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二六章 临别

第一一二六章 临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略一沉吟,才道:“皇上,黑岩洞那边事态急迫,臣不能耽搁,必须立刻启程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朕明白。”隆泰颔首道:“西川那边朕就交给你,朕很快就会下旨秦淮军团北上,那时候将北堂风的注意力吸引过来,你是朕的一支暗箭,找到机会,便要一箭毙敌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托付如此重任,臣虽不才,却也定会竭尽全力,完成皇上的雄图大志!”齐宁深深一拱。

    隆泰走过来,双手扶住齐宁双臂,凝视着齐宁道:“朕一直以为,你是上天赐给朕的福气,注定是要帮着朕完成大业。”

    齐宁喉头微动,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隆泰转身去到御书桌后,提起御笔写旨,写毕盖上了玉玺,这才向齐宁招手,齐宁上前去,隆泰将旨意递给齐宁,道:“这是朕给你的特旨,有这道诏书,你可以节制西川所有的官员和兵马。”

    齐宁小心翼翼接过,隆泰才道:“西川当年是李宏信的地盘,锦衣老侯爷当年平定西川,打到成都,李宏信缴械归顺,他手底下的兵马也都被朝廷重新安置。”微一沉吟,才道:“那帮人都是吃军粮,若是不能妥善安排,即使李宏信归顺,那帮人也依然要生出乱子来,所以朝廷当时除了遣散一部分人,依然有数万人马当兵吃粮,被朝廷分散到西川各处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皇上是担心这些人骨子里不服朝廷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这样说。”隆泰道:“对大部分将士来说,朝廷养着他们吃饭,他们也用不着提着脑袋和朝廷为敌。韦书同被先帝派往西川,除了要监视李宏信的动向,另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将混在军中的李氏旧将从军中清理出去,这些年下来,韦书同倒也没有辜负先帝的期望,军中大半李氏旧将都已经被清理出去,但这种事儿本就不能操之过急,所以到如今依然还有李氏旧将混在军中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明白隆泰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到了西川要整顿兵马,这其中难免会有那些李氏旧将。”隆泰冷笑道:“李宏信当年虽然归附了朝廷,但先帝和朕从来都不信他真的能老实下来。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李氏在西川根深蒂固,虽然如今被朝廷监视,可是一旦西川出现动乱,李宏信很容易就能趁乱而起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次与北方交兵,朝廷最注意的就是西川那边。”隆泰正色道:“此番我们大楚出兵,西川那边已经有人要生出动乱,一旦被他们得逞,必然会导致我们北进的计划受挫,而且很可能扰乱我大楚的国策,所以西川那边万万不能掉以轻心。朕派你去,那是朕只相信你你能办好此事,即使无法达成袭取咸阳的目标,只要能够在我大楚北进之时西川无忧,那也算是大功。”

    齐宁拱手道:“皇上放心,臣知道您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说,朕就安心了。”隆泰微笑道:“希望你回来的时候,我们已经拿下了东齐和西北,若能如此,你我君臣联手平定天下的大业必能达成。”

    齐宁再次深施一礼。

    离开皇宫,天色早已经亮了,齐宁毫不耽搁回到府里,却见到顾清涵和西门战樱都已经在等候,段沧海和齐峰却都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齐宁回来,几人都迎上前来,顾清涵脚步最快,俏脸上满是严峻之色,走出几步,忽然意识到什么,脚步放慢,其他几人都没注意到,西门战樱已经上前来,急问道:“相公,你见过皇上了?”

    齐宁看了顾清涵一眼,见顾清涵眉目之间不但有担忧之色,更有一丝丝失落,这时候也不敢表现出来,向西门战樱道:“已经见过皇上,皇上下旨令我即刻前往西川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那你今天就要走吗?”顾清涵在西门战樱身后半步问道。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事态紧迫,耽搁不得,必须立刻启程。”

    段沧海道:“国公爷,我们这边都已经准备好,可以随时出发。我从府里已经挑选了几名精锐的兄弟,此外也派人去了黑鳞营那边,让老赵挑选一百名精兵跟随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此番去往西川,局势不明朗,自己手底下还真需要一些心腹,点头道:“如此也好,你和齐峰随我一同前往西川,赵无伤就留在营里。”

    段沧海拱手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眼圈一红,想要说什么,但人太多,却不好说出来,顾清涵也是嘴唇微动,却也是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齐宁看在眼里,向段沧海道:“你让大伙儿先在门外等候,我去看一眼太夫人便动身。”

    段沧海和齐峰拱手退下,齐宁这才冲着西门战樱微微一笑,随即向顾清涵道:“三娘,这一次出门,可能一时半会回不来,临走之前,你带我去看一眼太夫人,也算是和她老人家告别。”

    顾清涵冰雪聪明,如何不知道齐宁心思,齐宁对太夫人心存厌恶,不可能有心情在临走之前特意去看她,无非是要找个理由和自己单独说几句话,她轻嗯一声,齐宁已经向西门战樱道:“战樱,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,我看看太夫人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两人刚刚大婚,对西门战樱来说,正是如胶似漆难以分离的时候,此刻齐宁离别在即,她只想每一刻都在齐宁身边。

    齐宁柔声道:“我走之后,你还要和三娘一起照顾她老人家,我过去瞧一瞧就好,你去帮我准备一套干净衣衫,我瞧过太夫人便回房换衣衫。”

    西门战樱轻嗯一声,顾清涵这才道:“宁儿,你跟我一起去和太夫人道别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厅,无论是顾清涵还是齐宁,都刻意保持了一点点距离,齐宁跟在顾清涵身后,看着顾清涵婀娜柔美的背影,心知此刻顾清涵对自己的担忧和不舍绝对不在西门战樱之下,两人一路上都没说话,顾清涵也没回头,直走到太夫人的院门外,顾清涵才推开院门,两人进到院内,便瞧见秀娘正在院内清扫落叶。

    当初东齐国相令狐煦将秀娘赠送齐宁,另有图谋,终被齐宁看破,而秀娘归附在齐宁脚下,甘愿成为齐宁的女奴,齐宁对她也并无严惩,只是让她在太夫人这边照看,实际上就是就近监视太夫人的情况,虽然太夫人已经成为了活死人,没有任何的知觉,但齐宁一直都觉得在老太婆的背后尚有一股势力的存在,他令秀娘在这边,便是杜绝任何人与这边有接触。

    秀娘看到齐宁,放下扫帚,恭敬向齐宁行礼,齐宁微点头道:“你到院外去守着,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顾清涵嘴唇微动,但终究没有说什么,秀娘却是十分乖顺地出了院门,守在院门外。

    齐宁这才靠近到顾清涵身边,不再保持距离,两人并肩进了屋里,太夫人在左厢房内,顾清涵只是瞥了一眼,轻声道:“我不过去了,你自己去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顾清涵的心理,他其实也没有心思去瞧那老太婆,但还是走过去,推开门,往里面瞅了瞅,屋里倒是收拾得很干净,太夫人躺在床上宛若死人一般,齐宁只随意看了一眼,便带上房门回到顾清涵身边,顾清涵微张嘴,犹豫了一下,才轻声道:“看过了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她转身便要往门外去,齐宁却探出手,一把抓住顾清涵的手,顾清涵也没有抖开,只是瞥了齐宁一眼,轻声道:“松开!”

    齐宁也不理会,握住顾清涵的手,拉着她往右边厢房进去,这是秀娘平日居住的地方,顾清涵挣扎两下,却终究还是被齐宁拉进屋内,屋里飘着淡淡的幽香,齐宁顺手关上门,顾清涵一咬嘴唇,低声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!”齐宁也不说其他,只是凝视着顾清涵迷人的眼眸简单几个字。

    顾清涵看着齐宁,道:“战樱没和我多说,我只知道西川发生了大事,可是我看得出来,她有掩饰不住的担心,宁儿,你告诉我,那边到底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只是费些时间。”齐宁心知一旦说出事实,顾清涵必然会日夜担心,“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不担心。”顾清涵语气已经急了,眼圈儿也已经泛红:“你刚刚大婚,而且走得这么仓促,还有那个苗人,如果不是天大的事情,你不会这样。你把我当傻子,不告诉我,我......!”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其实也不是你的错,你现在成婚了,以前可以告诉我的事情,现在都不用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苦笑一声,道:“我对你的心意你又不是不明白,我只是怕你担心。”知道自己越是不说,顾清涵反倒会胡思乱想越是不安,将那边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,顾清涵花容变色,急道:“宁儿,那个叫溪沐的苗人能来京城,一定是那些恶人故意放他出来报讯,就是......就是要将你引过去,那边是个陷阱,你不能去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