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一四章 伸冤

第一零一四章 伸冤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沈凉秋微一沉吟,终是摇头道:“侯爷,辛将军,恕卑将无礼,大都督的灵柩,今天谁也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眉道:“沈将军,你这又是何意?辛将军代表着老侯爷,如今大都督要走,辛将军替代老侯爷见上最后一面,这也该是人之常情吧?”

    “侯爷,卑将虽然是大都督的部将,可是却情如兄弟。”沈凉秋神情冷峻:“所谓死者为大,大都督已经去了,我这做兄弟的绝不能让任何人打扰他的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沈将军,这也并非是我们无礼。”齐宁脸色也冷下来:“大都督入殓之时,辛将军尚未抵达东海,这总不能说是辛将军不想见大都督吧?”

    辛赐脸色也冷峻下来,淡淡道:“且不说老侯爷思念大都督,辛某也是看着大都督成长起来,说句冒犯之言,那也是将大都督当成自己的孩子。今日辛某见这最后一面,不算过分吧?”盯住沈凉秋,冷声道:“凉秋,我知道你和大都督的情谊,只是你念及兄弟之情,总也不能不顾别人的感情?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辛将军,沈将军说担心耽搁时间,咱们也不必多言,为免错过时辰,现在立刻开棺,你看上一眼,也就是了,本侯陪你一同过去看大都督最后一眼。”说完,便要往船舷边去,辛赐转身跟上,沈凉秋身形一闪,竟是拦在前面,摇头道:“侯爷,辛将军,今日便是获罪,卑职也要守住大都督的安宁。”

    齐宁和辛赐对视一眼,都是皱眉,沈凉秋正色道:“入殓过后,便是为安,两位现在要开棺,断然不可。如果大都督泉下有知,知道你们要开棺我却无动于衷,那么日后在九泉下见到大都督,卑将无法交代。两位如果实在要开棺,那就请出圣旨,又或者有老侯爷的手书,否则.....恕卑将不能从命!”

    辛赐冷笑一声,背负双手,盯着沈凉秋眼睛道:“沈凉秋,你在搞什么鬼?要请圣旨?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该说的卑将已经说了。”沈凉秋并不退让,目光锐利:“大都督生前待将士们亲若兄弟,如今我们绝不可眼睁睁看着大都督被冒犯而置之不顾。”向齐宁拱手道:“侯爷若要治罪,等到大都督海葬过后,卑将甘愿领罪!”

    沈凉秋话声落后,边上水军将士不自禁都是向前踏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辛赐神情淡定,齐宁却也是波澜不惊,倒是陈庭等官员却都是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这情势他们自然不会看不出来,沈凉秋一句“待将士们亲若兄弟”,便是将船上的水师官兵拉了过去,那意思便是告诉在场的水师官兵,如今大都督的灵柩要被人开棺,你们绝不可眼睁睁瞧着视若不见。

    沈凉秋虽然说海葬之后,任由齐宁处置,但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,沈凉秋为了保护澹台炙麟的灵柩不被惊扰,挺身而出,那却是一条重情重义的好汉子,如果事后齐宁因此而惩处沈凉秋,反倒会被人诟病齐宁是非不分,仗势压人。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沈将军果然是对大都督有情有义。”

    “卑将不敢,只是大都督生前待卑将恩深义重,卑职如今也只能为他做这最后一点事了。”沈凉秋神情黯然,眉宇间甚至有一丝伤感:“侯爷若是能够成全卑将一片心意,卑将感激涕零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沈将军有这番心意,那倒是本侯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!沈凉秋急忙道。

    齐宁走回船头,看向那福船,又抬头看了看天色,才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也就不要耽搁了,海葬仪式如何进行,沈将军一切按照规矩来。”

    陈庭等人本还以为沈凉秋阻止辛赐登上福船,会惹来一场风波,瞧见齐宁通情达理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众人前来参加海葬仪式,都是希望葬礼能够顺利进行,尔后能尽快返回岸上,对于不熟水性的人来水,战船上并不是什么舒适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凉秋似乎也松了口气,向齐宁拱拱手,正要发号施令,便在此时,却听得有人大声叫道:“有船来,有船来!”众人循声瞧去,只见声音却是从桅杆上的瞭望台上传过来。

    瞭望台是战船最高之处,战船但凡出海,瞭望台上必然有人观察海上情形。

    沈凉秋脸色一寒,今日澹台炙麟海葬,除了送葬的这几艘船,东海水师所有战船俱都是停泊在码头,而且此处属于军事禁区,海上打鱼的渔民也不敢靠近这片海域,这时候突然出现船只,自然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东南方向,正向这边靠近,只有一艘船。”上面水兵大声道。

    沈凉秋已经高声道:“全船戒备!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甲板上立刻响起咚咚咚的脚步声,水军官兵训练有素,各就其位,而前方战船也响起号角声,显然是提醒这边发现了不明船只。

    “侯爷,诸位大人先请进船舱!”沈凉秋正色道:“等到弄清楚情况,再向诸位禀报。”

    陈庭等文官此时还真有些慌乱,这些官员大都是头一次出海,但早就知道海上海匪嚣张,虽说距离海岸不过三十里地,但毕竟有些路途,如果真的有海匪袭来,情势倒是极为麻烦。

    陈庭等人正准备往舱里去,齐宁却已经沉声道:“都不要慌,不过是一艘不明船只,诸位就不知所措了?”

    锦衣候一声斥责,在场众官员顿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此番出动的两艘护航战船,那是东海水师的主力战船,即使遇上三五艘海匪船,也绝不会处于下风,此时仅仅出现一艘不明船只,尚未搞清楚来历,众人便显得有些慌乱,实在有失体统。

    “将军,对面挂出了一面白旗!”上面兵士道:“白旗上还写着字,但现在看不清楚写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倒是知道,水军作战,敌军一旦挂起白旗,就是求降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今来了一艘古怪的船只,而且远远就挂起白旗,在场众人实在不知道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东海水军严阵以待,刀出鞘弓上弦,远处那艘船逐渐靠近过来,片刻之后,瞭望台的探子向下面大声道:“报,对方旗帜上好像.....写着一个‘冤’字!”

    “冤?”陈庭惊讶道: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将军,船上的人都是穿着丧服!”探子道:“他们人不多,而且好像并无敌意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也走到船舷边上,身后几十名官员都是向那边眺望过去,沈凉秋也站在齐宁身侧,脸带寒霜,双目如刀,死死盯着那艘船。

    四下里一片肃静,齐宁终于道:“沈将军,对方看来并无敌意,传令下去,没本侯的吩咐,谁都不得擅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卑将得令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那艘船已经靠近过来,这时候齐宁这边众人甚至已经能够看清楚对面船上的情形,见到对面船头立着数人,竟果真都是身着白色丧服,那艘船的桅杆之上,飘扬着一面白旗,上面竟是一个血红的“冤”字,在阳光之下,殷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”沈凉秋提起中气,厉声道:“此处乃是东海水军训练之所,早有禁令,不相干的船只若是擅自闯入,军法从事。”

    对面船头一人高声道:“锦衣候可在船上?草民有天大的冤情求锦衣候伸冤!”

    东海刺史陈庭站在齐宁身侧,闻言上前两步,大声道:“有冤情去官府递状子,怎地跑到这里来告状?今日是.....真是瞎胡闹!”

    他是文官,中气并不住,好在两船距离不算太远,而且风向顺着对面,陈庭扯着喉咙喊,对面似乎也听明白了陈庭的话,高声道:“这冤情太大,就算是东海刺史府只怕也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陈庭脸色顿时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东海水师虽然他无权插手,但在这东海地面之上,他可是一方大吏,对面竟然说冤情连东海刺史府都无法做主,这就等若是在所有人面前扇了他一巴掌,这让陈庭实在是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齐宁背负双手,高声道:“本侯就是锦衣候,你有什么冤情,非要在这里向本侯告状?若当真有冤情,明日去刺史府,本侯会在那边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,错过今日,只怕以后没有机会伸冤。”对面那人中气十足,声音传过来,在场众人都听的清楚:“而且凶手今日就在现场,被害人也在现场,正是断案的好时候。”

    沈凉秋冷笑道:“侯爷已经发话,还要在这里胡搅蛮缠?什么时候断案,难道由你来吩咐,立刻退下,否则莫怪本将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沈将军,对方应该也知道这里是禁区,明知如此,却还要闯祸来,看来还真是有大冤情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,时辰将至,若此时去处理这件事情,便要耽搁大都督的葬礼。”沈凉秋道:“卑将是请过时辰,如果错过时辰,实在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向那边道:“你说凶手在现场,凶手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侯爷,凶手眼下就在你身边。”对面大声道:“东海水师副将沈凉秋,狼心狗肺,阴险毒辣,此人恩将仇报,设下了毒计害死人,今日还要毁尸灭迹,草民要告的就是此人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