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三九章 是是非非

第一一三九章 是是非非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声音平静淡定,但齐宁听到这番话,心下却是一阵黯然。

    向百影当年为了成全兄弟之义,忍疼撮合陆商鹤和夙影成了一对夫妻,可却也因此让向百影心头始终存有痛楚,而夙影夫人这些年显然也并不快乐。

    齐宁钦佩向百影的人品,但这件事情上,却对向百影的决定不敢苟同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一个女人,就该全力以赴地守护她,让她每一天都过得开开心心,齐宁自思如果换作自己是向百影,当年就绝不可能因为什么兄弟情义将自己挚爱的女人拱手相让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当年的选择,酿造成如今的结果。

    齐宁叹了口气,道:“向帮主当年确实做错了,他本就不该放弃夫人,让夫人与陆商鹤走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摇摇头,道:“你是否觉得陆商鹤将我关在这里,我一定会怨恨他?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暗想那个男人对你如此无情,将你当作囚犯一般囚禁在此处,难道你对他并无恨意?

    “陆商鹤谋害向帮主,一切的起因只是为了我。”夙影夫人平静道:“他在西川已经闯下了名头,走在西川,谁都会给他几分颜面,而且他从不缺银子,名声地位和金钱他都已经得到。向帮主是丐帮的帮主,谁都知道若是要谋害丐帮帮主,一旦事泄,天地间就绝无容身之地。”美丽的眼眸儿看向齐宁,道:“陆商鹤从来都不是笨人,否则他也达不到今天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心想夙影夫人这句话倒是没有说错,陆商鹤能在西川打下名头,影鹤山庄位列八帮十六派之一,就已经证明了陆商鹤的能耐。

    “他比谁都明白,谋害向帮主所担的风险会让他身败名裂,多年的辛苦都将毁于一旦。”夙影夫人唇角带着一丝苦笑:“可他终究还是那样做了。”顿了一顿,才继续道:“当年向帮主出走西川,我嫁给陆商鹤,这些年来,他经常从梦中惊醒过来,虽然他没有说,但我知道一切都是因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他害怕向帮主有朝一日会回来?”齐宁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微点螓首:“不错,他的一切,都是从向帮主手中得到,封剑山庄在西川赫赫有名,为何他舍弃这里,却自己建造了影鹤山庄?”

    “在他心里,封剑山庄从来都不属于他,他担心有朝一日向帮主回来之后。会将这一切拿走。”齐宁道:“影鹤山庄是他自己所创,他心中才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。”夙影夫人道:“在陆商鹤的心里,我和封剑山庄一样,都是从向帮主手里得到的东西,所以他害怕有朝一日我也会被向帮主收回去。”凄然一笑:“也许他真的很在意我,从不想失去我,所以在梦中想到向帮主将我从他身边夺走,他就会惊吓而醒,这么多年,虽然我一直在他身边,但他从来都不曾安心过。”

    齐宁忍不住想,你有倾国倾城之貌,任何男人拥有你之后,最害怕的恰恰就是失去你,陆商鹤有此担心,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几年前他得知向逍遥已经是丐帮帮主之后,更是日夜不安。”夙影夫人苦笑道:“虽然他在我面前扮的十分镇定,可是又如何能瞒过我的眼睛。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,他与丐帮的那位白虎长老私下里来往十分密切,只怪我那时候并没有想到他已经决定要对向帮主动手.....!”幽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也怪不得你,试问普天之下又有几人敢打丐帮帮主的主意?向百影无论是武功还是势力都远远超过陆商鹤,任谁也想不到陆商鹤竟然要谋害向百影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早知道,一定不会让他走这条路。”夙影夫人道:“他以为只有杀死了向帮主,我才真正属于他,等到他动手的时候,我知道的已经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了口气,心知夙影夫人这是憋在心头许久的话,他无人可诉,今日自己提起向百影,这才让她将心中的苦楚吐露了出来,轻声道:“陆商鹤和向帮主曾经也算是情同手足的兄弟,走到今日这一步,确实让人唏嘘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只是因为我。”夙影夫人眼角微红,道:“我本就是不祥之人,是我给他们带来了灾难.....!”从袖中取出一方锦帕,擦拭了一下眼角,才道:“我没有资格去恨他们,要恨只恨我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这并非你的错。”齐宁摇头道:“向帮主当年成全陆商鹤,那是太重义气,却忘记有时候义气也会害人,陆商鹤落得今日下场,四处逃窜,也只是因为他自己心术不正,这一切都与夫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在劝慰我。”夙影夫人勉强一笑,带着一丝歉意道:“今日我说的有些多了,这些本不该在侯爷面前说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夫人心中积哭,说出来反倒是舒服一些。”顿了一顿,终于问道:“夫人,你可认识封剑山庄的那位青衣总管?”

    “青衣总管?”夙影夫人一怔,想了一下,才道:“你是说宝总管?”

    “宝总管?”

    “那是几年前陆商鹤在外结识的朋友,陆商鹤说他在外有些仇家,想要躲避,是以就安排他在封剑山庄这边照看山庄。”夙影夫人道:“我和他没有说过话,他也没有去过影鹤山庄,一直待在这边。”似乎明白什么,问道:“侯爷,你说被人诱入陷阱,难道.....那人就是宝总管?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点头,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微一沉吟,才道:“陆商鹤帮了他,他定是对陆商鹤心存感激,知道你和陆商鹤有仇隙,所以害你。”蹙眉道:“侯爷为何又会来到封剑山庄?”

    齐宁想了一下,也不隐瞒,将持宝童子带人在黑岩洞杀人放火绑架依芙,继而书信约自己前来山庄救人的事儿都说了,夙影夫人叹道:“侯爷也是个重情义的人,明知道这边凶险异常,可是为了那位姑娘,却还是来到了这里。”四下里瞧了瞧,发愁道:“出口被封堵,我对这地下的情况也不了解,这.....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按理来说,像这样的地下密道,应该不止一个出口,却不知是否还能找到其他出口。”回头扫了一眼,道:“好在这里还有些食物和水,能够撑上不少时间,实在找不到出口,就只能自己打通出口了。”想了一下,又道:“向帮主就在山庄之内,他若是迟迟不见我踪迹,也必定会找寻,这封剑山庄本就是他的家,他对山庄内的情况十分了解,或许能够帮我们脱身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不置可否,只是道:“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不用担心,活人不会让尿......!”他说了一半,立时止住,有些尴尬,夙影夫人浅浅一笑,不以为意,齐宁讪讪一笑,才继续道:“总能想办法带夫人一起出去的?”

    “出去?”夙影夫人神情黯然,“出去又如何?外面只是一个更大的牢笼而已。”

    齐宁亦感觉一阵黯然,屋内静了一阵,气氛有些尴尬,夙影夫人终是率先打破沉寂道:“我听陆商鹤提及过,侯爷的武功十分了得,当初江湖个帮派攻打黑莲教,是侯爷化干戈为玉帛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知道这些事情,倒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毕竟陆商鹤是江湖中人,说一些江湖上的事迹告之夙影夫人也是平常事情,笑道:“只是凑巧而已,我武功很是稀松平常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说锦衣齐家十分了得,不但有保家卫国的名将,还有武功超绝的大宗师。”夙影夫人道:“侯爷,这大宗师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美眸如雾,十分迷人,齐宁问道:“陆商鹤没有告诉夫人谁是大宗师?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摇摇头道:“他说话时,我只是听着,也不多问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看来夙影夫人平日里和陆商鹤沟通的也很少,这也难怪,夙影夫人嫁给陆商鹤,并非是因为爱慕陆商鹤,两人婚后相处应该是异常平淡,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陆商鹤始终担心夙影夫人有朝一日会离开他。

    “大宗师是天下间武功最高绝的几个人。”齐宁道:“他们的武道修为已经超出了凡人,据说已经进入到另一个境界,但到底有多恐怖,我也说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侯爷的武功是齐家大宗师所传授?”夙影夫人颇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齐宁摇头道:“那倒不是。我也没有见过他几次,神龙见首不见尾,就算他真的教我,我只怕也学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夙影夫人微点螓首,苦笑道:“家父当年也是武林中人,一心痴迷武道,结下了许多仇家,后来.....!”俏脸黯然,并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齐宁却也知道,夙影夫人的父亲与封剑山庄老庄主交好,其父被仇家所杀,夙影夫人自幼便被封剑山庄收留,是以与向百影才成为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此时齐宁却忽然觉得,夙影夫人虽绝色佳人,气质颠倒众生,但言谈之时,却是十分单纯,和她说话,倒像是一个十多岁的姑娘闲聊,让人能够很容易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