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二七章 生死难测

第一一二七章 生死难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顾清菡一语道破关键,齐宁暗想果然是冰雪聪明,含笑道:“不用担心,蜘蛛网再大,能困住老虎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不当回事。”见齐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顾清菡更是担心:“他们久在西川,是地头蛇,莫说你算不得老虎,就算是老虎,也未必斗得过地头蛇。”忧心忡忡,蹙起秀眉道:“就不能让西川当地的官府去调查此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担心如果我此番不能前往西川,会有更多人惨死在他们的手里。”齐宁目光冷峻起来:“黑岩洞那些无辜的人既然是为我而死,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,必然要将那帮逆匪揪出来,看了他们的脑袋,以祭奠那些无辜的亡灵。”

    顾清菡眼圈更是发红,嘴唇微动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齐宁看在眼里,知道普天下真正如此在乎自己的人并无几个,而顾清菡却绝对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,心中发暖,忽地展开双臂,没等顾清菡反应过来,已经将她轻轻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他用的气力并不多,而这次顾清菡甚至没有挣扎,只是让他抱着。

    柔软美妙的娇躯抱在怀中,真实无比,齐宁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美好,闻着顾清菡发间的幽香,柔声道:“临走之前,能这样抱着你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盼你能早些回来。”顾清菡轻声道:“如果没有你,我真的不知道......!”说到一半,却并无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顾清菡犹豫了一下,才苦笑着幽幽道:“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齐宁闻言,更是将顾清菡拥紧在怀中,轻声道:“你这样说,我很欢喜,就算是为了你,我也要平安无事回来。”犹豫一下,终是贴近顾清菡耳边问道:“我走之后,你会不会想我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!”顾清菡娇躯微微扭动一下,没有立刻回答,齐宁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在临走之前,知道你会不会记挂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你当真不知道吗?”顾清菡声音带着一丝轻颤,就似乎要哭出来:“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.....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齐宁双臂将顾清菡紧紧搂在怀中:“我当然知道,三娘会一直念着我,就像我离开之后,也会无时无刻不念着你一般。”忽地感觉内心一阵情愫上涌,双手松开,捧住了顾清菡的脸庞,看着那雪白漂亮的脸蛋儿,瞧见顾清菡那双美丽的眼眸中闪动着泪光,忽地低下头去,吻在顾清菡的唇上。

    顾清菡两只手轻抓住齐宁衣襟,闭上眼睛,默默配合着齐宁的热吻。

    齐宁心中很清楚这次顾清菡为何会如此乖顺地接受自己的情愫,也许在顾清菡的心里,此番前往西川,那是前所未有的凶险。

    齐宁当然也知道这次很是凶险,对方的意图很是明显,就是要将自己引入西川,为了这样的目的,在黑岩洞杀人放火凶残无比,那么自己如果真的进入西川,对方当然会有更大的陷阱在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顾清菡冰雪聪明,知道齐宁这次西川之行,甚至有可能一去不返,是以将一直覆盖在情愫之上的保护膜撕去,而这也真正表明,在顾清菡的内心深处,并没有真正排斥过与齐宁的接触,只是因为伦理的顾忌才会始终克制着,临别在即,生死难测,顾清菡终是让自己的真实情愫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齐宁血气方刚,而且内心深处一直在意着这美少妇,此时从行动上得到了顾清菡的默默接受,内心深处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动,一面吻着顾清菡,一只手却是顺着顾清菡琵琶般的玉背往下游动,到得那纤细的腰肢处只停了一下,便即往下,终是一手攀在了那丰隆的翘臀上,虽然隔着衣服,却清晰地感受到丰圆的质感,不自禁抓住那瓣,手掌轻轻一捏,当真是弹手无比。

    顾清菡立刻扭动了一些腰肢,微推齐宁,这时候俏脸上一片酡红,缠着气道:“宁儿,今天.....今天不能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看着顾清菡,那两颊酡红更是迷艳勾人,浑身上下着醉人的妩媚气息,他不自禁又要凑上去,顾清菡手臂撑住齐宁的胸口,轻轻摇头道:“听话,今天不合适,等.....等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齐宁闻言,心下更是一荡,顾清菡这句话就等若是允诺以后两人还有可能,知道今日能这样已经算是达到极限,再有进展只能是突破顾清菡的底线,不会被顾清菡接受,柔声道:“好,那你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清菡轻轻点头,嘴唇动了一下,终是轻声道:“那.....你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齐宁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西川事态急迫,齐宁并无耽搁,和家人离别之后,出了京城,赵无伤挑选出来的一百名黑鳞营精兵已经在城外等候,清一色都是健马,齐宁出城之后,这一次倒并没有藏着掖着,带领手下百骑一路向西,途经襄阳,顺长江而上,过夷陵到南津关,西川陆路难行,即使是快马,也抵不得水陆迅速,是以改陆路走水道,一路上倒是颇为顺畅,水路抵达瞿塘峡之后,上岸走陆路,直往成都方向而行。

    溪沐进京告急,虽然日夜兼程,但却已经过了一些时日,齐宁此番前来西川,不耽搁一分一毫,也依然花去数日时间,黑岩洞每一天都可能有人被杀,这一转眼间已经是半个月过去,黑岩洞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齐宁也是根本不清楚。

    溪沐此番自然也是跟随齐宁一行人折返回来,好在乘船之时,众人在船上也有了休息的时间,精力和体力倒也并无消耗的太剧烈。

    抵达成都锦官城外的时候,这日已经是黄昏时分,齐宁本想直接前往黑岩洞,但也知道既然敌手是一张庞大的网,在西川要对付那伙人,仅靠自己手里这些人力量实在是薄弱,必须要借助西川的兵马方可,如今西川的兵权掌握在韦书同的手里,而且韦书同对于西川的局势自然比自己更为清楚,先面见韦书同了解一下情况更为合适。

    守城官兵见得齐宁率领百骑而来,也是吃了一惊,得知是护国公抵达,自然不敢拦阻,只是齐宁想到这一群骑兵入城之后,快马冲驰难免会惊扰到城中的百姓,下令段沧海率众就在城门外等候,自己则是领着齐峰直往刺史府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齐宁第二次来到锦官城,一切都并无什么改变,街道上依然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到得刺史府外,守卫的兵士并不识得齐宁,齐峰告之身份,立刻有人进去禀报,齐宁也等不及韦书同出来迎接,径自入府,刚到大厅,就见韦书同一路小跑过来,还是一身便服在身,和上次相见,韦书同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,而且身材似乎又稍有发福,瞧见齐宁,韦书同显然是大感意外,上前来躬身行礼:“下官参见国公!”

    隆泰下诏晋封齐宁为护国公,虽然时日不长,但各地的封疆大吏自然都早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但韦书同的表情,明显是对齐宁的到来感到诧异,齐宁也不啰嗦,开门见山道:“韦大人,有些时日不见,此番前来,是奉皇上旨意调查黑岩洞的案子,你可知道详情?”

    韦书同神情一滞,错愕道:“黑岩洞?国公,莫非上次的事情.....?”

    “黑岩洞洞主巴耶力被害,你可知道?”齐宁没时间废话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韦书同大吃一惊,失声道:“巴耶力被杀?这.....这怎么可能?国公,到底发生何事,巴耶力.....巴耶力如何被杀,下官怎地一点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心想看来韦书同这边到现在都没有接到黑岩洞那边的消息,道:“西川是你韦大人管辖之地,黑岩洞洞主被人所害,非但如此,一群逆匪在黑岩洞杀人放火,至少有数百人被害,你竟然对此事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骇然道:“数百人被杀?是何人所为?”发现自己和齐宁还站在厅外,忙抬手道:“国公里面请!”

    齐宁进到厅内,韦书同令人上茶,这才急问道:“国公,下官失职,确实不知黑岩洞发生如此大事。上次黑岩洞被人构陷之后,下官等国公回京时,特地让人送了些礼品过去,也算是给他们压压惊,巴耶力也派人给下官送来些皮货,对下官表示感谢。下官让人对他说过,若是遇到什么困难,可以随时来找下官,此后下官忙于其他事情,到没有和那边接触,也没有听说那边发生何事.....!”

    “一群人封锁了黑岩洞与外面的联系,在黑岩岭杀人放火。”齐宁冷笑道:“巴耶力也被那帮人砍了首级,悬挂在旗杆上,威吓百姓,黑岩洞万般无奈之下,派人前往京城报讯,皇上知道此事,下令我前来调查此事,务必要将那帮逆匪捉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神色凛然,怒道:“真是胆大包天,那帮逆匪竟然如此穷凶极恶。”起身道:“是下官失职,罪该万死,下官将竭力配合国公,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,若是不能将那帮逆匪捉拿归案,下官宁愿辞官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