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三八章 禁室囚美

第一一三八章 禁室囚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缓步移动,目光始终盯在那女人身上,那女人背对着齐宁坐在梳妆台前,并无动作,齐宁移步到侧边,这时候恰好可以看到梳妆台上的那面铜镜,他瞧向铜镜,立刻从铜镜中看到一张颠倒众生的绝色面庞来。

    齐宁看到铜镜中的那张脸,顿时呆住。

    此时那女人已经缓缓站起来,慢慢转过身,将那张美好的脸庞朝向了齐宁。

    双眸似水,却带着淡淡的冰冷,十指纤纤,肤如凝脂,雪白中透着粉红,似乎能拧出水来。

    腰肢纤细,四肢纤长,有仙子般脱俗气质,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,峨眉淡扫,面上不施粉黛,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,颈间一水晶项链,愈发称得锁骨清冽,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,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,神情淡漠,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!

    齐宁一脸惊骇,万万想不到,被囚禁在此的女人,竟赫然是陆商鹤的夫人夙影夫人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双眸如水,凝视着齐宁,显然也有些意外,问道:“你是.....锦衣候?”她声音清美,远比那些甜蜜娇媚的声音更让人舒坦的多。

    这屋里没有台,没有绣被,没有锦帐流苏,也没有任何华贵的陈设、庸俗的珍玩、眩目的珠宝。

    这屋子的精雅,正如天生丽质,若添脂粉,反而污了颜色,而这一切竟似乎与夙影夫人的气质相吻合。

    见过夙影夫人的人,没有任何人会否认她的美貌,那是一种让人看上一眼便能够终生难忘的绝世美貌,齐宁在影鹤山庄虽然仅仅见过一次,但至今却也不能忘记。

    方才在那铜镜之中的影像已经是颠倒众生,此时看到她真实面庞,却更显得生动迷人。

    任何人看到这张脸,就会忘记年纪的存在,岁月似乎对夙影夫人不会形成任何的影响,仅凭这一张精致唯美到极致的脸庞,似乎就可以打败岁月的摧残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怎么在这里?”齐宁回过神来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唇边泛起一丝淡淡笑意,声音轻柔,如同春风般:“这里是封剑山庄,我小的时候,就在这里度过,这里.....可以算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齐宁皱眉道,看了锁住夙影夫人脚踝的锁链:“这.....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姿势极为优美地坐了下去,声音没有任何波动,轻声道:“你们那次离开影鹤山庄不久,我就被带到了这里。”顿了一顿,才问道:“锦衣候,他.....是不是真的亡故了?”

    “亡故?”齐宁一怔,但马上明白过来:“夫人是说向帮主吗?向帮主眼下就在封剑山庄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俏脸立时显出惊讶之色,失声道:“他还活着?”

    齐宁疑惑道:“夫人为何觉得向帮主已经亡故?”

    “原来.....他终究还是在骗我。”夙影夫人幽幽叹了口气,眉宇之间竟然显出一丝轻松之色,微笑道:“他还活着,那....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夙影夫人说的话让人有些难以理解,但齐宁却明白,问道:“夫人说有人骗你,说的可是.....陆商鹤?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摇摇头,道:“没什么,侯爷就当没有听见。”顿了一下,才道:“你为何会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齐宁想了一下,才道:“有人在这里设下陷阱,诱骗我至此,然后封住了通道,我找寻出口,听到夫人的歌声,这才寻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夙影微点螓首:“我以前并不知道封剑山庄底下还有这样的地方,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别的出口,帮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走到石桌边上的石墩旁,坐了下去,不知为何,虽然齐宁面对夙影夫人这样的绝色佳人并无丝毫非分之想,但面对那惊人的美貌,齐宁却还是不敢直视她,四下里看了看,才问道:“夫人是被谁带到这里?你一直被囚禁在此处?”

    夙影微低下螓首,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他担心我会离开他,所以将我关在这里,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,就不怕我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他?陆商鹤?”齐宁心下一凛,“是陆商鹤将你囚禁在此处?”

    夙影浅浅一笑,淡淡道:“对他而言,我只是他收藏的一件物品,只不过比起其他的物品,他更为在意一些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虽然只是平静的一句话,但齐宁却已经感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他告诉我说,向.....向帮主已经亡故了,他要成为丐帮的新任帮主,初登帮主之位,他有很多事情要做,不能在我身边陪伴。”夙影夫人声音轻柔:“他说害怕仇家找上门,对我不利,所以带我来到这个地方,将我关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齐宁立时便想到,陆商鹤争夺丐帮帮主之位失败之后,被丐帮当场抓住,随即却又被人救走,而没过多久,夙影夫人就从影鹤山庄消失,甚至避过了九溪毒王秋千易师徒的耳目,这一切显然都是陆商鹤一手策划安排,秋千易四处找寻陆商鹤和夙影夫人的下落不着,又如何知道夙影夫人是被关在封剑山庄的地下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齐宁苦笑道:“向帮主若是知道夫人受此痛苦,定是伤心不已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眼眸流转,淡淡一笑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齐宁起身来,握住寒刃,道:“夫人,我先帮你将锁链切开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道:“这是用精铁所铸,坚固无比,刀剑无法伤及分毫,你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摇头道:“不用担心,我这把匕首削铁如泥,十分锋利,应该不成问题。”靠近过去,犹豫一下,才有些尴尬道:“夫人....夫人能否将裙子稍微提起来一些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“哦”了一声,将右腿伸出,微提起群裾,她穿着一双紫色淡黄色的绣花鞋,虽然看不清玉足,但从绣花鞋的轮廓亦能看出她的足型也是相当完美,群裾下面是一条粉色的亵裤,那精铁铸造的铁圈就箍在她脚踝处。

    齐宁握着寒刃,还真是担心伤了夙影夫人,夙影夫人看在眼里,柔声道:“不用害怕。”

    齐宁深吸一口气,刀光闪过,铁圈立时被切开一道裂口,齐宁小心翼翼将铁圈转动,又在另一面也切了一道裂口,铁圈裂成两半,便从脚踝处脱落下去。

    齐宁这才松了口气,夙影夫人用手轻轻按了按脚踝,轻声道:“多谢侯爷!”

    齐宁站起身来,笑道:“幸不辱命。”但马上又愁烦起来,心想虽然解开了夙影夫人的铁链,但出口被封堵,却又该如何离开此处?

    向百影尚在山庄之内,而且伤势未曾复原,持宝童子很可能去而复返,再去找向百影的麻烦,若果真如此,向百影此时却又处在险境之中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,陆商鹤既然能将夙影夫人囚禁在此处,却不知依芙是否也被他们关押在这地下密道之中,向夙影夫人问道:“夫人,你可知道这地下可还囚禁了其他人?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摇摇头,道:“除了按时送来食物和水,并无人往这里来,而且来了人丢下东西就离开,不会多说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齐宁心中担忧,却还是问道:“那夫人这几日可见过陆商鹤?”心想陆商鹤从东海逃遁之后,下落不明,也不知道是否已经返回了西川,若是返回西川,应该和持宝童子他们在一起,但今晚却并不见陆商鹤的身影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淡淡一笑,道: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他。”那双美丽的眼睛凝视齐宁,问道:“侯爷可知道他的下落?”

    齐宁犹豫了一下,也不知道是否该将陆商鹤的事情告之夙影夫人,却听夙影夫人轻声道:“侯爷若是不方便说,我也不会多问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了口气,终是将陆商鹤联手白虎陷害向百影,争夺帮主失败之后远逃东海,东海江家覆灭之后却又下落不明这些事儿简要地告之了夙影,这才道:“陆商鹤已经是朝廷捉拿的钦犯,神侯府的人正在四处搜寻他的下落,而丐帮也正在找到他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夫人,恕我直言,向帮主当年将他当做兄弟,甚至将承影宝剑和封剑山庄都送给他,对他可说是仁至义尽。”齐宁神情冷然:“但此人却不顾往昔的义气,竟然联同丐帮白虎设下陷阱陷害向帮主,向帮主虽然躲过一劫,但至今伤势还没有痊愈。”忍不住加了一句道:“向帮主一直都在担心你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向百影当年虽然成人之美,将青梅竹马的夙影夫人让给了陆商鹤,但内心里却从没有忘记过夙影夫人,他自然不希望夙影夫人还要与陆商鹤走在一起,内心深处反倒希望夙影夫人能够与向百影重修前缘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淡淡一笑,反问道:“他很在意我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齐宁道:“其实......向帮主对于当初所做的事情,不无后悔之心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浅浅一笑,依然是明艳不可方物,平静道:“当年他明知我对陆商鹤并无爱慕之心,却还是故意创造机会让我和陆商鹤在一起,我只是寄养在向家的丫鬟,他既然有心要成就兄弟义气,我又何必让他为难,顺了他的意思就是。”脸上神色并无波动,轻声道:“陆商鹤将我当成一件物品收藏,就如同向帮主当年将我当物品送人一般,比起陆商鹤,我这件物品在向帮主的手里可以随时送人,而陆商鹤却更在意一些,不让我被人染指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