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五三章 投桃报李

第一零五三章 投桃报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    途不止日,这日行到京郊外,齐宁令队伍暂且歇下,又令人去京城禀报,到黄昏时分,从京里有人迎过来,领头的却正是户部尚书窦馗。

    窦馗见过齐宁,恭贺道:“侯爷在东海立下天大功劳,如今满朝武都在谈论,无论谁提及侯爷,那都是要竖起大拇指。皇上也下了旨意,从东海运回来的货物,由户部先行接收入库,后面的事情,侯爷交给下官就好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窦大人,这批货物可都是登记在册,可千万别饱私囊。”

    窦馗忙道:“侯爷说笑了。皇上下了旨意,筹备北伐,这阵子可是愁死了下官,得知侯爷从东海抄没大批的财物和军械,下官可是几天都没有睡着,只等着侯爷送米下炊。是了,侯爷,皇上有旨意,侯爷回京之后,先入宫觐见,还是不要耽搁。”

    齐宁当下也不耽搁,将队伍交接给了窦馗,又派了两个人护送田夫人先回家,自己入城之后,与范德海同径自往宫里去。

    他离京多时,心牵挂甚多,第牵挂的便是侯府的顾清菡,但面圣要紧,只能暂时压住自己心头的激动,到了宫门外,天色早已经暗下来,范德海领着齐宁进宫,齐宁本以为皇帝要见自己,应该在御书房相见,不想小皇帝依然是在凤仪宫,便只能随着范德海往后宫去。

    齐宁这是第三次进入后宫,国之君接见臣子,却屡次在后宫召见,齐宁委实觉得大不合适,到了凤仪宫外,便即想起混在后宫的赤丹媚,却也不知道赤丹媚是否已经找到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到得凤仪宫门前,范德海让人通禀,齐宁皱起眉头,低声问道:“范公公,如今连你也不能进去直接禀报?”

    范德海冷笑道:“侯爷,那刘絟也不知道在皇上面前说了些什么,皇上传下旨意,但凡要面见圣上,都要刘絟通禀,杂家现在想见皇上面都难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点头,心想隆泰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片刻后,却果真见到刘絟出来,脸笑容道:“侯爷,圣上召你觐见。”向范德海道:“范公公,你路辛苦,就先回去歇着吧。”对范德海显得十分冷淡。

    范德海强压怒火,向齐宁点点头,这才退下。

    齐宁跟着刘絟进了凤仪宫,刘絟笑道:“侯爷,皇上这些时日直念叨着你,知道你在东海立下大功,心欢喜得紧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也是微笑道:“刘公公,皇上的言行,你都对别人说吗?”

    刘絟闻言,脸色微变,顿时住了口。

    进到内宫,齐宁见到隆泰正坐在椅子上看书,上前参拜,隆泰放下书,抬手道:“平身吧!”

    齐宁起身来,见隆泰气色倒是不差,想来每日里与皇后歌舞升平,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“赐座!”

    刘絟亲自搬来椅子,齐宁落座后,隆泰才笑道:“朕知道你在东海立下大功,很是欣慰,皇后说要重重赏你,朕想等你回来,问问你想要什么,只要朕能够做到,都答允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齐宁起身拱手道:“为皇上分忧,是做臣子的本分,臣并不想要赏赐。”

    隆泰微微笑,这才问道:“东海那边的事情是否都处理好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辛将军镇守东海水师,东海刺史陈庭也算是守成之臣,这两人相互配合,倒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”齐宁道:“而且东海也正在追拿余党,不会放过漏之鱼。”

    隆泰伸手拿过道折子,递给齐宁,齐宁双手接过,打开看了看,隆泰道:“这是义国公前两日呈上来的折子。东海世家覆灭,但海上的贸易却不能就此断,义国公的意思是,朝廷应该趁此机会,将海上贸易从世家手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义国公自然就是澹台煌,金刀候澹台煌晋封为义国公,成为帝国两大公爵之。

    齐宁道:“皇上,东海的情况小臣也看清楚了,东海江家因为海上贸易的存在,这些年来积攒了大量的财富,虽然每年上缴不少赋税,但盈余却是赋税的几十倍,臣也以为,海上贸易是增加国库的重要来源,无论如何也不能断。”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臣也觉得正好借此机会将海上贸易控制在朝廷的手,直接设立贸易衙门,只不过.....臣听说朝廷正在商议北伐之事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如果真的要北伐,国库里的银子都要用在前线战事上,很难再抽拨银子用在海上贸易。”

    齐宁番话看似轻描淡写,但暗含深意。

    北伐是楚国当前的头等大事,而且朝廷也在如火如荼地准备着北伐的各项事宜,但身为帝国世袭候之的锦衣候竟然无法涉及其,实在是让人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隆泰似乎没有听出齐宁话意思,笑道:“你能想到这点,也算是体察朕心。北伐诸事,目下都是由镇国公亲自带领众臣谋划,镇国公是我大楚的老臣,立国至今,我大楚与北汉打了不知多少次,对两国情势最为明白的就是镇国公,这次北伐,由镇国公操持,自然是万无失。”

    齐宁欲言又止,终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隆泰察觉到齐宁的神态,问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冒昧问句,此番北伐,是否与东齐联兵?”齐宁犹豫了下,终于还是问道:“如果联合出兵,齐国人又是番怎样的计划?”

    隆泰道:“昨天齐国派来的使臣已经抵达,今天已经开始与镇国公商议联兵事宜,具体的作战部署,朕尚没有召他们过来询问。两国联兵伐汉,事关重大,自然不是三两日就能够定下来,关乎到许多具体的事情,齐国这次秘密派了二十多人过来,眼下并没有让太多人知道,商议出结果,自然会向朕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有些吃惊,想不到事态进展如此迅速,齐国太子段暄前番送亲前来,两国虽然已经缔结了盟约,但是对于两国联兵伐汉,因为皇陵事件,并没有进行具体的磋商,更没有达成统的态度。

    短短时日,齐国又派了拨人前来,而且已经开始商讨具体的联兵作战计划。

    齐宁倒是记得段韶送亲前来之时,楚国对于联兵伐汉的态度虽然并没有清晰,但隐隐形成两派,派自然是以淮南王为首,力主联合齐国趁机伐汉,但当时司马岚的态度模棱两可,对于两国联兵伐汉并没有表现出积极地态度,也正因为如此,当时段韶也算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如今朝廷将筹划北伐事宜的担子交给司马岚,而齐国人迅速派人过来,这当然是因为司马岚的态度大为改变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司马岚点头,齐国当然不会迅速派人前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齐国人如果真心要联兵伐汉,自然是我大楚愿意看到的,可是.....!”齐宁微微顿,才继续道:“臣还请皇上提防齐国人别有用心。”

    他正寻思要将隐主很可能是东齐人的猜想告之隆泰,隆泰却已经道:“锦衣候,北伐的事情,就都交给镇国公,你就不必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面不改色,隆泰道:“朕也不妨对你直说,开始朕也想让你协助镇国公筹划此事,但有折子上来说,你们锦衣齐家与司马家有些误会,只担心你参与进去之后,反倒会让许多事情变的麻烦起来,锦衣齐家毕竟统帅过秦淮军团,而此番北伐的主力,也是秦淮军团,你锦衣候的建议,自然会影响到秦淮军团,旦你与镇国公出现了分歧,反倒不利于此战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皇上过虑了,镇国公是帝国老臣,臣只不过是初出茅庐,无论是资历还是才干都拍马不及老国公,皇上将重任交给老国公,正是最佳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镇国公有镇国公的事,你也有你的事。”隆泰道:“方才提及的海上贸易,朕召见过义国公,他当年直镇守东海,对东海十分了解,所以朕问了他的意思。义国公向朕推荐了你,谏言朕让你全权负责海上贸易衙门的筹建,而且义国公告诉朕,筹建海上贸易衙门虽然在当下十分困难,但是如果交到你的手里,所有的难题都会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义国公澹台煌这是投桃报李。

    这次东海之变,齐宁可算是帮了澹台家天大的忙,让澹台家在巨浪之保全下来,澹台家对锦衣齐家自然是存有感激之心。

    齐宁在东海便向辛赐提及过设立海泊司衙门的设想,当时便存了心眼,无非是通过辛赐将此事转达到义国公那边,齐宁知道旦义国公知道了自己的设想,定会主动帮助自己推动此事,现在看来,目的也确实达到,义国公并没有让齐宁失望。

    如果由齐宁亲自向朝廷上谏设立海泊司,必然会有诸多阻梗,反倒是由义国公提出来,阻力便会小得多。

    齐宁道:“若是皇上已经决定,臣自然是全力以赴去做,只是设立之初,恐怕会有些周折.....!”

    “如何去做,朕交给你就是。”隆泰道:“朕只要你将海上贸易权控制在朝廷手,至若用什么方法,你有时间去琢磨。”起身来,道:“你刚刚回京,朕也不留你,早些回去看看,改日朕再找你说话,刘絟,送锦衣候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直伺候在附近的刘絟上前来,躬身道:“侯爷,请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