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三五章 完美融合

第一一三五章 完美融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避开白猴子的暗器,便觉得身侧劲风呼呼,眼角余光已经瞥见一道人影,正是那任阡陌拿着手中的铁罗盘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几人所用的兵器都是奇特的很,这铁罗盘本来是用作探测风水的工具,但此刻在任阡陌手中,却成了杀人的武器,罗盘周边冒出尖尖的利刺,锋利异常。

    空山弦此刻却也从二胡之中拔出了那把细长的利剑,挺剑向齐宁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空山弦剑法虽然算不得有多了得,但出剑速度极快,而且把握的时机也是恰到好处,这一剑刺出,却是存了心眼,看似是向齐宁刺过去,但却存有后招,只要齐宁为闪躲任阡陌的铁罗盘稍微后退,即可迅速变招封住齐宁的退路。

    铁罗盘利刺如牙,边上空山弦长剑又宛若毒蛇般刺过来,千钧一发之际,却见得齐宁身体陡然向后一仰,那铁罗盘堪堪从齐宁面门上划过去,这时候空山弦的长剑也已经刺到,没有想到齐宁会有此一招,“叮”一声响,剑尖正刺在铁罗盘边缘,他长剑锋利,只这一下,铁罗盘边缘的两根利刺便被剑锋所毁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反应倒也迅速,急忙收招,齐宁却已经抓住这机会,握着寒刃的手臂斜挥出去,刺啦一声,任阡陌的臂袖顿时被割裂,他一时间还没有任何感觉,退开之后,却感觉手臂隐隐作疼,翻转手臂一看,却见到自己的右臂竟然已经被割开深深的口子,鲜血溢出,心下骇然,知道幸亏自己瘦瘦的快,否则这条手臂只怕已经是把保不住。

    空山弦变招迅速,任阡陌退后之时,他却已经刷刷刷连出三剑,齐宁身形晃动,连避三剑,便在此时,却又感觉背后劲风袭来,也不回头,侧身一闪,一杆白幡从他的右肩侧堪堪冒过,若是稍微再迟一分,右肩定然被白幡击中,他眼角一瞥,见到白幡的杆尖处却真的如同长枪一般。

    白猴子知道自己没有药尸可以操控,武功还真是及不上另外两人,虽然对齐宁恨之入骨,却也并不想当做靶子般与齐宁正面相搏,刚好任阡陌和空山弦与齐宁交上手,这正中白猴子的下怀,趁机绕到齐宁身后,在空山弦连连向齐宁出剑之际,猛地从背后偷袭上前,他见到白幡杆尖眼见便要扎在齐宁的肩头,心中欢喜,这杆尖上淬有剧毒,只要刺入齐宁身体,那毒性便会迅速侵入齐宁血液之中,却不想齐宁连头也没有回,咫尺之间,堪堪躲过。

    白幡刺空,惯性使然,白猴子身体却已经到了齐宁身后,他见机会难得,倒也没有犹豫,左手探出,已经是抓在了齐宁的肩头,低喝一声,内力涌上手掌,便想趁势捏碎了齐宁的肩骨。

    内力从掌内吐出,白猴子自信足以将齐宁的肩骨捏的碎裂,内力侵入到齐宁肩头,白猴子等着骨裂的声音发出来,可是自己催出的内力,却如同石沉大海,齐宁肩头依然是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白猴子顿时便觉得事情古怪,而齐宁却是连身也没有转,骤然之间,白猴子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内力源源不断向手掌涌过去,他心下骇然,这内里竟是活了一般,并不受自己控制。

    任阡陌和空山弦见得白猴子手掌搭在齐宁肩头,也以为齐宁肩骨必碎无疑,暗想齐宁的武功着实不弱,若是废了他一只肩骨,就等若废去了齐宁的一条手臂,再打起来取胜的把握就大得多。

    可是让两人惊讶的是,白猴子那只手搭上齐宁肩头,竟然没有立刻松开。

    白猴子脸色越来越难看,终于失声叫道:“救我.....!”声音凄厉,空山弦这时候已经感觉事情不妙,听得白猴子出声求救,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何事,但却明白是那只手的问题,他虽然和白猴子性情不投,但毕竟狼狈为奸,倒也不能眼看着白猴子出事,挺剑再次向齐宁刺过去,齐宁侧身闪过,却也带着白猴子移动,那白猴子的手就如同沾在了齐宁的身上。

    齐宁这一闪,正好带着白猴子到了空山弦面前,空山弦想也不想,探手一把抓住白猴子的手臂,想要将他扯过来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握住白猴子手臂,手上用力,本想瞬间扯过来,但微一用力,却发现手上竟然是绵软无力,根本无法扯动白猴子,心下骇然,猛然加大气力,但那股气力就像是被白猴子吸取过去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空山弦也是见多识广之辈,虽然一时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,但也知道身陷困境,而此时自己丹田之内的内力竟然不受控制,顺着经脉直往抓着白猴子的那只手涌过去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,就如同水流一般,空山弦想要松开手,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如同黏在了白猴子的手臂上一样,根本抖不开,甚至连抖动的气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在场诸人自然不知,这正是齐宁的**神功在吸取内力。

    齐宁当初得到**神功,便知道玄妙至极,到如今早已经是烂熟于胸,控制的收发自如。

    这**神功在人体总共有十一处可以吸取外来内力,除了双手、双脚、双肩以及两只膝盖八处穴位外,尚有眉间、脐下以及背脊三处穴位,倒也并非是全身上下每一处沾上便可吸取内力,可是只要这十一处穴位接触到外力,齐宁便可在瞬间使出**神功,初练**神功之时,还需要对方催动内力才能够吸取,但如今却已经能够主动地吸取对方的内力。

    白猴子方才自以为得手,却不知他那手掌还没有搭上齐宁肩头,齐宁便已经做好了准备,而白猴子那只手搭上肩头,恰恰搭在右肩穴位上,正中齐宁之心,齐宁想也不想,立刻吸取内力。

    向百影曾经倒是告诫过齐宁,齐宁体内有一股寒冰真气,这股真气主导着齐宁的内力修为,若是齐宁修炼纯阳之气,反倒会对体内劲气有所损伤,而修炼纯阴之气,反倒能让寒冰真气顺利容纳,增强内力,是以齐宁虽然在大光明寺得到过清经修炼之法,却担心修炼清经有伤身体,再无修炼过。

    不过白猴子这群人招式阴柔,齐宁判定这伙人修炼的必然是纯阴之气,等到白猴子第一股内力被齐宁吸入之后,齐宁便感觉浑身有一种通泰之感,丹田之内一直隐藏着的寒冰真气似乎从睡梦中被惊醒一般,迅速有了反应,被吸入的内力迅速汇入到丹田之内,而寒冰真气就像是一头饥饿多时的怪兽,这时候获取了食物,立时贪婪地进食。

    齐宁当初修炼**神功,固然可以吸人内力,但最大的麻烦就是吸取进入体内的内力不能迅速被身体所消化,那些外力之力在体内总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消化掉,如此一来,却是让齐宁在吸取内力之后总感觉身体很不舒适,甚至有痛苦之感,但今次这寒冰真气却是完美地将外来之力迅速融合,转化为齐宁自身之力,不但不会让齐宁身体有丝毫的不适,反倒是浑身舒畅通泰,十分惬意。

    齐宁自然已经察觉到这一点,心下欢喜,这时候终于明白,这**神功配上自己体内的寒冰真气,一吸一收,却成了完美的搭档。

    这一切白猴子等人当然是一无所知,一开始是惊骇,等到体内内力汹涌外泄,而自身却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,这已经让白猴子和空山弦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    白猴子面露骇然之色,空山弦心机却深,知道这时候必须要有人上来相助才有可能脱身,可是一旦暴露自己的内力正被吸走,任阡陌和持宝童子只怕都不会轻易上前来救,沉声道:“任阡陌,你还不动手?”这时候却发现,自己连说话的声音也已经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持宝童子冷眼旁观,任阡陌自然已经瞧出事情蹊跷,白猴子搭着齐宁肩头不松手,空山弦抓住白猴子手臂不松手,这场面可说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,这时候反倒不敢上前,绕着齐宁转圈子。

    白猴子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,知道若是一直这般下去,自己可能连性命也是不保,又见任阡陌绕着圈子不出手,心中又急又恼,骂道:“姓任的,你吓破了胆吗?我们....我们制住他,你快下手!”声音也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齐宁三人保持姿势都是不动,在别人看来蹊跷得很,只有三人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任阡陌听到白猴子和空山弦不但形态不对劲,就连声音也不大对劲,又是愕然又是狐疑,迟迟不敢出手。

    向百影盘膝坐在地上,这时候看的分明,心里明白几分,笑道:“地藏手下还有这等畏死之人?不是说地藏能让人永生不死,怎地这位却偏偏如此怕死?就这个样子,还妄想成就什么大事,真是笑话....!”大笑起来,声音充满嘲弄。

    持宝童子微皱眉头,任阡陌虽然心下担忧,不敢轻易出手,但瞧见持宝童子脸色不善,这时候已经缓步绕到齐宁侧后方,瞅见空隙,猛然间冲上前去,手中铁罗盘再次向齐宁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