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五三章 大力使者

第一一五三章 大力使者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宁面对三大强手,神色淡定,淡淡一笑,道:“地藏为了杀我,竟然摆开这么大的架势,本爵爷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了。”

    持宝童子冷笑道:“齐爵爷荣升护国公,我还要在这里恭贺了。封剑山庄没有困死你,实在是有些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不遗憾不遗憾。”齐宁虽然面带微笑,但却是全神戒备,这些邪魔外道,谁也不知道他们会突然使出什么手段,齐宁自然是谨慎小心:“我若是死在了封剑山庄,地藏花费心力在这里布下的陷阱岂不是白费功夫?那封剑山庄被就不是你们要杀我的地方,又何必觉得遗憾?”

    月神司轻笑一声,道:“看来齐爵爷已经明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时候还不明白,我早就该死了。”齐宁叹道:“我只是好奇,夙影夫人为何会配合你们演这一出戏?你们故意让我落入封剑山庄的圈套,与夙影夫人在密室相见,又让我从夙影夫人口中知道苗家大巫是地藏,继而算准我会前来苍溪找寻苗家大巫,所以在这半山腰设下了陷阱。”盯着月神司:“夙影夫人如今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月神司轻笑道:“地藏的能耐,远比你想象的高明得多。其实用不着地藏亲自动手,即使是我,要控制夙影夫人也并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颔首道:“这我倒是相信,你擅长摄魂之术,能够控制人的心智,当初在刺史府,我已经见识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月神司娇笑一声:“齐爵爷似乎已经猜到我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想衣裳花想容!”齐宁道:“你这名字总是能让人想入非非。”

    月神司咯咯娇笑道:“看来齐爵爷果然不是一般人,竟然还记得我,不过你说我的名字能让人想入非非,莫非你已经想入非非了?”说话间,抬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,露出一张妩媚的脸庞,正是宝藏天女花想容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你就是月神司,可是后来越想越不对劲,好在刚刚突然记起来,你的身形我似乎见过,而且你的声音虽然故意变化,但一个人的音色总是掩饰不住。”齐宁叹道:“再加上我已经知道你是地藏的部下,自然就会联想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咯咯娇笑,反问道:“莫非你以为我不是月神司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真不相信你是月神司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叹道:“我确实是地藏手下的宝藏天女,可是宝藏天女又如何不能是月神司?”眼波流荡,轻笑道:“宝藏天女可以是月神司,月神司自然也可以是宝藏天女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还想让我相信苗家大巫就是地藏?”齐宁笑道:“本来夙影夫人告诉我苗家大巫就是地藏,我有七成相信,但现在却一丝一毫也不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不相信夙影夫人。”花想容道:“为了让夙影夫人指引你前来日月峰,我们可是花费了很大一番功夫。”

    齐宁颔首道:“你这句话我还是愿意相信的。任阡陌等人不过是你们利用的工具而已,为了让我相信封剑山庄就是你们布下的圈套,你们并不在乎那几天性命。”目光移向持宝童子,道:“引我前往封剑山庄的目的,本就是要让我进入那间书房发现地下密道,然后让我能够见到夙影夫人。”

    持宝童子面色冷淡,道:“你确实按照我们所设想的落入了圈套。”

    “地下密道的出口其实掌握在夙影夫人的手里。”齐宁叹道:“我和夫人二人被困地下,单独相处,总会有些话要说,而且在夫人的引导下,迟早会谈及到地藏,只要将话题牵引到地藏身上,那么夙影夫人必然会不动声色地将地藏的真实身份透露给我,让我相信苗家大巫就是地藏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说对了。”花想容笑道:“地下密室有支撑你们生存下去的饮水,足够你们存活很长一段时间,你可以一天不提及地藏,可是三天、五天之后呢?不过事实比我们想的还要顺利,你被困不到一天,夙影夫人就有机会将那个秘密透露给你,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秘密,夙影夫人当然会协助你离开密室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夙影夫人随后不见了踪迹。”齐宁叹道:“那自然是你们使出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颔首道:“我们只担心她会突然反悔,告诉你真相,那整个计划就会前功尽弃。”

    “反悔?”齐宁皱眉道:“我一直在想,夙影夫人是否本就是你们的人,她也是地藏手里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妩媚一笑,道:“她确实很美,任何男人见到她,都会心生爱慕,只可惜她能为我们做的实在太少,她也不够资格成为我们的人,甚至算不上地藏手里的棋子。”扭动腰肢,上前一步,美眸流盼:“真要算的话,她不过是持宝童子手里的棋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齐宁眼角微跳,持宝童子却是冷笑一声,道:“她与陆商鹤虽然谈不上有多恩爱,但毕竟夫妻一场,用陆商鹤的性命作为筹码,让她帮一点小忙,她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齐宁叹道:“陆商鹤在你们手中,你们用陆商鹤的性命威胁夙影夫人,所以夙影夫人才在你们的胁迫之下演了这场戏。”

    “在她眼中,你是王公贵族也好,是贩夫走卒也好,终究无法与陆商鹤相提并论。”花想容幽幽叹道:“她也许不爱陆商鹤,但他们终究是夫妻。”

    也许她并不爱陆商鹤,但却并不代表会不在乎陆商鹤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陆商鹤是你们的人,你们又怎能以陆商鹤相威胁?”齐宁问道:“莫非这又是陆商鹤和你们一起演戏?”

    花想容摇头道:“其实告诉齐爵爷也无妨。东海江漫天筹备了多年,直待楚军北上,便可以在东海起事。陆商鹤谋夺丐帮帮主之位不成,已经犯下了大罪,但地藏网开一面,正是用人之时,所以派他去了东海,协助江漫天在东海起事,谁知道东海那边又败在了齐爵爷的手下,功亏一篑,虽然齐爵爷屡次坏我们大事,让我们很是烦恼,但陆商鹤无能至极,自然是让地藏很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要惩处陆商鹤,而夙影夫人为了救他,甘愿听你们差遣?”

    花想容媚笑道:“只怪陆商鹤脸皮太厚,连连失手,几次坏了大事,竟然还有脸回西川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知道地藏神通广大,无论逃到哪里,终究逃不出地藏的手心。”齐宁笑道:“既然如此,还不如干脆回来请罪,也许还能留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笑道:“还是齐爵爷洞察人心,也许陆商鹤正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今日欲图杀我而后快,想必我是插翅也难飞了。”齐宁叹道:“事到如今,能否告诉我,到底谁才是地藏?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以为夙影夫人说的是假的?”花想容吃吃一笑,眼波流动:“她说的其实没有错,苗家大巫就是地藏,我就是月神司,齐爵爷是否满意了?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都说女人擅长说谎,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,夙影夫人说了谎话,你宝藏天女现在依然是谎话连篇。”微微一笑,道:“不过你承认江漫天是你们的人,也算是老实。”

    却听得那巨人忽然开口道:“不用和他说这些废话,此地不宜久留,先解决了他。”声音如同破锣一般,说话之时就宛若石头的摩擦声,已经往前踏出一步,手中拖着那把大刀。

    “地藏六使,宝藏天女和持宝童子我算是认识了。”齐宁微转身,瞥了巨人一眼,问道:“那阁下却不知是地藏六使中的哪位?”

    巨人粗声道:“送你上西天的便是我!”

    “地藏六使中,有一位大力使者,我看阁下身材高大,力大如牛,莫非就是那位大力使者?”齐宁笑道:“地藏派出座下三位使者来杀我,这已经很给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吃吃笑道:“齐爵爷好歹也是大楚帝国的公爵,而今次行动,那也是万不能有失,所以我们三人一起送齐爵爷一程,齐爵爷也该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担心一个问题。”齐宁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齐爵爷临别在即,有什么担心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。”持宝童子端着箭弩,淡淡道:“待会儿闭上眼睛,所有的烦恼和担心都会烟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替自己担心,我是在替地藏担心!”

    “替地藏担心?”

    “地藏这次用了大手笔,一下子派出三位使者。”齐宁笑道:“他手下地藏六使,加起来也不过六个人,今晚却要失去一半,你说地藏会不会很伤心?如果换做是我,一夜之间消失了三大爱将,只怕几天都吃不下饭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话声刚落,便听得一声低吼,大力使者已经是挥舞起手中的大刀,冲上前来,二话不说,扬刀向齐宁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刀动,风起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