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四零章 奏折

第一零四零章 奏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陈庭回头看了看,心知这时候应该没有人敢进来打扰,忽地噗通跪倒在地上,齐宁忙道:“陈大人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陈庭苦着脸道:“侯爷,求您救救下官!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齐宁起身上前扶起,低声道:“陈大人是堂堂东海刺史,被人看到这个样子,成何体统?”扶起陈庭,轻声道:“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,这一次陈大人行动迅速,部署周密,也是居功至伟啊。”

    陈庭叹道:“侯爷,江家狼子野心,下官竟然没有发现他暗中打造兵器,就连大都督为人所害,下官也是不明真相,这.....这总是未能尽职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轻拍了拍陈庭手臂,道:“真要说起来,陈大人这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。不管什么理由,陈大人这失职的责任还是免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陈庭嘴唇动了动,却没能说出话来,他心知肚明,此番东海之变,自己其责难逃,如果齐宁真的有心要给自己小鞋穿,这东海刺史的位置那是绝对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,其实你倒也不必太过担心。”齐宁含笑道:“你与镇国公的关系似乎还不错,给老国公送一封信过去,老国公自然会尽力保住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庭身体一震,他的才干未必有多出众,但官场上的嗅觉还是异常灵敏,齐宁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,但他却知道其中暗藏杀机,背心出冷汗,压低声音道:“侯爷,下官.....绝不敢因此事劳烦镇国公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宁微笑道:“陈大人难道不顾自己的前程了?”

    陈庭一咬牙,道:“今时今日,也只有侯爷能保全下官,下官一切听从侯爷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齐宁脸色笑意微敛,淡淡道:“陈大人,我还记得刚到东海的时候,你陈大人就过来见我,当时你好像说是镇国公给了你书信,令你协助本侯调查大都督被害一案,不知道你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“下官....下官记得。”陈庭整个人显得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齐宁目光盯住陈庭眼睛,声音冷淡:“本侯很想知道,镇国公是真的让你协助本侯办案,还是让你掣肘监视本侯?”不等陈庭说话,已经道:“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想陈大人也不会和我藏着掖着卖关子,你对本侯不坦诚,又如何能让本侯对你坦诚相见?”

    陈庭犹豫了一下,才低声道:“下官不敢隐瞒。侯爷,下官调任到东海,当年确实是镇国公向朝廷保荐,先帝亲自召见过下官,吩咐下官要在东海兢兢业业,多长一双眼睛和一对耳朵.....!”顿了顿,声音更低,凑近齐宁道:“侯爷应该清楚,先帝在位时,一直提防着淮南王,而金刀澹台家是太祖皇帝的心腹,淮南王是太祖皇帝嫡出,所以先帝一直担心金刀澹台家暗中与淮南王有牵连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对此事他倒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太祖皇帝当年大业未成却半道崩殂,那时候淮南王尚在襁褓之中,自然无法统御虎狼之师征战天下,将大爷托付于太宗皇帝。

    太祖皇帝当年手下第一战将便是金刀澹台家,但太宗皇帝继位之后,重用锦衣齐家,锦衣齐家也就取代了金刀澹台家成为帝国第一武勋世家。

    金刀澹台家受太祖皇帝厚恩,而淮南王是太祖皇帝嫡出,太宗皇帝自然不得不防备金刀澹台家会因为太祖皇帝的缘故,暗中拥戴淮南王。

    金刀澹台家的主力军团就是在东海,先帝在位之时,尚是忠义候的司马岚举荐官员前来东海监视东海水师,自然也是摸准了先皇帝的心思。

    东海形成的格局,也便是东海水师用来威慑和监视东海世家,而东海刺史则是在背后盯住东海水师,形成一条互相掣肘的锁链。

    “淮南王已经自尽,朝廷自然也就不必担心金刀澹台家再与淮南王有什么关系。”齐宁轻声道:“不过陈大人既然是镇国公举荐过来,听从镇国公的差遣,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镇国公派人送来的信函,比侯爷早上一天送达。”陈庭低声道:“其实镇国公倒也什么恶意,他只是令下官注意侯爷的动静,若是侯爷在东海擅自调兵,下官.....下官定要弄清楚调兵的缘故,如果不到迫不得已,希望下官劝谏侯爷不得擅自调兵。此外也是让下官弄清楚,大都督之死,到底是什么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齐宁笑道:“所以这次向朝廷上折子,陈大人当然也要秘密给镇国公送去一封书信,将这里的事情向镇国公禀明。”

    陈庭立刻道:“侯爷,下官今日前来,也正是为此事而来。”从怀中取出一份折子呈过去:“这是下官连夜写出来的折子,侯爷请过目,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呈报?”

    齐宁并无接过,笑道:“陈大人,我也知道,向朝廷上折子,是私密之事,不方便被第二个人看到,我若是看了你的折子,这.....于理不合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。”陈庭苦笑道:“此番事情十分复杂,不瞒侯爷,下官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理清楚始末,这道折子若是有了差错,反倒是不妥,所以下官恳请侯爷过目,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齐宁犹豫一下,叹道:“既然如此,我看看再说。”这才接过折子,细细看了一遍,才将折子递还给陈庭道:“陈大人,这道折子要说有什么问题,倒也不至于。折子上将功劳都算在了我的身上,哈哈,我倒是要承陈大人这份情了。”

    陈庭见齐宁面色和缓,心中微宽,赔笑道:“下官也只是实情奏禀,这次如果没有侯爷,那....!”

    齐宁摆手没有让陈庭继续说下去,只是道:“陈大人,江易水还没有落网,我看这道折子可以先缓一缓,不用急着呈奏上去。等辛将军回来之后,咱们再商议如何上折子,而且这一次我是不敢独享功劳的,无论是辛将军还是你陈大人,此外还有秦法曹,甚至莫岩柏,所有人都是功劳不小,呈奏朝廷的折子,咱们还是要多加斟酌。”

    陈庭一愣,但隐隐明白什么,收回折子入袖,拱手道:“下官谨遵侯爷吩咐,等辛将军回来之后,咱们设下庆功酒,再商议折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齐宁道:“古蔺城那边还少不了陈大人坐镇,辛将军回来之前,本侯要留在大营这边,那边的事情就全都交托给陈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陈庭拱拱手,便要告辞退下,齐宁忽然叫住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侯爷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陈大人,古蔺城有一个叫做醉柳阁的地方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陈庭一怔,随即有些尴尬道:“侯爷说的醉柳阁,是.....城里的一家青楼。”心中好奇,暗想小侯爷这时候问起烟花之处,难不成年轻人呆在军营太过寂寞,所以要安排姑娘来伺候?但这好歹也是锦衣候,真要女人,也用不着找楼子里的姑娘,自己私下安排几个良家女子也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醉柳阁有一个叫做听香的姑娘,现在都叫她花脸香。”齐宁道:“你让人将她赎出来,然后找一处安全的地方安顿下来,花了多少银子,回头和我说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庭立刻道:“侯爷多虑了,这是抬抬手的小事,下官定会安排的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笑点点头,陈庭行了一礼,这才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齐宁留在水师大营寸步不离,而且时常在营中转悠一番,让营里的官兵知道他的存在,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留在营里,就像是一把悬在水师大营上空的利剑,不但可以安定人心,即使有人心怀不轨,却也足以将其震慑。

    沈凉秋的人头放在大营中,因为担心回头送到京城会腐坏,所以找了冰块冻起来。

    此外从两岛带回来的人,虽然齐宁承诺遣散许多被胁迫到岛上的人,但却并没有立刻放行。

    他难得有此空闲,除了偶尔巡视大营,更多的时间却是独自在大帐之内习练武功。

    自打从木神君手中获得**神功之后,此后齐宁三番几次的奇遇,却也是让他身兼数家武学,无论是向逍遥传授的醉梦九式,还是从黑莲圣教得到的炎阳神功,俱都是绝世武学,齐宁虽然初窥门径,但这两门武学都是精妙反常,越是习练,就越觉得其中的奥妙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醉梦九式是丐帮历代帮主的镇帮绝学,向逍遥传授齐宁之时,并无将九式俱都传授,只是传授了前面六式,但这六式奇功,也足够齐宁受用。

    初学醉梦九式,眼前宛若一处池塘,越是修炼,却从池塘变成湖泊,又从湖泊变成大海,其中的奥妙变幻浩瀚无边,似乎永远都无法完全融化其精华。

    此功集玄妙招式于大成,看上去朴实无华,但只有深入其中,才能够渐渐领悟其中的精髓。

    修炼醉梦九式至极,齐宁却是忍不住想起尚在西川黑岩洞的向逍遥,向逍遥伤势极重,要想恢复,并非三五个月的事情,却也不知道眼下情况如何?随即又想到苗家阿姐依芙,亦不知她现在是否过的很好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