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四八章 脱身

第一零四八章 脱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短短时日之内,东海世家几乎就被扫荡一空,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,虽然东海世家积攒了大量的财富,但是在朝廷的监控之下,终究没能拥有一支反叛朝廷的势力。

    即使富可敌国,但手中没有刀子,终究只能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此次东海之变,除了攻打两座岛屿的时候发生零星厮杀,几乎是兵不血刃。

    江易水落网之前,两岛捕获的所有人全都是囚禁在水师大营,如今江易水落网,官府便开始按照名册遣散那些被挟持到岛上的壮丁,陈庭请示齐宁之后,从抄没的银两之中支出了一笔银子,分发给众人作为回家的盘缠路费,只用了三天时间,就将数百人遣散回家。

    从岛上带回来的南洋奴隶则是专门安排在水师大营附近,除了那些被当做苦力的南洋壮丁,从海凤岛亦是解救出来数十名南洋女子,水师这边将男女分开安排,提供衣食,按照齐宁的意思,这拨人等到商队重新起航之时,可将他们带去返国。

    让陈庭有些为难的却是此番捉拿的世家家眷众多,古蔺城的囚牢人满为患,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将女人和孩子送进狱神庙看押起来。

    江氏三兄弟,老大江漫天自尽,老三江易水被射杀,唯有老二江长风被囚禁在重囚牢中。

    这里看守森严,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只等着朝廷来旨意,或就地正法,或押赴京城,江长风是此番的重犯,陈庭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

    囚牢之内散发着腐霉的味道,但凡被押入重囚牢的犯人,至今还没有能够活着出去的。

    江长风早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意气风发,走廊中的灯火昏暗得很,江长风手脚都被铐上了鉄镣,此时只能坐在角落的干草堆,眼神呆滞,蓬头垢面。

    走廊里传来脚步声,江长风也没有丝毫反应,只感觉有人停在牢门前,他才微抬头看了一眼,瞧见来人,江长风神色淡然,自打进到这重囚牢之后,江长风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此人,这是重囚牢的牢头,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,江长风骨子里对这种人就不屑。

    那牢头左右瞧了瞧,竟然打开了门上的铁链,推门进来,江长风有些疑惑,他进到牢房之后,这牢门就没打开过,每天送饭,也就是从缝隙之中送进来,这时候夜深人静,四下里一片死寂,那牢头鬼鬼祟祟凑近过来,手里还拎着一只包裹,压低声音道:“二爷~!”

    江长风瞥了他一眼,理也不理。

    牢头将包裹放在地上,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紧张,向牢门外瞅了瞅,这才低声道:“二爷,赶紧换上衣裳。”竟是打开包裹,江长风往里面瞧了一眼,竟是一套衣衫,那牢头将衣衫打开,江长风这才看明白原来是一套狱卒服饰,有些愕然,牢头已经从腰间取下钥匙串,将江长风的手镣足镣都打开,这才低声道:“不要耽搁,二爷赶紧换上,小的过去给你把门。”也不废话,猫腰跑到了牢门外。

    江长风一脸错愕,站起身来,活动了一下手脚,见那牢头正十分警觉地待在外面把风,隐隐明白什么,当下也不犹豫,迅速将囚服脱下,换上了狱卒的衣衫,将囚服放进包裹,塞到了角落的干草堆下面,那牢头回头见江长风已经换好衣衫,向这边招招手,江长风轻步过去,出了牢门,低声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二爷,现在刚到子时,小的之前已经做了安排,守卫的狱卒们刚才饮了酒,都已经睡下,眼下就大门外有两个守卫,不过黑灯瞎火,二爷穿上这身衣衫,待会儿跟在我后面低着头,应该可以出去。”牢头神情肃然,低声道:“只要出了大牢,外面有人接应,能够顺利让二爷脱身。”

    江长风心中略有几分欢喜,但却还是十分机警,轻声问道:“你为何会出手相助?你可知道,明日他们发现我不在这边,第一个怀疑的便是你,若是知道你放我离开,你这人头可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二爷放心,小的昨天已经将家眷安排偷偷出城。”牢头低声道:“小的本来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,但是有人给了小的二百两黄金,小的便是一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银子,拿人钱财为人办事,有了这些黄金,小的今晚送走二爷,也要远走高飞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江长风明白过来,轻拍牢头肩膀道:“有劳你了,只要我能顺利出去,我再送你二百两黄金,保你这辈子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牢头拱手低声道:“小的这里先谢过二爷,二爷,此地不宜久留,你跟在我后面。”

    江长风点点头,跟在牢头身后,两人脚步很轻,走过昏暗的走廊,两边有多处牢房,里面也关了人,但深更半夜,都已经睡着,江长风在其中甚至瞧见了卢飞航,肥胖的身躯一眼就能识别出来,他知道这些人也都是因为江家谋反一案被卷入进来,可说是难兄难弟,但到了这个时候,也顾不得这些人,唯恐惊醒他们,反倒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走过牢房中间的长廊,穿过狱卒屋,江长风瞧见屋内果然有三名狱卒趴在桌子上酣睡,边上几只空酒坛子,屋内弥漫着浓郁的酒气。

    牢头回过头,冲着江长风微微点头,江长风也是点点头,两人并不停歇,那牢头对地形熟悉无比,东拐西弯,片刻之后便到了一道铁门前,江长风瞧见铁门外面有两人来回巡逻,一颗心顿时紧起来,好在四周确实十分昏暗,那牢头已经上前去,笑道:“劳烦开一下门。”

    江长风在后面看那两人的甲胄,明显不是狱卒,想来为了安全起见,特意从其他地方调过来的兵士,一名兵士向里面瞅了瞅,倒也没有啰嗦,打开了门,牢头向两人拱手笑道:“劳烦两位兄弟帮忙看守,回头给你们送些酒肉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辛将军有吩咐,这里看押的是重犯,绝不能有丝毫闪失。”那兵士道:“真要是出了差错,走脱了一个人,咱们这些人的脑袋可都要落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牢头赔笑道:“我已经吩咐那些兄弟,务必要时刻睁大眼睛,绝不能出任何差错。这里真要出了事,我这做牢头的第一个人头落地。”

    铁门被打开,那兵士挥了挥手,牢头快步向前,江长风低着头,也紧跟上去,走出数步,忽听后面声音道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江长风心下一紧,握起拳头,心想这要是被看破,说什么也得拼一拼了,牢头回过头,眼神之中也略带一丝紧张,却还是十分镇定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宋牢头,你刚才说的话可别忘记了。”那兵士笑道:“你刚说要给咱们带些酒肉,我们可是等着。”

    江长风这才松口气,宋牢头笑道:“一定一定,明晚给你们准备两只烧鸡,再来两坛好酒。”

    江长风心中冷笑,暗想只要一切顺利,明天晚上宋牢头应该也早已经远走高飞了。

    出了铁牢,后面倒是顺畅得多,宋牢头领着江长风从一处小门出去,江长风心想也幸亏是这宋牢头带路,此人对这里的地形异常熟悉,若是换了别人,未必知道这道小门,他心知正门定然有人看守,从这里离开,神不知鬼不觉,两人出了门,后面是一条小巷子,深更半夜,万籁俱静,宋牢头领着江长风穿过两条巷子,钻进一条胡同里,里面竟然停着一辆马车,马车边上站着一道影子,见宋牢头过来,那影子迎上来,看了宋牢头身后的江长风一眼,问道:“你是江二爷?”

    江长风上前两步,拱手道:“正是江长风,阁下是.....?”

    “主人让我过来接你过去。”那人一身粗布衣衫,带着布帽,其貌不扬,“江二爷上车吧!”

    江长风犹豫了一下,但心知事到如今,退一步必死无疑,不管对方是谁,也只能跟着去,这时候那布衣人已经跳到车辕头,江长风正要上车,宋牢头已经拱手低声道:“二爷一路保重,小的这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江长风一怔,问道:“宋牢头不和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“二爷尽管去,小的还有事情安排,安排过后,就会自己出城。”宋牢头道:“用不了几日,应该能与二爷再相见。”

    江长风虽然骨子里瞧不上一个小小的牢头,但今夜能够从重囚牢顺利脱身,还真是全仰仗这老头,心中也颇为感激,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后会有期,宋牢头放心,我欠你二百两黄金,定然一文不少交到你手上。”

    宋牢头笑道:“那小的就祝二爷一切顺利,日后再见,再求二爷的赏。”

    江长风点点头,再不耽搁,上了车去,那布衣人一抖马缰绳,马车顿时缓缓起行,很快就从胡同里出来,上到街道上,江长风在车内掀开车帘子,四周死一般寂静,毫无人迹,心中却也有些疑惑,不知道那车夫会将自己带往哪里去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