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一六章 闲情雅致

第一一一六章 闲情雅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受伤?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抚须道:“你可听说过元斗宫?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元斗宫是苍浩真人所创,曾经那也是威风一时,比之今日的大光明寺更是威风。”西门无痕淡淡笑道:“苍浩真人乃是百年一遇的武学奇才,他自创六大神功,任何一门神功拎出来,也是让人闻风丧胆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其中有一门神神技,称作秋风掌。”

    “秋风掌?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颔首道:“这名字听起来平平无奇,可是威力惊人,据老夫所知,但凡被秋风掌打中,就如同秋风扫过的树木,受者不会立刻死去,但体内的血液却慢慢枯竭,除非饮用新鲜人血才能够延长寿命。”

    齐宁骇然道:“还有.....还有这样歹毒的功夫?”

    “之前青铜将军出现,老夫也想过是否此人受了秋风掌,但元斗宫六大神技在江湖上几乎销声匿迹,能保留下来的神功已经是凤毛麟角。”西门无痕肃然道:“所以老夫倒也没有想过青铜将军是受了秋风掌,这江湖上有诸多邪门的武功,有些为求捷径修成厉害的功夫,便会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,利用人血修炼武功,那也并不罕见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岳父一开始是怀疑青铜将军是为了练功才吸取人血?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抚须颔首道:“确实如此,所以老夫吩咐曲小苍暗中调查江湖上有哪些门派还在修炼此等邪功,让他们从各大门派着手找到凶犯。”随即冷笑一声,道:“昨夜那青铜将军为何去找你,老夫不复得知,但是他仓促行动,却暴露了他吸血的目的,练功无需去你府上杀人取血,依你所言,他只能是在那时候伤势发作,迫于无奈才要取血自保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岳父果然是睿智非凡,小婿昨夜想了许久,和岳父大人想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笑道:“你这般说,是夸赞自己聪明。”微一沉吟,才道:“青铜将军在你成亲之夜找上门,定然有其目的,而且他也绝不会就此罢休,自此之后,你要随时小心提防,老夫也会尽快查到此人的下落,将其捉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西门战樱已经端了做好的菜进屋,齐宁忙过去帮忙,摆好酒菜,翁婿两对面坐着,虽然按理来说,西门战樱不好上桌,但齐宁对这些规矩不屑一顾,让西门战樱一起坐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有空,也去神侯府见见师兄们。”西门无痕道:“战樱打小在神侯府长大,那里算是他半个家,回门也是要去看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岳父放心,我都已经准备好,待会儿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的事情,你顺便也可以和曲小苍说说。”西门无痕嘱咐道:“这事儿终究要他去追查。”

    西门无痕的饮食没有什么讲究,粗茶淡饭,吃过饭后,两人辞别,径自往神侯府去。

    顾清菡做事素来周全,除了准备送到西门无痕这边的礼品,也早就准备好送给神侯府的礼品,显然是知道齐宁还要往神侯府去一趟。

    乘车到了神侯府,早有人向曲小苍禀报,曲小苍领着一群吏员出来迎接,齐宁令人将礼品搬进去,分发给神侯府的师兄弟们,曲小苍请了两人到后厅坐了,少不得闲话一阵,十分亲切,严凌岘也在一旁陪着,但神色却颇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对了,曲师兄,那位煜王爷最近如何?”齐宁放下茶杯笑道:“若是方便,我今日倒想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曲小苍笑道:“这位煜王爷倒是雅兴十足,每天读书写字,还向我们要了一台瑶琴,吃喝不愁,倒真是自在得很。国公要见,我领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。”齐宁向西门战樱道:“战樱,昨晚的事儿,你细细向曲师兄说一说,让严师兄带我过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曲小苍诧异道:“昨晚的事?”心想昨晚是你们洞房火烛夜,能有什么事情要对我细细说?但还是笑道:“那好,老七,你带国公过去。”

    严凌岘答应一声,起身领着齐宁出了门,走了一段路,四周无人,齐宁咳嗽一声,严凌岘放慢步子,左右瞧了瞧,才压低声音道:“国公,我帮你打听过,鬼狱那边并没有你说的青藏喇嘛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严凌岘低声道:“韩师兄那边我是不好询问的,偷偷找了一位看守鬼狱的师弟,从他口里好不容易套出话来,最近这阵子倒是在鬼狱关了几个人,但是并没有青藏喇嘛在其中,国公,看来神侯府并没有抓那喇嘛。”

    齐宁盯着严凌岘眼睛,不怒自威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绝不敢欺瞒国公。”严凌岘苦着脸道:“不过前些天韩师兄亲自出去了一趟,十分隐秘,究竟在什么我也不知道,但那位师弟说当晚韩师兄回来时,并没有带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神侯府做事都是悄无声息,抓了什么人,从来也不会让人知道。”严凌岘低声道:“能让韩师兄亲自出手,对方便大有来头,按理来说韩师兄既然出手,总能将对方抓回来,不过.....那天韩师兄带了手下两个师弟出去,回来时并没有带人,也不知道是行动失败,还是将人藏在了别处。”

    齐宁皱眉问道:“神侯府应该就是守备最森严的地方,你说藏在别处,莫非神侯府还有更隐秘的牢狱?”

    严凌岘摇头道:“国公,那我可真是不知道。我虽然也在北斗七星之列,但却并非什么事情都知道,几位师兄也都是各司其职,询问其他师兄的职责,那是神侯府的大忌。”

    齐宁对严凌岘这话倒是颇为相信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见到严凌岘的时候,严凌岘和西门战樱一起追查青铜将军一案,能让西门战樱参与进这件案子,亦可见当时神侯府并没有将吸血议案当成大案,而严凌岘在北斗七星之中位居末席,由此可见严凌岘在神侯府的地位确实不高,至少与北斗七星其他人相比,并无什么话语权。

    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严凌岘才会心中郁郁,被鬼面人所收买。

    严凌岘调查出这个结果,也没有让齐宁太失望,毕竟他也知道神侯府不是一般的衙门,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严凌岘能打探出这样的消息,也算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韩天啸亲自出手,却没有抓回人来,齐宁相信那并非是失手,很有可能是韩天啸救出哲卜丹巴,却将他另外那排在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一路寻思,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九宫池。

    九宫池是神侯府核心地带,这里的守备异常森严,而北汉煜王爷便是被软禁在此。

    虽然并无从煜王爷手里得到寰宇图,但神侯府对煜王爷倒还算是很客气,湖中小居很是雅致,若非是被软禁,这里也确实是休养的好处所。

    齐宁顺着那条通往湖中小居的小径来到屋前,天高气爽,窗户敞开,透过窗户,瞧见煜王爷正躺在一张竹椅上,手里拿着一卷书册。

    齐宁叹了一口气,煜王爷听到声音,转过头来,看到站在窗口的齐宁,微微一笑,也不起身,只是道:“侯爷为何叹气?”

    他被软禁在神侯府,可说是与世隔绝,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,齐宁晋封公爵,他自然也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齐宁转到门前,走到屋内,道:“王爷闲情雅致,在这里休养,实在让人羡慕,其实我倒是想好好歇歇,只可惜公务太多,想和王爷一样也是不成。”

    煜王爷坐起身来,放下书卷,过去倒了一杯茶,笑道:“今日侯爷过来,也没什么好招待,只能一杯粗茶款待。”抬手道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桌边坐下,齐宁才开门见山道:“给王爷带来了一件好消息,北堂风顺利抵达咸阳,而且屈元古已经召集兵马,目前数万大军屯守潼关,北汉那边,北堂昭和北堂昊两虎相争,似乎都已经筋疲力尽,北堂风手握西北虎狼之师,随时都可能杀进关内。”微微一笑,道:“王爷听到这消息,是不是很开心?”

    煜王爷哈哈一笑,抬手抚须道:“侯爷缘何会说我会开心?”

    “王爷当初和北堂风一同要去往咸阳,却在襄阳被我们请了回来。”齐宁含笑道:“否则王爷如今也在咸阳那边,一旦北堂风夺取了洛阳,登基称帝,北堂风自然不会亏待王爷。”

    煜王爷叹道:“锦衣候终究还是在官场上,看不破名利。本王已经贵为大汉王爷,富贵至极,北堂风成与不成,与本王实在不相干。”凝视齐宁双眸,微笑道:“北堂风是本王的侄子,北堂昭和北堂昊也是本王的侄子,无论他们谁登上皇位,本王只要在大汉,都是尽享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这话似乎很有道理。”齐宁道:“既然如此,当初王爷为何会跟随北堂风去往咸阳?”

    “本王去了咸阳?”煜王爷微笑道:“本王现在不是在贵国吗?咸阳离本王千里之遥,本王何曾去过咸阳?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煜王爷淡淡笑道:“本王的家眷都在洛阳,本王如果真的到了咸阳,和北堂风在一起,一旦北堂风与北堂昊为敌,你觉得北堂昊能放过本王的家小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