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六九章 步步机心

第一零六九章 步步机心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    澹台煌微眯着眼睛,缓缓道:“你没有想到我们会趁此机会攻灭东齐,其他人也都不会想到。与东齐联姻,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是为了联合东齐攻打北汉,可是咱们真正的目的,却是为了让东齐人疏于防范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这是天大的机密,心吃惊,低声问道:“老国公,难道.....咱们筹划北伐,都是假象?”

    “不是假象。”澹台煌声音低沉:“从头到尾,朝廷都是以北汉为目标,岳环山统帅的秦淮军团,也是在制定攻略北汉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皱眉头,想了下,才道:“老国公的意思是说,我大楚在筹划北伐,切都是演给东齐人看?”

    “不但是东齐人,还有北汉人,甚至我楚国人。”澹台煌道:“如果连自己人都骗不了,又如何去骗狡诈的敌手。”

    齐宁苦笑道:“老国公,此事.....此事实在是事关重大,晚辈之前没有察觉到丝端倪.....!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奇怪,如果你能察觉到端倪,那么这项计划就要落空。”澹台煌的神情严峻起来,颤巍巍伸出只手,握住齐宁的手腕:“三年前,我们就已经准备了这项战略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?”齐宁更是吃惊。

    三年前正是北汉与楚国在秦淮线殊死搏杀的时候,那时候先皇帝和齐景也都在世。

    澹台煌道:“立国以来,与北汉最惨烈的战,便是秦淮大战。两国相持三年,互有胜负,无论是北汉还是我大楚,都损耗了太多的人力和财力,也正是因为这战,敌我双方都明白,我们都不是速亡之国,以目前两国的实力,想要以战而平定对方,几乎是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心知这是流了无数血才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先帝那时候便知道,要想攻灭北汉统天下,必须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方可,三者缺不可。”澹台煌道:“如果要攻打北边,定要在三月开春之后,十月之前就必须停手,将所占之地加固防守。”

    “老国公的意思是咱们南方的将士过了十月,就不适应北边的气候。”齐宁问道。

    澹台煌点点头:“两军对阵,考虑的事情众多,这气候便是定要考虑在其。此外定要掌握敌方的地理,将对方的地形环境了然于胸,否则进入敌境,就如同瞎子般。”

    齐宁立时便想到被软禁在神侯府九宫池内的北堂煜。

    北汉有副寰宇图,寰宇图是经过对北汉境内地形进行详细的考察,由北堂煜为首制作出来的张地图,北堂煜被抓之后,隆泰就想过从北堂煜手获得寰宇图,也曾派齐宁前往游说,只是北堂煜自然知晓旦寰宇图落入楚国将会给北汉带来灭顶之灾,自然不可能告之寰宇图的详情。

    齐宁深知这是冷兵器时代,没有什么高科技,要制作出副详细地图可说是困难重重,北汉制作出寰宇图,自然是为了掌控所辖土地,但付出的成本也定然是极其高昂,那样幅地图,当然不可能轻易让它落入楚国人之手。

    “如今我大楚国无论是天时还是地利,都不占优势。”澹台煌道:“至若人和,我大楚也未必是铁板块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西川那位蜀王蠢蠢欲动,东海又刚刚发生世家图谋作乱之事,朝堂之上,内争也从不曾消失,北汉那边固然内战激烈,这大楚却也是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“先帝清楚对于北汉,只能缓而图之。”澹台煌道:“只是两国大战之时,东齐人坐山观虎斗,那时候我们便知道,如果放任东齐不顾,迟早会出大事。东齐人从来都不老实,东齐那位国君虽然算不得野心勃勃之辈,但他手下的东齐双璧却都是心存鬼胎,前番东齐太子段韶前来,此人的野心,远在其父之上,如果有朝日此人登上东齐国君的位置,再加上东齐双璧的推波助澜,东齐必成大患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点头道:“老国公所言极是,段韶并非甘于人下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对北汉要缓而图之,但对东齐却要尽早将其拿下。”澹台煌道:“先皇帝在秦淮大战尚未结束的时候,就已经让我等筹划灭齐计划。”

    齐宁想了下才问道:“老国公,恕晚辈斗胆,您说的我等,先皇帝自然不只是和您老人商量,却不知......还有谁在其?镇国公是否也在其内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父亲。”澹台煌道:“镇国公素来是担任后勤筹备,钱粮马匹都要交给他来筹办,但前线战事,他很少参与进来。”

    澹台煌这句话,自然是透露出个重要的讯息。

    司马岚在先皇帝时期,仅仅是负责后勤,并无资格参与军事战略。

    但如今北伐战略的负责人便是司马岚。

    齐宁若有所思,轻声道:“攻灭东齐,直都是在秘密筹划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先帝的谋划,如果找不到机会,就只能是休养生息。”澹台煌正色道:“可是旦出现良机,就必须抓住,举拿下东齐和关西,如此才能最终平定北汉。”

    “关西?”

    “关西咸阳由屈元古镇守。”澹台煌道:“屈元古才干平庸,如果出其不意对关系之地发起攻势,就有希望在短时间内拿下咸阳,继而据守潼关。”

    齐宁脑浮现出旦楚国的得逞的格局,心下也是骇然。

    如果楚国这项声东击西的计划顺利实行,不但拿下东齐之地,而且占据关西,那么北汉就面临三面受敌的局面,关西守住潼关,可进可退,东齐之地有马陵山作为屏障,亦是可守之地,而南方楚军主力则是有淮水之险,如此来,汉军无论攻向哪方,其他两面便会遭受攻击,同样,楚军旦发起攻势,三面都可同时出兵,汉军自然是要顾此失彼,而且到时候攻守完全都掌控在楚军手,楚军想攻便攻,欲守便守。

    即使楚欢不会对汉地发生大规模规矩,但隔三差五进行袭扰,也足够让北汉风声鹤唳。

    “先帝在东齐立储之时,拍尚是太子的今上前往东齐,本就是开始实施计划。”澹台煌道:“先帝如果尚在世,也会向东齐求亲,今上出使东齐,本就是先帝想让东齐人认识今上,也让今上见见东齐公主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感叹,暗想这些老家伙谋划的当真是长远,他直以为小皇帝撇开司马菀琼,非要娶东齐公主,其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司马家的势力太大,现在看来,避免司马氏势力太大是个缘故,但最主要的缘故,却是施行先帝的计划。

    先皇帝临终之前,自然会将此等秘密国策告之后继之君。

    “求娶东齐公主,最大的麻烦就是北汉人也会从插上手。”说了半天话,澹台煌的声音更为虚弱,脸色晦暗的很,但他却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:“北汉人自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大楚与东齐联姻,而且东齐人狡猾多端,他们直采用平衡之策,我们向他们求亲,他们也未必会轻易答应,所以先帝也做好了准备,必要之时,给予东齐人无法拒绝的条件。”说到这里,唇边露出丝笑容:“只是没有想到,事情的发展比之我们当初设想还要顺利,你出使东齐,不但带回来东齐公主,而且北汉内乱,东齐人急不可待要趁机扩张势力,主动向我们请求联军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老国公,这是否证明东齐人已进入了圈套?”

    “两国结亲,而且准备联军伐汉,东齐人自然不会想到我们的目标是他们。”澹台煌道:“此外东齐使团护送公主前来尚未抵京之时,我们就已经做好准备,定会赐婚段韶,将名世家小姐许配于他。最早的时候,我们曾经想过将司马菀琼嫁过去,但后来改了主意,从西门无痕或者苏禎两人的子女之,挑选人前往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下凛,他本以为隆泰赐婚段韶,只是临时起意,现在才知道,这竟然也是意图吞并东齐计划的部分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如果不是自己横插缸子,嫁往东齐的就很可能是西门战樱,从计划之来说,无论将谁嫁往东齐,实际上就是送往绝境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赐婚段韶,那么东齐人最后的顾虑也会消失。”屋内灯火昏暗,澹台煌声音低沉:“两国亲上加亲,没有任何人会想到我们的目标会是东齐,最终苏禎的女儿嫁过去东齐,苏禎也亲自护送女儿前往,切都如我们计划。前番得报,东齐人对苏禎倒是礼敬有加,三日小宴五日大宴,苏禎乐在其,时间竟没有回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他知道苏紫萱嫁往东齐之后,苏禎也算是扬眉吐气,成为了东齐的皇亲,而且亲自护送女儿前往东齐,堂堂大楚武乡侯送女前往,自然会让东齐人觉得诚意满满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楚国已经密谋吞并其国,而苏禎耽于酒色,身在东齐,自然美酒佳人享用不尽,他乐不思蜀,留在东齐,不知不觉,实际上为灭齐计划做了更好的掩护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