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五六章 弥勒寺

第一零五六章 弥勒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    屋内虽然昏暗,但齐宁稍用心,便能清楚看到对方的身材轮廓。

    那人坐在船边,上身挺直,酥胸鼓起,十分壮观,齐宁已经从声音听出对方是谁,其实即使对方不说话,齐宁对着身材略加研究,也能认出对方就是赤丹媚。

    赤丹媚直潜伏在宫内,这半夜三更突然出现在自己屋里,齐宁自然是大为吃惊。

    赤丹媚噗嗤笑,身体凑近过来,媚眼如丝,声音摄魄:“欺负我?你来说说,想怎样欺负我?”

    齐宁这觉睡过来,虽然时间不长,但精力却是恢复大半,鼻尖嗅到从赤丹媚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,嘴角泛笑,伸手过去要拉赤丹媚手儿,赤丹媚却是灵活转,已经从床边站起身来,齐宁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半夜三更跑到我屋里,现在箭在弦上,你又躲躲闪闪,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过来是为了什么?”赤丹媚轻啐口,低声道:“只是你以后可要提防些,我到你屋里小半个时辰,看你睡得香,没有吵醒你,若是换了别人,取了你脑袋你都不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这普天之下,能够悄无声息进入我屋里不被我发现的人也是凤毛麟角,当真有这样的人要杀我,我便是醒着也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赤丹媚轻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谦逊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你等了我好久嘛?你不是在宫里吗?是了,你怎么知道我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今天那小皇帝召见你,你没瞧见我,我却瞧见了你。”赤丹媚扭着腰肢走过来,身体微俯下来,她身材本就惹火至极,这俯下身,胸脯更是壮观,深邃的沟渠就在齐宁眼前,齐宁喉咙微干,忍不住伸手,赤丹媚却是拿住他手,娇声道:“是不是又要占我便宜了?”

    齐宁苦笑道:“什么叫做占你便宜?你莫忘记,咱们可是喝过交杯酒,而且入过洞房。”

    赤丹媚吃吃笑,道:“我可没当真。”迷人的眼眸子转,凑近齐宁耳边,吹了口气,气息如兰似麝,齐宁只觉得阵痒痒的感觉从耳朵蔓延全身,只听赤丹媚在耳边腻声道:“是不是又想使坏了?”

    半夜三更,个性感丰腴的美人就在身边,自然由不得齐宁不生涟漪,手臂环过去,便要抱住赤丹媚腰肢,赤丹媚却是十分有技巧地躲过,吃吃笑,腻声道:“你要真想使坏,我带你去别的地方,在这里,我.....我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这里没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在这里。”赤丹媚咬了下嘴唇,声音柔腻:“在这里我可不许你碰我。”

    齐宁有些奇怪,问道:“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外面。”赤丹媚再次凑近齐宁耳边,腻声道:“你随我去个好地方,那里也没人,你想做什么,人家.....人家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更是奇怪,赤丹媚银牙在齐宁耳垂上轻咬了下,这才道:“你要不愿意,那就老实睡觉。”吃吃笑,娇躯扭,香风顿起,那曼妙美好的身体已经向后窗掠过去,齐宁正寻思这美人儿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赤丹媚却已经打开窗户,回头向齐宁招招手,然后轻盈地跃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齐宁犹豫了下,他昨晚本就是和衣而眠,倒不必起身穿衣服,跟到了窗口,发现窗外已经没有赤丹媚身影,当下也从窗口出去,这才发现赤丹媚在不远处正对着自己招手,随即娇躯扭,转进边上的林子里。

    齐宁知道赤丹媚今夜这般,必然有蹊跷,如果换做别人,他倒未必会跟去,但赤丹媚与他关系不同,而且他自信赤丹媚对他绝无伤害之心,若赤丹媚真的有心要害自己,方才自己沉睡之,赤丹媚有无数次机会下手,当下顺着赤丹媚身影追上去。

    赤丹媚却直与齐宁保持距离,既不太近,却又不太远,总是能让齐宁发现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赤丹媚对侯府的地形似乎也颇为熟悉,侯府夜间亦有人巡逻,但赤丹媚却轻易避过巡逻的护卫,引着齐宁出了侯府,深更半夜,京城大街小巷也都是空无人迹,只是时不时有虎神营的兵士从大街小巷巡逻而过。

    齐宁的轻功不弱,赤丹媚的轻功却绝不在齐宁之下,齐宁瞧见赤丹媚就在前面不远,几次想要加快速度追上,但每次提速,赤丹媚立刻就能发觉,也加快速度,始终不让齐宁追上,齐宁既感觉疑惑,却又有些恼火,暗想待会儿追上这妖女,定要好好调教,让她向自己求饶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等的高手,这前后穿街过巷,竟然走了大半个时辰,齐宁实在猜不透赤丹媚究竟要带自己往哪里去,见到赤丹媚闪身进入道极为昏暗的巷子,当下也跟了进去,本以为赤丹媚这次是要穿过巷子,进入之后,才发现赤丹媚到了巷子出口处,竟然停了下来,齐宁走了大半个时辰,却并未感觉到疲累,体力依然充沛,加快速度到了赤丹媚边上。

    赤丹媚回过身,将齐宁带着丝恼意瞧着自己,捂嘴笑道:“是不是想吃了我?”

    齐宁看她笑颜如花,心的恼意顿时消去,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你这狐狸精到底搞什么鬼?深更半夜跑这么远的路,难道要谋害亲夫不成?”说话间,伸手环住了赤丹媚的腰肢,赤丹媚这次却没有闪躲,任他抱住。

    齐宁抱着赤丹媚柔软丰满的娇躯,鼻尖不断涌入兰麝幽香。

    赤丹媚柔软的娇躯也是贴着齐宁,迷人的眼眸子瞧着齐宁眼睛,低声道:“你不是素来聪明过人吗?那你猜猜,我带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齐宁抬手挑了下赤丹媚那秀气的鼻梁,低声道:“你总不会要和我在这里......?”

    “呸!”赤丹媚轻啐声,抬起手,向对面指了指,齐宁透过巷口,向对面瞧过去,巷子出口是条颇为狭窄的街道,巷子正对的街道对面,却是处池塘,齐宁知道赤丹媚领着自己往这边来,绝非闲来无事,目光移动,发现池塘边上竟然是座庙宇,庙宇并不大,虽然是在夜色之,但却也看得出那庙宇颇为破旧。

    这处地方齐宁记得自己到不曾来过,低声问道: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弥勒寺!”赤丹媚轻声道:“里面供奉着弥勒佛,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香火,这里也没有多少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疑惑道:“弥勒寺?你带我过来,是为了看弥勒寺?”

    赤丹媚眨了眨眼睛,媚眼如丝,轻声道:“先前人家说要带你来个好地方,到了地方,你想干什么,人家都依你,那你.....那你敢不敢和我到弥勒寺里面去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愣,微眯起眼睛,凑近赤丹媚耳边:“狐狸精,你难道想要和我在弥勒寺亲热?那是圣洁之地,你就不怕....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不怕,就问你敢不敢?”赤丹媚故意将酥胸在齐宁胸膛前擦了擦,声音酥腻:“好久没有和你在起,人家有些想了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被她弄得有些把持不住,但心里很清楚,这狐狸精带自己过来,绝不是为了情情爱爱,手环住她腰肢,另只手在她的屁股上轻拍了下,低声道:“别浪,老实交代,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?”

    赤丹媚故作楚楚可怜之状,道:“人家好意带你出来,想和你在起,又有什么把戏了?还.....还打人屁股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看她模样,更是心荡,忍不住在她屁股上又轻拍两下,绵软弹手,赤丹媚扭动腰肢,翘臀摆动,嗔道:“你再打,我可要走了。”她抬头看了看天色,低声道:“再等小会儿,待会儿就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戏?”齐宁疑惑道:“什么好戏?”

    赤丹媚却是扭头将目光望向那弥勒寺,齐宁也忍不住瞧过去,赤丹媚让他注意到弥勒寺,齐宁便知道所谓的好戏,定是与这弥勒寺有干系。

    四下里片寂静,齐宁刚轻拍赤丹媚翘臀,这时候只手还贴在上面,感觉柔软弹手,忍不住轻轻抓了两把,赤丹媚扭了扭腰肢,低声道:“莫乱动,你这个小色狼。”

    软玉温香,齐宁抱着这狐狸精,轻叹声,道:“若这样子还能无欲无求,那抱着你的人可能就是个太监了。”

    赤丹媚噗嗤笑,低声道:“你要是再乱来,我真要让你变成太监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齐宁贴近她耳边,轻笑道:“到时候哭的可就是你,你夫君成了太监,你这辈子岂不是要守活寡?你能守得住?”

    “自然守不住。”赤丹媚调侃道:“天下又不是只有你个男人,我要是想男人了,随时都可以找到,到时候气也气死你。”

    齐宁正想狠狠再抓下,赤丹媚已经低声道:“别动,来了!”

    齐宁愣,心想什么来了,见赤丹媚盯着弥勒寺,顺她目光瞧过去,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两道身影来,都是披着黑色的斗篷,将全身上下全都紧紧掩在斗篷之,便是连身形轮廓那也是瞧不明白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