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一五章 回门

第一一一五章 回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洞房火烛夜,金榜题名时,这本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,但此刻的洞房之内,却显得气氛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是说青铜将军杀人取血,是为了.....保命?”西门战樱漂亮的脸上显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齐宁伸手过去倒了两杯茶,这才道:“战樱,你想一想,青铜将军潜入府里,而且接近我们的住处,其目的何在?段沧海说的没有错,青铜将军确实是来找我,不管他有什么目的,这是他一开始就准备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微微眨了眨眼睛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但是他没有按计划进行,而是突然杀了素兰,那是为何?”齐宁冷笑道:“我想来想去,只有一种可能,对方很可能患了一种怪病,又或者说,他受了一种很奇怪的伤势,必须以新鲜的人血才能缓解身体的变故。”端起茶杯,饮了一口,才继续道:“青铜将军潜入府里后,还没有找到我这里,身体就出现了问题,那种情况下,他已经无力再来寻我麻烦,只能先找人将其杀死取血,但当时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,所以没有一击必中,让素兰发出了叫声,从而让府里的护卫们迅速反应,青铜将军仓促之下吸了几口血,在护卫们发现之前,匆匆逃离。”

    “他吸了几口血之后,身体还没有立刻恢复,所以走动之时,脚步虚浮,留下了凌乱的脚印。”西门战樱补充道:“不过虽然只有几口血,但还是让他的身体迅速恢复了一些,所以离开树林的时候,他可以施展轻功,不留踪迹逃脱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一想到青铜将军吸取人血的可怖场景,心中有些发寒,不禁握住齐宁手,担心道:“相公,那他....他为什么要找上你?而且偏偏是在咱们成亲之夜?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觉得今夜是出手的好时机。”齐宁道:“我新婚之夜,在酒桌上和宾客们饮酒过多,他一定会以为我饮酒过多,警惕性会大大降低,再加上....再加上咱们两个要圆房,一定会疏于防备,他便可以找机会趁机出手。不过青铜将军敢登门来找我,其身手一定十分了得,而且事先也一定计划好,无论成与不成,都能够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蹙着秀眉,咬了一下嘴唇,很快便道:“我明天去神侯府找二师兄,定要让他们迅速破案,不能.....不能让青铜将军一直惦记着你。”

    齐宁感受到西门战樱对自己的关心,微微一笑,伸手将西门战樱扯过来,让其坐在自己的腿上,环抱着西门战樱腰肢,笑道:“你不用担心,青铜将军虽然了得,但你相公也不是吃素的。”眸中显出一丝寒意,冷笑道:“而且青铜将军今晚的行动,恰恰已经提供了我们追查他的许多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已经找到线索了?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此人在京城,这是不言而喻,而且咱们早就分析过,他一定是在朝中为官,甚至有过统兵的经历,换句话说,他是朝廷的一员武将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微点螓首,齐宁继续道:“此人目前一定患有奇怪的病症,而且武功了得,如此一来,怀疑的对象就大大缩小,只要调查京城之中哪位武将患有怪疾,就可以列入怀疑的名单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蹙眉道:“患有怪疾的武将?”陡然之间,娇躯一颤,齐宁看她花容失色,轻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.....没什么。”西门战樱眸中划过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齐宁如何看不出西门战樱心思,柔声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是在想岳父大人如今也患有怪疾,而且他武功了得,所以你担心我会怀疑岳父大人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看着齐宁眼睛,低声道:“相公,我爹.....我爹绝不可能是青铜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怎会有此等担心?”齐宁笑道:“岳父大人是堂堂神候,我怎会怀疑他是青铜将军?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微松口气,道:“是.....是我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岳父是神侯府神候,咱们说一句大不敬的话,如果他真需要人血,还用得着自己亲自动手?”齐宁叹道:“北斗七星对神候都是忠心耿耿,神候任意调派一人,都可以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,还会为了鲜血犯愁?”压低声音道:“你是神侯府的人,应该知道,就算岳父让人去干这样的事情,也不会泄露分毫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花容微显凝重,却是点头道:“相公,这.....这是咱们在屋里两个人说话,二师兄他们对我爹唯命是从,有时候圣旨也及不上我爹的话。北斗七星之中,大半都是我爹从小调教出来,他们将我爹视作父亲,我爹也是将他们看作自己的孩子。”顿了一顿,才压低声音道:“若是我爹.....我爹真的让他们去做那些事情,他们也定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那就是了,所以你切莫多心。京城的武将没有五百也有三百,而且患有怪疾之的武将自然也不会让人知道。”微一思索,才道:“许多人都深藏不露,也许有人武功了得,却并不为人所知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道:“神侯府有许多武将的详细情报,咱们既然已经缩小了怀疑范围,交给二师兄他们去追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天都要亮了,明天说不定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”齐宁横抱起西门战樱:“咱们还能小睡一会儿,要是熬夜多了,那可不漂亮了。”抱着西门战樱回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他虽然言谈轻松,那也是为了不影响西门战樱的情绪,心情却是很为沉重。

    次日早上,府中上下大多数依然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,齐峰带人在顾清菡院子外面守了一夜,倒也并无任何情况,天亮之前便即散去,顾清菡却也是不知。

    段沧海暗中妥善处理了素兰的遗体,但是一晚上却始终没有找到丑汉的下落。

    齐宁次日得知丑汉失踪,心下更是奇怪,自打丑汉被自己带回府里,几乎没有出过门,日夜都是待在府里,可是偏偏在素兰遇害当夜丑汉失踪,着实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顾清菡起得很早,准备了西门战樱回门的礼物。

    因为两家隔得很近,所以成亲次日便可回门,这也是为了表示对神候的尊敬,齐宁和西门战樱用过早餐,带上顾清菡准备好的礼物,坐了马车回到闲乐居。

    闲乐居一如既往地清静,一夜过后,西门战樱从少女变成少妇,似乎在这一夜之间连气质也变了,或许是因为梳起的发髻不同,整个人散发着少妇独有的妩媚气息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却见到厨房那边青烟袅袅,齐宁令人将礼物放好,和西门战樱到了厨房门外,只见到西门无痕一身轻便的长衫,正在厨房忙活,但西门神候显然是平日里很少进厨房,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西门战樱在门外看的好笑,径自过去,撸起袖子道:“你过去,我来!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这才瞧见女儿女婿过来,哈哈一笑,向齐宁道:“厅里坐。”出了厨房,洗了洗手,领着齐宁到了客厅,闲乐居并无仆从,齐宁自己过去给神候和自己倒了茶,这才向西门无痕行礼道:“岳父!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笑道:“你知道我性子,这些繁文礼节就不用了,还以为你们要过两天才来,怎地这么早就过来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战樱担心岳父在家里吃不饱,所以早早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丫头。”西门无痕气色似乎略有好转,但整个人看起来已然没有当初那般精神健烁,他似乎也忘记上次将齐宁和唐诺赶出家门的事情,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才笑道:“你也知道她的性子,有时候难免会娇惯一些,不过这丫头性情纯善,以后若有什么矛盾,互相忍让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岳父放心,小婿不会让战樱受委屈。”齐宁恭敬道。

    西门无痕点点头,才道:“朝廷北伐在即,皇上少不得要用你去做事,旨意一下,说走就走,出去之后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这阵子多陪陪她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点头,终于道:“有一件事情本不该说,不过......!”

    “有话当说无妨。”西门无痕笑道:“今天在这里,你不是护国公,我也不是什么神候,你是我的女婿,我是你的丈人,闲话家常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齐宁道:“岳父,昨晚......青铜将军再次出现。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本来端杯饮茶,闻言手上动作一顿,扭过头来,皱眉道:“青铜将军?”

    齐宁也不隐瞒,便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西门无痕神色凝重,放下茶杯,道:“青铜将军为何要找上你?他昨晚杀人吸血,定然是事情有变,并非有意去杀人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小婿以为,青铜将军一开始的目标确实是我,但后来可能有什么变故,所以杀了婢女吸取血液,改变了原来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微一沉吟,才道:“此人应该是朝中的武将,而且武功了得,否则也不敢潜入你的府邸去行事。”顿了一顿,目光深邃,冷笑道:“他应该是受了伤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