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四三章 首功之臣

第一零四三章 首功之臣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田雪蓉让人准备了水,服侍齐宁沐浴,齐宁感受到夫人的温柔乖顺,情动之时,少不得又将这美妇人拉进浴桶之中,让这美妇全身湿透,两人自然又是一番温柔缠绵。

    想到刺史府那边还有重要事情,又加上昨晚折腾了一宿,两人在水中只是快战一度,事后夫人又拖着软绵绵的身体伺候齐宁更衣,齐宁换上柔软的衣衫,抱着夫人温存片刻,这才往刺史府过去。

    从昨晚到今天上午,和田雪蓉这成熟美妇胡天胡地数度,齐宁却没有丝毫的疲惫之感,反倒觉得神清气爽,浑身上下一阵轻松。

    刺史府离驿馆的路程到不算远,昨晚齐宁回城之后,径自回驿馆,也没有多注意,今日往刺史府的路上,倒真是发现行人稀少,街道上时不时地有刺史府的官兵巡过,他知道东海发生巨变,几大世家都被官府控制起来,古蔺城的人们自然是知道局势紧张,为免殃及池鱼,能不出门自然就不出门。

    到得刺史府,通禀过后,陈庭亲自出来相迎,因为齐宁临来时与夫人一番温存,虽然并无太过贪恋,却也还是耗去不少时间,这时候已经是过了正午,除了陈庭亲自出迎,辛赐也比齐宁早到,随着陈庭一同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迎进刺史府,径自到了后院的雅厅之内,这里已经准备好了酒菜,齐宁落座之后,陈庭立刻吩咐让人上来酒菜,这是陈庭第一次招待齐宁,所以酒菜也都是十分的丰富,一桌菜肴,海鲜居多,此外配有东海本地出产的佳酿,雅厅之内只有三人,齐宁令边上服侍的下人全都退了下去,陈庭知道齐宁今日登府,自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聚集眼下东海的三巨头,自然也是有事情商量,是以吩咐任何人不得靠近雅厅这边,自己则是亲自拿起酒壶为二人斟酒。

    陈庭率先起身举杯道:“侯爷,辛将军,东海转危为安,全仰仗两位的功劳,下官在这里敬两位,先干为敬!”一扬脖子,将一杯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齐宁和辛赐也都端杯,也都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齐宁才开门见山笑道:“陈大人,辛将军,今日咱们三个在这里,还谈不上是庆功酒,江易水尚未落网,只要一天抓他不住,就不算大获全胜,所以庆功酒还要稍缓几日,今日坐在这里,还是有事情要与两位商量。”

    陈庭和辛赐两人都是心知肚明,知道齐宁今日召集在一起,必然不是什么小事,只是不知道齐宁会说些什么,都是看着齐宁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刚才说,这次东海转危为安,是因为本侯和辛将军的功劳,这话说得虽然不算错,但也不算对,因为还有人的功劳远超过本侯和辛将军。”齐宁含笑道:“两位可知道此番真正的功臣是谁?”

    陈庭和辛赐对视一眼,都是好奇,心想论理来说,齐宁的功劳绝对是首屈一指,无人可比,但齐宁声称有一人的功劳远超过他,两人一时都猜不透齐宁所说的何人。

    齐宁微微一笑,道:“辛将军,别人不知,难道你还不知?这一次真正运筹帷幄的大功臣,正是金刀老侯爷!”

    辛赐和陈庭都是一愣,但两人都不是普通人,心知齐宁说这句话绝对不简单,他们一时间还摸不清楚齐宁的路数,陈庭只是“哦哦”两句,辛赐则是不动声色,故作深沉轻嗯一声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,你或许有所不知,东海发生的一切,其实都是在老侯爷的计划之中。”齐宁嘴角含笑道:“我和辛将军此番只是奉了老侯爷的吩咐,听他老人家事先安排的去行动而已。”

    辛赐心中大感诧异,暗想这一切又如何是老侯爷的计划?他是金刀老侯爷身边的亲信,心里很清楚,老侯爷身在京城,其实对东海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十分清楚,至若齐宁说老侯爷对东海局势一清二楚,而且制定了计划,那实在是空穴来风,根本没有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“老侯爷已经知道东海世家意图谋反,而且知道沈凉秋大有可疑。”齐宁缓缓道:“老侯爷没有立刻行动,一来是还没有完全掌握他们的罪证和计划,二来也是要做好剿灭这帮人的部署。”

    陈庭“哦”了一声,叹道:“原来一切都在老侯爷的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其实也一直在周密部署,黑虎鲨早已经在暗中向大都督投诚,这一点陈大人现在应该知道了。”齐宁叹道:“实际上大都督也掌握了江家在海盗储存兵器,所以和老侯爷已经做出了谋划,只是万没有想到沈凉秋心狠手辣,竟突然对大都督下手,大都督被害,老侯爷已经知道是沈凉秋所为,所以老侯爷和朝廷让我前来东海,实际上就是要按照老侯爷的部署,在这边指挥剿灭东海世家,辛将军被派过来,也是为了协助我办好此事。”看向辛赐,似笑非笑道:“辛将军,事情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辛赐一脸茫然,但反应迅速,立刻道:“不错,侯爷所言极是,我来东海,就是遵照老侯爷的吩咐,协助侯爷铲灭东海世家的叛乱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这些,也是为了让咱们上折子的时候不至于掩盖真相。”齐宁笑道:“向朝廷呈上去的折子,不能再拖下去了,今日让两位在一起,就是准备在这刺史府将三分折子都拟好,然后快马派人送往京城,这边虽然局面大致稳定,但接下来许多事情还要请示朝廷该如何处置。”

    陈庭微一沉吟,才小心翼翼道:“侯爷,折子上.....是否就写明这一切都是金刀老侯爷在背后运筹帷幄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齐宁含笑点头道:“大局都在老侯爷的谋划之中,咱们这些人都只是遵照部署行事。老侯爷的部署并没有对外透露,只让我们寥寥几人知道,也是为了让行动更加隐秘,保证此次行动顺利成功。”顿了顿,才向辛赐道:“辛将军,陈大人这一次也是居功至伟。我们在海上追拿江家,城中全都是陈大人一手指挥,东海世家的余党能够被抓捕,而且没有引起太大的骚乱和动荡,全赖陈大人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辛赐何其精明,立刻反应过来,马上道:“侯爷此言,末将深表赞同。如果没有陈大人,这一次的行动就不会如此顺利,末将准备在折子上详细叙述陈大人的功劳,不知侯爷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那是不能少的,本侯也会在折子上好好表述陈大人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陈庭眉宇间显出一丝喜色,却马上拱手道:“侯爷,辛将军,此番下官的功劳实在不足一提,最紧要的还是侯爷和辛将军指挥当得,雷厉风行,这才以最快的速度清剿了东海的威胁,下官在折子中,不但要向朝廷禀明这一切都是老侯爷的运筹帷幄,也要细细说明侯爷和辛将军的功劳,是了,那个黑虎鲨,早先就已经受到大都督招安,而且这一次也是立下大功,下官也想向朝廷禀明此事。”

    辛赐颔首道:“黑虎鲨虽然有过过错,但这一次立下的功劳,足以抵消他的过错,甚至可以说是功大于过,侯爷,末将以为,这黑虎鲨的功绩也该向朝廷禀明。”

    齐宁含笑道:“折子如何写,两位自己斟酌便是。”向陈庭道:“陈大人,待会儿还要借用一下纸笔,本侯就在这里将折子撰写好。”

    陈庭立马道:“侯爷用过饭之后,下官带两位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知道这一顿饭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饭桌上议的事。

    无论是陈庭还是辛赐,对于齐宁今天所言都是大感意外,这一次的首功无可争议乃是齐宁,可是齐宁三言两语之间,却似乎是将这天大的功劳送到了金刀澹台家。

    陈庭心知这里面蹊跷,但他知道如果齐宁和辛赐都坚持这就是事实,自己根本也没有反驳的余地,而且他也根本没有想过去反驳什么。

    齐宁虽然将大功丢给金刀澹台家,但却也暗示了会向朝廷为他陈庭报功。

    陈庭很清楚,东海发生的这一切,如果按照实情禀报上去,自己这东海刺史必然会遭受牵连,堂堂东海刺史,对辖内发生的如此重大谋反事件事先一无所知,仅这一条,就足够朝廷对他进行严惩。

    但齐宁三言两语之间,却变成这一切都是金刀老侯爷的筹划,而所有人都只是在遵照老侯爷的部署行事,如果按照这样向朝廷上折子,那么自己也就不存在什么失察之罪,有的只是在扑灭东海世家的功劳,那么自己这东海刺史的位置不但稳稳当当,而且说不定朝廷还会另有赏赐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陈庭当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比起陈庭,辛赐更是对齐宁所言惊诧万分,却又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东海水师一直是控制在金刀澹台家,而东海水师的存在,首要任务就是监视东海世家的动向。

    东海世家以江家为首,在海岛打造兵器,并且买通了金刀澹台家一直极为器重的沈凉秋,如果这一切东海水一无所知,那便是金刀澹台家一无所知,对东海世家的动向如此失察,一旦传扬出去,对金刀澹台来说,那无疑是致命的打击,即使东海世家的阴谋被扑灭,但金刀澹台家接下来必将面临铺天盖地的抨击。

    四大世袭后之中,如今最为得势的便是司马家,反倒是澹台家低调多年,如果有机会打击澹台家,司马家自然是绝不会手软,而眼下的朝局,只要司马家稍微表露一丝丝要打击澹台家的意思,那么此番东海事端,便是对澹台家发起攻击的最好机会,即使澹台家可以保住爵位,但东海水师却很可能是保不住的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