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七一章 惊鸿

第一零七一章 惊鸿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    隆泰二年九月初六,正是平林秋狩的日子。

    齐宁之前直闹不清楚此番随驾侍奉的官员到底有多少,又会是哪些人随侍,只等到出发之后,才发现随驾官员比之自己预想的似乎要多上不少。

    除了些老迈的官,例如礼部袁老尚书这些确实不便骑马狩猎,能够上殿的官员倒有大半随行侍驾。

    齐宁细细想,倒也释然。

    此番平林秋狩,固然是以壮士气,但也是彰显皇威的机会,隆泰登基之后,尚没有真正向百官彰显皇威的时机,既然有秋狩的机会,自然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皇帝秋狩,打出的自然是龙旗。

    极为宽阔的街道上,旌旗招展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最前方是队皇家近卫骑兵,清色铁甲寒光,威严无比,最前面是近卫军统领迟凤典,甲胄厚重,身边名骑兵高举龙旗,近卫骑兵后面,又是队背负长弓的骑兵,亦是出自近卫军。

    近卫军虽然人数不算多,但却分有骑兵和弓兵,实际上近卫军人人擅长骑射,骑兵可射箭,而弓兵同样可以骑马。

    此番皇帝出猎,从近卫军调集了五百精锐,又从虎神营和玄武营各调集五百骑兵,再加上随驾的官员和伺候的太监,浩浩荡荡的队伍不下两千之众,队队从街道上走过,却也是气势磅礴,虎神营的兵马早已经在两边形成人墙,百姓们在两列观望天子,龙旗所过,两边的百姓纷纷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队伍行进颇缓,这也是隆泰有意为之,便是要在百姓面前彰显天子威仪。

    隆泰被群骑兵簇拥在当,身金黄色的战甲,头戴金盔,腰佩天子剑,虽然年纪轻轻,但是骑在高头大马之上,却也是英姿飒爽,满是威仪。

    天子狩猎,彰显武风,自然不会乘坐龙辇前往。

    齐宁骑在马上,看着两边毕恭毕敬跪伏在地的百姓,阳光明媚,照射在天子金色盔甲上,闪烁着金色的光辉,宛若天神下凡,透过金光,齐宁看见隆泰身姿挺拔,心不由感慨。

    在百姓们敬畏的目光之,队伍终于出了京城,向西南方向而行。

    平林是皇家猎场,距离京城不过几十里地,平日里有官兵看守,为此在平林边上有专门座军镇,守卫平林的官兵就驻扎在镇子上。

    已经入秋,天高气爽,上到天子,下到兵士,清色都是骑马而行,所以到平林这段路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,正午时分,齐宁就望见远方望无垠的猎场,未到深秋,林木葱翠,让人望之心情开阔。

    齐宁出发之前,倒也是打听了下,皇帝秋狩,倒并非只是带着群臣子纵马狩猎。

    天子有天子的狩猎之法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头两日其实是由臣下带队狩猎,天子坐镇,以臣子所收获的猎物来评定胜者,将由皇帝亲自下旨嘉奖。

    通常而言,皇帝若有皇子,首日皇子出猎,若无皇子,则是以武将出猎。

    不过抵达之日,则是要先行祭祀,万物有灵,天地循常,上至天子,下至百姓,对天地万物都要心存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平林守兵在皇帝抵达之时,早已经在平林四面设下了岗哨,天子狩猎,非同小可,闲杂人等自然不可靠近,而且此番平林秋狩,并非什么隐秘之事,京城大街小巷人尽皆知,谁也保不准会有人趁机潜入平林,意图对君臣不轨,所以平林秋狩确定日子之后,平林守兵就已经将平林地毯式清扫了数遍,确保狩猎区内万无失,此后便即在平林周围设下了岗哨,而且几乎每时每刻都有骑兵环绕着平林四周巡逻。

    平林作为皇家狩猎之所,面积自然不小,深林茂密,其内蓄养了诸多禽兽,以供皇帝狩猎之时所用,毕竟皇帝无论是为了什么目的来到平林狩猎,自然是猎杀的猎物越多越好,所以平林的猎物不但众多,而且因为是放生野养,自然也有野性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保护皇帝的安全,在平林内蓄养的野兽也都是很有讲究,通常情况下,没有皇帝的特旨,平林之内并无虎豹之类的大型猎物,多是狼獐狍鹳之类。

    队伍抵达之前,平林就已经搭好了营帐,皇帝大帐在阳光之下金碧辉煌,四周环绕着近卫军兵营,而臣子们的营帐则是距离天子大帐有数里之遥,除非皇帝召见,否则无论什么人都不可轻易靠近天子大帐。

    平林东侧早就设下了祭祀之所,隆泰带领群臣行过祭祀之礼,已经是黄昏时分,皇帝下旨,群臣回营歇息,次日在狩猎场聚集。

    次日天刚放亮,号角声起,群臣就已经聚集在平林外的空旷草地上,隆泰身金色铠甲来到空地,扫过群臣,径自落座,群臣拜过之后,分两边站定,隆泰下旨赐了司马岚座,这才笑道:“朕今日与诸位爱卿平林秋狩,诸位爱卿也知道这是为了彰显我大楚的武威,此番平林秋狩,是镇国公上书所请,切也都是镇国公亲自操劳,朕有老国公安排这切,心甚慰。”

    群臣心想皇帝面带微笑,语气也是十分欢快,却也不知道皇帝是非真的欢喜,圣意难测,自然是谁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此番朝重臣大部分都随驾而来,只是义国公澹台煌身体虚弱,自然不能成行,神侯府西门无痕虽然会上朝,但作为个独特的衙门,朝许多的仪式活动神侯府并不参与其,西门无痕也很少和朝的大臣走在起。

    其实众臣心都很清楚,西门无痕负责的衙门,主要是处理江湖事务,此外负责打探各类情报,群臣固然对神侯府敬而远之,不愿意去招惹那帮瘟神,而神侯府的人也从来是与群臣划清界限,尽可能不与群臣有所往来。

    “老国公,今日该是安排怎样的活动?”隆泰看上去心情倒是不错,似乎在深宫待得久了,出来透透气,也让这位年轻的皇帝心情愉悦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岚立刻起身来,拱手道:“启禀皇上,今日应该是由皇上挑选几位臣子,率队狩猎,以三个时辰为限,三个时辰之后,带着猎物返回此处,以猎物多者为胜,按照以往的惯例,将由皇上赐下封赏,彰显武威之际,亦是让我大楚成为尚武之国。”

    隆泰含笑道:“让他们去狩猎,朕和诸位爱卿都要在这里等上三个时辰,那岂不是无趣的很?”

    众臣都是怔,司马岚也是愣,但却立刻道:“我大楚先皇帝俱都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老国公,朕有个想法,你看成不成。”隆泰笑道:“朕前些日子在宫里练习骑射的时候,亲自到御马监选马,发现御马监内良驹众多,其有两匹马颇为怪异,听说十几名驯马手都无法将之驯服,而且御马监其它的骏马都不敢与它们同槽。”

    司马岚笑道:“皇上说的是惊鸿和黑闪那两匹马?”

    “原来国公知道那两匹马。”

    司马岚道:“回禀皇上,那两匹马都是进贡上来。匹是西川进献上来,便是那匹黑闪,黑闪尚年幼的时候,风驰电掣,但凡马匹,大都擅长平原之地,可那黑闪却是能够在山岭之如履平地,当真是千里挑的良驹,黑闪到底出自何处,至今无人知道,只是有人经常看到那黑闪在山岭之奔驰,而且都是闪而过,没有任何人能触碰其皮毛。后来西川当地官府花了上百人之力,耗费几个月时间,才将其擒获,尔后进献到宫里。”

    隆泰笑道:“那是匹野马,在宫里待了好些年,如今依然是野性难驯。”

    “至若那匹惊鸿,是当初我大楚攻下陈郡的时候,在陈郡所得。”司马岚道:“陈郡城破之时,惊鸿在城出现,快若闪电,将士们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其擒住,还被惊鸿闪了数人,进献到宫里之后,先帝曾想驯服此马,是老臣谏言此马太过暴烈,为免伤龙体,不可轻碰,先帝才下旨将其收入御马监。只是惊鸿收入御马监之后,依然不得安宁,连伤数匹良驹,最后才被单独分开。”

    隆泰颔首道:“朕瞧见这两匹马,都是野性难驯。只是如此难得的两匹良驹,如果直关在御马监之内,实在是可惜,所以朕此番将那两马带来,今日咱们先不急着狩猎,朕倒想看看诸位爱卿之,可有人能够驯服这两匹烈马?英雄配骏马,这两匹都是不世出的宝马,朕今日在这里下旨,但凡有人能够驯服其任何匹,朕不但赏赐黄金百两,而且将宝马下赐。”

    两边顿时议论纷纷,臣倒也罢了,但是对跟随而来的不少武将来说,却都是显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对武人来说,宝刀和良驹永远对他们充满了吸引力,众人心里都很清楚,越是难以驯服的骏马,越是难得,而且这两匹马既然都是当初进献到宫里,那自然是万里挑的宝马,不少武将摩拳擦掌,寻思着待会儿上去试试,若是能够当众驯服宝马,不但可以获得宝马,而且还能够在皇上面前大大露脸,对前程自然也是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