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三三章 暮灯晨曦灭

第一零三三章 暮灯晨曦灭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江漫天一怔,双眸显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谁在背后主谋。”齐宁转过身,面朝大海,淡淡道:“告诉我一个名字,我可以尽可能让江家还能继续苟延残喘下去,否则当年的韩家,就是今日江家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江漫天闻言,却忽然放声大笑起来,笑声远远传开,不远处那群官兵和江长风等人都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齐宁却显得十分淡定从容,等江漫天的笑声停下来,齐宁才含笑问道:“江先生觉得这个交易很可笑?”

    “侯爷误会了,不是可笑,而是荒谬。”江漫天微笑道:“侯爷询问谁是背后的主谋,让江某大感诧异?江某所做的这一切,难道需要别人来指点?锦衣候是不是太小瞧江某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依然保持笑容道:“江先生有将才,东海准备的这一切,当然不需要别人来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却不知道侯爷为何还会说背后另有主谋?”江漫天摊开手:“难道江某还不够格成为主谋?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江先生既然这样说,那是不愿意和本侯做交易了。本侯做事从不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江漫天又是一声长笑,凝视着齐宁道:“侯爷为何会觉得江某做这一切是受人指使?”

    “江先生还是误会了。”齐宁道:“我并无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受人指使,我只是说在你身后,应该还有一位真正的高人,你做的这一切未必是他指使,但你这颗棋子,应该就是在他的棋局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棋子?”江漫天眼角微跳。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江先生,陆商鹤在西川威名赫赫,他的影鹤山庄,曾经也是八帮十六派之一,论起名望地位,绝不会在你之下。”

    江漫天极力保持镇定,淡淡笑道:“陆庄主当然是江湖上的大名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名望地位固然不在你之下,但却也未必比你高到哪里去。”齐宁微笑道:“你和陆商鹤都不是屈居人下之辈,你身在东海,他人在西川,都可算是一方枭雄,我一直想不通,是什么缘故让你们两位走到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江漫天笑道:“志同道合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陆商鹤私下与丐帮长老勾连,谋害丐帮帮主,意图篡夺丐帮大权。”齐宁盯着江漫天眼睛:“阁下却是身在东海,一面操纵沈凉秋意图控制东海兵权,一面则是暗中铸造储存兵器,数量之巨,也是骇人听闻。”顿了顿,叹道:“我相信陆商鹤和江先生所做的一切,都是计划中的一部分环节,而且这一切也都是经过精心谋划,因为赌注太大,不是谁都敢尝试,你们至少认为胜率极高,所以才会铤而走险。”

    江漫天眼眸中划过骇然之色,却还是云淡风轻笑道:“侯爷年纪不大,但想的却太多。其实这世间有些事情很简单,并没有你想的那般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事情真的很复杂,自己却想的太简单,那么最后一定是一败涂地。”齐宁微笑道:“自己多想一想,若是以后当真遇到最坏的局面,至少也能有些准备,江先生说是不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江漫天哈哈一笑,齐宁背负双手,向江长风那边看了一眼,才道:“所以江先生如果告诉我,到底是谁在背后策划者所有一切,例如京城疫毒蔓延,例如西川篡夺丐帮大权,又譬如现如今江先生意欲在东海谋反,这一切背后的主使到底是谁,我可以保证江家的血脉不会断绝。”

    江漫天叹了口气,道:“如果早上半个时辰锦衣候对我说这些,我说不定心中踌躇,真的会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你,即使没有那个所谓的幕后主使,也会杜撰一个人出来,多活上几日。”摇摇头道:“只可惜现在江某已经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尚未说完,却见到江漫天唇边已经有血迹溢出来,心中一凛,明白过来,江漫天后退两步,竟是冲着齐宁深深一礼,道:“胜者王侯败者寇,这次输在锦衣候的手里,江某心悦诚服。江某自知今日难逃一劫,侯爷还没有登岸的时候,我已经服下了毒药,现在已经发作,就算是大罗金仙降世,也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江先生愿赌服输,确实让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江家是东海的世家大族。”江漫天苦笑道:“虽然东海江家从未真心实意地归顺过楚国,但这么多年来,楚国也确实从江家得到了许多。江某是一族之长,临走之前,只求侯爷能够让我走得体面一些,如果实在要将我的人头送到京城,还望能找一具棺木将我的断头尸埋起来。”又是深深一礼,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江漫天唇边泛起一丝笑意,放下手,整了整衣衫,忽地向大海走过去,江长风在远处瞧见,失声叫道:“兄长.....!”

    江漫天走进海水之中,双臂展开,放声道:“天地两漂泊,一轮如柳叶。万古皆如是,暮灯晨曦灭。东海明珠有,梦有西风烈,趁醉背河出,蓬蒿何时谢......!”大笑声中,身子晃了晃,却是猛地往前栽倒,倒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齐宁凝视着江漫天的尸身在海水中飘荡,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江漫天虽然在他手底下一败涂地,但齐宁却没有丝毫的成就感,也并无丝毫瞧不上江漫天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知道虽然自己抢先一步动手,将江家的威胁消除于未然,但这张网他依然没有揭开。

    他甚至想过这张网的源头来自于东齐,但自己手头上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,无论是陆商鹤还是江漫天,这两人的阴谋虽然都被自己抢先一步消除,但却并不曾从这两人手中得到有关这张网更多的线索。

    他知道江家与东齐有私下的联络,但是否就此证明背后主使就一定是来自东齐?

    如果江漫天甚至陆商鹤背后的真正靠山是来自东齐,那么如今的局势可就大为蹊跷了。

    东齐将天香公主嫁到楚国,如今成为了楚国的皇后,两国已是姻亲盟国,而促成这一结盟的直接原因,就是北方的汉国因为皇位之中出现了动荡,两国以此为契机,是要结成同盟北上伐汉。

    东齐在这一次的结盟之中,表现的异常积极,不但嫁来了公主,而且派出太子亲自前来楚国商谈联兵事宜。

    照理来说,双方在这一时期之内,自然是要精诚合作,联手北伐,可是如果东齐暗中联络东海世族,其目的又是为何?难道是表面上与楚国结盟,背地里却又狠狠捅上楚国一刀?

    江漫天在东海的准备并非一朝一夕,而是早在多年前便已经开始,也便是说,东海很有可能在多年前就已经与齐国勾结。

    能让江漫天铤而走险私下里与东齐勾连,东齐自然是要给江漫天绝对的信心,否则江漫天绝不可能拿东海世族的身家性命去豪赌一场?那东齐又有拿出什么东西能让江漫天相信一旦起事大有胜算?如果不能超过七成胜算,以江漫天谨慎的性格,很难想象他会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而东齐的国力与楚国差距太大,汉国内乱之前,齐国只能偏居东方苟延残喘,又有什么资格取信于江漫天?

    齐宁越想越觉得其中不可思议之处极多,只可惜江漫天已经死了,而且这样的隐秘,除了江漫天本人,只怕其他人也不会知道,齐宁也相信,就算江漫天没有死,想要从此人口中问出真相,那也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江长风远远看到江漫天扑倒在海中,又瞧见江漫天的身体在海上随着波浪飘荡,惨然一笑,握紧手中刀,目光如冰,扫视四周的水兵。

    水兵中有人已经沉声道:“都放下兵器!”

    江长风猛地大喝一声,一个箭步冲出,手中大刀已经照着一名水兵劈了过去,这些水兵训练有素,单打独斗只怕都不是江长风的敌手,这时候江长风一刀劈来,前面握刀的水兵后退两步,从后面立刻冲上来数名手持长矛的兵士,几杆长矛直往江长风戳了过去,江长风挥刀砍动,怒喝道:“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孔笙等人也都没有放下刀,听得江长风呼喝,有人本也准备垂死挣扎,却猛地见到人群之中一道身影窜出来,刀光闪动,速度快极,只朝着江长风猛砍,江长风猝不及备,被逼得连连后退,这时候众人却看清楚,那突然冲出来的身影,正是齐宁身边的吴达林。

    吴达林是真正从血与火之中走出来的军人,其刀法没有任何的花花架子,实战性极强,而且他身经百战,战斗经验极其丰富,江长风虽然也能舞刀弄枪,但面对这样一员悍将,又如何抵挡得住,只觉得眼前处处都是刀影,根本不知道如何抵挡,猛地感觉虎口一麻,手上一软,却是吴达林手中大刀已经狠狠看在他刀背上,江长风大刀脱手,还没来得及反应,脖子上一凉,吴达林手中的大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孔笙等人大惊失色,吴达林扫了一眼,冷声道:“都放下兵器,等候侯爷发落,想死的尽管上来!”

    孔笙等人心知对方不但人多势众,而且还有吴达林这等猛将,这时候再要反抗,无疑是鸡蛋碰石头,他们虽是江家多年的心腹,但此刻知道再挣扎也是徒劳,而且江长风也被控制,互相瞧了瞧,终是无可奈何,手中的兵器都丢在了地上,四周水兵更不犹豫,一拥而上,将孔笙等人压倒在地,全都控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