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二一章 包围

第一一二一章 包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暗器如流星,说到就到,眼见得便要打在那黑袍人身上,那黑袍人反应倒是极其迅速,一个扭身,一只手竟是生生拎住那酒徒,当做盾牌迎上暗器,“噗噗噗”几声,暗器尽皆打入那酒徒身上。

    姜翊大吃一惊,不过他打出的暗器并无淬毒,也并非为了去对方的性命,那酒徒虽然被暗器打中,却也并无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不等姜翊多想,那黑袍人将那酒徒扛在肩头,飞步便跑,姜翊也不犹豫,迅速跟了上去,追出两条街,却忽然意识到那一直尾随黑袍人的黑影却似乎没有了踪迹。

    姜翊虽然知道自己的武功未必及得上那黑袍人,但此种情况下,职责所在,却又不能视而不见放任那黑袍人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神侯府的吏员在京城之内一旦遇到困境需要支援,自有一套求援的办法,姜翊始终跟在那黑袍人身后,不令他逃脱自己的视线,却又迅速从怀中取出一支小竹筒,触动机关,那小竹筒一飞冲天,发出凄厉的鸣叫。

    这是神侯府的联络讯号,只要附近有神侯府的人听到讯号声,便会第一时间向这个方向汇集过来。

    姜翊瞧见那黑袍人到得巷子尽头,向左边拐过去,唯恐他逃脱,催动内力追上,冲出巷子到了街道上,向左边瞧过去,长街之上,却发现那黑袍人竟然停下了脚步,本来扛在肩头的那名酒徒已经被黑袍人丢在了脚边,而那黑袍人长身而立,双手微微展开,正背对着姜翊这边。

    姜翊一怔之间,却已经发现,在黑袍人对面几步之遥,一人拦住了去路,看那人身形打扮,却正是一直尾随在黑袍人身后的那道黑影,这黑影显然轻功了得,速度奇快,却是绕了道路堵住黑袍人。

    姜翊上前两步,沉声道“我是神侯府的人,站住不要动,自报家门,你是什么人,深更半夜为何要行凶?”

    那黑袍人却是缓缓转过身来,他身体被黑色的袍子笼罩着,借着月光,姜翊却看到,那黑袍人脸上竟然戴着一副青铜面具,造型诡异,而且在青铜面具的犄角处,伸展出两只如同牛角般的青铜犄角来。

    姜翊失声道“青铜将军!”

    京城吸血案虽然并没有闹得满城皆知,但神侯府里面不少人却都知道这桩案子,姜翊是曲小苍手底下的头号干将,却也早就听说过京城吸血案的凶手面戴青铜面具,而知道此事的人,都将凶手定号为青铜将军。

    京城吸血案最初发生之后,神侯府并没有将之当成了不得的大案,只是让严凌岘负责调查此案,而西门战樱主动跟随严凌岘一起追查,但两人却并未真正见过青铜将军的真面目,到是齐宁那天晚上见到之后,将青铜将军的体型和特征告之了神侯府,特别是凶手面上的青铜面具,齐宁向神侯府做了详细的说明。

    这事儿姜翊也是听说过,此时看到那青铜面具,青铜将军四字便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对面那黑影缓步向青铜将军走过来,青铜将军忽地怪笑一声,竟是向姜翊这

    边冲过来,姜翊立刻就明白青铜将军的心思,那青铜将军显然是看出黑影武功不弱,这前后都被堵住,自然是选择实力较弱的姜翊这边作为突破口。

    临阵对战,便是对方武功高过自己,神侯府的人却也不能退缩,这是神侯府的铁律,姜翊低吼一声,不退反进,右手出拳,向那青铜将军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铜将军武功着实不弱,姜翊拳头未到,青铜将军身形侧闪,顺势一掌拍向了姜翊的肩头。

    姜翊肩头微扭,躲过之余,左手却已经扣住暗器,照着青铜将军打了过去,此刻近在咫尺,姜翊料定青铜将军躲闪不过。

    他武功虽然算不得厉害,但一手暗器功夫却委实了得,而且随身携带的暗器分门别类,有不淬毒的,亦有淬毒的,而淬毒的暗器又分为各种,有些可以让人瞬间毙命,亦有让对方中了暗器后全身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他此刻打出的暗器,可以让人在顷刻间全身麻痹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再加上对自己的手法的自信,姜翊自以为必能得手,却不料那青铜将军竟似乎已经料到姜翊会趁机打出暗器,手臂一挥,身上的黑袍飘起,一阵劲风忽起,竟是将暗器尽数打开,姜翊大吃一惊,青铜将军却已经趁机一掌拍出,正打在姜翊肩头,姜翊顿时便身不由被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青铜将军并不纠缠,放步便奔,却不料只跑出数步,便听得“嗖嗖嗖”之声响起,左右两边的屋顶上,竟是有弩箭暴射而来,青铜将军身形闪动,黑袍翻滚,避开弩箭,迎面却又出现几道黑影,手里都是端着弓弩对准了青铜将军。

    两边的屋顶上,如同鬼魅般各自显出三四条人影,清一色都是端着弓弩。

    姜翊这时候已经站稳身形,好在青铜将军并没有下狠手,肩骨并未折断,不过却还是感觉隐隐作疼。

    “莫要再动。”却听得对面传来一个声音“这些弩箭都淬有剧毒,但凡沾上一星半点,立刻毙命,你若是束手就擒,或许还能有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话声之中,从堵住去路的几名箭手后面,缓缓走出一人来,身形矮胖,双眼都是一道缝隙,却正是神侯府贪狼校尉曲小苍。

    青铜将军左右看了看,似乎是在找寻逃生的道路,但四面全都被围住,除非能够上天遁地,否则是根本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无路可走。”身后传来声音“如果你是在找逃生的道路,我劝你还是放弃,你现在能活命,只有束手就擒一条道。”却正是那一直尾随青铜将军的那黑影所言。

    姜翊看到神侯府的人都及时前来支援,顿时放心下来,但听那黑影说话,仔细看了看,将那黑影一身夜行衣,之前一直没有看清楚样貌,这时候借着月光看清楚黑影轮廓,心下一凛“那你是护国公!”

    那黑影却正是齐宁。

    齐宁去神侯府的时候,姜翊在旁见过,却是认得。

    只

    是他万没有想到,深更半夜,齐宁竟然潜伏在韩天啸居处附近,而且尾随青铜将军一路追来。

    莫非护国公今晚就是在等着青铜将军的出现?可是他又如何知道青铜将军会在韩天啸居处附近出现?

    姜翊心下狐疑,那边曲小苍已经笑道“原来是国公,国公怎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昨晚青铜将军潜入我国公府行凶,他若不落网,我寝食难安。”齐宁笑道“所以今晚出来撞撞运气,瞧瞧青铜将军会不会出现作案,不想我的运气竟是这般好,却是被我撞到。”

    姜翊心想齐宁这话大有问题。

    齐宁明显是在韩天啸居处附近一直等着黑袍人的出现,绝非运气好突然撞见,而且当时黑袍人并未行凶,齐宁又如何知道黑袍人一定会是青铜将军?既然无法确定黑袍人就是青铜将军,这位小国公为何会尾随黑袍人?

    姜翊心中疑惑,却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国公放心,今日既然抓住了他,他自然是插翅难飞。”曲小苍难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今晚也在找寻青铜将军的下落?”齐宁问道。

    曲小苍道“小师妹已经将昨晚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我。青铜将军吸取人血的目的是为了治疗伤势,昨晚仓促之下,他未能取到足够的血液,我怀疑他今晚很可能会再有行动,所以分派人手四处搜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听到姜翊放出的讯号,我恰好就在附近,所以都汇集过来。”曲小苍神色一寒,盯住那黑袍人道“事到如今,阁下应该没有什么要说的。”沉声道“来人啊,将他拿下!”

    那些在屋顶上的神侯府吏员立时都从天而降,落在长街上,三面围拢上去。

    青铜将军左右看了看,双手握拳,似乎还要负隅顽抗,便在此时,齐宁却忽然道“二师兄,我有两句话想要问他,还请给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曲小苍道。

    齐宁这才问道“昨晚你潜入护国公府,到底意欲何为?我与你可是有什么仇隙?”

    青铜将军冷哼一声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齐宁叹道“看来你并不想告诉我,其实我也没有打算现在就从你口中得到答案。只是你现在不说,到了神侯府,你也该知道会面临什么,神侯府的九重天刑罚,那是让人闻风丧胆,莫非你也想尝一尝?”

    青铜将军依然是一声冷笑,转过身来,面相齐宁,月光之下,那青铜牛角面具显得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齐宁苦笑一声,道“其实我真的不希望是现在这样的结果,我一直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,可是等到的却是最坏的结果。我知道你昨晚没有得到足够的血液,不出意外的话,今晚必然会还有所行动,不想却被我料中。这里都是你的师兄弟,你又何必负隅顽抗,和自家的兄弟自相残杀,三师兄,束手就擒吧!“

    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