐宁若有所思,喃喃自语:“别人都以为在,但却偏偏不在,那么!”猛地一仰头,眸中光芒闪烁,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” (https:)om,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