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八五章 反叛

第一零八五章 反叛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司马岚人在帐内,但却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黎明将近,司马岚坐在椅子上,短短两个时辰,他却像老了好几岁,但一双眼眸子依然是深邃无比。

    被带进帐篷的那一瞬间,他就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他万没有想到,自己谏请的平林秋狩,反倒被隆泰利用,成为了布局对付自己的机会,他虽然谨慎小心,可是万料不到北伐在即,小皇帝竟然会对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来到皇帝营地之前,他就已经感觉自己陷入了困境之中,但他这一生经历过无数风波,每一次都转危为安,否则也不可能成为当今权臣。

    他本想见到隆泰,只要见到小皇帝,摸清楚对方的心思,哪怕对方真的已经准备对自己动手,司马岚自信自己完全可以扭转局势,只要晓以其中的厉害,让皇帝明白轻举妄动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,司马岚相信皇帝会打消念头,只要度过这一劫,他相信从此以后,小皇帝再想对自己动手就绝不会有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小皇帝连见都不见自己,甚至将自己软禁起来,司马岚便知道自己几乎是陷入绝境。

    灯火闪烁,司马岚从头到尾将最近这一阵子的事情细细在脑中过了一遍,他承认自己在有些地方确实掉以轻心,可是小皇帝竟然能想出如此布局,还是让他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无论是手段还是时机,都是经过精心谋划,很难相信这一切都是小皇帝自己策划。

    接下来小皇帝是否要对自己下死守?

    当然有可能,但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,小皇帝是否真的敢对自己这位开国功臣下手?自己是先皇帝钦点的首辅大臣,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,隆泰就对首辅大臣下死手,朝局必然大乱,小皇帝会不会考虑到这一点?

    褚苍戈是刺客,但并不能以此证明自己就是主谋。

    司马岚知道这个时候更需要保持绝对的冷静,他年纪虽大,但脑子却还清明,此时一点点思索着自己在这次事件中可能被隆泰抓住的攻击点,自己必须迅速想出应对的办法。

    忽听得身后传来一丝动静,虽然很轻,但司马岚却还是注意到,赫然转头,在自己身后,竟赫然站着一人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陈兰庭和皇甫政来到皇帝帐外之时,丑时刚过。

    刘絟有一句话并没有说错,如果皇帝真的要定下谋反之罪,刘絟只是一个阉人,无非送上一颗首级便好,但这两位朝廷重臣却不能与刘絟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能够爬到今天这个位置,两人固然是得到了司马岚的提拔,但更多的是在官场熬了无数年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生来就站在山峰之上,只有经过艰难的攀登,才能走上顶峰。

    走的路越长,身边的牵绊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司马岚大力提拔他们,他们同样也提拔了一群门生,而且任用了亲朋,两人心里都明白,一旦获罪,落地的不仅仅是两颗人头,而是几百上千颗人头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从来没有哪位帝王会对谋反罪心存仁慈。

    如果刺杀事件真的是皇帝一手布局,那就证明皇帝这一次是真的要对司马岚动手。

    司马岚在朝中权势滔天,自从隆泰登基之后,司马岚在朝中制定的每一个政略,几乎都能够顺利地施行下去,而且朝中几乎无人敢反对。

    司马岚既是首辅大臣,又在朝中协助皇帝理政多年,他在政事上说出来的话,也确实没有人有资格更没有胆量反对。

    这样的权力,已经与皇帝无疑。

    但是陈兰庭二人都很清楚,手中掌握如此大的权力,不但会招惹大臣的忌惮,同样也会引来皇帝的防备。

    纵观史书,权倾一时的权臣,往往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便是篡位而起,取而代之,而另一条路,便是死路。

    司马岚是开国功臣,无论资历还是才干在当朝几乎都是首屈一指,这样的人,确实让人对他充满了希望,陈兰庭和皇甫政被司马岚提拔上来,从一开始就坐上了司马岚这条船,他们当然知道自己的身家性命与司马氏绑在一起,内心深处,也早就猜到司马岚既然大权独揽,那么迟早都要走上篡位的道路。

    为此二人也是极力帮衬着司马岚扩张势力,他们更知道司马岚最大的弱点就在于兵权。

    黑刀营固然是一支可怕的骑兵队伍,但仅仅只是这样一支队伍,根本不可能担负起司马岚谋朝篡位的大计。

    所以司马岚才一步步地向军权染指。

    本以为皇帝年幼,淮南王也已经除掉,司马岚手握首辅大臣的位置,向军方渗透睡也不敢多说一句话,但现在两人都已经明白,龙椅上的那位少年天子,比之自己想象的要恐怖的多。

    前面已经是悬崖,这种时候如果继续跟着司马岚走下去,只能是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两人在帐外只略等了一下,才见刘絟出来道:“两位大人,皇上召你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视一眼,都是低着头进到帐内,一到皇帝大帐之中,两人甚至都没有看到皇帝,便已经跪倒在地,前额贴地,齐声道:“臣参见皇上!”

    一阵沉寂之后,才听隆泰声音道:“两位爱卿这时候要见朕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陈兰庭抬起头,见到隆泰坐在案后,令他诧异的是,在隆泰身边,竟然站着一人。

    锦衣候齐宁!

    陈兰庭眼角微跳,心想刘絟那阉人的话真是信不得,之前还问锦衣候是否就在皇帝身边,那阉人竟然说锦衣候不见踪迹,这锦衣候却明明就在皇上身边。

    陈兰庭当然不知道,齐宁也仅比他们先入一步。

    齐宁按照隆泰的吩咐,连夜赶到黑鳞营,调集了五百名骑兵,快马加鞭在丑时时分便已经抵达预定的位置,齐宁吩咐段沧海亲率精骑待命,自己却是潜回到营地之中。

    他知道平林秋狩必有大事发生,否则隆泰不可能会让自己秘密调兵过来。

    锦衣侯府的兴衰,与隆泰是否能坐稳位置息息相关,即使不是考虑到两人的私交,齐宁也要竭力保住隆泰的安危。

    世事难料,他并不清楚隆泰的详细计划到底是什么,更不知道隆泰的计划之中是否存有漏洞,对齐宁而言,在最严峻的时刻,自己亲自守护在隆泰身边,绝对是最妥善的安排。

    到得大帐,屁股还没坐下,这两位朝中重臣便赶来觐见,看到两人战战兢兢的样子,齐宁心下狐疑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听闻皇上夜狩遇刺,着实担忧,特来....特来觐见,只盼皇上一切安康.....!”皇甫政勉强道。

    隆泰却是开门见山道:“既然你们都知道了,朕就不必赘言。褚苍戈谋逆造反,趁夜逃脱,朕令锦衣候调来黑鳞营,增强平林守卫,更要在这里找出真正的幕后凶手。”身体微微前倾:“朕如果不将此事查清楚,就绝不会移驾回京。”

    皇甫政和陈兰庭心下又是一凛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们才知道,刘絟确实没有骗他们,失踪一夜的锦衣候,却是奉旨秘密去调集了黑鳞营,事到如今,两人都知道平林这边的局面已经完全掌控在了皇帝手中。

    齐宁今夜离开平林之后,对平林这边发生的事情尚未清楚,陡听说皇帝遇刺,而褚苍戈谋逆造反,也是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前来觐见,是有事启奏,也是向皇上请罪。”皇甫政额头贴地:“刘公公知道皇上夜狩,担心皇上的安危,所以派人去通知镇.....镇国公,只是镇国公当时休息,所以.....所以刘公公让人将此事告之臣下,臣.....臣又找到了陈大人,与陈大人一起禀明了镇国公。”

    隆泰“哦”了一声,眉角微微上扬,竟是直接问道:“朕遇到埋伏,自然是有人泄露了朕的行踪,赶在朕抵达之前安排刺客埋伏。朕这边知道夜狩的人不多,而且朕对他们绝无怀疑。”盯着皇甫政:“皇甫爱卿,为何刺客会知道朕的行踪?你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皇甫政背脊发凉,立刻道:“臣绝无谋害皇上之心,皇上对臣隆恩浩荡,臣对皇上也是忠心耿耿,只求粉身碎骨以报答皇上的恩德。”

    “朕不要你粉身碎骨,朕只要知道是谁想谋害朕。”隆泰的语气带着似乎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意:“陈兰庭,是你举荐褚苍戈前来驯马,你告诉朕,你为何要举荐他,藏着什么祸心?”

    陈兰庭心下一沉,暗想真如先前所料,举荐褚苍戈前来驯马,真的成了自己的罪证,趴在地上,惶恐道:“皇上,臣是见卢宵卢大人举荐薛翎风,心想褚苍戈也是能骑善射,所以......!”尚未说完,只听到隆泰冷哼一声,随即听得隆泰冷声道:“朕没有听清楚,你再说一遍,想清楚了再说,说的明明白白。”

    陈兰庭不是三岁孩童,隆泰这一句话说完,他瞬间明白意思,眼角抽搐,犹豫了一下,终是一咬牙,道:“回禀圣上,臣....臣是受了镇国公的吩咐,才举荐褚苍戈!”

    “奉了镇国公的吩咐?”隆泰淡淡道:“你当朕是三岁孩子吗?当时卢宵举荐薛翎风,众目睽睽之下,没有人见到镇国公对你有什么吩咐,你何时受命?你是想冤枉镇国公不成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