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九零章 帝心初现

第一零九零章 帝心初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见到隆泰的时候,帐外的大臣们还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隆泰见到齐宁进帐,露出笑容道:“朕刚听说了,如果不是你,褚苍戈未必能拿下,你这次又立了一大功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运筹帷幄,臣钦佩万分。”齐宁将手中的犬神刀呈过去:“这是褚苍戈的佩刀,据说是天下五大名刀之一,还请皇上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朕用不着什么宝刀宝剑。”隆泰示意齐宁坐下:“这把刀你自己处置就好。”

    齐宁犹豫一下,还是坐了下去,隆泰微一沉吟,才道:“你今日是否明白了朕的苦心?”

    “皇上说的是.....?”

    隆泰叹道:“朕故意疏远你,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做给司马岚瞧。刘絟被司马岚收买,盯着朕在宫里的一举一动,朕要利用此人,将宫里的消息传出去。如果朕和你太亲近,司马岚反倒会心生怀疑,防备朕的一举一动,只有你和朕疏离,司马岚便觉得朕一个人想不出对付他的法子,他才不会怀疑朕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皇上此番的布局,让臣也是意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想到了,司马岚也就想到了。”隆泰含笑道:“不过你也不必委屈,朕赏了你一匹宝马,还有三百两黄金,再加上护国公的爵位,你难道还不满足?”

    “皇上皇恩浩荡,臣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隆泰微一沉吟,才道:“朕其实也很担心,唯恐出现纰漏,又或者司马岚另有安排,所以才让你调来黑鳞营,幸好一切都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接下来准备怎么做?”齐宁道:“司马岚在朝野都有众多党羽,是否一网打尽?”

    隆泰摇头道:“树倒猢狲散,那么多人追随司马岚,并非司马岚真的擅长收买人心,无非是司马岚手握大权,可以任意提拔官员,大多数人追随他,不过是利之所在而已。”淡淡一笑:“无利不起早,人心如此,倒并非所有因利追随他的人都是什么逆党,这其中也不乏才干之士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隆泰见齐宁神色有些凝重,问道:“你是否有什么话要对朕说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有一个请求,不知妥当不妥当。”齐宁微一沉吟,才道:“褚苍戈潜入大营,不但想救走司马岚,更是斩杀了不少官兵,谋逆大罪确实难以宽恕。”

    隆泰凝视着齐宁,问道:“你想为他的家人求情?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想不到隆泰竟然如此敏锐,苦笑道:“皇上,臣只是想借这个机会,让群臣明白皇上对忠义之士心存怜悯。”

    隆泰道:“朕知道你的心思,如果不是为了铲除司马氏,朕也不愿意失去这样一员虎将。褚苍戈自刎,朕也很遗憾,如果用他在战场之上,必能为国建功立业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圣明!”

    “朕并不想因为这一次的事件,引起朝堂动荡。”隆泰道:“褚苍戈虽然谋反,但护主之心可嘉,朕会让人妥善安葬,此外朕也不会累及他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齐宁拱手道:“皇上心存仁慈,臣谢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说朕仁慈。”隆泰摇头道:“朕只是以此让朝中的群臣知道,忠于朝廷,朕不会亏待他们。”

    齐宁见隆泰神色冷峻,心下微凛,暗想自己还真是小瞧了这小皇帝,此番隆泰干脆利落地解决司马岚,可说是计划周密,行动起来却又雷厉风行,手腕确实了得。

    “皇上,司马常慎如今正在秦淮军团,如果他知道.....?”齐宁想到司马常慎,当下提醒。

    隆泰笑道:“朕已经派向师傅带人亲自去前线,他们带了朕的密旨,直接将其处死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隆泰既然在这边布局,那么自然不会忘记司马常慎,倒是自己多余担心。

    向师傅自然就是宫廷剑客向天悲,向天悲乃是宫中秘密保护皇帝的高手,朝中知道向天悲存在的人都不多,不过向天悲对隆泰却是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此番布局,自然是要谨慎小心,毕竟司马岚的耳目众多,但凡这次的计划事先稍微有一丝泄露,后果不堪设想,以司马岚的手腕,即使不会在这种时候谋朝篡位,但自今而后,隆泰只怕就要完全被他控制在手中,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向天悲参与这次的计划之中,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时候刘絟已经进帐来,向隆泰禀道:“启禀圣上,诸位大臣都说司马岚犯上作乱,此等逆国大贼,必须下旨处死方能稳定朝纲!”

    隆泰微一沉吟,也不说话,径自出帐。

    帐外群臣还在议论纷纷,无非是痛斥司马岚狼子野心,有人瞧见隆泰出帐,急忙跪倒在地,其他大臣见状,也都纷纷拜伏在地。

    隆泰扫过群臣,见得群臣对自己毕恭毕敬,虽然从前这些大臣在自己面前也很恭顺,但今日这些人的态度明显有所不同,他心中略有些欢喜,此时才真正体会到一国之君的乐处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爱卿的意思,朕已经明白。”隆泰道:“朕本念司马岚是开国功臣,本是想让他出家为僧,只是.....!”

    “皇上,恕臣直言。”窦馗立刻道:“司马岚确实为大楚立下过汗马功劳,但朝廷对司马岚却也从无亏待过。到如今已经加封为国公,而且先帝还将其作为辅政大臣,司马氏的族人在朝中为官者也不在少数,可说是隆恩浩荡,对司马家的荣眷已经是无人可及。可是司马岚不思隆恩,却狼子野心谋朝篡政,实在是人人得而诛之。自古以来,凡事都讲个赏罚分明,司马岚对大楚的功劳,朝廷都已经厚奖,如今他犯下滔天大罪,也该按照国法-论处。”

    其他大臣全都齐声道:“恳请皇上对司马岚以国法-论处。”

    隆泰微一沉吟,终于道:“薛翎风听旨!”

    薛翎风一直在群臣之中默不作声,听得隆泰传叫,立刻上前跪倒,隆泰道:“朕令你即刻返回京城,逮捕司马氏族党,查封司马府,但却不能让京城出现动荡。”

    薛翎风拱手道:“臣领旨!”并不多言,起身干脆利落离开。

    “瞿彦之听旨!”

    众臣听到“瞿彦之”的名字,顿时都绷起精神来,心想瞿彦之虽然是玄武营统领,但却是出自黑刀营,此前也曾是褚苍戈的嫡系部下,那绝对是司马氏一党,却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发落此人。

    瞿彦之自始至终都不曾说过一句话,这时候上前去,似乎也意识到大难临头,跪倒在地:“臣在!”

    “瞿彦之,朕知道你曾经是褚苍戈的部下。”隆泰平静道:“甚至有人对朕说,司马岚举荐你为玄武营统领,是假公济私,目的是要将手脚伸进玄武营,利用你继而控制玄武营的兵权,不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瞿彦之额头贴地,道:“臣只有效忠朝廷之心。臣是军人,朝廷有令,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,朝廷有旨将臣调至玄武营,臣遵旨而行,只想带好玄武营,并无其他心思。”

    隆泰颔首道:“你这话倒说的不错,你是军人,就该听从朕的旨意行事。”顿了顿,才道:“玄武营那边,你就不用去了,这玄武营统领的位置,你先让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众臣意料中事,心想皇上罢免瞿彦之,自然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瞿彦之恭敬道:“臣领旨谢恩。”

    “别忙着谢恩。”隆泰道:“朕令你回到黑刀营,暂且统管黑刀营,给你三个月时间,若是三个月尽忠职守,朕再将黑刀营交给你,否则你还是调往别处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但是众臣大吃一惊,便是瞿彦之也大为错愕,霍然抬头,有些不敢置信道:“皇上,臣.....!”

    “你在黑刀营多年,知道如何统管黑刀营。”隆泰道:“有人说黑刀营是司马家的私军,可是黑刀营将士吃的是朝廷俸禄,朕实在不知道为何有那般传言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知道隆泰心思,暗想如果让瞿彦之返回接掌黑刀营兵权,不单是放虎归山,而且还是养虎为患。

    卢宵掌管兵部,此时不由抬头道:“皇上,臣有本要奏!”

    “卢爱卿,朕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隆泰道:“司马岚乃是先帝钦点的辅政大臣,朕登基之时,诸事不明,有司马岚打理政事,那也是朕的意思。朝中诸事繁多,要办国事,总是绕不开司马岚,朝中诸多官员与司马岚有往来,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朕不会因为司马岚谋反,便会将平日与司马岚有过往来的官员视为同党。你们都是大楚的官员,都是协助朕治国安邦的栋梁之才,司马岚伏法,朕不会因此牵连不相干的人。”

    本来有不少官员心中惶恐,担心司马岚伏法之后,接下来隆泰便要进行一番大清洗,此时听得隆泰之言,心下安定,齐声道:“皇上英明!”

    “瞿彦之,朕将黑刀营交给你,只因为朕相信一直以来你是效忠朝廷而不是效忠某个人。”隆泰道:“如果有朝一日你真的犯上作乱,朕不会怪你,只怪朕自己识人不明!”

    瞿彦之眼圈泛红,感激道:“皇上对臣隆恩浩荡,臣誓死效忠朝廷,肝脑涂地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