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三七章 相依为命

第一零三七章 相依为命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暮前辈言重了,现在起,你就已经是自由之身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不过这里是海岛,所以等暮前辈跟随我们返航登陆之后,便可以自行离开。”

    暮野王有些怀疑道:“你.....真的放老夫离开?”

    “前辈如果不想走,也可以留在东海生活。”齐宁道:“前辈的眼睛看不见,行动也不便,留在东海,我可以为你安排一个合适的住处,如果前辈愿意,我还可以给你安排人照顾生活.....!”

    暮野王冷笑道: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,老夫可不会上你的当。”

    齐宁轻叹道:“前辈不用多想,如果你不愿意,我也绝不会强求。”顿了顿,才道:“前辈年事已高,半生辛苦,其实又何必执拗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前辈戾气太重,在大光明寺待了多年,一身戾气却还没有消去,这对你有害而无益。”齐宁道:“发生这许多,以前辈的智慧,该看破的也应该看破了。如果我是前辈,会去往大光明寺,落发出家,潜行修佛,以求得心中安宁。前辈杀业太重,而且还心存怨恨,如果到死都不能消去心中愁业,又岂能瞑目?”

    暮野王哈哈笑道:“你担心的太多了,老夫和大光明寺那帮秃驴有生死之仇,岂能让他么摆弄?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暮前辈何去何从,本也轮不到我来决定,一切随前辈心意便好。”站起身来便要离开,暮野王却叫住道: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齐宁犹豫一下,终于道:“晚辈齐宁!”

    “齐宁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晚辈出自前辈一直怨恨的锦衣齐家。”齐宁轻叹道。

    暮野王身体一震,挣扎站起身,厉声道:“你.....你是锦衣齐家的人?”他一脸惊怒,面色狰狞,就似乎要随时扑上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前辈不用激动,我知道你的心情。”齐宁对暮野王的反应早有准备,暮野王与剑神北宫连城有着无法化解的生死之仇,而他内力尽废,也是拜齐玉所赐,这两人都是出自锦衣齐家,可见暮野王对锦衣齐家的仇怨之深,确实很难化解。

    暮野王忽地仰头,哈哈大笑起来,声音凄厉,不远处的官兵听到声音,都是向这边瞧过来,不知道这老瞎子在发什么疯。

    “齐宁,老夫劝你还是立刻杀了老夫为妙。”暮野王笑声戛然而止,声音森然:“只要老夫活着,就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杀光锦衣齐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心想这老家伙还真是死性不改,如今废柴一根,还在这里大言不惭,他也没有心思去和他计较,淡淡道:“如果暮前辈当真难消心头之恨,锦衣齐家随时恭候前辈光临。”转身便要离开,暮野王叫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齐宁停下脚步,却不回头,只是淡淡道:“不知前辈还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北宫连城如今身在何处?”暮野王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老家伙真是不可理喻,且不说自己根本不知道北宫连城身在何方,就算知道,而且告诉了暮野王,暮野王又能如何?眼下的暮野王,便是一名精壮兵士也能轻易将其杀死,就更不必说身为大宗师的北宫连城。

    “前辈以后还是想想自己该如何活下去,而不是如何找寻剑神。”齐宁淡淡道:“而且剑神已经和锦衣齐家多年没有来往,前辈就算盯着锦衣齐家,也得不到剑神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暮野王忽然笑道:“不错,老夫差点忘记了,北宫连城虽然出自齐家,但却被齐家当做狗一样撵出去了,哈哈.....,说到底,他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。”

    “丧家之犬?”齐宁回过头,奇道:“暮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有何必明知故问。”暮野王冷笑道。

    齐宁摇头道:“并非明知故问,确实不知道暮前辈话里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暮野王不屑笑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他的出身?嘿嘿,他的母亲是一名歌姬,后来被赎出,可是齐家当年在江陵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豪族,娶一名歌姬入门,自然不为族中所容,所以他母亲被关在一间独院里,从来不许她出门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下一凛,隐隐感觉到什么,皱眉问道:“前辈又从何得知?”

    暮野王冷笑道:“对北宫连城的事情,老夫知道的一定比你想的还要多。老夫与他血海深仇,岂能对他一无所知?他母亲在齐家无名无分,就像是一条母狗被豢养在府里,你可知道他母亲生下他的时候,又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齐宁摇摇头,暮野王哈哈笑道:“你不知道其实也不算稀奇,老夫打听到这些消息,也并不容易。他母亲生他的时候,已经变得疯疯癫癫,听说拿不住筷子,就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东西,锦衣齐家也从没有将他母亲当人看,怀胎不到十个月,就生下北宫连城,嘿嘿,北宫连城是个早产儿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齐宁心下骇然,却还是保持镇定道:“前辈可莫要在这里胡言乱语?”

    “老夫说的是胡言乱语,你不听就是。”暮野王冷冷一笑,继续道:“北宫连城出生之后,齐家也从未将他当做自家的子孙去看待,终日与他那疯癫的母亲困在独院之中,只可惜那疯婆子对自己的孩子倒也有情分,否则要是一时疯癫,将那畜生掐死在襁褓之中,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猛地想到自己当初去往江陵之时,在齐家老宅见到的那处荒废多年的鬼院,心想难道那院子当年竟是囚困北宫连城母子的地方?他虽然已经掌控锦衣齐家,但对齐家过往的许多秘密却一无所知,特别是北宫连城和柳素衣二人,锦衣侯府对这两人素来是讳若莫深,齐宁虽然对这二人最有兴趣,却偏偏所知却是最少。

    这时候听得暮野王所言,心下骇然不已。

    “北宫连城自小就没有被齐家接受,他不但是庶出,而且还是一名歌姬所生,自然也就得不到齐家的姓氏。”暮野王嘲讽笑道:“那北宫之姓,就是他那疯疯癫癫的母亲姓氏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恍然大悟,终于解开了心中一直存有的一个疑问。

    他进入侯府不久,就知道北宫连城是齐家的二老太爷,但心里一直奇怪,既然是锦衣齐家的人,为何却并不姓齐,而是复姓北宫,这时候终于明白剑神姓氏的来由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北宫连城一直为齐家所不容?”齐宁面不改色,淡淡笑道:“前辈言重了,齐家一直都将北宫当成是二老太爷,并没有你说的不容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过是因为你祖父的缘故。”暮野王冷哼道:“北宫连城在那院子里住了八年,齐家除了派人给他们送去食物和水,根本不去管他们母子,不过据老夫所知,倒是你那位祖父对他们母子倒并无太大偏见,而且还瞒着家人时常偷偷给他们送去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愣,但脑中却已经显出了当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母子不见天日,在鬼院之中相依为命,齐家上下对那鬼院避而远之,也只当那一对母子并不存在,而锦衣老侯爷尚在幼年,作为极其的嫡长子,北宫连城与他的待遇相比自然是天地之别,老侯爷或许发现了那对母子在鬼院的生活,也许是同情之心使然,偷偷送些好东西进去,这也维系了一丝兄弟之情。

    “北宫连城八岁的时候,他那疯疯癫癫的母亲终是过世,齐家知道后,草草收敛,随即让北宫连城离开了鬼院,但却依然如同对待一个下人一般待他。”暮野王冷笑道:“他自幼被人瞧不起,又打小和那疯婆子一起生活,近墨者黑,北宫连城那畜生打小脑子就不正常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这才知道北宫连城童年时候的遭遇,心中唏嘘,暗想有过那段童年,北宫连城内心自然与常人确实不同,而且锦衣齐家当年那般对待他们母子,北宫连城自然不会对锦衣齐家有什么好感,更不可能有什么归属感,想到这许多年锦衣齐家甚至不知道北宫连城是死是活,以前只觉得十分奇怪,但现在知道这段往事,心知那也是理所当然了。

    他回忆起老宅的人对那间鬼院心存畏惧,都说那鬼院闹鬼,而且曾经老宅有人进入鬼院,次日尸首就在院外被发现,也正因如此,老宅的人一直都以为那鬼院当真有怨灵存在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那两人被杀,应该就是北宫连城所为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与母亲在鬼院生活八年,相依为命,那段记忆对北宫连城来说自然是刻骨铭心,那鬼院对别人来说是一处恐怖的院落,但对北宫连城来说,却是母子之情的温暖之地,齐宁这时候也终于理解,为何荒芜多年的鬼院之中,屋内却是干净整洁,时时有人打扫,不问可知,自然是北宫连城时常回到鬼院去思念母亲。

    也许那位大宗师此生最牵挂的人,就只有那位在疯癫落魄之中与世长辞的母亲。

    至若被杀的那两人,自然是晦气缠身,在北宫连城回思母亲之时,正好撞上,对北宫连城来说,那鬼院是他和母亲的地盘,任何人闯入进去,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