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一二章 洞房花烛

第一一一二章 洞房花烛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醒转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夜深人静时分,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第一反应便是抬手去抓自己胸口,发现自己衣衫齐整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洞房火烛,幽静异常,红烛摇曳,西门战樱坐起身来,才发现齐宁正坐在桌边,趴在桌上,似乎已经睡着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有些诧异,她努力回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但却只记得自己在洞房等着齐宁的时候,迷迷糊糊没了知觉,根本不知道齐宁是什么时候回来。

    她从床上起身来,先是走到齐宁身边,想要叫醒他,但感觉齐宁似乎睡得很香甜,犹豫了一下,走到后窗,推窗开天上的月亮,才发现已经是到了后半夜,至少也是子时时分。

    齐宁回到房内,也不知道北宫连城用了什么手段让西门战樱陷入沉睡,倒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等着西门战樱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西门战樱迟迟未醒,齐宁只能在肚子里将北宫连城狠骂一通,夜里酒意倒是上来,趴在桌子上,却也是不知不觉中睡着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关紧窗户,走到齐宁身边,犹豫了一下,终是过去取了一件宽袍,替齐宁盖了上,这时候也是不好吵醒齐宁,心中却有些自责,暗想新婚之夜,自己还没能等回新郎,怎能睡过去,她自然不知这是北宫连城做的手脚。

    静夜幽静,西门战樱这时候自然是睡不着,坐在桌边,瞧着齐宁沉睡的样子,见得齐宁睡着之后神色安详,忍不住嘟囔道:“也就睡觉的时候老实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看了我半天,就只有这样一句评语?”齐宁猛然间睁开眼睛,嘴角泛笑,西门战樱“啊”地一声,顿时面红耳赤,心想看来这坏蛋早就醒了,那么自己在这里瞧他小半天,他自然是知道。

    她起身要走,齐宁却是眼疾手快,探手一把抓住了西门战樱,西门战樱还没来得及反应,齐宁微一用力,已经将妻子扯进了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身不由己,一屁股坐在齐宁怀中,羞臊无比,扭着娇躯挣扎几下,齐宁已经低声道:“不许动!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咬着嘴唇,低声道:“你放我起来!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觉得今晚我还能放开了你?”齐宁一手环抱住西门战樱的腰肢,他早就知道西门战樱圆臀丰硕,此时坐在自己腿上,果然感觉轮廓浑圆,挺翘非常,不但饱满而且充满了弹性,抬手托住西门战樱的下巴,含笑道:“洞房火烛夜,**一刻值千金,你都睡了好半天,精神该恢复了,接下来做你应该做的事儿吧?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自然知道齐宁说的是什么事情,心下发慌,怦怦直跳,她未经人事,圆房之事对她来说,既充满了神秘,又让她满是惶恐。

    “你.....不是说还有一首诗词吗?”西门战樱知道圆房那也是天经地义,到了这种时候也还真没有必要推搡,但却想多说几句话,让自己紧张的心情稍微平缓一些。

    齐宁轻轻一笑,道:“是有一首诗词,不过......!”却故意吊人味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西门战樱本就是一个行事爽快的姑娘,齐宁这般卖关子,心里就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猛地起身来,已经将西门战樱横抱在怀中,西门战樱轻呼一声,齐宁已经抱着她往床边走过去,轻笑道:“不过那首诗必须在被窝里才能告诉你,夫人,天色已晚,咱们还是先到床上说话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俏脸绯红,不敢看齐宁眼睛,闭上双眸,到得床边,齐宁将西门战樱小心翼翼平放下,便伸手去接西门战樱衣衫,西门战樱呼吸急促,忙握住齐宁手,低声道:“我.....我自己来!”

    “今晚你听我话。”齐宁轻压在西门战樱身上,柔声道:“该我做的你不要动手,我让你怎样做,你就听我吩咐,成不成?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不敢睁开眼睛,只是轻嗯一声,齐宁借着灯火,看着西门战樱娇美的脸庞,不禁凑上前去,吻在了西门战樱的唇上。

    窗外月光幽幽,屋内却是一片春意盎然,缠绵香艳,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    齐宁在西门战樱美好的身体上折腾了一个多时辰,西门战樱浑身酥软,如同缎子般的肌肤上满是香汗珠子,秀发披散,她初为人妇,完成了少女到妇人的蜕变,此时的灯火之下,更显娇媚。

    齐宁在西门战樱身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,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细孔都感觉得爽透无比,搂抱着妻子柔美的身体,一只手在光滑的肌肤上来回摩挲,西门战樱此时却如同被浇灌了雨水的花儿,脸颊嫣红,眉宇间兀自有尚未消散的浓浓春意,身体贴着齐宁,感觉到齐宁一只大手依然在自己丰软的翘臀上抚摸,忍不住低声娇嗔道:“还没.....还没够吗?一直.....一直都摸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够。”齐宁扯过被子,两人裹在被中,闻着西门战樱身上的体香,轻声道:“从今以后,我是早也摸,晚也摸,爱不释手,要摸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你就会哄人!”西门战樱娇嗔道:“用不了几天,你就不喜欢了,我....我知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齐宁在她臀上重重捏了一下,道:“刚才谁还说我好,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嗔道:“我....我又不是骂你,我只是.....只是看到他们都那样。相公,你.....你不会也和他们一样,过几天就不喜欢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齐宁将西门战樱用力拥在怀中:“你是我娶进门的宝贝,无价之宝,既然娶了你,就一辈子会待你好。我要是待你不好,你爹和皇上都饶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笑道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齐宁贴在她耳边柔声道:“是不是很疼?”

    “就....就一开始。”西门战樱脸上发烧:“后来.....后来就好了。”抬眼瞥了齐宁一下,低声怪道:“我....我让你轻一些,你....你就不听,就像.....就像要吃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越是那样,才越代表我喜欢你。”齐宁嘿嘿一笑,低声问道:“战樱,我有个问题,见到你第一天的时候就想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齐宁脸上显出贱兮兮的表情,低声问道:“我一直想知道,你是不是练了什么功夫,所以....所以屁股才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西门战樱羞恼道:“你....你个臭流氓,说下流话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下流话刚才不也说了,我瞧你还喜欢听,怎地现在又怪我?”

    “不和你说了。”西门战樱将脸颊贴在齐宁胸膛,一只手掐着齐宁的手背:“你再说我就赶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齐宁低声恳求道:“好媳妇,你就告诉我,我真的想知道,这对我来说,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啊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红着脸道:“这....这又不是练功弄得,就是.....就是长成这样,我.....我有什么办法?你....你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”齐宁嘿嘿笑道:“喜欢,我是太喜欢了,就你这屁股,那是价值连城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被他说的面红耳赤,但心里却是有些得意,今晚两人圆房之时,她能够感觉出来相公对自己臀部的偏爱,一个女人的身体能让自己喜欢的男人喜欢,那当然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,其实她心里也很清楚,自己身体最大的特别之处,就是在腰肢以下那片,平日里也总有男人往那里瞧,心知那定然是最吸引男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说那首诗词。”西门战樱记了起来:“刚才....刚才你就只知道欺负人家,也不告诉我到底还有哪首诗词。”

    齐宁哈哈一笑,道:“没忘没忘,你听好了,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写的。”顿了一顿,才坏坏一笑,轻声道:“梅花帐里笑相从,兴逸难当屡折冲。百媚生春魂自乱,三峰前采骨都融。情超楚王朝云梦,乐过冰琼晓露踪。当恋不甘纤刻断,鸡声漫唱五更钟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细细听他每一句,听到半中间,已经是面红耳赤,等到听完,忍不住娇嗔道:“你这个坏蛋,就会.....就会这种见不得人的诗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想过让它去见别人,只是给你写的。”齐宁笑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有水平?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虽然习武出身,但跟随父亲自然也是读书习字,这首诗中的韵味,她又如何听不出来?

    “现在才三更天,离五更天还有一阵子。”齐宁看着西门战樱迷人的眼睛,似笑非笑道:“媳妇,咱们是不是要到五更天才好好歇息?”

    “不,我现在就要睡。”西门战樱如何不知道齐宁话中意思,立刻转身,背对着齐宁,她却不知这姿势正中齐宁下怀,齐宁一把抱住西门战樱腰肢,手一搂,已经让西门战樱圆臀拱起,贴上前去,低声调笑道:“原来你知道我喜欢这姿势。”西门战樱急道:“不要....!”扭动几下,便感觉不对劲,齐宁正待纵马驰骋,便在此时,却听得一声尖叫传来,那尖叫声一闪即逝,似有若无,齐宁心下一凛,豁然坐起身来,西门战樱本已经准备好,任他欺负,忽见他突然停下,还坐起身来,有些奇怪,扭过身来,用被子挡着雪白丰满的胸脯,见齐宁神色戒备,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