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五四章 生死之间

第一一五四章 生死之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大刀如风席卷过来,齐宁却宛若一片落叶飘荡过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今夜这一战,可说是至今为止最严峻最险恶的一战,地藏六使都是地藏手下的得力干将,凭心而论,如果单打独当应付其中任何一个人,齐宁都未必会处于下风,但同时面对三大高手,其险恶程度实在是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一道光华似乎是水银倾泻而出,齐宁侧身躲过大刀袭来,那道光华却也已经向齐宁袭来。

    长剑!

    花想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细长的长剑,在昏暗的林中,却耀出清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齐宁闪躲的很快,花想容这一剑却也不慢。

    他们未必是最强的杀手,但绝对是最有默契的同伴。

    花想容算准了齐宁会闪躲大力使者的进攻,而且判断出齐宁闪躲的位置,出剑狠辣无情,眼见得长剑便要刺在齐宁的身上,花想容却见得眼前身影一花,本来十拿九稳的一剑,竟然刺了个空,齐宁竟是以不可思议的身法躲了开去。

    齐宁面对三大高手,知道双拳难敌四手,自然不可能与他们正面力拼,花想容长剑刺过来之时,他已经感觉到剑风袭来,想也不想施展出逍遥行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脚法邪门,他还能吸人内力,都小心一些。”持宝童子出声提醒,却是端着箭弩对准齐宁射了一箭出来。

    这林中毕竟空间有限,其实并不适合逍遥行施展,齐宁也不过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凭借逍遥行躲开,但三大高手联手攻来,在如此狭窄的地方若是施展逍遥行,一个不小心,反倒要装上对手的攻击。

    齐宁听得持宝童子提醒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自己在封剑山庄以**神功吸取了白猴子等人的内力,那种情况下也是无奈之选,但却在持宝童子面前暴露了这门功夫,花想容和大力使者自然已经知道吸人内力的功夫存在,是以绝不会以拳脚功夫对付自己,这三人手中都是持有兵器,明显是提防那吸人内力的功夫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齐宁虽然有寒刃在身,但花想容的长剑和大力使者的大刀都是占了距离的优势,这时候还真是一寸长一寸强,寒刃在面对这几人之时还真是起不了什么作用,他心中有些后悔,若早知道面临如此困境,就该将毗卢剑带在身上,有大光明寺的宝剑在手,再施展那无名剑法,未必不能一搏。

    花想容一剑刺空,却是手臂斜挥,提剑而起,再次向齐宁连出数剑,齐宁只能连退数步,却又要提防持宝童子在旁放冷箭。

    大力使者也是步步紧逼,与花想容始终保持着两面夹击的态势,大刀每一次划过,都是风声呼呼。

    骤然间大力使者又是一刀砍出,齐宁再次闪躲开去,那大力使者大刀砍在一棵大树上,那大树顿时便被砍成两段。

    齐宁连续闪躲,一时间却是毫无还手之力,持宝童子在旁连续射出数支冷箭,都在千钧一发之际被齐宁闪躲过,而花想容的剑法也是不弱,看似轻描淡写,没有大力使者出刀那般犀利威猛,但每一剑刺出却都是狠辣无情,直取齐宁的要害。

    齐宁又是连退数步,脚下嘎吱一声,却是踩在一根枯木之上,眼见得花想容又是一剑刺来,齐宁忽地侧身一闪,足下一挑,竟是挑起一根枯木,那枯木宛若孩童胳膊般粗细,成人手臂长短,握了那枯木在手,瞧见花想容长剑自左下方刺过来,他想也不想,这次却也没有闪躲,反倒是身体前期,握着枯木直刺而出,虽然只是一根枯木在手,但这一刺却宛若是拿了神兵利器一般,气势不凡。

    花想容见得齐宁拿着一根枯木刺来,显出轻蔑之色,手腕子一转,长剑却是去削那枯木,似乎是有意要削断枯木,以此来奚落齐宁。

    眼见得长剑便要划过枯木,却不想齐宁剑招忽然一变,那枯木顺着花想容的剑招变化而变化,以迅捷无比的速度贴着那长剑剑身滑下,没等花想容反应过来,枯木那端竟然已经刺中花想容的手脉。

    这枯木那一端自然不似剑刃那般锋利,但却有枯败的木刺,而且齐宁灌力其上,自然不是普通枯木能比,端部几根木刺扎入花想容的手脉中,花想容只感觉手臂一阵刺疼,随即整个右手发麻,手里的长剑竟然已经是脱手而落,她心下骇然,只是齐宁不等她多做反应,枯木自下往上挑起,却是直往花想容喉咙刺过去。

    今次一战,不是你死便是我亡,齐宁自然不会有丝毫的留情。

    他这一挑速度奇快,也便在此时,身边劲风呼呼,齐宁知道是持宝童子及时射出一剑来救援,他身体后仰,躲过那一箭,但枯木便顿了一顿,花想容趁机足下一蹬,向后飘开,齐宁却也是趁着身体后仰之际,足下再次一挑,竟是将花想容那柄长剑挑起,随即探手抓住。

    这一切只是在眨眼间便完成,花想容躲开之后,抬起手臂看了一眼,只见得自己雪白的手脉处,竟然是鲜血淋漓,在白嫩的肌肤映衬下,那血色殷红。

    大力使者却已经从后一刀临空劈下来,齐宁握住了那柄长剑,回身一掷,那根枯木却是直朝着大力使者的脸上暴射过去,大力使者只能变了招数,用大刀将那枯木拨开,而齐宁却已经在这瞬间如同豹子般冲到了大力使者身前。

    大力使者身材高大,两个齐宁加起来方有此人身高,他挥刀撩开枯木,这一刀却是高过了齐宁的身高,也便是在这一瞬间,大力使者从腰腹以下便等若是没了防御,齐宁岂会错过如此良机,果断冲上前,瞬间便到得大力使者面前,那大力使者显然察觉事情不对,想要按刀下砍,齐宁手中的长剑却已经如同毒蛇般刺出去,正刺中大力使者的腹间。

    长剑如电,刺中大力使者的身体,可是一瞬间,齐宁却猛然醒悟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那长剑虽然刺中大力使者,却根本无法没入大力使者的身体,这一剑就宛若是刺在铜墙铁壁之上。

    齐宁心下一凛,意识到自己竟然在这生死之间出现了致命的疏忽,忘记这大力使者不但力大无穷,而且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他先前以弩箭射中大力使者,大力使者却毫无损伤,这时候一剑刺中,结果却与方才那一箭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他反应过来,但大力使者却已经做出了反应,他左手已经探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齐宁的喉咙,齐宁想要闪躲已经是来不及,大力使者那铁箍一样的左手已经死死掐住了齐宁,齐宁瞬间便感觉自己的脖子如同被钢丝勒住,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大力使者脸上露出狞笑,喉咙里也发出得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花想容和持宝童子见状,都是长出一口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大力使者异于常人之处便是天生神力,莫说人的脖子,便算是钢刀铁剑,大力使者亦能将之轻易掰断,眼下大力使者掐住了齐宁喉咙,只需用力,便足以将齐宁的脖子捏断。

    持宝童子端着箭弩,对准齐宁,便要射箭,大力使者却已经看出持宝童子的心思,厉声道:“谁也不得插手,谁若抢攻,我砍了他脑袋。”

    持宝童子和花想容对视一眼,都是不做声。

    大力使者抬起手臂,将齐宁悬空而起,咧嘴笑道:“齐爵爷,我说过今晚要杀了你,那就一定要杀死你,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齐宁无法呼吸,脸上憋得通红,手中的长剑已经脱手落地。

    “你死之后,天下人都只会以为你是被苗人所杀。”大力使者狞笑道:“你是朝廷的大官,那些官兵一定会杀过来,苗人自然不会任由屠戮,到时候便可以利用他们与官兵相抗,如此一来,西川大乱,这楚国也就乱了.....!”似乎很享受一点点地让齐宁步入死亡。

    陡然间听得花想容惊呼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大力使者一怔,还没回过神来,一阵鲜血喷溅而出,大力使者看着眼前鲜血喷溅,呆了一呆,很快一阵剧痛直袭而来,又瞧见一双冷厉的眼睛近在眼前,这一瞬间大力使者竟是连反应也没有,随即感觉喉咙一阵剧痛,锋刃已经支持直刺入他的喉咙之中。

    大力使者双目暴突,甚至都没有闹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掐住齐宁悬空而起,自以为齐宁已经是掌中之物,只是齐宁却又如何甘心就这般折在他的手里?他寒刃在身,趁林中昏暗掩护,在绝境之中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寒刃,随即拼了气力,猛然用寒刃自下而上划出,大力使者练有铁布衫一类的功夫,齐宁都无法确定这一刀是否能得手,也正是刀光乍起之时,被花想容看出端倪,出身惊呼,却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寒刃对上大力使者刀枪不入之身,终究是寒刃胜了一筹。

    这神兵利器划过大力使者的手腕,竟是生生将大力使者一只手从手腕处切断,齐宁落地之后,不等大力使者反应,趁势刺出寒刃,没入了大力使者的喉咙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花想容和持宝童子都以为大局已定,等反应过来,想救援也是来不及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