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一九章 起疑

第一一一九章 起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神侯府北斗七星,韩天啸位居第三,齐宁虽然并没有亲眼见识过韩天啸的武功,但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,其武功当然不弱,否则神侯府北斗七星也不可能成为江湖各大帮派的梦魇。

    严凌岘位居末席,是最后一个成为北斗七星的成员,在江湖上尚未有太大的威慑力,但其他几位却都是身经百战之辈,手段当然都不会弱。

    韩天啸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,却突然侧身一歪摔倒在地,这当然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因为太过于匪夷所思,曲小苍和齐宁都是一呆,没有及时出手拉住。

    韩天啸摔倒在地,立马用一只手臂撑住地面,此时齐宁分明瞧见韩天啸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,那明显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老三!”曲小苍回过神来,豁然站起,诧异道“你这是?”

    韩天啸勉强站起身来,道“无妨,我!”身体摇摇欲晃,曲小苍探手抓住他手臂,稳住他身子,西门战樱花容失色,起身急道“三师兄,你是不是生病了?赶紧让人过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神侯府有精通药理的高手,倒不必出府去找大夫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人。”严凌岘反应过来,便要向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韩天啸深吸两口气,才道“我没有患病,只是练功时候出了点小问题,待会儿待会儿去找神候就好。”

    曲小苍似乎意识到什么,沉声吩咐道“老七,备车,立刻送你三师兄去闲乐居。”

    严凌岘答应一声,迅速下去备车,曲小苍向齐宁道“国公,小师妹,你们先用饭,我安排一下,很快就回来。”也不多说,扶着韩天啸出了门去。

    屋里只剩下齐宁夫妇,西门战樱眉宇间显出担忧之色,低声道“相公,三师兄看起来身体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三师兄说是练功出了问题,那是练得什么功?”齐宁问道“战樱,你以前在这里可见过这种情况出现?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摇头道“从无出现过。三师兄是几个师兄之间话语最少的一个,他性情孤僻,平日里也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,就是和几位师兄也很少说话,在神侯府也就与二师兄关系最深。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为人圆滑,待人和善,无论与谁都能相处得很融洽。”齐宁道“战樱,三师兄的武功高低,你应该很了解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犹豫了一下,才压低声音道“相公,我虽然嫁你为妻,但神侯府里许多事情还不能对你讲,不过几位师兄之中,大师兄的武功自然是最高,我爹说过,几位师兄之中,大师兄性侵沉稳,自小练功也是稳打稳扎,虽然涉猎的武功不多,但任何武功到了大师兄的手里,他都能够专心修炼,练到极高的境界。”微微一顿,才道“不过要说几位师兄中谁最像我爹,就是三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爹?”齐宁一怔,心想这还真看不出来,西门无痕平日看起来外表儒雅,待人也都是和

    颜悦色,有时候乍一看实在不像是江湖人,倒像是一名文士,反观韩天啸,尖嘴猴腮,若照算命的来说,这长相就不是善类,而且性情孤僻,见过他的人都会感觉此人并非一个好相处的人。

    西门战樱道“我说的并不是性情,而是练功的癖好。我爹从年轻时候开始,就涉猎各家武学,就算到了现在这把年纪,若听说有什么新奇的功夫,也总想瞧一瞧。三师兄是几位师兄中武学涉猎最多的一位,他对江湖各门各派的武功了若指掌,他还小的时候,有一次偷偷钻进经库,那里面收藏有许多武功秘籍,也不知道是如何偷入进去,就那般失踪两天,后来被找到,师傅狠狠打了他一顿,但奇怪的是,此后却准许他自由出入经库,所以他的武功十分庞杂,谁也说不清他懂得多少门功夫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点头,心想原来是在这方面酷似西门无痕。

    “他懂得多,所以如遇上敌手,很容易就能看出地方的武功路数,从而找到应付对方的武功。”西门战樱轻声道“其实有时候我在想,大师兄武功虽高,但真要与三师兄打起来,也未必能够轻易取胜,三师兄对大师兄的武功路数很是了解,如果他琢磨出应付大师兄的武功路数,那也不是奇怪的事情。”幽幽叹道“也正因如此,他练功的时间比其他人要多出许多,从前也经常有练功出差错的时候,然后找到我爹,但却从无像今日这样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一沉吟,终于问道“那几位师兄之中,谁的轻功最是了得?”

    “那自然是四师兄了。”西门战樱含笑道“四师兄!”声音却戛然而止,显然是意识到什么,花容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齐宁低声道“你莫多想,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不要多想。”西门战樱眉宇间显出着急之色“相公,你是不是是不是怀疑三师兄?我向你保证,三师兄绝不可能是那青铜将军,三师兄虽然沉默寡言,而且性子孤僻,但却是个好人,他爱憎分明,心地磊落,绝绝不会干那等事情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了口气,握住西门战樱的手,轻声道“我明白,我明白,你不要着急,你既然是三师兄是好人,那他一定是好人,我自然是相信你的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双眉却兀自没有舒展开,低着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我小的时候,有一次生了一场病。”小片刻后,西门战樱才轻声道“师兄们都很担心,都来看我,只有三师兄没有过来。那天晚上半夜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窗外传来哭声,偷偷过去看,发现三师兄坐在窗外,正在那里哭,他他虽然不说话,可是可是我知道他比谁都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齐宁用力握紧西门战樱的手,他当然能够理解西门战樱和几位师兄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曲小苍回来的时候,脸上还是带着笑容,道“没什么大事,老三练功素来是博而不专,这次练功内息混乱,我查了一下,只要稍作调理就好,你们也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忙道“二师兄,过几天我就回来当差,你你让三师兄好好休息

    几天,可别太伤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曲小苍连连点头“这些我都会安排好,小师妹,你就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“战樱,回府之后,你在府里药库里找一找,看看有什么适合三师兄的补药,给三师兄送过去调理一下身子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点点头,齐宁这才向曲小苍道“二师兄,我知道你这边事务繁多,今日就先告辞,回头再过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没吃几口菜,先吃点东西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来神侯府之前,我们去了爹那边,在那边已经吃过一顿。”西门战樱道“三师兄身体若是有好转,你派人和我说一声。”想到什么,又道“他那边没有仆从照料,二师兄派个人过去照顾一下吧,实在不成,我从那边派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曲小苍笑道“小师妹出嫁之后,果然是真的长大了,也知道关心人了,你三师兄要知道你如此细心安排,一定会很欣慰。不过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,我都知道如何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是神侯府的管家,你想到的他都想到,你想不到的他也能想到,可别再多想了。”齐宁也是笑道“二师兄,那我们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曲小苍亲自送了齐宁夫妇出门,直等到他二人坐了马车离开,这才转身回到府里,召来一名部下,低声吩咐道“姜翊,你带两个信得过的人,现在就去老三住处附近,一天十二个时辰在附近守卫,他现在身体不好在家修养,莫让人趁虚而入,这个时候对他不利。”

    韩天啸老母的住处离神侯府并不近,在建业北城的一处街巷之内,这条巷子很窄,有十来家住户,而韩宅平日里大都是关门闭户,街道上来往的人也不多。

    其实左右的邻居甚至不知道韩天啸家里到底有几口人,更不知道韩天啸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身为北斗七星之一的韩天啸虽然在江湖上威名赫赫,但真正认识韩天啸的人却实在不算多,虽然韩天啸也经常在京城街巷走动,不少人见过他,但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京城乃是大楚禁卫最森严的地方,有皇家羽林营和虎神营守卫在京城之内,城外还有玄武营、黑刀营和黑鳞营三支兵马,此外还有刑部衙门和京都府两处办案衙门,所以京城的治安向来很好,即使有犯罪,自有刑部衙门和京都府出面去办,用不着动用神侯府的力量,除非京城发生的案件涉及到江湖门派,否则神侯府向来是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神侯府的人很少在京城抛头露面,虽然不少人都知道神侯府的存在,但神侯府到底是管什么的,许多人还是一头雾水,都只知道神侯府惹不得。

    神侯府的许多人走在大街小巷,只要不穿神侯府的服饰,很难被人认出来,而韩天啸人在京城的时候,很少穿神侯府的服饰。

    所以韩天啸虽然每个月都会有几次回来看望母亲,左邻右舍也偶尔会遇到,但谁也没有想过这尖嘴猴腮的人与神侯府有什么干系,邻居们甚至怀疑韩天啸只不过是地痞流氓而已。

    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