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零八章 上邪

第一一零八章 上邪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田雪蓉出现在街边,却是让齐宁心里有些歉意,目光落在田雪蓉脸上,四周都是人,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,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田雪蓉却是没有想到齐宁竟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瞧见自己,顿时有些尴尬,脸上飞霞,却还是很有修养地向齐宁含笑点头,但立马就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迎亲队伍也不能停留,齐宁走过之后,也不好再看向田雪蓉,心想只能找个时间过去好好抚慰这妇人一番。

    他心里明镜儿似地,这美妇人没有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倒也罢了,可是两人在东海水乳-交融,也是彻底地打开了田夫人的身体阀门,自己既然点着了火,却也不能让这美妇经受烈火的折磨,总要找时间过去帮她灭灭火。

    一路上热闹非凡自不必提,迎亲队伍转到护国公府的琵琶街上,两边就再无人群,这琵琶街上都是达官显贵的府邸,寻常百姓却也是不敢往这边来。

    齐宁远远看到护国公府,心中松了口气,折腾这大半天,终是要将西门战樱迎进家门,忽地发现队伍前方停下来,很快走在最前面的齐峰跑过来禀道“国公爷,皇上派了公公过来传旨。”

    齐宁立刻翻身下马,迎上前去,却见到范德海已经笑眯眯地迎上来,向齐宁道“国公,皇上有旨过来!”在他身后,跟着数名太监,手里都端着锦盒。

    齐宁和众人跪下接旨,范德海朗声道“皇帝诏曰护国公大婚之喜,赐予银白点朱流霞花盏两对、青花底琉璃花樽一对、玲珑点翠草头虫镶珠银簪两支、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两支、碧玉滕花玉佩两支、明珠八颗、蜀锦两百匹,朕要你善待妻子,若有差池,朕绝不宽恕,钦此!”

    这是在护国公府门前,不少前来参加喜宴的官员听说迎亲队伍已经回来,都是出来凑热闹,此时也跪在地上听皇上的旨意,发现皇上这道旨意煞是有趣,除了赏赐之物,亦有白话在其中,心中暗想若非对齐宁十分宠信,也不可能下这样的圣旨,愈发觉得齐宁前程似锦。

    齐宁对最后两句话倒是无所谓,心想自家的媳妇自家疼,你不说我也知道善待媳妇儿,倒是对前面的礼单很感兴趣,听起来隆泰所赠的礼品倒也不算太少,而且听上去似乎也很名贵。

    隆泰整倒司马家之后,立刻将太后也软禁起来,几同于打入了冷宫之中,如今在外朝内宫,这位小皇帝说出来的话也才真正算得上一言九鼎。

    皇家内宫自然少不了一些珍奇异宝,当初或许是在皇太后的控制之中,如今自然都是由隆泰说了算。

    不过听那些礼品的名字,什么银簪步摇之类的,明显是女人用的物事,这些御赐礼品,大都应该是赏给西门战樱,说到底,当着群臣之面下旨赐礼,这是给了锦衣齐家天大的恩遇,而实际上却又是给了西门无痕颜面,这小皇帝做事倒也算是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齐宁令人受了御赐礼品,接过圣旨,四周众人纷纷道贺,齐宁这才含笑道“公公别忙着回宫,喝杯喜酒再走。”

    范德海笑道“杂家还要回宫向皇上复命,今天就不叨扰了,等改日再登门向国公讨杯水酒,以后机会多的是。”他这话说出来,四周官员更是心中有数,心想这范公公是皇帝身边的近侍太监,他说以后到国公府的机会有的是,那自然是透露出皇帝以后要大大重用小国公爷,一想到这里,众官员看齐宁的表情更是满脸带笑。

    范德海离开之后,齐宁这边又在喜娘的引导下继续大婚之礼。

    齐宁本以为将西门战樱迎回来,事情也就告一段落,谁知道接下来的礼仪更多,从西门战樱下轿一直到迎入大堂,前前后后十几道礼仪,花了近个把时辰,这才到得大堂。

    拜天地父母之礼,却因为齐景夫妇都已不在,而太夫人已经是人事不知,齐家的直系长辈,也就只有顾清菡,但顾清菡却是坚持让三老太爷坐了上位,并不受齐宁夫妇的跪拜,齐宁心想这倒不是什么坏事,反正三老太爷为了这门亲事,倒也是拼了老命,出力不少,拜上几拜也无妨。

    行过礼后,喜婆这才引着一对新人进了洞房。

    洞房之内又是一番繁琐的礼仪,等到所有人退下,齐宁关上房门,这才长出一口气,这时候天色已近黄昏,喜宴过不了多时便要开始,齐宁作为新郎,喜宴开始之后自然少不得要过去陪酒,中间这段时间,却也是给他略作休息。

    凤冠霞帔的西门战樱坐在床边,两只手绞在一起,显然是有些不安,齐宁看她动作,就知道她心思,微微一笑,走了过去,在西门战樱身边坐下,西门战樱娇躯微动,似乎想要挪开一些,但似乎是想到那样有些不妥,所以并无移动,只是低下头,齐宁咳嗽两声,瞧见西门战樱两手兀自绞动,伸出一只手来,握住了西门战樱的一只手儿。

    其实西门战樱的手虽然不大,但却谈不上有多光滑,她习武出身,肌肤比之一般的女子多了紧致柔韧,弹性也更胜一筹,不过即使是与顾清菡田夫人这等美妇相比,滑腻感也是略逊一筹。

    齐宁一握上西门战樱的手儿,西门战樱娇躯一颤,条件反射般想要抽回手,齐宁“嗯”地拉长了音,西门战樱便不好抽回,有些紧张道“你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小战樱还没有适应自己的角色。”齐宁凑过来,低声道“咱们已经拜过天地,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,你是我妻子,我是你丈夫,我想做什么,自然就可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低声道“我我虽然嫁过来,但但你若是欺负我,我也不会任你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欺负你?”齐宁嘿嘿一笑,道“怎样才算欺负,你倒是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微低头道“反正反正我不乐意的事情,你若是迫我做,那那便是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了口气,苦笑道“咱们刚结成夫妻,这甜言蜜语还没说,你张口就是不让欺负你,这这是不是有些破坏气氛?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心想这种时候,自己也确实不该对齐宁太生硬,但又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战樱,我写给你的那首诗,你可喜欢?”齐宁握着西门战樱的手,轻轻摩挲,另一只手伸过来,就要掀起西门战樱的红盖头,西门战樱急忙拦住,轻声道“还没有天黑,你你现在就要掀盖头吗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“我就想瞧瞧我的新娘子有多漂亮,让我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犹豫了一下,终究没有阻拦,齐宁捏住盖头边缘,缓缓掀开,西门战樱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便慢慢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柳眉弯弯,娇俏秀美,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,鲜红的小嘴,仿佛新生的樱桃一般娇艳欲滴,红润性感,她的脸上似是打了一层薄薄的胭脂,带着微微的粉色,俨如三月里的桃花,黑白分明的瞳眸中,仿佛秋天的湖水一般清澈,丝光不染。

    比起以前的样子,西门战樱此时娇美动人,特别是那一双眼眸儿,三分羞涩,三分欢喜,三分紧张,一分嗔怪。

    艳若桃花的美人儿近在眼前,齐宁忍不住凑近过去,便要贴上西门战樱的嘴唇,西门战樱有些紧张,闭上眼睛,很快就感受到齐宁温热的嘴唇贴上来。

    她虽然自小和一群男子混在一起,但对于男女之事所知实在是有限得很,那些师兄都是将她当做妹妹看待,即使有人对她心存爱慕,却也不敢表现出来,更不敢对她有丝毫的失礼,毕竟她是西门无痕的女儿,谁又敢招惹她?是以莫说亲近她,便是在她面前连荤段子那也是不敢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所知男女之事,此前完全是一种内心的情感,也就是在出阁之前,才有喜娘偷偷地教导了她一些洞房之事,此时齐宁夺了她的初吻,她便显得异常的生硬呆板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齐宁是此种老少,他所经女人之中,赤丹媚虽然是处子之身,但对男女之事却是天赋异禀,而田夫人一旦放开,亦是风情万种,这时候西门战樱紧张局促的反应,立时让齐宁明白,这大屁股姑娘在这方面只怕和一张白纸没有什么太大区别,还真是要麻烦自己以后好好调教才成。

    小半天之后,西门战樱实在耐不住,推开齐宁,喘气道“我我都喘不过气来。”见齐宁似笑非笑看着自己,脸颊顿时晕红,咬了一下嘴唇,嗔怪道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自己有福气,娶了这样一个大美人做老婆。”齐宁哈哈一笑,低声吟道“我欲与卿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卿绝!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眉宇间显出感动之色,从大袍袖中取出一只卷轴,打了开来,上面书有诗词,正是齐宁所吟的句子,这也正是今日齐宁娶亲之时,让严凌岘交给西门战樱的诗词。

    “这这是你自己写的?”西门战樱声音十分柔和“那那你真是为我写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为你还能为谁?”齐宁凝视西门战樱眼睛“这首诗词我是专门为你所写,情之所动,句句都是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嘴角微微泛起弧度,齐宁却是凑近她耳边,低声道“其实我还为你写了另一首诗词,不过不方便现在告诉你,要到晚上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首?”西门战樱睁大眼睛,眸带秋水“是什么,你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齐宁莫测高深一笑,摇头道“不可说不可说,你稍安勿躁,今晚我在被窝里偷偷告诉你。”脸上笑容却是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