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四六章 近水楼台

第一零四六章 近水楼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田雪蓉如果是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,心里定然是不屑一顾,只会以为对方是信口开河,但这话从齐宁口中说出来,她的感觉却又大是不同。

    她见识过齐宁的能耐,连富甲一方的东海江家顷刻间都被这位锦衣候拉下马,这时候齐宁就算说要带她飞到天上去,她也相信有那个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要成为天下第一巨贾,这目标也实在太过庞大,需知这天下间商贾如云,许多豪商甚至是百年世家,财力之雄厚,生意网络之庞大,绝非她一个小小的田家药行能够相提并论,就算是在东海这一郡之地,那也是豪绅众多,田家药行都排不上份。

    而且对田雪蓉来说,她经营田家药行的目的,倒也并非真的想成为富可敌国的豪商,无非是想挣些银钱保证自己母女后半辈子无忧,此外也是想让田家药行这块招牌不至于消失,此时齐宁说要让她成为天下第一巨贾,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齐宁见田雪蓉那一双漂亮的眼眸儿在灯下圆睁,轻笑道:“怎么,吓得不敢说话?”

    “不.....不是.....!”田雪蓉缓过神来,说话有些结巴:“侯爷,你....你说的我都没有....没有想过,我.....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.....!”

    “那就什么也别说。”齐宁指着两只箱子道:“东海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办利索,咱们回京还有些日子,这些日子你正好可以将这两箱账目仔细整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田雪蓉有些为难地看了看两只箱子,轻声问道:“这些账本还要交给朝廷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也说不准。”齐宁道:“这些都是从江家查抄出来,查抄的物资,一直都是缴入户部,这些账本也是查抄的一部分,户部应该会提及,如果户部真的索要,咱们自然也不能赖着不还。你倒也不用将所有的账目全都记下来,有两个事情搞明白就成。”

    田雪蓉眼珠子一转,轻声道:“侯爷是让我查查商户和货物?”

    齐宁一听,哈哈一笑,凑近到田雪蓉儿耳边,低声道:“有句话叫做胸大无脑,这话放在别人身上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,但放在夫人身上那却绝对不成。”

    田雪蓉脸颊一红,轻嗔道:“侯爷....侯爷又在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?”齐宁一手抱着田雪蓉腰肢,闻着夫人身上的幽香,轻声问道:“那你告诉我,我胡说的是什么?是胸大胡说,还是无脑胡说?”

    田雪蓉身子一软,瞟了齐宁一眼,媚眼如丝,轻跺了一下脚,埋怨道:“你又在....又在逗我,我不和你说了。”这美妇人一副娇嗔模样,风韵动人,齐宁心下一荡,哈哈一笑,才道:“这些账目之中,自然有南洋和楚国两边的商户,你花些功夫查一下,在南洋与哪些商家贸易最多,与大楚又和哪些商户的贸易往来最众,将那些重要的商户都登记名册。江家做海上的贸易这么多年,已经驾轻就熟,知道哪些货物在两边最受欢迎,所以从账本中,你可以查出江家在南洋采购最多的货物是什么,从我大楚运过去最多的货物又是什么,将这些列成单子。”

    田雪蓉自然是个极精明的妇人,齐宁稍加点拨,她就明白其中意思,而且也知道如果不是齐宁对自己信任至极,这样的事情也不会交给自己来办,点头道:“那成,我今晚就开始查账,如果快的话,半个月应该就能弄清楚,有了结果便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齐宁接过田雪蓉手中油灯,环抱着腰肢走到桌边放下油灯,这才坐在椅子上,让田雪蓉也坐在了自己腿上,轻声道:“朝廷应该会设立海泊司,但朝廷北伐在即,所以户部不会拨出多少银子来,海泊司一开始要自行筹措银两,回头我会往田家药行转一笔银子过去,然后你将那笔银子投入到海泊司,投下的银两越多,后来在海泊司所享受到的好处也给越多。”

    田雪蓉坐在齐宁腿上,身子却是扭向齐宁,一只手臂搂着齐宁脖子,低声道:“侯爷,我手里还有些存银,用不着你的银子,你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抬手轻轻刮了夫人鼻梁一下,笑道:“夫人以前做事可是有些畏手畏脚,记得第一次登门,连茶水都很普通,如今却能慨慷解囊,这还真不像是你。”

    田雪蓉脸颊一红,嗔道:“侯爷又取笑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边的存银以后还有用处。”齐宁道:“理清楚账本上的东西,你自己单留一份,日后大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田雪蓉轻点头道:“我知道,那我.....现在是否就可以整理账本?”

    齐宁盯着夫人眼眸儿,摇摇头道:“今晚就好好歇一下,明天开始也成。”说话间,一只手已经伸进田雪蓉的衣襟里,夫人娇躯轻抖,颤声道:“你.....你不是让我歇息吗,那.....那你现在又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齐宁咬住夫人耳朵,微喘气道:“你说我又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!”夫人两手抱紧齐宁脖子,媚眼如丝,脸颊潮红,贴着齐宁耳朵道:“今晚.....今晚不成,你....你昨晚太凶,我.....我受不住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轻笑道:“那我今晚轻一些.....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.....!”夫人娇嗔道:“你.....你总说轻一些,可是.....可是每一次都那么用力,就像.....就像要吃人一样.....!”说到这里,声音已经是娇腻如水。

    齐宁贴近夫人耳朵,低声调笑道:“我用力?嘿嘿,那是谁在我耳边叫着让我用力快一些....,别害怕,我今晚保准轻一些,只是你要答应我,昨晚那个动作要好好配合,不要再扭手扭脚.....!”

    夫人更是羞窘无比,抬手捂着脸:“你骗人,你.....你待会一定会很用力,我....我知道的.....!”齐宁哈哈一笑,横抱起夫人,径自往内室走去。

    东海古蔺城虽然比不得京城历史久远,但在东海也算是一座古城,城东宅邸众多,青石板道路的缝隙之中带着青苔,每一块石板都篆刻着岁月的痕迹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进入巷内,车轮子碾压在青石板道路上,发出咯咯之声,拐过两道箱子,到得一条清净的街道上,一直走到尽头,马车才在一处宅前停住。

    这是一栋三间瓦房,围着院子,车夫跳下马车,掀开了马车帘子,冲着里面道:“到了!”

    从马车之中,走出来一名青衣短衫的男子,却正是黑虎鲨莫岩柏。

    莫岩柏穿着一身干净的衣衫,临来之前显然是好好收拾了一番,看上去面向俊朗,黝黑的肌肤透着力量感,看向那宅子,眉宇间显出一丝疑惑,皱眉道:“侯爷在这里等我?”

    车夫也不说话,这时候已经走到大门前,拉住门上的扣环,重重磕了几下,莫岩柏走到门前,四下里环顾一周,冷冷清清,眼眸之中显出一丝戒备之色。

    那车夫磕了几下,这才向莫岩柏拱了一下手,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,跳上马车,莫岩柏皱眉道:“你现在要走?”

    那车夫咧嘴一笑,一抖马缰绳,吆喝一声,马车顿时便往前之行,莫岩柏抬手想要叫住,但犹豫了一下,还是放下了手,这时候本来关上的屋门却“嘎吱”一声打开,莫岩柏浑身一紧,却见开门的是一个灰衣大汉,瞧见莫岩柏,让开道路,抬手道:“请!”

    时当黄昏,莫岩柏向院内看了一眼,冷冷清清,正对的那间屋子大门紧闭,但可以看到屋里点着灯。

    “侯爷可在这里?”莫岩柏觉得气氛有些不对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那开门的只是向正屋那边看了一眼,也不说话,但眼神却显然是让莫岩柏赶紧进去,莫岩柏犹豫一下,终究还是抬步往里面去,他一边走一边注意四周的动静,四下里一片寂静,后面那人关上门后,便抱着双臂守在大门处,除他之外,却看不到其他人影,莫岩柏愈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,但还是走到正屋前,伸手推门,那屋门却没有关上,轻松便即被推开。

    莫岩柏向屋里瞅了瞅,脸上现出错愕之色,只见到屋内桌椅俱全,正对大门却是香案,左右竖着两只红烛,香案之上摆着瓜果点心,一人此时正站在不远处,背负双手,正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莫岩柏看清楚那人正是齐宁,忙上前去,拱手道:“侯爷!”

    齐宁却是面色冷峻,道:“莫岩柏,我问你,如果一个人背信弃义出尔反尔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莫岩柏怔了一下,有些糊涂,皱眉道:“背信弃义之辈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。”齐宁道:“你可记得,几天之前,你答应了本侯一件事情,本侯记在心里,你若是出尔反尔,本侯该如何惩罚你?”

    莫岩柏却是淡淡一笑,道:“侯爷,莫岩柏言出必行,但凡答应的事情,除非是死了,否则绝不会反悔。”

    齐宁盯着莫岩柏,目光深邃,莫岩柏却也是看着齐宁,目光沉着,忽然之间,齐宁哈哈大笑起来,抬手指着香案前的一只蒲团道:“你先跪下!”

    莫岩柏有些疑惑,走到香案前,却忽然发现,在香案后面,果然有一只牌位,上面写着“莫氏堂上祖宗”六字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