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一七章 抓其要害

第一一一七章 抓其要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煜王爷谈笑风生,齐宁却是心下一凛。

    北堂煜这一句话却是一言中的,如果他果真去了咸阳,和北堂风抱成团对付北堂昊,那么其身在洛阳的家眷就会在北堂昊的手中,北堂昊既然可以和自己的兄弟手足相残,自然不会在意北堂煜的家人,将煜王爷的家眷斩杀祭旗,那并不是有多稀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王爷是说,从一开始,你就没有想过去往咸阳?”齐宁明白几分。

    北堂煜淡淡一笑,道:“说到底,你们楚国人的能耐实在不怎样,本王和北堂风经过楚国境内,绕道前往咸阳,从一开始这几乎是不可能达成的目的,北堂风当时六神无主,本王给他出了这个主意,他一口答应。”

    齐宁意识到什么,心中吃惊,但神色倒还平静:“王爷是说,你绕道楚境,并没有想过离开楚国,换句话说,你是有意要让我们请你来京城?”

    北堂煜笑道:“锦衣候果然是一点就通。”端起茶杯,十分优雅地轻抿一口,才悠然道:“皇位之争,你死我活,胜者为王败者为寇,怪只怪先帝驾崩的时候,本王却与北堂风在东齐,如果本王和他分道扬镳,他必然心中怀恨在心,本王也不敢确定分开之后,他就一定到不了咸阳.....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齐宁叹道:“王爷如果在东齐和他分开,直接返回洛阳,那么北堂风心中怀恨,一定会以为王爷是站在北堂昊那一边,而王爷也担心北堂风真的得到屈元古的相助,有朝一日杀进洛阳,那时候王爷就大难临头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煜王爷含笑道:“如果本王随他到了咸阳,北堂昊也必定会认为本王站在北堂风那一头,本王的家眷就身处险境。”

    齐宁恍然大悟:“随意王爷故意经过楚国,即使被我们请回来,你也并不担心我们会对你怎样。”

    煜王爷放下茶杯道:“本王在大汉只是个闲散人,贵国好歹也是大国,即使抓了我,难道就真要杀我祭旗?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煜王爷微笑道:“所以本王总要冒一点风险。本王在你们楚国,无论是北堂风还是北堂昭,都不会为难本王的家小,如果贵国他日网开一面,放本王归国,那是再好不过,即使要一辈子囚禁本王,大汉皇位之争无论谁胜出,本王的家眷都可以得保。”抚须道:“本王都一大把年纪,生死已经是置之度外。”

    齐宁万没有想到煜王爷被抓的真相竟然是如此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本王相信途经贵国,总能让你们的人发现一些端倪。”煜王爷叹道:“想顺利到达咸阳不容易,可是想要被你们带回建邺,那却是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齐宁问道:“王爷一开始是打算让北堂风也被我们找到?”

    “北堂风能够得宠,不过是他的母亲受到宠爱。”煜王爷淡然道:“几位皇子之中,无论是北堂昭还是北堂昊,人品才干都远在北堂风之上,本王毕竟是大汉皇族,先祖创业不易,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江山败落,北堂风若是登上皇位,必然会重用母氏一族,到时候外戚专权,我大汉江山便摇摇欲坠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长叹一声,赞叹道:“王爷深谋远虑,今日我是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齐宁是真的对煜王爷心服口服,他哪里能想到,这位老王爷如今被软禁于楚国,只不过是一种策略而已。

    北汉诸皇子为争夺皇位,拼的你死我活,而北汉的文臣武将,自然而然也就各自站队,身家性命自然也全都押了上,时局之下,谁也无法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而这位煜王爷竟然能想出远避楚国摆脱是非的法子,实在是让齐宁叹服。

    “本王又何尝想这样?”煜王爷苦笑道:“锦衣候,本王不妨和你说句心里话,若是有得选择,本王还真希望是一名普通的富家翁,守着田地衣食无忧,若在一乡,偶尔接济一下别人,还能受人尊敬。身在朝廷,嘿嘿.....!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王爷贵为皇胄,自然也是受人尊敬的。”

    煜王爷哈哈一笑,道:“本王从年轻时候开始,就只知道斗鸡走狗,所以当年没有人会觉得我有资格继承皇位,这也就免去了许多麻烦,但也正因如此,朝廷的官员们可没有几个心里不轻视本王。”靠在椅子上,悠然道:“所以本王也没有想过让他们心生什么敬意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点头,端起茶杯道:“王爷,你就当真觉得你身在大楚,家眷就能平安无事?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觉得他们不安全?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王爷是我的长辈,见识比我多,兵荒马乱的时节,自然也见过血腥残杀。王爷刚才说了,无论是北堂昭还是北堂昊,人品和才干都要胜过北堂风,这两人不管最终谁得了洛阳,试问会不会向北堂风妥协?”

    煜王爷淡淡一笑道:“你当皇位之争是小孩子过家家?既然已经兵戎相见,不到一方彻底胜利,就不会轻易罢手。如果北堂风兵临城下,北堂昭或者北堂昊果真投降,那下场比死还要凄惨,你觉得他们不明白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所以最终还是要一站到底?”

    煜王爷颔首道:“以本王的了解,洛阳一战,势不可免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请问王爷,洛阳城破之后,会是怎样一番景象?”齐宁凝视着煜王爷双目:“城中是秩序井然,还是人间地狱?”

    煜王爷一怔,随即皱眉道:“这.....城破之后,洛阳城难免要乱上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晚辈翻阅史书,但凡城破之后,除非有特殊状况,否则兵马一进城,便会大开杀戒,将城中变成人间地狱。”目光深邃,声音平静:“王爷觉得屈元古和北堂风占据洛阳之后,会不会约束部下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摇头道:“晚辈以为,那两人都不会约束部下,据我所知,屈元古也不是什么善类,北堂风更是目光短浅。西北贫瘠,屈元古手下的将士在西北饱经苦寒,杀到洛阳,屈元古总要给他们一些甜头。”

    煜王爷冷笑道:“北堂风如果想要做皇帝,难道要将自己的都城变成一堆废墟?”

    “北堂风是要做皇帝,但是他如果取胜,第一个要想到的是谁帮他坐上了皇位。”齐宁慢条斯理道:“他能杀到洛阳,是靠了屈元古麾下的骄兵悍将,王爷,西北军听从屈元古的军令那是理所当然,但是不是听从北堂风的号令?”

    煜王爷一怔,皱眉道:“屈元古在咸阳领兵多年,西北军.....确实听他吩咐,不过他是北堂风的舅父,那.....!”说到这里,立刻意识到什么,话声顿止。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看来王爷已经明白了。屈元古和手下的西北将士是一体,那些人跟他起兵,说到底,求的就是荣华富贵高官厚禄,拿下了洛阳,屈元古若是阻止手下人抢掠,定会大失军心,而屈元古知道自己拥有的一切无非是手里抓住了西北兵权,此种情势下,他当然不会考虑北堂风称帝之后的都城是怎样,只会满足手下那帮人的所求。”

    煜王爷端杯连饮数口,他先前云淡风轻,但这时候似乎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,脸色已经开始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屈元古要做什么,北堂风当然不敢阻拦。”齐宁微笑道:“我只担心屈元古真的拿下洛阳之后,一时生出做皇帝的念头,到时候自己登基称帝那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似笑非笑道:“虽然北汉有牧云候北堂幻夜这位大宗师存在,但据我所知,大宗师不会卷入世间纷争,即使屈元古真的要称帝,北堂幻夜也未必会出手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大汉是北堂一族的大汉,他屈元古算什么东西,怎敢有野心称帝?”煜王爷显然是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动:“他若称帝,没有人会服气,那是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了口气,道:“王爷,恕我直言,当年北堂一族也是外戚,最后不还是坐了江山?北堂一族可以,屈元古为何就不敢?”

    煜王爷脸色更是难看,齐宁继续道:“如果西北军在洛阳劫掠,王爷觉得那群虎狼的目标会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官宦之家。”煜王爷叹道:“官宦之家多有积财,金银珠宝古董字画都有珍藏,普通百姓自然不会拥有,他们要劫掠财富,当然.....是挑选官宦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在北汉富贵至极。”齐宁道:“到时候却不知道西北军会不会冲进煜王府?那时候洛阳一片混乱,所有人都自顾不暇,如果那群虎狼真的冲到煜王府,想必也没有人能管得了,到时候.....!”话声戛然而止,只是微微摇头,但后面要说什么,煜王爷自然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煜王爷放下茶杯,冷笑道:“锦衣候,你今日前来,到底意欲何为?是否还忘不了寰宇图?”

    齐宁含笑道:“晚辈到现在没有提及一句寰宇图,是王爷自己提出来。当然,既然说到这里,晚辈有个建议,不知道王爷愿不愿意接受?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ps:国庆大家都在外面放松,小沙足不出户,一直都在看书写书,厚着脸皮要一张月票,谢谢了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