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一八章 真真假假

第一零一八章 真真假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韦御江隆泰密旨的时候,在场所有人都跪了下去,便是沈凉秋也只能硬着头皮跪下去。

    齐宁此行东海之前,就向隆泰提出要求,一旦发生变故,可以调动东海兵马,他对东海人生地不熟,也知道这里的势力错综复杂,若是没有任何保证,心里总是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手持这道密旨,也就等于是有了一把利剑在手。

    他接过韦御江手里的密旨,却是递向沈凉秋,淡淡道:“沈将军,不知道你要不要看一看?”

    “卑将.....卑将不敢!”

    齐宁颔首道:“却不知道皇上的旨意,你沈将军遵不遵从?”

    “卑将是大楚的臣子,皇上的旨意,卑将....卑将自然是要遵旨行事。”沈凉秋此时额头明显已经渗出冷汗来。

    齐宁微微一笑,收起密旨,含笑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挥挥手,冲着那几名欲将莫岩柏拖下去的水兵淡淡道:“都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有皇上的旨意,谁敢不从,几名水兵立刻退下。

    莫岩柏挺直身子,神色淡定,却是冷冷看着沈凉秋,众人起身来,齐宁才盯着莫岩柏道:“你让本侯开棺,要求却是荒谬。本侯自然也不能因为你几句话就要打开大都督的灵柩。”盯住莫岩柏眼睛,问道:“你可有名姓?”

    “草民莫岩柏!”

    “莫岩柏,你刚才说凶手要布下大都督悬梁自尽的假象,有其原因在其中,你也不必卖关子,本侯现在要你向大家说明,这中间到底有什么缘故?”

    “侯爷,悬梁自尽的目的,是为了掩饰大都督的伤口。”莫岩柏正色道:“大都督确实是为人所害,而且也确实是窒息而亡,但却并非悬梁自尽窒息,而是被人用绳子勒住了喉咙。”

    “勒住喉咙?”四下里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莫岩柏道:“凶手趁大都督不备,突然出手,大都督脖子被勒住,自然会极力挣扎,脖子上留下的伤痕,一看就知道是剧烈挣扎之后所致。”看向那名刑部验尸的官员,问道:“这位大人,你既然擅长验尸,那么脖子上留下的伤痕,是悬梁自尽还是被人勒住,想必你能判断出来?”

    那官员点头道:“两种方法导致死亡,喉咙处的伤痕绝不会相同,便是最普通的仵作,也能一眼看出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意思是就连最普通的仵作都能看出的破绽,自己当然一眼就能看出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所言极是,但凡是仵作,都能看得出来。”莫岩柏道:“但普通人却未必能够分辨的出来。大都督入殓的时候,要清洗身子,都督府有人在旁,他喉咙有伤痕,如果制造出大都督是因为其他缘故而死,那么脖子上的伤痕又从何而来?脖子上留下的勒痕无法消除,就注定凶手只能伪造出大都督悬梁自尽的假象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

    韦御江道:“莫岩柏,你的意思是说,凶手勒死了大都督,因为脖子上有伤痕,所以只能制造悬梁自尽的假象。凶手杀死大都督之后,将大都督的遗体藏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上,然后自己伪造悬梁自尽,让都督府侯总管等人信以为真,等侯总管和其他人离开,他又自行下来,将大都督的遗体换上去,自己则是连夜跑回水军大营,等着侯总管的到来?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说的确实不错,事情大致就是如此。”莫岩柏点头道。

    韦御江道:“沈将军将大都督的遗体安放在书屋里,还派人守护,等我们抵达之后,检查遗体,大都督的遗体证明,他喉咙的伤痕,确实是悬梁自尽,并非被人勒住.....!”目光闪烁,盯着莫岩柏道:“你的意思难道是说,当日我们抵达之后所见到的那具尸首,也不是大都督?”

    莫岩柏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四下里一阵喧哗,更有一部分人一脸茫然,听得云山雾罩,没能理出头绪来。

    沈凉秋在旁冷笑道:“诸位,姓莫的越说越离奇,难道我们还要一直听他胡说下去?”瞧了齐宁一眼,见到齐宁气定神闲,根本没理会自己的言语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方才说,凶手当晚偷柱换梁,换上了真正的大都督,那么取下来之后安放在书屋的遗体,当然是大都督,为何又变成了别人?”韦御江神情冷峻。

    其实在场众人都知道,无论莫岩柏还是韦御江口中的“凶手”,都是指着沈凉秋说,只是没有指名道姓而已。

    莫岩柏道:“当晚换上大都督的遗体,只是让都督府的人都看明白,那确实是大都督无疑。此后又换了尸首,只因为凶手知道朝廷派来了调查此事的官员,如果依然是大都督的遗体在书屋,诸位刑部来的大人们只要看一眼伤痕,就知道大都督是被人害死,凶手当然不会愚蠢到让你们看到大都督的遗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看到的尸首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是何人并不重要。”莫岩柏道:“而且你们验过的那具尸首,现在早已经处理干净。但那具尸首身形酷似大都督,也许长相与大都督也有几分相似,这位大人,敢问当日你们验尸的时候,可曾看过尸首的脸?”

    刑部几名官员面面相觑,特别是亲手验尸的那名官员,不自禁看向了韦御江。

    韦御江也正看向那人,齐宁此时终于叹道:“沈将军,如果本侯没有记错,当日我们看到大都督的遗体之时,大都督面上罩着白纱,包括本侯在内,确实都没有看清楚大都督的面容。”

    沈凉秋极力保持镇定道:“侯爷,大都督当时过世多日,面罩白纱,那也是对大都督的一种尊重,而且东海也确实有这样的风俗,死者过世三日,都要罩上面庞。”

    莫岩柏道:“侯爷,这就是凶手的手段了,面罩白纱,你们又对大都督心存敬意,不会随意掀开大都督的面纱,而且你们也不可能会怀疑到那具尸首竟不是大都督,检查的只不过是一具无名尸。凶手在东海权势很大,要找一名身形酷似大都督的替死鬼,而后让那替死鬼甘愿悬梁自尽,并不是困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就算真的掀开面纱,我们也不会认识。”齐宁叹道:“我对大都督只闻其名未见其人。大都督一直在东海待着,极少进京,即使进京,见过的人也不多。”回过头向身后那几名刑部官员问道:“韦司审,你们是否见过大都督?”

    众官员都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凶手看似是兵行险着,但实际上却是精心计划。”齐宁轻叹道:“在那种情况下,便算是本侯,也绝不可能怀疑那具尸首有假,所有人都以为那就是大都督。”

    陈庭在旁忍不住问道:“如果是这样,那具冒充大都督的假尸首又如何到了大都督的书院?书院当时不是有人看守.....!”说到一半,想到什么,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在场有些精明之辈心中便觉得陈庭是在说废话。

    如果凶手当真是沈凉秋,那么这个问题轻而易举便能够解答。

    澹台炙麟过世之后,沈凉秋可说是控制着都督府,所有的明哨暗岗,也都是沈凉秋一手安排,再加上沈凉秋对都督府的格局了若指掌,要找机会弄进一具尸首以假乱真,那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齐宁背负双手,慢条斯理道:“照这样说来,大都督过世之后,遗体是几经波折,大家所见到的遗体,也是真真假假数次。侯总管他们第一次发现的遗体是凶手假扮,等沈将军抵达,遗体就变成真的了。等我们赶到东海的时候,遗体又变成了假的,那么现在灵柩之中的遗体,却不知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遗体入殓的时候,需要清洗身子,而且有都督府的人在场,特别是那位对澹台家忠心耿耿的侯总管在场,所以就无法用假尸首欺骗。”莫岩柏道:“所以眼下在这灵柩之中的,确实是真的大都督,草民恳求侯爷打开灵柩,就是因为打开之后,看到大都督真正的遗体,便能够识别出大都督究竟是悬梁自尽还是被人所害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许多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向福船的方向瞧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凉秋冷哼一声,齐宁却道:“沈将军,莫岩柏言之凿凿,究竟是真是假,也不能全凭他说了算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陈大人,古蔺城这边的大小官员都在场,而且还有诸多水师官兵,今日咱们一起作证,打开了大都督的棺木,这莫岩柏所言是真是假,咱们瞧一眼也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,说来说去,还是要打开大都督的灵柩。”沈凉秋冷声道:“卑将斗胆,有一个问题不得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沈将军但说无妨。”齐宁含笑道:“莫岩柏在这里状告你牵涉进入大都督被害一案,你当然有权利反驳他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,按照莫岩柏所言,大都督被害这件事情,做的异常隐秘。”沈凉秋缓缓道:“谋害东海水师大都督,这是死罪一条,如果当真有凶手,凶手自然时要小心谨慎,绝不可能被人发现其中秘密。”盯着莫岩柏,冷笑道:“莫岩柏只是东海水师的一名逃兵,莫说进入都督府,就连靠近都督府的资格都没有,他又从何知道这些隐秘至极的事情?难道案发之时,他都在现场亲眼看见不成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