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零五章 大婚

第一一零五章 大婚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楚历十月二十,正是经过再三挑选的日子,对于京城的人们来说,一直笼罩着阴霾的京城终于迎来了喜庆大事。

    锦衣齐家的婚事,当然是一件大事,而新娘子乃是神侯府神候的千金,这自然更是吸引所有人的瞩目,许多百姓早早就打听迎亲队伍的路线,等着队伍路过时,能感受一下喜庆的气氛,更为重要的是,像锦衣齐家这样的门第,迎亲之时,免不了沿途散发一些喜钱,虽然不会太多,但足够让得到喜庆的人吃上几个热腾腾的大馒头。

    锦衣侯府自然是喜庆非常。

    虽说顾清菡操持着国公府的事务,但此等大事,还是要有一名长者坐镇,而三老太爷在这门婚事中忙前忙后,也算是出力不少,男方的主婚人,自然是三老太爷莫属。

    当初齐族许多人为了自身利益,跟随三老太爷想要拥护齐玉继承爵位,为此齐宁当众断绝与齐族的关系,一开始齐族许多人倒是不以为然,但齐宁继承侯爵之位后,一直得到皇帝的器重,而且屡立功劳,这让许多族人开始靠近过来,但齐宁并没有说过要回归齐族,所以众人也不好意思靠的太近。

    司马家族一度风光无限,而且谁都看出来司马岚迟早要收拾锦衣齐家,所以齐族有些人倒是担心真的要是和锦衣侯府走得太近,反倒会给自己招来灾祸,直等到司马一族垮台,齐族众人再也没有犹豫,虽然不敢找上齐宁,却是纷纷找到三老太爷,希望能够在齐宁大婚之时出上一把力。

    所以大婚这日,许多活计不是国公府的下人们在干,而是齐族子弟纷纷过来帮忙,能在国公府找上一件搭手的差使,哪怕是搬桌子板凳,许多齐族子弟也觉得面上荣光无限,那些找不到活计的子弟则是闷头闷脑四处找活,唯恐这次没有帮上忙。

    三老太爷坐镇,齐家五爷六爷也都各管一摊,再加上顾清菡和韩总管调略,一切都也是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京城的大小官员自然都知道齐宁的婚期,早在大婚三天前,就已经开始络绎不绝登门送礼,大家也都是有眼力界的,知道此后这位小国公爷乃是朝中红人,所以都是送来厚礼,每天国公府收下的礼品不计其数,顾清菡命人腾出两间大空房子来,专门用来放置礼物。

    段沧海和赵无伤专程从黑鳞营赶回来参加婚礼,毕竟是国公爷大婚,这门面也是少不得的,而且齐宁知道一个姑娘家一生也就这一次大婚,所以吩咐下去大婚之时尽可能地热闹一些,而三老太爷早就将京城几大锣鼓班子请了过来,甚至传下话来,迎亲的时候,哪支班子吹奏的声音最响亮,到时候另有赏钱。

    张灯结彩,喜字遍处都是,迎亲的队伍早已经准备妥当,按照楚国的风俗,正午时分迎亲队伍便要赶到闲乐居接娶新娘子,但来回的道路却不能相同,否则便是走了回头路,兆头不好。

    护国公府与闲乐居并不远,而且国公迎亲,虽然会有人围观,但道路却绝绝对通畅,毕竟薛翎风那边知道齐宁大婚的路线,为了安全,早早就派人扫通了道路,所以到时候迎亲的时间不会太长,这边出发也是掐准了时间。

    顾清菡百忙之中,专门跑过来查看齐宁是否收拾妥当。

    府里两名婆子专门过来为齐宁整理发髻冠服,这也是担心丫鬟不懂得规矩,若是有地方出了差错,被人看出来,难免笑话,这两名婆子对于官宦人家的亲事程序十分的了解,而且十分注意细节,是以顾清菡特意安排两人服侍齐宁。

    华丽的新郎官袍服尚未穿在身上,不过齐宁的发髻倒是已经编好,此时正对着铜镜查看是否哪里不妥,顾清菡进来之后,两名婆子立刻行礼,一名婆子笑道“三夫人,国公爷是老婢见过的最俊朗的新郎官,那是谁也比不了。”

    顾清菡今日打扮也是端庄典雅,她平日里都只是略施粉黛,今日却是特意地打扮了一番,整个人看起来艳丽无比,笑道“你就是会说话,待会儿拾掇好了,可莫忘记向国公爷讨要赏钱。”

    齐宁哈哈笑道“都有赏,都有赏。”

    婆子喜滋滋道“谢国公爷和三夫人赏,国公爷,咱们试试冠服。”

    齐宁转过身,摇头道“不必着急,时辰还早,这冠服穿上也不轻松,待会儿再说。你们先下去歇息片刻,我和三夫人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两名婆子忙行礼退下,顾清菡笑道“今日大婚,明日你就是真正长大成人了,这日后也就不要我再多操心了,以后有西门姑娘管着你,我可是省心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摇头道“三娘错了,无论我是否成亲,我的事儿你这一辈子都要管到底。”缓步走向房门,伸手去关门,顾清菡精神一紧,急忙走过去,道“我差点忘记了,厨房那边还有些事儿没有处理,我可!”没等她说完,齐宁已经关上了门,顾清菡蹙眉道“你关门作甚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“我是担心你跑了。”

    顾清菡见齐宁直直看着自己,脸颊泛起一丝红晕,她今日本就化了妆容,这般脸红,艳若桃花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齐宁很想将这美娇娘一把拥入怀中,但也知道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大婚之日,若是还要轻薄顾清菡,总是有些下作,叹了口气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顾清菡微微眨了眨眼睛,轻声道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齐宁犹豫了一下,才轻声问道“三娘,你现在心里很舒坦吗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高兴的。”顾清菡幽幽叹道“你成亲之后,我最大的事情便完成,以后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只是在想,成亲之后,你会不会越来越疏远我。”齐宁苦笑道“我本以为许多事情尽在我掌控之中,可是现在才发现,好多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走。”

    顾清菡犹豫了一下,忽然抬起双臂,小心翼翼为齐宁整理衣襟,柔声道“你这样想,便说明你已经长大了。宁儿,大婚之后,便是一个新的开始,以后好好待自己的妻子,你若不善待她,又为何要娶她?其实女人是很容易满足的,只要丈夫待自己好,那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“我会好好待她。”

    顾清菡柔美一笑,道“你今日的表现,让三娘很欣慰。小家伙长大了,三娘会将这将大事办得妥妥当当。”转身打开了门,齐宁总觉得自己还有许多话要和顾清菡说,但却并没有阻止顾清菡离开,眼睁睁地看着顾清菡离去,正自沉吟,忽听外面传来婆子声音“国公爷,袁公子求见!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是袁荣,今日大婚,袁荣自然不可能不过来,吩咐请袁荣进来,很快,一身锦衣的袁荣便快步过来,看到齐宁,立马拱手笑道“恭喜国公爷,贺喜国公爷,今日与西门姑娘喜结连理,羡煞旁人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“我只担心你送的礼太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实话你可别怪我。”袁荣嘿嘿一笑“上次你嘱咐过户,我派人快马加鞭给几位巨贾送去了书信,他们也知道国公今日大婚,日夜兼程,昨天晚上赶到了京里,每人都置备了一份厚礼,而且几人还合伙将我送给你的贺礼也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宁问道“都有哪些人?”

    袁荣道“你都熟识,魏塘瓷器的陈牧宽,松江茶庄的江城,朱家布庄的朱雨辰,他们三人如今就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“这几位都是老熟人,是了还有一位邱!”

    “辽东参王邱家的邱昉。”袁荣摇头道“他在辽东,路途遥远,也不好送信过去,所以这次并没能过来。不过有这三家,那是绰绰有余。昨晚我请他们吃饭,提及了海泊司的事情,三人知道是国公的意思,什么话也没说,张口就问要多少银子,这三家都是家大业大,随便一家拿出几十万两银子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有这三家参股,再加上田夫人那边,海泊司前期所需的银两倒不用愁了,今日大婚,心情本就不错,这时候更是心情舒畅,拍了拍袁荣肩膀道“今晚客多,我也不能都陪着,你待我好好陪陪他们,回头我再单独请他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是允许他们参加喜宴?”袁荣双眉一展,笑道“国公不说,我还真不好提。他三人知道国公大婚,日夜兼程赶过来,就是希望能送上一份贺礼,倒也都没有想过能参加喜宴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愣,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如今是帝国的护国公,又是皇帝的宠臣,莫说在普通人眼里,就算是在封疆大吏眼中,那也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陈牧宽三人的家族虽然都是一方巨贾,但论及地位,甚至连一个小小的县令都是比及不上,在三人的眼中,齐宁已经是高不可攀的人物,能送一份贺礼已经是了不得,哪里还奢望参加喜宴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时间,喜宴要等到晚上。”齐宁道“你尽管去告诉他们,今晚护国公府的喜宴有他们的坐席,远道而来,定要好好喝上几杯。”

    袁荣拱手道“国公心胸宽广,令人钦佩,此事交给我就好!”

    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