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六零章 岛上来客

第一零六零章 岛上来客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   月色幽幽,竹林内外,都弥漫着从蟒池弥散开来的寒气。

    灰衣人背负双手,淡淡道:“东西留下,人走!”

    黑衣人轻叹道:“你该知道,人在东西在,你要拿走东西,除非我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只能死。”灰衣人声音淡然,却自有股冷森之气:“要杀你,对我来说,并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道:“我自认武功不及你,只是你要杀我,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。阁下武功虽强,但我要抵挡三五十招,应该勉强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灰衣人道:“终究是死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笑道:“那倒不见得。阁下应该知道,这宫近卫有众多高手,虽然阁下武功很高,但双拳难敌四手,如果他们闻声赶过来,即使阁下夺走了东西,但想要将它带出宫去,那只能是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黑衣人道:“只要我抵挡阁下小片刻,发出动静来,很快就有人闻声赶来,到时候你我都是瓮之鳖,阁下很想看到那样的结果?”

    灰衣人淡淡道:“你想落入他们手?”

    “你起落入你手里,我更愿意和你起落在他们手里。”黑衣人缓缓转身,面朝灰衣人:“所以阁下无论做什么,还请三思而行。”

    灰衣人叹道:“我既不想让你将宫近卫迎过来,更不愿意看到你在我眼前将东西带走,如此来,你我就只能僵持在这里,等到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掩身在竹林的齐宁盯着那黑衣人,神情严峻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自然已经看明白,那黑衣人明显是在宫盗取了什么东西,却被那灰衣人发现,路追拿至此,他本以为那灰衣人是宫里的人,但此时已经听明白,这两人都是潜入宫内盗取宝物,只是那黑衣人先得手,灰衣人追拿黑衣人的目的,却是要从黑衣人手夺取宝物。

    这两人冒险入宫,却也不知道盗取的究竟是何物事。

    皇宫禁苑,本是天底下守备最为森严之处,但今晚先是看到两名黑袍人从地下密道潜入宫,这时候又看到两人因为夺取宝物你追我赶至此,堂堂大楚帝国的皇家禁宫,竟似乎成了菜市场,是个人都能跑进来转上圈。

    齐宁忍不住去看赤丹媚,却见赤丹媚那双美眸却是盯着那灰衣人,那漂亮的脸上,竟也隐隐显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阵风过,黑衣人终于道:“这件东西虽然珍贵,但对许多人来说,其实算不得什么,阁下为何非要拿到此物不可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我的目的和你样。”灰衣人淡淡道:“你又为何非取之不可?”顿了顿,才问道:“你是从北边来,还是从西边来?”

    黑衣人轻笑声,道:“阁下没有提到东边,如此说来,你是岛上来客?”

    他二人这番对答,颇有些神神秘秘,齐宁微皱眉头,略沉思,忽然想到什么,扭头看向赤丹媚,见赤丹媚已经移目看向那黑衣人,齐宁贴近过去,凑在赤丹媚耳边,以细若蚊蚁般的声音问道:“岛上来的,是指哪座岛?”

    赤丹媚却是蹙着秀眉,并无说话。

    灰衣人并不说话,忽然之间,身形如魅,陡然向黑衣人扑了过去,速度当真是快若闪电,齐宁看在眼里,心忍不住赞叹:“好身手!”

    灰衣人动,那黑衣人也动了起来,竟是将手物事抡起,朝着那灰衣人砸了过去,那灰衣人显然想不到黑衣人竟然会来这手,本是抓向黑衣人的那只手陡然收住,手腕子向上番,却是迎着砸下来的物事抓过去,那黑衣人的反应也是极快,没等灰衣人碰上那物事,手臂甩,手物事已经拉开,身形转,宛若跳舞般,整个人也已经拉开了与灰衣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两人甫交手,都是迅速果断,没有丝毫的犹疑。

    灰衣人冷哼声,不等那黑衣人站稳,再次扑过去,便在此时,那灰衣人却感觉身侧劲风忽起,眼角余光已经瞥见道黑影宛若秋叶般向自己飘过来,人未至,那人的掌力已到,黑衣人个扭身,飘开过去,落在地上,这时候那突然袭击的身影也是落在地上,二人与黑衣人顿成三角之态。

    齐宁却是看的明白,那突然出现之人,全身上下笼罩在黑袍之,看不清丝形貌,心下怔,暗想难道此人竟是先前从密道潜入进来的两名黑袍人之?

    在弥勒寺见到的那两人,也都是黑袍罩身,而这突然出现之人,也是袭黑袍,从外面的打扮来看,很是相同。

    这本来寂静无人的龙苑之,接二连三数名高手出现,互相之间的关系也是扑朔迷离,齐宁只觉得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“阁下的武功,倒果真是得了白云岛主的真传。”黑袍忽然开口道:“岛上来的贵客,也不必逼人太甚,既然大家都要找这件东西,也该有个先来后到,我们既然率先得到,阁下又何必咄咄逼人?”

    此言出,齐宁大吃惊,暗想难道那灰衣人竟然是白云岛主的人?

    齐宁知道白云岛主居于东海白云岛,虽然贵为东齐国师,但白云岛却并无多少人,除了三大弟子,便只有身边亡杀二奴。

    三大弟子之,白羽鹤和赤丹媚齐宁都是认识,但眼前这灰衣人明显不是白羽鹤,白羽鹤孤高冷傲,手的乌曜剑更是剑不离身,眼前这人赤手空拳,并无带剑,而且身形语调都与白羽鹤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他忽地想到赤丹媚方才直盯着那灰衣人看,而且神色古怪,难不成赤丹媚方才已经认出了灰衣人的身份,才会显出那般古怪的表情?

    如果此人真是白云岛弟子,那跑到宫里要盗取的这件物事,却又究竟是什么?赤丹媚易容改扮,扮作东齐宫女潜入宫,其目的也是要从楚国皇宫之寻觅件物事,那她要找的东西,是否就是眼前这黑衣人手物事?

    旦那灰衣人是白云岛主的弟子,自然和赤丹媚是路人,堂堂白云岛两大弟子潜入宫,所要获得的物事,当然是非同小可,甚至不只是宝物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灰衣人扫了那黑袍眼,平静道:“你们既然知道我是来自岛上,总该知道,岛上要做的事情,必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”

    黑袍叹道:“阁下的做事规矩,和我们样。我们既然拿到了东西,除非死在这里,否则当然不会让它落入他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当然不是从西边来。”灰衣人淡淡道:“黑莲教元气大伤,自顾不暇,目前还没有精力往这边来,至于更西边那位,当然也不会派人万里迢迢来到这里取东西。”微微顿,才道:“牧云候多年没有消息,他老人家这向可好?”

    此言出,齐宁身体震,他已经预感到这几人的来历非比寻常,这时候听那灰衣人吐出“牧云候”三字,顿时便确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天下五大宗师,西边有大雪山的逐日法王和西川的黑莲教主,东边是白云岛主莫澜沧,南边自然是剑神北宫连城,而北方的大宗师,却是出自北汉皇族的牧云候北堂幻夜。

    那灰衣人亲口承认自己是来自岛上,那座岛当然就是白云岛,如果不出意外,灰衣人定然就是白云岛主的大弟子,与赤丹媚是同门。

    而灰衣人问到牧云候,显然已经判断出那黑袍是来自北方牧云候的麾下。

    得知这几人的身份,齐宁心下当真是骇然。

    五大宗师的武道修为都已经突破了人之极限,跨入了个新的境界,远非常人可以想象,当初丐帮帮主向百影亦是向齐宁透露过,这几大宗师各霸方,互相之间都是十分忌惮,而且为免被其他宗师趁虚而入,五大宗师不到万不得已,也都绝不轻易对决,是以当今天下虽然五大宗师都是神般的存在,但却并不参与诸国之争,互相之间也都是互相制衡。

    可是今夜,不但东方白云岛主的弟子出现,而且北方牧云候的人也在宫内出现,虽然都不是大宗师亲自出手,但大宗师之间的争斗,从这几人身上已经显露端倪。

    他盯着那黑衣人手抱住的物事,心下更是好奇不已,实在难以想象,到底是何物时,竟然惹得两大宗师的人潜入楚宫盗取,而且为此更是在这龙苑之内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侯爷直都很好。”黑袍轻笑道:“却不知岛主他老人家向可好?”

    灰衣人笑道:“岛主已经多年不曾与侯爷相见,心着实想念,虽然岛主没有吩咐,但今日既然在这里碰见,还是请两位回头向侯爷说声,若是有空,可以往白云岛看望岛主,把酒言欢,岂不美哉?”

    “既然阁下在这里盛情邀请,我们自然会如实禀报侯爷。”黑袍依然是笑道:“岛主若是有闲暇,也可以往北方去趟,侯爷如今醉情山水,如果岛主能够陪同侯爷同游山玩水,侯爷也定然十分开心。”

    灰衣人道:“我也定向岛主转达。对了,据闻侯爷闲云野鹤,素来讨厌被凡尘之事打扰,也不曾听说侯爷收过弟子,不知二位是何时投入侯爷的门下?又或者,两位只是奉命行事,并没有拜在侯爷门下?”

    黑袍笑着摇头道:“我们并非受侯爷所派,只是自己喜欢这件东西,所以过来拿过去把玩番,阁下莫非是岛主所派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