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一一章 恩怨分明

第一一一一章 恩怨分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心下很是疑惑,暗想北宫连城又如何知道地藏卷轴在自己手中?但他更明白,北宫连城既然找上门,那自然是确定了消息,否则也不会直接让自己去取。

    地藏卷轴背后的秘密,齐宁至今还没有解开,只是在田雪蓉的帮助下,摸索出那卷轴之中藏着曲谱,但那曲谱里面藏着什么秘密,齐宁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今夜北宫连城十分突兀找上门来,而且很直接地找自己索要地藏卷轴,这让齐宁大感意外之余,心中的疑惑更甚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也不废话,背负双手,长身而立,望着天上的明月。

    齐宁心中叹气,暗想和一位大宗师,根本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,向北宫连城拱了拱手,这才转身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那曲谱齐宁是藏在墙砖后面,屋内依然一片幽静,西门战樱也没有醒转过来,他小心翼翼取了地藏卷轴,猛然间想到,北宫连城方才既然能让西门战樱悄无声息睡着,自然是进过自己屋内,对方确定地藏卷轴在手,只要在这屋里搜上一搜,以北宫连城的能耐,要找到这幅卷轴实在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没有偷偷取走,而是让自己回来取过去,显然是自重身份,不屑做那鸡鸣狗盗之事。

    回到那池边,北宫连城依然是保持着方才的姿势,怔怔望着天上的明月,齐宁上前,双手捧着地藏卷轴,恭敬道:“二爷爷,卷轴在此!”

    北宫连城这才回转身来,看了齐宁一眼,也不客气,伸手接过卷轴,在月光下打开了卷轴,扫了几眼,才缓缓卷起,放入袖中,道:“洞房火烛夜,回去吧,好好待她!”转身便要离开,齐宁心想你这老家伙从我这里拿走一件东西,连解释都不解释一下,这大宗师做的也实在是太没有礼貌,叫道:“二爷爷.....!”

    北宫连城顿住步子,回转身来,盯着齐宁眼睛,淡淡道:“以后也不必叫我二爷爷。”

    齐宁忙道:“那哪成,你是长辈,不叫你二爷爷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二爷爷.....!”北宫连城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:“我和你们齐家的恩恩怨怨,今夜就算是一笔勾销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怨?”齐宁一怔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淡淡道:“你今日的武功成就,只要不太过招惹是非,自保也是绰绰有余,那套剑法你多加习练,练上十年八年,若是能够弃剑,也就算是有小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弃剑?”齐宁只觉得和北宫连城说话实在费脑。

    他忽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,北宫连城被人称为剑神,其剑法自然已经是当今天下第一,世间无人可及,但是在他身边,却不见一把剑在手,手中仅仅拿着一支竹箫。

    “剑道的至高境界,便是心中无剑,手中更无剑。”北宫连城神色平和,波澜不惊道:“十年之内,你若能做到心中有剑而手中无剑,我会再指引你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隐隐明白,北宫连城所说的心中有剑手中无剑,自然是指剑法达到一定的境界,可以就地取材,手边的任何物事都可以化为宝剑。

    这大宗师说话总是有些神神叨叨,刚说过与齐家恩怨已了没有了瓜葛,转眼间又说十年之内自己剑法若有所成还会指点自己,前后却似乎有些矛盾,但凭心而论,能让剑神指点剑法,那是天下无数剑客可盼而不可求的机缘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我听的有些迷糊。”齐宁壮着胆子道:“之前我习得那套剑法,莫非是你有意传授?”

    北宫连城微一沉吟,才道:“有意无意,我自己也不知道,就如当年那个小姑娘,她说那番话是有意还是无意,我依然不复得知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?”齐宁疑窦更甚,苦笑道:“我真的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北宫连城今日的表情十分淡然,齐宁依稀记得当初在东齐鬼竹林的时候,北宫连城脸上偶尔还会带笑,对自己的态度也不算生分,但今夜的态度却明显冷淡许多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道:“三十多年前,我剑法始终没有太大的突破,亦有心灰意冷的时候,恰好遇上一个小姑娘。那天我经过一棵桃树,瞧见那小姑娘几次要爬到树上摘桃子,但她实在太小,要爬山那棵大树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艰难,有两次她还从树上摔下来,好在桃树不高,并不会危及性命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睁大眼睛,心想北宫连城怎有兴趣和自己说起往事来。

    “我上前要帮她摘桃子,她却坚持要自己摘下来。”北宫连城唇边终于浮现一丝笑意:“我告诉她说,要吃桃子,不一定要爬上树,拿一根竹竿,也可以敲打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了。”齐宁忙道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继续道:“可那小姑娘说,拿竹竿打下来的桃子就不值钱了,只有自己爬上树摘下的桃子,她的祖母才会开心,原来她摘桃子,是为了孝敬她的祖母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她又连续几次都没有爬上去,我一直在旁边瞧着,终于,那小姑娘坚持不懈,终于爬上了树,将桃树上最大的一棵桃子摘到手中,而且她很礼貌,还给我也摘了一个,她说我虽然没有真的出手帮她,但却有这个心,那颗桃子是报答我想帮她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姑娘为了摘下一颗桃子,通过自己的努力坚持不懈,最终达到目的,我为了练剑,又为何不能坚持?”北宫连城缓缓道:“也便是从那天开始,我便一心将自己献于剑道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如此说来,那位小姑娘还算是帮二爷爷大忙。”

    “她叫柳素衣。”北宫连城直接道:“也就是你的娘亲,因为当年是她让我坚持在剑道上,所以那次你从老宅拿走剑谱,我并没有收回,就当是报答你母亲当年的指点。”

    齐宁长大了嘴,一脸诧异,万想不到柳素衣竟然在北宫连城的成神道路上起到如此作用。

    “你的祖父是我的兄长,当年也唯有他对我尚有骨血之情。”北宫连城声音平静:“我救你一命,助你成亲,也算是完成你祖父的愿望,欠他的情分,也算是还清。”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终于明白,为何在东齐鬼竹林,北宫连城坚持要让自己和赤丹媚成亲,原来北宫连城只是想以此来报答锦衣老侯爷当年的情分。

    “你祖父和你娘亲对我的恩惠,我都已经送还给你。”北宫连城道:“只是我没有想到,你在剑道之上却也有罕见的天赋,那套剑法并不好练,你在短时间内却颇有所成,所以如果十年之内你达到我说的境界,我可以看在你天赋异禀的份上,助你一臂之力,现在你心中还有何疑问?”

    齐宁深吸一口气,这下子完全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二爷爷一直以来的指点,我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话没说完,北宫连城抬手道:“不用谢我,我说过,只是偿还情分而已。十年之约若到,你果真达到我所说的境界,我自然会来找你,否则你我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。”说完,抬步便走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齐宁再一次叫住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倒还很给面子,停下脚步,问道:“还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二爷爷,您说.....您说咱们恩怨两清,这个.....这个似乎不大对。”齐宁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转身看着齐宁,长发飘动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说的恩怨确实两清。”齐宁道:“不过.....不过我刚才送了你卷轴,这.....这算不算.....!”老脸一红,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下去。

    北宫连城一怔,很快便发出怪笑声,反问道:“你是说我还欠你人情?”

    齐宁挠了挠腮边,道:“其实.....其实我得到卷轴之后,没有告诉任何人,二爷爷.....二爷爷找我要,我立马就交了给你。”

    北宫连城似笑非笑道:“那你可知道,这件东西你若留在手里,也许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死在这上面?”

    “没.....没有那么严重吧?”齐宁有些怀疑:“只是一幅卷轴,而且知道的人并不多,又.....又有谁会找过来?”

    北宫连城道:“一幅卷轴?看来卓青阳果真没有和你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二爷爷见到卓先生了?”齐宁往前一步:“他现在在哪里?是否安全?”

    北宫连城只是盯着齐宁眼睛,却不回答。

    齐宁被北宫连城那一双剑锋般的眼眸看的心里发毛,干笑一声,道:“那....那卓先生应该对我说什么?这....这卷轴到底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黄毛孺子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北宫连城轻叹一声:“自今夜起,这件事情你彻底忘记,不要想着你拿过这幅卷轴。”摇摇头,喃喃道: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.....!”却是不再理会齐宁,转身便走,齐宁还想叫住,却见到身影一晃,北宫连城宛若鬼魅一般,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齐宁四下里看了看,哪里还有北宫连城半点身影,心下骇然,又想到自己一直想要揭开秘密的地藏卷轴落到北宫连城手中,忍不住苦笑道:“新婚之夜跑来,以大欺小抢东西,也不好好解释一下,哎.....!”知道北宫连城不可能去而复返,只能怏怏回到自己的房中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