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三七章 地下歌声

第一一三七章 地下歌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漆黑的屋内没有任何动静,齐宁屏住呼吸,握紧寒刃,闪身进到屋内,他提防持宝童子在里面埋伏,随时准备出手,到得屋内,却并无发现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齐宁微闭上眼睛,静立在屋内,片刻之后,才睁开眼睛来。

    方才他从白猴子等人体内吸取了不少内力,经过寒冰真气的融合,这时候他的内力更是胜过往昔,其感觉力更是远超常人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机敏的人,如今又有充沛的内力,周围但凡有一丝不对劲,他都能够迅速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但四周却明显无人埋伏,暗想刚才持宝童子分明是躲进这院子内,怎地却转眼间就失去了踪迹,莫非持宝童子并无进到这屋子里来?

    持宝童子对封剑山庄的地形格局异常熟悉,若是找寻其他道路逃脱,那也并非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齐宁摸出火折子,亮起火光,借着火光四下里看了看,才发现这里竟似乎是一处书房,不过对面那排书架上却并无摆放书籍,只是左首书桌后面的墙壁上,挂着一幅水墨画,齐宁仔细检查了一遍,这屋内的布局摆设倒也是一目了然,也藏不了什么人,心下狐疑,正要离开,只走出一步,忽然意识到什么,扭过头,目光投在墙壁上的那副画上。

    他微一沉吟,缓步走到那水墨画前,这幅画是一幅山水图,溪水之畔,竟有一名钓叟在垂钓,整个画作看上去颇有意境,但齐宁此时对画作本身的内容却并无多大兴趣,而是发现这幅画竟似乎挂的有些歪斜,他微皱眉头,伸出手,用寒刃轻轻挑开那副画,很快就发现,在水墨画的后面,竟然有一块石砖明显向外微微凸起。

    齐宁唇角泛起冷笑,伸手按在那石砖上,猛一用力,便将那石砖按了下去,也便在此时,就听到嘎嘎声响起,挂着水墨画的这面墙壁竟然开始翻转,在这墙壁后面,竟然显出一条向下的秘密通道来。

    齐宁握紧寒刃,心想难怪不见了持宝童子,却原来在这书房之内另有玄机,竟然有这样一处地下机关。

    持宝童子显然是仓促之下躲进去,外面那副画尚未挂好,这才被齐宁看出破绽,齐宁虽然不知这地下密道到底是个什么状况,但心知若是不找到持宝童子,只怕连依芙的下落也难以找到,他既然不畏惧陷阱来到封剑山庄,自然不会畏惧区区一个地下密道,闪身进去,身后却马上响起嘎嘎声音,那面石墙瞬间就关闭起来,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石壁自己关上,齐宁倒并不担心,这面石壁并不厚重,就算回头找不到机关打开,齐宁凭借内力也足以将那面墙壁打开一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他一手握着寒刃,另一手举着火折子,发现前面是向下去的石梯,当下顺着石梯一级一级往下行,两边则是石墙,这条通道不算太过狭窄,并行两三人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他心下奇怪,不知道这处地下密道是修建这座山庄便存在,还是后来陆商鹤重新修造。

    往下行了五六十级,终于出现一条笔直向前的石道,地上铺着青石板,齐宁一路提防,担心持宝童子忽然埋伏在这石道之内突然袭击,但自始至终却不见持宝童子出现,心下奇怪,手中的火折子燃去一半,顺着笔直的石道往前走了小片刻,心中却是在想,修建这地下密道,却不只是为了作何用途。

    他正自寻思,忽地听到身后传来动静,立刻转身,心知不妙,却瞧见方才自己经过的通道处,从上面有碎石纷纷下坠,这通道上方就似乎是塌陷了下来。

    齐宁大吃一惊,知道如果自己进来的道路真的塌陷,就等若是将自己回去的道路堵死,便要冲上前去,这时候却听到头顶上也传来动静,抬头一看,只见到上面一块巨石已经往下砸过来,电光火石之间,齐宁终是做出判断,立刻向后退,不敢往方才经过的道路那边冲过去,那边乱石下落,自己若是硬要冲过去,只怕要被石块活活砸死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十有**是持宝童子搞的鬼,否则这地下密道不早不晚偏偏会在这个时候塌陷,心下有些发凉,暗想莫非持宝童子方才逃窜,本就是带自己来这处陷阱?对方当然知道自己是为了依芙而来,只要一逃,自己必然追上来,所以故意将自己引入陷阱。

    外墙那副画看似是无意,却是有心故意让自己发现,其目的本就是为了让自己找到这处地下密道。

    密道被封,也就阻断了自己出去的道路。

    哗啦啦乱石崩落的声音响了好一阵子,终于停歇下来,齐宁苦着脸看着面前的通道,乱石已经将通道堵死,想要从这边出去,已经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从封堵处到入口处,颇有一段道路,即使手中有寒刃,一点一点地破开乱石,挖出一条道路来,那也绝非短时间内完成,即使能做到,但这里面是否有食物和水让自己坚持到那种时候?

    他现在只希望这地下密道会有其他的出口。

    如果这处地下密道的用途是来藏身,遇到大敌来袭躲在此处暂避,那么设计者就一定会涉及另外的逃生道路,否则一旦被敌人发现,就如现在般封住了出口,那岂不是死路一条?

    只不过这持宝童子既然以此地下密道为陷阱,自然是对这处地下密道十分的了解,就算真的有其他出口,只怕也都要被持宝童子封死。

    齐宁神色凝重,心想与其在这里发愁,还不如先找找是否有其他的出口,举着火折子,转身顺着密道往里面走,那通道被封堵,齐宁反倒不担心持宝童子会在这里面埋伏袭击自己,不过却也还是小心谨慎,地方这地下密道之中有暗器机关伤人性命。

    往里面行了小片刻,感觉这地下的空气越来越有些浑浊,皱起眉头,便在此时,却听得一阵歌声响起,齐宁一怔,那歌声似有若无,隐隐约约传过来,却似乎是个女子在唱歌,并无乐器伴奏,而是女声清唱,但声音柔美,旋律略显忧伤,齐宁大是诧异,心想难不成这地下密道还困着其他人?

    他立时想到依芙,但仔细一听,那声音明显不是依芙的声音,心下很是疑惑,循声向那方向靠近过去,走了一小段路,那声音却是越来越清晰,歌声婉转轻柔,虽无乐器相伴,却依然是说不出的动听。

    这地下密道倒不像东海孤岛下面的密道那般纵横交错,但却也偶有分叉道路,齐宁却只顺着那声音方向摸过去,很快听到那声音就在附近,轻步摸过去,陡然发现前面出现一道石门,已经是到了尽头,到得石门前,见到石门正中竟然有一处圆形小孔,凑上前去,眼睛对着那小孔往里面窥视,竟发现里面亮着火光,小孔所能窥见的地方有限,隐隐发现里面似乎是一出石室,而那歌声正是从石室之中发出来。

    齐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状况,略一沉吟,终于冲着那小孔向里面问道:“里面有人吗?”

    他一问出声,里面的歌声顿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齐宁知道定是那女子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所以停止唱歌,他退开两步,举着火折子寻找打开石门的机关,找了小片刻,却始终没有发现,皱起眉头,想了一下,终是收起寒刃,左手举着火折子,右手成掌,按在那石门上,注力在掌心,猛一用力向里面推动,那石门虽然沉重,竟还是被齐宁用掌力推动向内移动。

    齐宁心下欢喜,暗想自己的内力果然又大有精进,催动内力,那石门发出“嘎嘎”声音,很快,就被推开一道足可以容纳一人进出的缝隙来,齐宁这才收手,他对里面的情况并不清楚,而且那女子的声音虽然婉转动听,但是敌是友,尚未可知,重新取了寒刃在手,这才小心翼翼闪身进到了石室之内。

    一进石室之内,眼前便是一亮,这石室之内有两根灯柱子,一左一右,都是点着油灯,所以室内倒也十分明亮。

    室内正中是一张圆形石桌,左右两只石墩,桌子上却是有瓜果点心,角落里摆放着几只封起来的木桶,其中一只木桶打开,里面却是盛了半桶清水,齐宁知道其他木桶之中应该也都是盛装着清水,左脚摆着一张石床,上面倒是铺着干净的被褥,石室的空气之中,甚至弥漫着一股淡香味道。

    在石床边上,靠墙摆着梳妆台,而梳妆台前,却正坐着一个女人,从背影瞧过去,那女人竖着宫髻,外面罩着浅紫色的薄烟纱,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顿现袅娜的身段。

    齐宁目光移动,很快便变了颜色,却骇然发现,那女人的左脚腕上,竟然被铁圈锁住,一条锁链束着那铁圈,另一端则是嵌在墙根深处。

    这女人明显是被囚禁在此处,而且害怕她逃脱,不但被关在密室之中,甚至用锁链将其锁住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