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五五章 三年之约

第一零五五章 三年之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    齐宁瞧见顾清涵嗔带俏,多时不见,今日回来见到,愈发觉得娇美动人,轻笑道:“三娘是怪责我选的时间不对,怕被人看见?”

    顾清涵顿时便发现自己说错了话,没好气地白了他眼,才低声道:“别说那些不相干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低声问道:“老太婆那边怎样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岔子。”顾清涵低声道:“没人敢靠近过去,每天也按时给她喂食,只是......看样子她是真的醒转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你还盼她醒过来?”

    顾清涵轻叹声,坐了下去,却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齐宁心知虽然太夫人该有此报,但如今这副活死人的模样,顾清涵看在眼里,心只怕有些愧意,不想多提此事。

    顾清涵见齐宁不说话,才轻声道:“三老太爷请人看了日子,九月里只有天适合嫁娶,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,将十月的日子也看了,你现在既然回来,自然就照着九月的日子来,九月二十是个良辰吉日,咱们这边也都准备妥当,新房也都给你布置好,明日三老太爷往西门家去,这次定下了日子,千万不能再出纰漏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今日今日的局面,和西门家的联姻势在必行,而且他也从未想过将西门战樱让给别人,点头道:“切就遵照三娘的意思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乖。”顾清涵含笑道:“那我明天大早就派人去告诉三老太爷,让他去西门家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也成。对了,三娘你可知道皇上后日就要前往平林秋狩?”

    顾清涵道:“也听到些风声,不过到底怎么回事儿倒不是很清楚。后天是九月初六,你是不是也要随行侍驾?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皇上派人去东海,告之要在平林秋狩,下旨让我尽早赶回来,本也是让我随行侍驾。”

    顾清涵道:“九月初六过去,平林又不远,用不了几日便能赶回来,我们这边和司马家说定之后,立刻张罗起来,不会耽搁婚事。”

    齐宁轻嗯声,和顾清涵谈论婚事,他总觉得有些别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顾清涵四下里瞧了瞧,忽然走过去将饭厅的大门关上,齐宁有些诧异,暗想顾清涵总是提防自己对她行为不轨,直在避免和自己单独相处,今日这饭厅只剩下自己和她两人,她却主动去关上门,这倒是实在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顾清涵关门之后,并没有立刻转身过来,而是站在门边,似乎在想着什么,齐宁从背后看过去,那美好的身体线条被裹在衣衫之内,让人心荡。

    “三娘!”齐宁轻叫声。

    顾清涵终于回过身来,冲着齐宁勉强笑,走到齐宁身边,在椅子上坐下,凝视着齐宁,柔声道:“宁儿,本来想过几天再和你谈谈,不过今晚既然有机会,三娘正好趁着机会和你好好的聊聊。”

    齐宁见顾清涵虽然面带微笑,但眉宇间却满是肃然之色,知道顾清涵是郑重其事,坐正身子,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清涵犹豫了下,才终于道:“宁儿,锦衣齐家的前途,如今完全着落在你的身上,不管你愿不愿意,你已经不再是诸事都可以不问的少年,而是要担起锦衣齐家这副担子,想尽切办法要让锦衣齐家维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我明白,不为了别人,为了三娘,我也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顾清涵摇头道:“不是为了我,而是为了这个家族。锦衣齐家不仅仅只是这座府邸,你比我更清楚,朝堂之争,从来都是成王败寇,旦输了,锦衣齐家固然保不住,但凡和锦衣齐家有牵扯的人,也都会卷入其。”

    齐宁自然知道朝堂之争的残忍。

    “迎娶西门姑娘,就可以和西门神侯成为亲家,以后锦衣齐家和西门家成了家人,自然对锦衣齐家大有好处。”顾清涵正色道:“要维持两家的关系,你和西门姑娘的婚姻就不能出现任何问题,你是否明白我的意思?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三娘放心,战樱过门后,我会好好待她。”

    顾清涵微笑道:“那就好,西门姑娘是个好姑娘,你能娶到她,也是你的福分。过门之后,你自然要好好待她,绝不可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齐宁苦笑道:“三娘,你说来说去,无非是让我注意和你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道理不和你说清楚,你便装糊涂。”顾清涵柔声道:“宁儿,你喜欢三娘,三娘心欢喜,却又害怕。”犹豫了下,才低声道:“其实这也不能都怪你,之前我也是六神无主,有时候态度或许不够坚决,让你有所误会,不过今晚咱们在这里把话都说明白,不要再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三娘的意思我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你既然清楚,我也就不多说了。”顾清涵勉强笑道:“以后你和西门姑娘好好过日子,三娘可以先留在这边,协助西门姑娘打理府里的事情,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。”顾清涵正色道:“你答应我,三年之后,我若要走,你绝不可以阻拦,只要你答应我,这三年我定会尽心尽力料理府里的事情。西门姑娘让我们答应,你们成婚之后,她要继续留在神侯府当差,本来女人过门后,要尽心照顾家里,但西门姑娘身份特殊,咱们自然只能是答应。只不过等她生下孩子,办差的心思也就淡了,三年过后,她也差不多可以打理府里的事情,那时候我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眉道:“三娘,我们以前似乎谈过这个话题,我说过绝不可能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顾清涵摇摇头,道:“我如果要走,你拦不住,我给你三年时间,那是想了好久。”她神情柔和,柔声道:“西门姑娘年轻貌美,你成婚之后,有了她,许多心思就能收起来。宁儿,我想了好久,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做,但有些事情就算是死那也做不得。你今晚很冷静,我很欢喜,我不想毁了你的前程,而你,也不能毁了我的忠贞,以前发生的,就都让它过去。”

    顾清涵虽然面带柔和的微笑,但无论是语气还是态度却是从所未有的郑重,齐宁知道这必然是顾清涵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,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饭厅之内阵沉寂,齐宁沉默良久,终于道:“如果我不答应又如何?”

    顾清涵显得十分冷静,道:“如果你不答应,等帮你操办完婚事,我便离开,我说出来的话,绝对可以做到,你不必怀疑。”

    齐宁长叹声,道:“既然三娘已经做好决定,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今晚的阵仗,齐宁看出来不是顾清涵心血来潮,而是深思熟虑,顾清涵外表看起来柔弱,但骨子里却是很为刚烈,当初在齐景的灵堂上,顾清涵与三老太爷等干人针锋相对,便可以看出她旦强硬起来,却也是刚烈无比,自己如果真的反对她的决定,顾清涵真的有可能在自己大婚之后便即离府。

    她夫君离世多年,而太夫人已经成为了活死人,按照习俗,顾清涵若要留下守贞固然会被人钦佩,但若要离去,那锦衣侯府也确实没有理由将她留下来。

    与其违背顾清涵的意思,逼她大婚之后便离开,还不如暂且答应了她,至少三年之内她还能留在府,只要留在府里,切就有改变的可能,如果三年时间之内自己都没能改变她的主意让她留下,那她的心也就确实不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顾清涵见齐宁答应,起身来,微笑道:“已经很晚了,你路劳累,赶紧回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齐宁只觉得心情有些压抑,但这时候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轻嗯声,也不多言,起身径自回屋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院内,竟是感觉阵前所未有的疲倦涌上来,他也不知道是真的疲累,还是因为今晚顾清涵的决定让他意兴索然,回到屋内,也没有脱衣衫,倒头躺下,竟是很快便睡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齐宁迷迷糊糊之感觉有些不对劲,猛地睁开眼睛,扭头看了下,却发现在床边坐着人,屋内昏黑片,那人宛若幽灵般,齐宁大吃惊,背后发凉。

    齐宁翻身坐起,全身绷紧,那人却是动不动。

    齐宁的内功十分深厚,这屋子门窗都是紧闭,以齐宁的能耐,但凡有人破门窗而入,他即使在熟睡之,也能够立时警觉惊醒,可是偏偏此人进到屋里,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,心知对方绝非普通人,这时候不敢轻举妄动,低声道:“阁下是谁?”

    那人又有人叹口气,道:“你这没良心的,这么快就忘记我了?”

    齐宁听到声音,本来紧绷的心顿时松开,苦笑道:“半夜三更跑到我屋里,你也不怕我欺负你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