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六三章 出手相救

第一零六三章 出手相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靠在假山边上,不再说话,似乎正在运气调息。

    体内的劲气虽然并不霸道,却源源不断地对两处穴位进行冲击,猛然之间,齐宁感觉两处被封的穴道阵酥麻,气血瞬间通畅,身体抖,两处穴道却是同时被冲开。

    齐宁松了口气,虽然冲开穴位的时间并不算太长,却也有半柱香的时间,齐宁心知赤丹媚既然决意要带东西离开,此刻恐怕已经出了皇宫。

    虽然赤丹媚是东海弟子,但齐宁想到自己与她有了夫妻之实,情谊自然不同,却不想在最为关键的时刻,赤丹媚终究还是没有选择自己,他心阵黯然,更是阵沮丧。

    他直十分自信,特别是对于女人,总以为连女人的身子都得到,定然已经抓住了对方的心,但此时却是明白,自己的魅力似乎没有那么大,对自己最为重要的女人,在最为关键的时候,依然是背叛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微微运气,收起真气,便在此时,耳畔却听到声音传过来,齐宁心知不对,向斜上方遥望过去,透过假山之间的缝隙,竟隐隐看到远处有黑影在假山之间飞掠,便要找寻地方藏身,但瞥了黑衣人眼,见她正在运功调养,心知若是任由此女呆在这里,很快就能被发现,事不宜迟,他也不耽搁,凑上前去,那黑衣人有所察觉,睁开眼睛,齐宁却已经探手捂住她嘴巴。

    黑衣人美目怒睁,想要挣扎,但她伤势极重,气力虚弱,齐宁却已经凑近她耳边,低声道:“有人!”不由分手,已经将那黑衣人横抱起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身子柔软,但却有些发凉,齐宁这时候也没有闲心却感受黑衣人柔美的身段,猫着腰,找寻躲避的地方。

    夜色之,数道人影在假山内外飞掠,清色都是大氅披身,头戴窄帽。

    齐宁抱着黑衣人猫腰轻手轻脚在迷宫般的假山丛移动,终于瞧见处极为狭窄的石下缝隙,看那空间,无非也只能容纳人而已。

    齐宁听觉异常了得,已经听到周围几处传来呼呼风声,明显是有人飞掠来去,而且绝不止人,齐宁也不知这帮人到底是何神圣,但如果是宫近卫,那定然要避开他们的耳目,绝不能被这帮人发现,只要被其任何人发现,后果便不堪设想,他也不多犹豫,先放下黑衣人躺入其。

    黑衣人显然也知道情势危急,决不可被近卫发现,勉强配合着齐宁平躺进入其。

    其实这缝隙也就是上面有突出的岩石掩饰,以岩石为遮挡,底下形成视觉盲区,只要躲入其,即使居高临下,却也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否则在这假山林,只要站在假山上面俯瞰,假山群大小道路都能尽收眼底,但凡有人在其,很容易就被发现。

    齐宁见黑衣人平躺其,也不废话,猫身挤进去,此时也是无可奈何,缝隙有限,只能是压在那黑衣人的身上,但却又不好真的压在她的娇躯上,只能是双手撑在两边,尽力让自己的身体和黑衣人之间有微小的距离。

    只不过黑衣人酥胸高挺,别的地方倒也罢了,黑衣人的胸脯却是不可避免地贴在了齐宁胸口。

    这姿势当真是暧昧到极点,黑衣人眸略有丝愤怒,微抬起胳膊,想要挤开齐宁,便在此时,却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两人顿时都屏住呼吸,不敢发出丝动静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眼角余光便发现从边上的小道之,人穿着长靴正缓步经过,齐宁看那靴子,便认出是官家靴子,知道确实是宫里的近卫出现。

    黑衣人显然也已经看出,忍不住看了齐宁眼,见到齐宁的脸庞与自己只隔了几寸,只能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忽听得风声响起,边上突然又有人穿着官靴从天而降,向来是从假山上跳下来,只听其人道:“这里没有人!”

    “方才这边似乎有动静,小心检查每处,不可放过个地方。”个声音道:“御花园已经关闭,这时候出现在御花园内的必然是刺客无疑,但凡见到,律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人也不废话,迅速离开,这两人自然不可能想到,就在他脚边,却是藏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脚步声转瞬之间就消失,齐宁微松了口气,黑衣人这才睁开眼睛,使了个眼色,示意齐宁赶紧出去,齐宁却是摇摇头,勉强探出根手指,向外面指了指,意思是说那帮近卫未必走远。

    黑衣人无可奈何,闭上眼睛,微转过头。

    齐宁此时与那黑衣人近在咫尺,倒想自己看看黑衣人的眼眸,毕竟卓仙儿那漂亮的眼眸子齐宁记忆犹新,只是黑衣人既然闭上眼睛,齐宁也只能是无可奈何,不过从黑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味道,直往齐宁鼻子里钻,压在黑衣人柔软的身体上,又嗅着她身上的体香,对个正常的男人来说,在这种情况下,非但不是享受,甚至是种煎熬。

    静夜幽幽,许久之后,齐宁确定那帮近卫确实离开,这才从那黑衣人身上小心翼翼移开,出了那缝隙,他虽然之前就想过,皇帝身处深宫内苑,宫内必然有群高手护卫在身边,只是直无法确定,但今日却是明白,自己所猜想的倒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这帮人未必都是武道高手,但对皇帝必然是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,却不见那黑衣人出来,心想方才不还急着跑出来吗?蹲下身子,低声道:“他们走了,可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黑衣人却毫无声息。

    齐宁心下凛,意识到什么,伸手去探她鼻息,发现气息极其微弱,伸手过去将她手臂握住,去探她手脉,虽然他并不精通把脉,但却也感觉那脉象也是虚弱异常,心知这黑衣人被赤丹媚那击,定是受了极重的伤势,毕竟赤丹媚当时出手抢夺宝物,求的就是击必,让这黑衣人再无反抗之力,出手自然是极重。

    这是齐宁若是离开,自然是毫无阻拦,但将此女丢在此处,纵然不被人发现,她如此重的伤势,定然也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猛地想到什么,小心翼翼将那黑衣人从里面抱出来,再不犹豫,伸手扯开了那黑衣人的黑色面巾,面巾扯开,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这黑衣人先前口吐血,却被面巾阻挡,鲜血俱都是沾在了面巾纸上,此时只见到黑衣人除了双眼睛,整张脸上都沾染着血迹,而且大部分血迹都已经发干,这时候根本不可能瞧出黑衣人的容貌来,但瞧她的脸型,典型的瓜子脸,与卓仙儿脸庞轮廓倒是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齐宁轻叹口气,低声道:“不管你是不是仙儿,我总不能丢下你不管,今晚你可是欠我条命。”转身将黑衣人背在身上,寻思着深宫禁苑,这时候却是要往哪里去?微沉吟,却是抬步便走,从假山群出来,四下里张望,确定四周无人,却是直往龙苑那边过去。

    齐宁选择龙苑,自然是大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虽然几次出入皇宫,但对皇宫的地形其实并不太了解,所知无非是通往御书房和凤仪宫的两条路线,而九重深宫之内,宫殿无算,纵横交错的道路更是如同九宫格般,若是稀里糊涂在宫内乱窜,说不准便要在宫迷路,到时候连出宫的道路也寻觅不见。

    最为紧要的是,这黑衣人伤势极重,齐宁出行之时,随身的法宝也只是金疮药、火折子和寒刃等区区几样,并无任何治疗内伤的灵丹妙药,但他却想到蟒池之的南疆雪龙乃是绝世珍兽,赤丹媚也说过旦服食白蟒血,修炼内功便能突飞猛进,而且那蟒池之有诸多药材,南疆雪龙又是能够迅速愈合伤口的奇物,若是能够取些蟒血让这黑衣人服下,却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助她臂之力。

    夜色之下,齐宁脚步飞快,如同飞奔在御花园内的头草原狼,废不了多长时间,便到得龙苑的门前,龙苑大门紧锁,外面无人看守,对齐宁来说要打开锁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放下黑衣人,上前将铜锁打开,轻推开门,想着离开之时,那黑袍和灰衣人还在龙苑内搏杀,也不知道是否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他知道时半刻,此处也不会有人过来,轻手轻脚摸进去,发现龙苑之内,片死寂,无论是黑袍还是灰衣人,都早已经不见了踪迹,心想宝物既然离开,那两个家伙未必会以命相搏,只是两人离去,正齐宁下怀,他为确保万无失,在龙苑之内转了圈,确定空无人,便是那南疆雪龙也在沉睡之,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回去抱了黑衣人进来,又翻墙出门,将铜锁锁上,再次翻墙进入龙苑,切做得毫无痕迹,过去探了探黑衣人鼻息,只觉得愈加虚弱,皱起眉头,心想自己若是真不管,只怕这姑娘活不到天亮,暗想赤丹媚下手到也真是够狠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