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七八章 密旨

第一零七八章 密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黑闪倒在地上,群臣失色,却只见到褚苍戈蹲在马首边上,伸手抚摸着马鬃,片刻之后,黑闪挣扎了几下,终是重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褚苍戈也站起身,黑闪此时却似乎对褚苍戈有了畏惧之心,退后两步,褚苍戈伸手过去,黑闪却是低下头,任由褚苍戈抚摸鬃毛,随即便见到褚苍戈翻身上马,骑着黑闪在场地绕行一圈,这才下了马来,上前跪倒在隆泰面前,拱手道:“臣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众人见到黑山起身,这才松了口气,心下却也颇有些发寒,暗想这褚苍戈手段当真残忍,这黑闪竟是生生被他吓住。

    隆泰含笑道:“褚统领果然是勇武过人,没有辜负朕的期望。”向不远处的瞿彦之和薛翎风笑道:“两位爱卿,褚苍戈驯服了黑闪,你二人可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薛翎风已经拱手道:“褚统领手段了得,臣十分钦佩!”

    隆泰微微颔首,道:“传朕旨意,赐封褚苍戈为冠军将军,赏黄金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褚苍戈立刻谢恩。

    此前褚苍戈是四品将军封号,这冠军将军已经是三品,也算是晋封了一级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隆泰道:“今日朕召你们几个过来,本事想看看你们的本事,褚苍戈第一阵就驯服了宝马,朕倒是不能看看另外两人的能耐。”顿了一下,才道:“你们三个今晚就留在平林,明日秋狩,朕给你们各分派一队人马,瞿彦之,薛翎风,今日你们驯马不成,明日狩猎,朕再瞧瞧你们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群臣本以为三位大将驯马之后,便会立刻赶回营中,却不想被隆泰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马岚似乎想说什么,隆泰已经道:“老国公,此番秋狩,本就是要展现我大楚武威,这三人都是我大楚勇将,明日随朕秋狩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皇帝都已经开口,而且合情合理,司马岚此时若是反对,倒像是有意与皇帝作对,司马岚只能拱手道:“一切谨遵圣上旨意。”

    “褚苍戈,今日你驯马成功,朕心甚慰。”隆泰起身来,含笑道:“今晚朕的大帐,就由你来亲自护卫。”

    群臣又是一怔,暗想皇帝大帐,群臣都不可靠近,今日却让褚苍戈前往值守,能够守护皇帝的大帐,对一名武将来说,当然是莫大的殊荣,看来皇帝对这位褚苍戈很是欣赏,给了他如此殊荣。

    更有人想皇帝总不是想要对褚苍戈示以恩惠,意图拉拢此人。

    褚苍戈显然也有些意外,愣了一下,目光似有若无瞥了司马岚一眼,却还是跪谢道:“臣遵旨谢恩!”

    “诸位爱卿,天色已晚,大家先都去歇息吧。”隆泰和颜悦色:“明日再入林狩猎。”也不多言,径自离去,褚苍戈今晚要守卫皇帝大帐,只能随着皇帝一同离去。

    虽然一切看上去波澜不惊,但齐宁却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但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,一时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回到帐内,自有人送来晚饭,用过晚饭之后,天色已晚,他在帐内练了一会内功,听得帐外传来声音,有些奇怪,上前掀开帐门,却见到一名兵士站在账外,有些奇怪,仔细瞧了瞧,却是微微变色,吃惊道:“迟统领?你这是.....?”这帐外一身兵士打扮的,竟赫然是近卫军统领迟凤典。

    迟凤典向帐内瞧了一眼,才低声道:“国公,皇上有密旨!”

    “密旨?”

    迟凤典从袖中取出一张极小的纸片,递给齐宁,齐宁接过,迟凤典已经低声道:“皇上嘱咐,国公务必按照旨意准备,万不能出了差错!”

    齐宁进到帐内,就着油灯细看,脸上的神色很快便严峻起来,这时候迟凤典也靠近过来,神色冷峻,低声问道:“国公是否看明白了?”

    齐宁低声道:“皇上让我今夜密调黑鳞营前来,而且在天亮之前必须抵达,这.....这到底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国公,这个你是否认识?”迟凤典从怀中取出一物,锦布包裹,他小心翼翼打开,里面露出一面金牌,齐宁微吃了一惊,这面金牌他以前也是见过,当初去往西川,隆泰便将这面金牌赐给他,这面金牌便代表着皇帝,有金牌在手,可以调动地方兵马,那一次为了以防万一,隆泰特地将金牌交给齐宁以应不测。

    后来隆泰找机会将金牌收了回去,但这面金牌齐宁却是认识,见到金牌,更是心下一凛。

    “皇上密旨,国公今夜秘密出营,不要让任何人发现您的行踪。”迟凤典压低声音道:“卑将在正东面二十里地,已经安排了马匹,国公出营之后,只能委屈你走上二十里地,见到马匹,便可以骑马去往黑鳞营那边。皇上的意思,国公调来的兵马,务必要忠心耿耿,对国公惟命是从,而且必须都是悍勇的精兵,可以应对任何不测。”

    齐宁万没有想到迟凤典今夜会突然带来隆泰的密旨,更想不到隆泰会密令自己调来黑鳞营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此事事关重大,虽然黑鳞营由自己统帅,但也属于京城戍军,没有皇帝的旨意,轻易调动兵马,等同于谋反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面金牌,迟凤典只是带来一张纸条,齐宁万不会轻易调兵,但金牌在这里,自然不会有假,他犹豫了一下,从迟凤典手中拿过金牌,低声问道:“迟统领,到底发生何事,你是说平林秋狩会发生不测?这不测又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国公,具体详情,卑将也不知。”迟凤典道:“既然是皇上的旨意,国公按照旨意去办就好。”微顿了顿,才轻声道:“国公调来黑鳞营之后,埋伏在正东十里地之外。”他从身上取出一支箭头,箭头上面却是帮着一支极细的竹筒,齐宁有些疑惑,迟凤典解释道:“这是响箭,冲天射出,鸣响之声在十里之外可以听到。”

    齐宁明白过来,道:“黑鳞营埋伏在正东十里地之外,一旦听到平林这边有响箭发出,便立刻前来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迟凤典颔首道:“这都是皇上亲自交待下来,国公,卑将不宜在这里久留,一切就全靠您了。出营之时,国公万不能让任何人看到,以国公的武功,这并非难事。”拱了拱手,再不多言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齐宁握着金牌,只觉得刚才发生的这一切颇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按照迟凤典的说法,调来黑鳞营是为了防止平林秋狩出现不测,可是这边有上千兵马护卫,而且平林一直都是禁地,又能出现什么不测?

    难道隆泰是发现了什么不对的端倪,所以才会未雨绸缪,早做防备?

    但隆泰既然有密旨,而且有金牌在手。自己当然是责无旁贷,当下吹灭了油灯,却并无从帐门出去,而是用寒刃在帐篷后面裂开一道缝隙,自后面离开。

    营地人多眼杂,虽然此刻寂然无声,众臣也都各自待在自己的营帐之中,但谁也保不准自己的营帐被人监视。

    以齐宁的武功,要悄无声息离开大营,实在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虽然平林外围都已经被封锁起来,但却绝不可能做到毫无缝隙,齐宁宛若幽灵一般,悄无声息离开营地,往京城方向摸过去,一路上倒也是瞧见巡逻的骑兵来来回回,守备不可谓不森严。

    月光幽幽,齐宁花了个把时辰,终于从守卫森严的平林脱身,回头望向平林,一片平静,但齐宁心里很清楚,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,只怕是暗流汹涌。

    齐宁偷偷离开平林,自然是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褚苍戈今晚得到皇帝的特旨,亲自在皇帝大帐之外守卫,他盔甲在身,腰间佩刀,不苟言笑,身上那股铁血气质,让人很难对他生出亲近感,有的只是畏惧。

    “褚统领,今晚可要辛苦你了。”褚苍戈听到身边传来声音,扭头看过去,只见到迟凤典正含笑走过来。

    褚苍戈虽然骨子里颇有些冷傲,但也知道迟凤典是近卫军统领,身份特殊,向迟凤典拱了拱手,道:“能为皇上当值,是褚某的莫大荣幸,也是皇上的恩典,谈不上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。”迟凤典笑道:“看来皇上对褚统领很是欣赏,日后褚统领若是高升,可要多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褚苍戈对迟凤典也是略有所知,听闻此人颇有些圆滑,听他这般说,只是淡淡一笑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却听后面传来声音:“迟统领,皇上传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迟凤典回过头,见到随驾太监总管刘絟正往这边过来,立刻道:“褚统领,皇上召见,我先过去一趟。”也不多言,往皇帝的大帐过去,褚苍戈瞧了一眼那金碧辉煌的大帐,若有所思,但很快便手按佩刀,在大帐四周巡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却见迟凤典匆匆过来,向褚苍戈招了招手,褚苍戈有些疑惑,却还是靠近过去,低声问道:“迟统领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褚统领准备一下。”迟凤典低声道:“皇上要狩猎,下旨我们随侍。”

    “狩猎?”褚苍戈有些惊讶,抬头看了看天色:“迟统领,快到子时了,这种时候出去狩猎?”

    迟凤典叹道:“皇上说白天人多眼杂,都是规矩,打起猎来也不自在,正好趁大家都睡下,咱们进林转一圈,看看是否能打到猎物。”微笑道:“褚统领,你今日大展身手,皇上很是欣赏,半夜狩猎要带上你,真是皇恩浩荡啊!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