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零九九章 破军泄密

第一零九九章 破军泄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建邺京城有名的酒楼饭庄不在少数,那些没有名号的酒铺子更是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吃穿住行必不可少,建邺京城每日里都有南来北往的人们来来回回,到了京城,尝一尝京里的酒菜自然也是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酒楼饭庄多了,也就不会每家饭庄都能生意兴隆。

    唐记饭庄的位置比较偏僻,而且也并无什么大厨坐镇,所以生意清冷也就理所当然,只是四周的街坊偶尔凑在这边喝点小酒而已,虽然生意不算好,但勉强维持生计倒是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严凌岘来到唐记饭庄的门前,便微皱眉头。

    门帘发旧倒也罢了,只是上面还沾染着油渍,还没入门,就让人食欲大减,只是严凌岘心里很清楚,齐宁让自己到这里来,并非是要请自己吃饭,无非是有事要找自己。

    今日出门的时候,一名乞丐从他旁边走过,丢给他一张纸条,上面却是写了地点,留款是齐宁。

    换做别人,作为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的严凌岘理也不会理,但齐宁的召唤,他却不敢不来。

    他背着西门无痕跟随鬼面人暗中练功,那次情急之下却被齐宁逼出了功夫,严凌岘当然知道,这事儿一旦被西门无痕知道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西门无痕虽然素来护短,对手底下的人十分关照,但御下却是极严,而神侯府第一条规矩,便是忠心耿耿,绝不可与外人有勾连。

    严凌岘心里很清楚,西门无痕一旦知道自己与鬼面人习武,能不能留在神侯府已经不是什么大事,只怕连自己的性命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齐宁抓住这把柄,他却又无法将齐宁杀了灭口,就只能俯首听命。

    为了来见齐宁,这位破军校尉特地换了一身十分普通的衣衫,他长相其实也很寻常,这身装扮走在人群之中,倒也不算显眼。

    进到酒铺里,扫了一眼,就瞧见一身粗布衣衫的齐宁正坐在角落处,这个时候,酒铺里也没什么人,齐宁瞧见严凌岘进来,便起身来,掀开后门帘子走了出去,严凌岘微皱眉头,却还是跟了上去,后面是一处不算宽阔的小院子,左右各有一间屋子,齐宁拐到左左首的屋子里,严凌岘跟随进入,屋内十分简单,桌子上倒还真是摆了酒菜。

    严凌岘关上门,走了过去,拱手道“国公!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一笑,示意严凌岘坐下,这才含笑道“有阵子没有和严校尉见面,今日劳烦你出来,你可莫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严凌岘心中十分忐忑,“国公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齐宁开门见山道“神侯府昨天是否关进一名青藏喇嘛?”

    “青藏喇嘛?”严凌岘诧异道“国公,大楚和古象王国没有什么往来,京城也并不曾见到什么青藏喇嘛,国公为何突然这样问?”

    “你是告诉我说,神侯府并无囚禁喇嘛?”

    严凌岘摇头道“国公再过几日便要大婚,小小师妹自小和我们一起长大,因为喜事将近,二师兄还嘱咐我们最近手上不要沾血,有些要审问的犯人,如果不是特别紧急,留待小师妹成亲之后再说。其实我们现在都在准备小师妹的亲事,根本没有抓什么人。”脸上现出狐疑之色“国公说的青藏喇嘛,不知到底是何事?”

    齐宁盯着严凌岘眼睛问道“严校尉确定神侯府没有抓人?”

    严凌岘正想开口,忽地想到什么,道“国公,神侯府有一处牢狱,称为鬼狱,一直以来,鬼狱都是由韩师兄掌管,除了韩师兄和他自己挑选的狱卒,没有神候的允许,便是大师兄也不得擅自进入鬼狱。您说的青藏喇嘛,我并不曾听说有人抓了,只是如果是韩师兄的人秘密抓捕了那喇嘛,尔后关在鬼狱,那我们也是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鬼狱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严凌岘解释道“有些人不能光明正大地抓进神侯府,便是由韩师兄带人暗中抓捕,然后关进鬼狱之中。”

    齐宁想了一下,才问道“你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,自然有办法查出那喇嘛是否被关进鬼狱,如果有消息,立刻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,这这可不成。”严凌岘急道“鬼狱守卫森严,大师兄都不能进去,我我又如何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冷笑道“严校尉,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?我只是让你去查清楚,而且很快就需要准确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严凌岘苦着脸,无可奈何道“我尽量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轩辕破是否还没回京?”齐宁问道。

    严凌岘点头道“上次攻打朝雾岭之后,大师兄就一直留在西川,到底在那边做什么,我们也不清楚,但却始终没有回来。如今神侯府都是二师兄在管理,我问过二师兄,二师兄说了我几句,让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询问关于大师兄的事情。”压低声音道“大师兄在西川一定是干不可外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留在西川?”齐宁心中疑惑,暗想西川能有什么事情需要轩辕破一直留在那边?

    “国公,若是没有别的事情,我先告辞了。”严凌岘起身来“等有消息,我立刻禀报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坐下。”齐宁按按手“还有件事儿想向你打听。”

    严凌岘和齐宁在一起,总感觉如芒在背,恨不得早早离开,被齐宁叫住,只能无可奈何坐下。

    “神候身体不好,你自然是知道的。”齐宁叹道“我一直担心神候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严凌岘没想到齐宁会突然提及西门无痕,怔了一下,但马上道“神候武功高强,内力深厚,即使有些小病小灾,总能挺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严校尉,你说这当今世上,武功能胜过神候的有几人?”

    严凌岘犹豫了一下,才道“国公,神候的武功,深不可测,放眼天下,能及得上他的高手屈指可数。其实我们私下倒也议论过,都说大光明寺的空藏大师武功了得,不过我们倒是觉得,真要动起手来,空藏大师未必是神候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宁微笑道“空藏大师是大光明寺的主持,大光明寺更是天下万寺之首,光明十僧的威名可是天下皆知,你为何会肯定空藏大师不是神候的对手?”

    严凌岘压低声音道“国公,这不是我信口开河。空藏大师武功虽高,却只是一派武学,远及不得神候所涉猎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不对。”齐宁笑道“我也知道神候通晓各家武学,但话说回来,空藏大师一心精研大光明寺的武学,而神候涉猎过多,在武学上的修为未必及得上空藏大师精纯。”

    严凌岘嘴角泛起一丝笑,不无得意道“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,确实如此,用在神候身上却是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国公知道神候涉猎各家武学,可知道神候当年为追求武道所付出的心血?”严凌岘道“这事儿知道的人并不多,国公听过之后,也不要外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外传?”齐宁奇道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严凌岘道“国公可知道丐帮有两大绝学,一门醉梦九式,一门逆筋经!”

    齐宁摇头道“不知。”心想老子连醉梦九式都练过,自然没必要告诉你。

    严凌岘道“神候当年倒想过得到这两门神功,但这两门功夫只有历任丐帮帮主才能习得,所以神候始终未能得到。不过神候丐帮武学众多,神候当年机缘巧合,得到了丐帮另一门功夫,花了一年时间练功,一年过后,找上了当时的丐帮帮主,切磋比试,你可知道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神候用丐帮的功夫,将丐帮帮主击败。”严凌岘道“这只是冰山一角,八帮十六派为何对神候敬畏有加?这八帮十六派中间,许多帮派的镇帮绝学神候都练过,而且私下里都找过他们的宗主切磋,据我所知,神候以他们帮派的武功,将他们一一击败,也正因如此,八帮十六派对神候又敬又怕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下骇然,暗想这西门无痕还真是武学奇才。

    需知各帮派的武功路数都不相同,能够练成一门功夫,就能成为一方宗主,西门无痕竟然能够精通各派武学,甚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用对方的武学击败对方,此等实力,实在是令人恐怖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神候这些年来,暗中时常与高手过招?”齐宁问道“但是为了面子,担心对方落败传扬出去名声受损,所以都不对外张扬?”

    严凌岘颔首道“正是如此。如果真的都传扬出去,江湖上许多门派宗主都将颜面扫地。”顿了顿,道“当初神候每年有大半年都不在京城,四处游历,神侯府的事务也大都是由大师兄和二师兄一同处理,所以大伙儿也都习惯神候不在衙门里。最长时间,神候在外有近一年不曾回来,好在先帝对神候十分信任,神候做什么,先帝也很少过问,若是换了别人,离开衙门近一年,那还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近一年?”齐宁立刻问道“那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严凌岘想了一想,才道“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,那一次过后,神候就很少离京了,也许是年纪大了,不再出远门。”

    “四年前!”齐宁目光锐利,喃喃道“原来是四年前受得伤!”

    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