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九二章 黑血

第一零九二章 黑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司马岚饮下了御赐毒酒,这一股势力群龙无首,而且司马岚生前最大的弱点便是没有掌控兵权,此等局面下,当真是树倒猢狲散。

    隆泰并没有立刻启程返京,随驾而来的群臣在黄昏之前,都已经将折子送呈到皇帝这边,几百道折子,自然都是痛斥司马岚祸国殃民,众臣亦都请求皇帝将司马氏抄家灭祖。

    隆泰亲口说过只诛首恶,而且提拔瞿彦之为黑刀营统领,其态度众臣自然已经明白,倒也无人在折子上请求追查司马氏党羽。

    平林秋狩,本是隆泰设局铲除司马岚,群臣折子一上之后,倒似乎是隆泰顺应民心,铲除了楚国大奸臣。

    司马岚被铲除,隆泰自然不会继续留在平林狩猎,次日一早,御驾启程返京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齐宁却是明显感觉群臣对自己的态度大有改变,自己目光所过,但凡与自己目光接触的大臣,立刻露出恭敬之色,显得十分谦卑?

    齐宁自然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此前司马氏权势滔天,在朝中几乎无人敢得罪,许多大臣都知道司马氏迟早要收拾锦衣齐家,而双方势力悬殊,锦衣齐家绝无可能是司马氏的对手,是以在许多大臣的眼中,锦衣齐家的垮台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司马岚垮台,而齐宁一直都是隆泰的亲信大臣,自今而后,锦衣齐家在朝中的地位自然是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隆泰虽然说只诛首恶,不会继续追查司马氏的党羽,但谁也不敢保证皇帝真的就此罢手,而晋封为护国公的齐宁日后对皇帝自然有着不小的影响力,群臣对此心知肚明,如今对齐宁显出恭敬之态,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回京的队伍速度很快,比之前来平林的时间要快得多,眼见得已经看到远方京城的轮廓,队伍最前面的骑兵却瞧见迎面几骑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几名骑兵立刻拔刀迎上前去,横成一排,一人已经沉声道“停住!”

    那几骑却也是迅速勒马停住,俱都翻身下马,当先一人快步过来,其他几人却都是拜伏在地。

    队伍突然停住,群臣都有些奇怪,齐宁骑在马背上,跟在隆泰身后,很快,一名骑兵飞步奔过来,手中却是拿着一封信笺,呈给了隆泰,隆泰拿过信笺,迅速拆开来看,齐宁虽然就在隆泰身后,但信笺上写的是什么,这时候自然是看不到,忽见到隆泰身体晃了晃,将那信笺握在手心中,齐宁依稀看到隆泰的手在颤动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心想皇帝虽年纪不大,却是个沉得住气的人物,看过那份信后,不安的心思已经表露出来,不禁抖动马缰绳,凑近过去,低声问道“皇上,是不是京城有何变故?”

    隆泰扭头看了齐宁一眼,神色异常的凝重,将手中的信笺递给了齐宁。

    众臣随在队伍之中,大部分人只知道队伍突然停下,到底发生何事,却是一无所知,隆泰附近的大臣们瞧见是有人送信过来,又见到隆泰看信之后似乎有些不对,心中却是往下沉,暗想难道是皇帝离京之时,这京城发生了什么大变故?

    齐宁只扫了一眼,便即明白隆泰为何会有那般反应。

    信笺之中,只是带来简简单单的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义国公澹台煌过世!

    自太祖皇帝开始,便为大楚帝国征战天下的澹台煌,在黎明时分过世。

    齐宁数日之前最后一次见到澹台煌,便知道澹台煌时日无多,却不想离开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回京!”隆泰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一抖马缰绳,队伍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齐宁心情也颇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帝国四大世袭老侯爷,锦衣老侯爷和武乡老侯爷早已过世,司马岚被皇帝赐死,如今澹台煌也过世,当年功绩彪炳的四大开国功臣,再无一人存活。

    齐景过世,楚国威震天下的名将仅剩澹台煌,如今澹台煌仙去,纵观大楚朝野,却已经再无让人闻风丧胆的大将,岳环山虽然统帅秦淮军团,但北汉人却未必对岳环山有忌惮之心。

    齐宁忽然想到澹台煌上次说过,如果北汉长陵侯北堂庆真的已经过世,那么楚国倒有与北汉一搏之力,但那位长陵侯如果活着,而且在危难时刻,还被北汉起用,楚国面对的必将是一个可怕至极的对手。

    平林秋狩的队伍进入京城,群臣送了皇帝入宫,隆泰却是让人传了话来,令齐宁在宫外候旨。

    齐宁这一等竟是等了近两个时辰,终于等到范德海亲自出来传召。

    范德海这一次看上去心情着实不错,见到齐宁,立刻眉开眼笑道“恭喜国公晋封,国公,皇上在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齐宁跟着范德海进了宫,见得范德海脚步轻快,含笑道“公公心情似乎很好?”

    范德海笑道“杂家之前一直以为皇上不要奴才了,今日才知道皇上还念着奴才。”说到这里,冷笑一声,压低声音道“国公,方才皇上将刘絟交给奴才处置,这狗奴才吃里扒外,杂家令人打了三十杖,刘絟那狗奴才竟是吃不住,被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但心里却也是明白,刘絟之前一直在隆泰身边作为司马岚的眼线,隆泰自然不可能容得下如此宵小,但隆泰作为一国之君,当然没有必要自己下旨处理,将他丢给范德海,也等同于直接将刘絟的性命送给范德海,范德海对刘絟深恶痛绝,刘絟落在他的手里,自然是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不过范德海重新被隆泰所用,对齐宁来说倒也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刘絟小人得志,与齐宁的关系并不好,倒是范德海与齐宁相处得颇为融洽。

    范德海直接将齐宁带到了御书房,到门前便即退下,齐宁本以为只有隆泰在御书房内等候,进到屋内,竟赫然发现淮南王世子萧绍宗亦在御书房内。

    齐宁上前行过礼,萧绍宗已经含笑道“恭喜锦衣候晋封国公。”

    齐宁立刻道“这是皇上皇恩浩荡。”心下却是疑惑,暗想隆泰刚刚进京,萧绍宗便即在这里,看来方才自己在等候之时,隆泰便已经派人传召萧绍宗。

    他想起那夜萧绍宗从弥勒寺地下通道鬼鬼祟祟入宫,却不知这淮南王世子到底意欲何为。

    隆泰示意齐宁坐下,这才道“义国公过世,朕心中悲痛,自今而后,朕便要靠你们辅佐朕治理大楚。”向齐宁道“能够铲除司马岚,你功劳不小。”

    齐宁拱手道“都是皇上运筹帷幄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朕在运筹帷幄。”隆泰微微一笑,看了萧绍宗一眼,才道“如果没有世子,朕也不能如此顺利铲除奸佞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隆泰道“司马岚野心日盛,更想利用北伐控制兵权,若是兵权落入他手中,他只怕就要谋朝篡位了。朕自然要在北伐之前,将他彻底铲除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隆泰又道“朕说过,你是朕的近臣,若是朕和你时常在一起,司马岚自然会以为我们谋划对付他,定然小心谨慎。他老奸巨猾,但凡有察觉,朕就找不到动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萧绍宗微微颔首道“司马岚沉得住气,他动手之前,必然是谋划周全,皇陵之变,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隆泰点头道“不错,所以朕的计划,绝不能被他察觉。”

    齐宁似乎明白过来,问道“皇上,难道这一直以来,都是世子与皇上一起谋划?”

    隆泰颔首道“正是。朕打小与世子一起长大,知晓他智谋过人,朕一个人不足以对付司马岚,所以暗中与世子商量对策。司马岚只以为朕要动手的时候,一定会和你谋划,所以紧盯着你,朕正好用你吸引司马岚的注意,暗中与世子筹备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齐宁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隆泰自然聪明过人,但他登基并无多久,而且并无过多参与政事,但是这一次的出手干脆利落,行事风格与隆泰的性情颇有些不同,这时候齐宁终于明白,却是萧绍宗在背后帮助隆泰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萧绍宗从地下密道入宫,倒并不是另有他图,而是进宫与皇帝秘密商议。

    “臣虽略尽绵力,却也是皇上英明果断。”萧绍宗道“皇陵之变,司马岚为了扳倒家父,将自己的实力几乎都暴露了出来,我们知道他手中的实力,便可知己知彼,一击而中。”说到这里,萧绍宗忽地剧烈咳嗽起来,隆泰皱眉道“你身体如何?”叫道“来人,快传太医。”

    萧绍宗微摆摆手,但咳嗽却更是剧烈,从袖中取出锦帕捂住嘴,咳嗽停歇后,擦拭了嘴角,便要将锦帕收进袖中,隆泰却已经迅速起身,过去一把抓住萧绍宗手腕,这时候却是看到,那锦帕之上俱都是鲜血,血液甚至有些泛黑。

    隆泰神色凝重,道“朕会让太医全力治好你。”

    萧绍宗摇摇头,微笑道“皇上,臣的病你很清楚,已经是病入膏肓,臣自己知道,只怕熬不过今年了。只是临死之前,能够帮助皇上铲除奸佞,已经是心满意足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说。”隆泰道“天下多有奇人异士,朕立刻下诏,向天下求医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父王在世的时候,多年来花了多少银子,遍寻名医,也找寻了无数珍贵药材,可是命数如此,无力回天。”萧绍宗脸色有些苍白,淡淡一笑“臣已经认命,皇上如今可以亲政,将祖宗的江山好好治理。”又是一阵剧烈咳嗽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ps:培训结束,恢复更新,再次说声对不起!

    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