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四二章 意外发现

第一一四二章 意外发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再一次离开石室,回到刚才进入的石道,他虽然已经习惯出门就带火折子,但最多也只是随身带上三支,先前已经用了两支,手中却只剩下了最后一支。

    一支火折子最多也就能撑上大半个时辰,这时候忽然意识到,如果自己真的要用寒刃一点点挖开石道,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只怕要在漆黑的环境之中做事。

    寒刃确实是难得的神兵利器,削铁如泥,但说到底,也终究只是一件兵器,齐宁也不知道被封堵的道路到底有多长,他甚至无法自信,在挖开石道之前,寒刃可以保持安然无恙,以此利器挖掘坚硬的石头,定然是要对寒刃产生损伤,不到万不得已,齐宁当然不想出此下策,但眼下的形势,却也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他将火折子斜插在墙壁上,握了寒刃在手,靠近到塌陷下来的石堆边上,不用想齐宁也清楚,这地道塌陷,事先是准备算计好,即使自己今晚不追拿持宝童子来到这里,对方也会有其他的方法将自己引诱到此出来。

    他找准了地方,用寒刃在石堆上开挖,凭心而论,这寒刃确实是锐利非常,刀锋所过,很是轻易就切开了石块。

    寒刃短小锋利,最大的好处除了是一件削铁如泥的兵器,而且还容易携带在身上,不易被人发现,但这种时候,寒刃的短板却又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太过小巧,每一次挖开的地方实在是有限,就像要开山劈石,用的却是砍柴的小斧子一般,齐宁花了好一阵时间,才挖开不到一步距离,而碎石已经是堆满地面。

    齐宁苦着脸,心知自己先前还是太过乐观了一些,他记得自己进入石道之后走了老半天,如果从入口处便开始堵起来,以目前的速度,就算是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够挖通出口,而最为可怕的是,齐宁记得自己是从书房开始进入,而且石级是向下方来,也便是说,如果连石级那边也被堵死,自己便要向上方挖掘,其难度比之现在直接向前挖要多出数倍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至于沮丧,但齐宁却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当真是凶险得很。

    忽听得身后传来脚步声,齐宁回过头,却见到夙影夫人左手持一油灯,右手则是拿了一碗清水过来。

    “侯爷,先喝口水。”夙影夫人瞧见被堵死的通道,也微有些吃惊,递过水来,齐宁伸手接过,一饮而尽,瞧见夙影夫人是将石室内灯柱的油灯取了下来,问道:“夫人,这下面可还有灯油?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摇摇头道:“每隔几天,会有人下来添上灯油,我方才瞧了瞧,所剩的灯油不多,也就能撑上一天左右。”

    齐宁苦笑道:“也就是说,再有一天,咱们便什么都瞧不见了。”瞧了瞧手里的火折子,已经所剩无几,撑不了小片刻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眉宇间也是显出一丝忧虑,问道:“侯爷,这条道路能打通吗?”

    “难度很大。”齐宁实事求是:“我手里只有这一件兵器作为工具,不知道能用多久,而且被堵的长度到底有多远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俏脸上也显出苦恼之色。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夫人倒也不用担心,咱们眼下还活着,而且食物和水也足够维持一段时间,总能想出法子来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幽幽叹道:“我倒无妨,只是侯爷被困在这里,外面一定有很多人在担心。”

    齐宁从夙影夫人话语之中,却是听出了一丝黯然,心知夙影夫人这些年如同被关在笼子里的鸟一般,接触的人实在太少,而且在这世上也未必有多少亲人,否则她幼师丧父,该当是由亲眷抚养,却被送到封剑山庄寄人篱下,自也证明她在这世上并无多少亲人。

    齐宁想了一下,才道:“夫人可想过,持宝童子明知道夫人也在这下面,却将道路封死,虽然目的是要除掉我,但却也害了夫人。”微一顿,才道:“持宝童子莫非不在意陆商鹤的面子?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淡然一笑,道:“侯爷方才说过,持宝童子是地藏的人,他们当初找上陆商鹤,无非是利用陆商鹤而已。如今陆商鹤谋害向帮主事发,自身难保,地藏只怕已经放弃了陆商鹤,持宝童子又岂会在意我的生死?”幽幽叹道:“这世上本就没有人在意我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齐宁本想提到向百影,但心知夙影夫人对向百影不无怨念,干脆不提,柔声道:“夫人也不必这样想,人生在世,不需要有太多人在意,哪怕只有一个在意你的人,此生也足以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在意你的人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只要有那么一个人,你开心的时候他也为你开心,你苦恼的时候他也为你忧愁,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,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生命去护卫你,有此一人,便胜过拥有无数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喃喃自语:“不惜一切代价护卫.....!”沉默片刻,终是展颜一笑,风华绝代,轻声问道:“侯爷说的不惜一切代价又是什么意思?莫非为了保护一个人,不在乎善恶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!”齐宁愣了一下,才叹道:“情到深处,只怕就已经忘记了善恶,而且善恶又有谁能评价?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微点螓首,道:“那侯爷心中可有这样的人?又或者.....这世间是否有这样一个在乎你的人?”

    齐宁想了一想,终是笑道: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浅浅一笑,才道:“侯爷先去吃点东西,咱们想想是否还有别的什么法子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除了打开通道,眼下只怕还真没有什么更好的法子,不过他想着如果真要挖开通道,那么自然要好生计划,石室中的食物和水都要节约起来,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石室,石室之中有两只油灯,齐宁也不多说,径自过去将另一只油灯吹灭,节约用油,夙影夫人明白齐宁的意思,问道:“侯爷,这盏灯要不要也吹灭了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不急。”过去检查了屋角的水桶,里面倒都是盛了水,水源倒算充足,瞧见桌上的瓜果点心,虽然也算丰盛,但却并不多,如果敞开了吃,齐宁相信自己一顿就能吃个干净,向夫人问道:“夫人,这里面只有这些食物?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微点螓首:“他们每隔两天都会送些食物过来,并不储存食物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也是理所当然,夙影夫人毕竟是陆商鹤的妻子,虽然将她囚禁在这里,但也必然做了妥善的安排,持宝童子按照陆商鹤的吩咐,每天派人送来食物,那也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可有什么利器?”齐宁道:“我只担心这把匕首无法挖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夙影夫人摇摇头,道:“并无看见什么兵器,侯爷可以找找,看看有什么可以利用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石室的情况一目了然,齐宁先前就观察了好几遍,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可用的利刃,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,毕竟这里是用来囚禁夙影夫人,自然不可能在这里面放置什么兵器。

    他四下里再次扫了一遍,确实没有可用之物,心中有些沮丧,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夙影夫人将油灯放在石桌上,走到床边坐下,齐宁忽然想到什么,蹲下身子,向床底下瞧了过去,视线刚好经过夫人的腿儿,乍一看去,这个动作便有些放肆,夫人一时不明齐宁的心思,不自禁夹住两腿,齐宁发现夫人这个动作,顿时有些尴尬,讪讪笑道:“夫人切莫误会,我....我只是瞧瞧床底下可有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石屋之内几乎每一处角落齐宁都检查过,唯独床底没有检查,虽然知道希望甚渺,但在此种处境下,任何一个多余的发现,都可能对处境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夙影夫人这才明白过来,起身来,道:“这下面我倒是没有瞧过,不过.....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东西放在这下面。”但还是走到桌边,取了油灯在手,那床底下是最为昏暗处所,自然需要油灯方能看清楚,夙影夫人善解人意,明白了齐宁的意思,便拿了油灯在手帮忙去照。

    齐宁见夙影夫人拿起油灯,当下走到床边,靠近那石床,从干净的被褥之中便弥漫出一股子幽香味道,知道那是夙影夫人体香留在了被褥上,蹲下身子,夙影夫人正要蹲下身子帮忙去照,齐宁却伸过手去,夙影夫人忙将油灯递给齐宁,齐宁拿着油灯向床底下照了照,猛然间神情顿住,夙影夫人察言观色,问道:“侯爷,下面.....有东西?”不自禁撩住衣裙,也在齐宁身边蹲了下去,向床底下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床底下确实很空荡,但夙影夫人此时却看到,在床底下的角落处,竟然放着一只包裹,那包裹显然很有些年头,布满了灰尘,也不知道在那角落处存放了多久。

    齐宁和夙影夫人对视一眼,含笑问道:“夫人猜猜,那包裹里会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