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八七章 刀剑如梦

第一零八七章 刀剑如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真正的高手,往往从他第一招出手便能看出实力来。

    一杆长矛实在称不上是什么神兵利器,可是在褚苍戈的手中,却宛若霹雳游龙,那锋锐的枪尖似乎有着无坚不摧的威力。

    能够抵住褚苍戈这一枪的人,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但薛翎风显然是这为数不多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薛翎风统管着虎神营,保护着京城的安危,如果没有实力,很难坐稳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长枪袭来,薛翎风身体后仰,右手持枪,出枪如电,枪锋不是袭向褚苍戈,而是刺向褚苍戈座下的黑闪。

    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

    褚苍戈神色冷峻,同为守卫京畿之地的大将,褚苍戈对薛翎风的实力当然会有所了解,自然也知道薛翎风枪法了得,对方这一枪自己如果不去阻止,黑闪必被刺中。

    黑闪快如闪电,如果说此番还有一线生机,就全靠座下这匹黑闪,一旦黑闪有失,便是插翅也难飞。

    褚苍戈心到手到,长枪斜挑,在对方枪尖刺中黑闪之前,已经挑开薛翎风长枪,随即枪杆顺着薛翎风枪杆划过去,再一次向薛翎风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薛翎风抬枪支挡,但褚苍戈长枪连出,薛翎风虽然动作迅速,但始终无法躲过那锋锐的枪尖,此时他甚至都不能闪,因为间不容发。

    褚苍戈一进再进,虽然长枪始终无法刺中薛翎风,但他无须变招,其实有些人已经看出来,褚苍戈的枪法虽然没有花架子,但简单实用,他出枪犀利,薛翎风也是反应迅速,京城两大勇将的对决没有太多的变招,但越是简单的招式,却往往越是考验枪法的实力。

    只是褚苍戈一直猛攻,而薛翎风虽然竭力防守,但此种情势下,只要被褚苍戈一枪得中,薛翎风必将毙于枪下。

    褚苍戈和薛翎风都是军人,军人的出手路数是以取人性命为目的,不求花哨,但求杀人。

    四周弓箭手手心都冒汗,却没有一人敢轻易射箭。

    猛听得黑闪一声长嘶,声传四野,薛翎风坐下的骏马竟似乎是被黑闪惊住,后退了一步,也便是这一下,薛翎风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高手对决,差之毫厘甚至就能决定胜败生死,无论是褚苍戈还是薛翎风,每一枪出手,都是经过准确判断,薛翎风座下骏马受惊,薛翎风的出枪顿时差之千里,褚苍戈何等样人,如此良机岂能错失,怒吼一声,枪尖生寒,已经是以雷霆之势直刺薛翎风咽喉。

    褚苍戈作为一名大将,当然知道一旦自己在众目睽睽击杀薛翎风,必将重挫四周将士士气,甚至会让官兵在瞬间发生混乱,他现在根本没有要为自己洗清冤白的打算,皇帝扣下的罪名,已无翻身之地,他现在只想着凭借一人一马,领着司马岚冲出重围。

    三军可夺帅也的勇气褚苍戈并不缺。

    长枪如电,四周众人甚至都看不清楚,更没来得及反应。

    薛翎风瞳孔收缩。

    生死一线之际,刀光飞起。

    刀光如同银河倒泻,惊鸿炫目。

    惊艳一刀,快如匹电,从黑闪侧后方突然出现,不是攻向褚苍戈,而是直取司马岚。

    刀未至,刀风已到,司马岚脸色大变,而褚苍戈脸色也是大变,他这一枪向前,几乎是有十成的机会刺入薛翎风的喉咙,但身后这一刀,也足可以让司马岚身首分离。

    围魏救赵!

    比起薛翎风的性命,在褚苍戈心中司马岚的性情要重要得多,也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褚苍戈大吼一声,手臂甩开,自然而然地变招,长枪变成一杆长棍般,向侧后方横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变招迅疾异常,力道依然是不减犀利。

    刀光耀眼,一刀两断,褚苍戈长枪及时赶到,但对方一刀下来,却是将那杆长矛一斩为二,也就是这一顿,褚苍戈已经拔出犬神刀,双足一夹,黑闪向侧方驰开,一群官兵举着长矛迎过来,黑闪面对数十杆长枪,一个人立而起,长嘶一声。

    褚苍戈双腿家住马腹,单手握到,另一手却是抓住马缰绳,司马岚也是紧抱褚苍戈腰部,提防从马上摔落下去。

    褚苍戈兜转马头,面朝来人,月光之下,一人身着锦衣,右手握刀,刀锋指地,正是齐宁。

    褚苍戈眉头一紧,冷笑道“好一个锦衣候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褚苍戈!”齐宁叹道“褚苍戈,你虽武功高强,但这里有上前官兵,你觉得能够脱身?”

    褚苍戈手握犬神刀,大笑道“能否脱身,总要试一试才成。”

    薛翎风本以为必死无疑,却死里逃生,看向齐宁,心知若非齐宁及时出手,自己只怕已经横尸地下。

    “苍戈,让老夫下马!”司马岚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褚苍戈急道“国公,卑将!”

    司马岚向齐宁道“锦衣候,老夫要见皇上,所有的事情,老夫向皇上禀明,至于褚苍戈,所作所为,都是奉老夫之命,你们!”他尚未说完,便听得黑闪一声长嘶,褚苍戈竟然双腿一夹马腹,不等司马岚说完话,已经直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!”有人惊呼出声,众人没有想到,已经是穷途末路的褚苍戈还要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人如虎,马如龙。

    褚苍戈手持犬神刀,竟是策马直朝人多的地方冲过去,几名官兵这时候再无选择,挺矛来刺,褚苍戈厉吼一声,挥刀便砍,犬神刀乃是天下五大名刀之一,吹毛短发,刀光闪过,已经是砍断矛头,反手又是斜劈,刀光划过,血雾喷溅,一颗人头豁然飞起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下骇然,褚苍戈连连出刀,所过之处,即使是训练有素的近卫军,也是惊呼声四起,阵阵鲜血喷溅而出,只是眨眼之间,七八名近卫军已经是横尸刀下。

    薛翎风沉声道“拿箭来!”早有弓兵将弓箭送上,薛翎风接过长弓,一催骏马,骏马飞驰而上,薛翎风双腿夹马腹,张弓搭箭,箭头已经是对准了褚苍戈。

    军人从来都是干脆利落,薛翎风对准目标,二话不说,开弓拉弦,松手放箭,箭去如流星,直往正在挥刀厮杀的褚苍戈射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件劲道十足,破风而至,褚苍戈一刀砍杀一名兵士,在嘈杂的人群之中,竟似乎长了侧眼,大吼一声,一刀扎入一名兵士身体,随即竟是单臂用刀将那兵士的身体提起来,手臂一挥,那兵士就如同皮球般飞出,正与射过来的那支箭迎面相撞,箭矢没入那兵士身体,士兵落入地下,扭动两下便即不动。

    薛翎风也是赫然变色。

    褚苍戈虽然单人匹马,但威力惊人,不愧为京城第一勇将,眨眼之间,竟然已经杀出了一条道路,穿过了人群,背后却是一地尸首。

    只是突破了第一层,外围又有一层兵士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褚苍戈浑身上下尽是血污,他握紧刀,微扭头道“国公,卑将拼死护你脱身,若是今日死在这里,那也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司马岚虽然位高权重,但毕竟只是一介文官,而且年事已高,他想不到褚苍戈竟然如此骁勇,硬是生生突破了第一重包围,方才的鲜血也溅在他的身上,他脸色有些惨白,心里很清楚,如今自己的生死已经与褚苍戈牢牢绑在了一起,褚苍戈突围成功,或许还能苟延残喘,可是一旦失败,自己也将大限将至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不明白,今夜褚苍戈虽然忠义可嘉,拖着中毒之身潜入皇帝营地,要带着自己杀出重围,但如此一来,自己谋反之罪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褚苍戈神色坚毅,黑闪飞驰,后面薛翎风带着官兵直追过来,前方亦有官兵横亘挡路。

    忽听得一声马嘶,褚苍戈扭首望过去,只见到月色之下,一匹白马宛若流行般只朝自己冲过来。

    惊鸿一现,风驰电掣。

    锦衣候齐宁!

    褚苍戈冷笑一声,刹那之间,齐宁已经近在咫尺,褚苍戈二话不说,出招,一刀砍下,刀风呼呼,在刀风之中,犬神刀犹如一叶轻舟,若羚羊挂角,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长剑陡起。

    毗卢剑!

    刀剑相交,一声轻鸣,剑光圣洁,刀光凄厉。

    褚苍戈厉喝一声,刀光更甚,狂风再起,齐宁手持毗卢剑,大道无形,随心所欲,黑闪与惊鸿俱都是迅速移动,配合主人占据最有力的位置向对方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宝马对宝马,名剑敌名刀!

    齐宁当初进京途中,第一次见到褚苍戈,对他的重瞳记忆犹新,当时在齐宁的眼中,褚苍戈宛若天神下凡,他从没有想到,竟然会有朝一日,两人刀剑相交。

    也便是齐宁阻住褚苍戈这短短时间,四周的官兵早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褚苍戈出刀霸道有余,而齐宁的剑招却是将褚苍戈的攻势化解于无形之中,等得褚苍戈连出十余刀,齐宁手腕陡然一转,在褚苍戈赫赫刀光之中,长剑已经如同毒蛇一般刺向了褚苍戈,这一招简单无比,看上去平平无奇,可是褚苍戈却是一呆,因为在这一瞬间,他竟是根本不知道如何抵挡这一剑。

    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