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三六章 遁逃

第一一三六章 遁逃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自然已经知道任阡陌从背后袭来,低吼一声,身体猛然转动,他这时候正是内力充沛之时,身体一转,白猴子和空山弦就身不由己地被带着转动起来,两人都是惊呼出声,任阡陌本已经欺身上来,齐宁这样一转,却变成空山弦向他扑过来,任阡陌眼见得空山弦便要撞上自己,到现在也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什么蹊跷,忍不住探手去抓空山弦手臂。

    持宝童子这时候已经看出端倪,立刻叫道:“不要碰他!”

    任阡陌那只手咫尺之遥便要碰上空山弦,听得持宝童子提醒,立刻缩手,本要躲闪,却猛地感觉肩头一紧,吃惊之下,却发现空山弦一只手已经抓住了自己的肩头。

    空山弦身遭困境,被甩动之时,手中的二胡利箭就已经脱手,他瞧见任阡陌要躲开,这时候就如同溺水之人瞧见了救命稻草,又如何能放过任阡陌,想也不想便即抓住任阡陌肩头。

    任阡陌心下骇然,想要挣脱,但这一眨眼间,就感觉自己的内力顺着肩头向外涌,这时候已经明白几分,想要抬手砸开空山弦的手臂,但**神功一旦催动起来,被吸者除了内力源源不断被吸走,身体其他地方根本无法提起气力来,这时候竟是连提起铁罗盘的气力也没有,心中恼怒交加,叫道:“你做什么,松手!”

    莫说空山弦不会松开这自认为的救命稻草,就算真想松开,这时候也已经由不得他做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白猴子一只手被齐宁肩头吸住,空山弦的手被白猴子吸住,任阡陌又被空山弦吸住,三人的内力源源不断外泄,汇集到齐宁的肩头,随即顺着齐宁的经脉纳入到齐宁丹田内,由寒冰真气将这些外来之力迅速融为己用。

    白猴子内力已经被吸取大半,一张脸这时候已经惨白如纸,呼吸也是虚弱起来,想要说话,这时候已经是提不起气力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三人都已经顾不得自己多年苦心修炼起来的内力被吸走,只想着保住性命,但却偏偏无计可施,此时唯一的指望就只能是持宝童子。

    持宝童子自然已经意识到情况大为不妙,眉宇间也是现出惊骇之色,但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.....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任阡陌是最后一个被吸内力之人,尚有气力说话:“我们.....我们......!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空山弦瞳孔收缩,却只盯着持宝童子,拼力道:“童子,快....快救救我们,这....这小子练了邪门.....邪门功夫,咱们....咱们的内力都被他吸走.....!”

    持宝童子终于明白过来,眉头一紧,往前踏出两步,向百影却已经笑道:“你想救人,可别被他们拖下水。”

    持宝童子脸色微变,其实他也搞不清楚齐宁这门功夫到底有些什么门道,但却也亲眼瞧见,白猴子几人是接二连三地出现蹊跷,但凡触及身体,似乎立刻就能被齐宁控制住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片刻间,白猴子两只眼珠子已经向外突出来,呼吸也是越来越弱,他身材矮小,一只手搭在齐宁肩头,整个人却是微微悬空,两只脚并未落地,一颗脑袋这时候也开始向下垂。

    空山弦脸上也已经没有了血色,浑身颤动,张嘴还想向持宝童子求救,却只能发出“啊啊”的声音,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倒是任阡陌看出持宝童子的心思,晓得持宝童子是担心被牵累进来,用尽气力道:“童子,斩了.....斩了手,求....求你救救.....救救我.....!”

    持宝童子立刻明白过来,抢上前去,从地上捡起了空山弦脱落的那把细长利剑,他这时候还没搞明白齐宁到底用的是什么功夫,还真不敢用剑去碰齐宁身体,一个疾步上前,当机立断,斩在了白猴子那条被空山弦抓住的手臂上,齐肩被斩断,白猴子显然已经昏迷过去,手臂被斩,身体只是抽动一下,竟然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手臂一断,空山弦和任阡陌立时便和齐宁脱离了联系,两人几乎是同时倒在地上,空山弦也终于松开了那条断臂,躺在地上挣扎两下,却根本起不来身,任阡陌勉强坐起来,想要撑着起身,只撑起一半,却还是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齐宁内力本就比三人深厚,以强取弱,那速度是极快,白猴子内力已经耗尽,空山弦也仅剩一成之力,任阡陌也不超过三成。

    齐宁此时终于收了力,白猴子手一松,软哒哒地落在地上,动也不动,只有断臂处依然向外流血,他方才垂下脑袋,几人看不清脸孔,持宝童子这时候看了一眼,却发现白猴子面颊深陷下去,两颗眼珠子向外鼓出来,瞳孔黯淡无光,瞧那样子,却已经是死了。

    持宝童子眼角抽动,盯着齐宁,却见齐宁正整理衣衫,忍不住问道:“你....你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“你带我见地藏,我见了地藏,就告诉你什么功夫。”齐宁冷冷一笑,往持宝童子逼近两步,持宝童子却是情不自禁向后退了几步,显然对齐宁已经是异常忌惮。

    齐宁走到空山弦边上,蹲下身子,瞧着空山弦有些涣散的眼睛,笑问道:“我说过杀人者死,你们害了黑岩洞那么多无辜的性命,我来这里是要讨命,你信了吗?”

    空山弦嘴巴微张了张,却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齐宁扭头看向持宝童子,手臂忽然一挥,一封信函却是向持宝童子飞过去,持宝童子探手接住,打开看了一眼,齐宁已经道:“这是你们留在黑岩洞的信,我如约前来,你是不是该将人交出来了?”

    持宝童子脸色难看,并无说话。

    齐宁冷笑道:“其实你也不必犹豫,向叔叔刚才已经将你的武功试探了出来,你手底下这几个帮手现在可帮不上你的忙,你我动起手来,我有七成的把握可以杀了你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持宝童子叹了口气,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确实无话可说。那位苗家姑娘确实就在山庄内,不过能否找到她,就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皱眉头,却见到持宝童子正缓缓后退,意识到什么,猛然站起,厉声道:“你想逃?”他话声刚落,持宝童子竟果真已经转身,飞步便走,齐宁岂能让他走脱,快步追过去,追出几步,意识到什么,回过头看向向百影,却见向百影已经摆手道:“不用担心我这边,这两个败类交给我守着,莫让持宝童子跑了,依芙姑娘的下落在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齐宁此行封剑山庄,杀人报仇固然不假,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将依芙安然无恙带回黑岩洞,依芙如果是在封剑山庄,自然是被持宝童子控制在手中,齐宁自然不能让持宝童子逃离,听得向百影这般说,也知道空山弦和任阡陌已经无法对向百影形成威胁,道:“向叔叔小心。”再不多言,瞧见持宝童子已经跃上围墙跳了下去,立刻追上去,一跃上了围墙,居高临下,瞧见持宝童子正往山庄深处去,从围墙跃下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封剑山庄颇有规模,房舍不少,齐宁看准了持宝童子逃离的方向,直追到一处院子外,瞧见院门虚掩着,小心戒备,一脚踢开院门,向院内扫了一眼,这才进到院内,却并无瞧见持宝童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方才眼瞧见持宝童子冲进这处院落,瞬间没了声息,知道此人很可能就埋伏在这里面,握着寒刃在手,小心谨慎,持宝童子虽然不战而逃,但齐宁对此人却并无轻视之心,晓得真要打起来,却也不容易应付,而且这封剑山庄自己虽然是第二次来,但对这里面的布局十分陌生,反倒是持宝童子以此为居,自然是对这里的格局情况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对方占了地利之优,自己当然要加倍小心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下却有些狐疑,暗想此番地藏费尽心机,不惜在黑岩洞杀人放火诱骗自己前来西川,又绑架了依芙作为诱饵将自己引过来,本以为这里布下天罗地网,但到现在为止,却也只是持宝童子带着几个人在这边埋伏,被向百影率先搅和,都已经显露出了形迹,莫非持宝童子几人就是自己要面对的陷阱?

    持宝童子武功虽然不弱,但空山弦三人任何一人丢在江湖上,也都谈不上一流高手,这几人为何如此自信就一定能够拿住自己?又或者说,对方并没有想到自己今晚会突然过来,所以并没有及时布下陷阱?

    但这却明显不符合对方做事的方法,虽然地藏几次事情都被自己破坏,但不可否认,对方做事步步为营,谋划好了每一步,而且精心准备,如果真要在封剑山庄设下陷阱对付自己,那就早该设下埋伏,绝不可能临时仓促布置。

    他心中生疑,又想难不成这山庄另有埋伏?念及至此,更是存了小心,缓步走到院子中间的那处古色古香的屋子,屋内一片漆黑,靠近到屋门处,却发现那屋门也是虚掩着,齐宁脚尖轻轻一推,半边屋门发出嘎嘎的声音,从敞开的门缝隙,只看到屋内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就宛若夜色之中的怪兽长着大口,静等猎物自己进入口中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