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四五章 矛盾

第一一四五章 矛盾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一听那声音,浑身一颤,扭头看去,只见到一人站在不远处,身形俏丽,不是依芙又是谁?

    齐宁看清楚依芙,想也不想,冲上前去,一把将依芙抱在怀中,心中的喜悦当真是难以言表,连声道:“你没事就好,你没事就好,这.....这真是太好了。”一时竟是喜极而泣,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依芙也是惊喜道:“我.....我担心你有事,看到你没事,心中欢喜。”

    齐宁见得依芙泪眼婆娑,立刻向后退了一步,上下打量一番,见得依芙安然无恙,这才彻底安心,上前再次抱住依芙,对着她脸颊连亲数下,这时候欢喜的恨不得跳起来。

    他孤身赴险,本就是为了营救依芙而来,被困在地下,一直担心依芙安危,这时候依芙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,自然是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是了,依芙姐,你.....你是怎么出来了?”齐宁想到什么:“是持宝童子挟持你?”

    依芙道:“我被关在一间屋子里,是.....是向帮主救了我出来。”说到这里,向齐宁身后瞧了瞧,便在此时,齐宁又听到身后传来咳嗽声,忙回头去,只见到向百影正背着双手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。

    齐宁这时候兀自抱着依芙,见向百影撇过脸去,顿时有些尴尬,松开了手,将向百影也安然无恙,更是欢喜,道:“向叔叔,这次.....这次依芙姐安然无恙,可真要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岩洞因为我死伤那么多人,你又何必对我言谢?”向百影叹了口气,面显愧色:“你追拿持宝童子,是否落入了圈套?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他诱我到了一间书房,那里有一处地下密道,我只以为他躲进去了,追进去发现了那条地道,进入之后,他却封堵了出口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道:“那是家父的书房,家父直到过世前,也没有和我提起那地道,过世之后,我才偶尔发现,那里应该是家父闭关练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自己倒没有猜错,那果然是练剑之处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那密室,也没有太在意。”向百影道:“方才我和依芙姑娘找到了书房,也发现地道已经塌陷,猜测你很有可能被困在其中,所以和依芙姑娘找寻其他的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向叔叔已经发现了。”齐宁道:“我还在担心被困死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家父行事素来留有退路,看到洞口被封堵,只能另寻出路,我相信有其他的出口,只怕你找寻不见。”向百影苦笑道:“也怪我当年不务正业,对自己宅子里的状况也不明了,竟然不知道这条地下密室另外的出口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山庄有一处极为僻静的院子,里面有一口枯井,那里便是出口,那里已经荒废,似乎没有人进去过。”叹道:“幸好夙影夫人帮忙,否则......!”

    “夙影?”向百影身体一震:“她.....她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齐宁点头道:“她一直被陆商鹤囚禁在那间密室之中,我被困其中,多得夫人帮忙才出了来。”

    “被囚禁在密室?”向百影皱起眉头:“那她现在在哪里?可有.....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不必担心。”齐宁知道夙影夫人在向百影心中的分量,安慰道:“她现在安然无恙,不过无法从枯井里面上来,我正要找寻绳子救她出来。”

    向百影也不多言,转身就往枯井那边院子去,齐宁心想绳子都没找着急个什么,但也能体谅向百影的关切,当下也不急着跟去,和依芙两人找到了一捆绳子,这才往那边去。

    “依芙姐,我没有保护好你们,是我的错。”齐宁看到满脸憔悴的依芙,知道她最近受了不少苦,特别是巴耶力被杀,对依芙的打击不小,牵着她手:“这次我来了,就绝不会放过那帮畜生,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,为.....为洞主和被害的乡亲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依芙鼻子一酸,道:“都是那帮畜生心狠手辣,与你....与你无关,阿兄若是知道你来了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持宝童子你们也没有瞧见吗?”齐宁皱眉道:“他手底下那几个人都被废去了内力,一个已经死了,还剩下两个,我们将那两个带回黑岩洞,让大伙儿亲手宰了。”

    依芙道:“我已经瞧见了,那两个畜生已经被绑了起来,向帮主.....向帮主说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我只以为那持宝童子会趁向叔叔受伤的时候,出手袭击,顺手救走那两个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持宝童子一直也没有出现。”依芙道:“向帮主也很奇怪,不过我觉着那持宝童子一定是害怕向帮主,所以不敢回去找向帮主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齐宁不置可否,那持宝童子武功不弱,受伤之后的向百影还真未必是持宝童子的敌手。

    虽然这封剑山庄是向百影的老家,但向百影多年不曾在这里居住,持宝童子反倒是久居于此,已经是占了地利之优,按理来说,既然在这里设下埋伏,该当埋伏一些人手才是,但除了那区区数人,这封剑山庄却并无埋伏更多的好手,否则想要从此处脱身,着实不容易。

    齐宁不知道是持宝童子太过自信,还是他并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封剑山庄是他的老巢,毕竟是地藏六使之一,平日里行事自然是鬼鬼祟祟,不愿意太多人知道他的秘密。

    持宝童子没有去而复返对向百影动手,或许真的是对向百影心存忌惮。

    向百影名声在外,当初被白虎长老和陆商鹤设计暗害,危难之时,兀自能使出逆筋经,持宝童子想必也是忌惮向百影还会使出什么招数来,而且他手底下几个帮手全都被废,对他的心理自然也是起到了震慑作用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那处荒院,却没见到向百影身影,有些奇怪,暗想向百影比他们率先赶来,早就应该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齐宁提着那捆绳子到了井边,却猛然发现,在井边竟然已经有了一捆绳子,而且那捆绳子明显是用过,散落在地上,齐宁有些诧异,暗想难道向百影已经拿了绳子过来救出夙影夫人,可是为何这院子里却并无二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凑到井口朝下看了看,井底空空如也,并无夙影夫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依芙也凑到井边瞧了一眼,奇道:“你说那位夫人就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齐宁也是有些奇怪,忽然意识到什么,脸色微变,依芙看出齐宁心思,低声道:“小弟弟,你说.....那位夫人会不会是被别人带走了?”

    依芙所言,正中齐宁担心,微一沉吟,道:“难道是持宝童子知道这出口,所以在这里带走了夙影夫人?”但觉得这可能性实在不大,那地下密室连向百影都不知道这处出口,持宝童子又如何知道?虽然有这样一处出口,但发现出口并不容易,最为重要的是不知道那“无我”二字密码,是绝不可能离开密室,持宝童子又如何知道那密码?

    便在此时,却听到下面传来动静,齐宁急忙瞧过去,却见到向百影出现在井底,齐宁忙冲着下面道:“向叔叔,可看到夫人?”

    向百影并不说话,他虽然功力没有恢复,但要从一口枯井里出来实在是轻而易举,从井口出来后,四下里看了看,才坐在井上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,你.....?”

    向百影叹了口气,道:“我过来的时候,井边留下了绳子,便知道事情不好。夙影不在井底,我进去地道找了,也没有她的身影,不出意外的话,她应该被人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下一沉,暗想自己离开找寻绳子,本以为这里十分隐秘,却没有想到还是有人趁机带走了夙影夫人,自责道:“向叔叔,是我疏忽,没有看护好夫人,我.....!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向百影道:“也许这处出口早就被他们发现,所以派了人在这里守着,他们没有想到你们果真能找到这处出口.....!”微一沉吟,才道:“夙影是陆商鹤的妻子,他们与陆商鹤是一党,应该不至于太为难夙影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向百影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受,劝慰道:“向叔叔,地藏的身份我已经知道,有了线索,要找到夫人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地藏?”向百影立刻抬头,“你知道谁是地藏?”

    齐宁当下便将夙影夫人所言大略说了一遍,向百影也有些惊诧:“苗家大巫会是地藏?这.....这实在是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依芙也一直听着,此时终于道:“不可能,这.....这绝不可能,大巫怎会派人去屠杀黑岩洞的人,这.....这绝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依芙姐,黑岩洞和苍溪苗寨的交情是否一直很好?”齐宁问道:“双方是否有什么恩怨?”

    依芙微一沉吟,才道:“若说生死之仇,那不会有,不过.....从前确实有些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矛盾?”

    依芙回忆道:“当年锦衣老侯爷征伐西川的时候,阿爹和寨子里不少人被蜀王的人抓了,要他们去做苦力运粮,半道上被老侯爷手下的兵马所救,老侯爷不但放了阿爹他们回来,而且.....而且还送了盘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齐宁早就知道锦衣齐家和黑岩洞有渊源,不想却是因此而起。

    “阿爹是有恩报恩的人,老侯爷对他有恩,他就想报答老侯爷。”依芙道:“老侯爷对西川许多地形不熟,阿爹去见老侯爷,主动要帮老侯爷打探地形和情报,不过.....这事儿被苍溪苗寨知道,大苗王派人过来,命令阿爹不得卷入朝廷和蜀王的争端,否则就要惩罚阿爹,阿爹既然答应了老侯爷,就信守承诺,没有理会大苗王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当年朝廷征伐蜀地,黑岩洞确实出了大气力,功劳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阿爹一直带着族人帮助老侯爷征伐蜀王,后来蜀王向朝廷投降,阿爹自己亲自去了苍溪苗寨请罪,老侯爷知道此事,派了人去苍溪苗寨说情,大苗王看在老侯爷的面子上,没有为难阿爹,但.....后来听人说,苍溪苗寨许多人都很是不满,觉得阿爹为了荣华富贵,投靠汉人,连大苗王的命令也不听从,这幸好是蜀王败了,要是蜀王赢了,苗家人帮助楚军,定会给苗家人带来灾难。”苦笑道:“所以苗家七十二洞很多人对黑岩洞都是有误会,大苗王召开会议的时候,也经常漏了黑岩洞,不让我们过去参会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