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六零章 穿心蛊

第一一六零章 穿心蛊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假冒向百影之人虽然被擒,却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,倒似乎有向百影在手,他料定自己性命无忧。

    齐宁知道他心中的依仗,微一沉吟,转向月神司道:“神司,我听闻苗疆有精通于中蛊之术,却不知道神司是否擅长?”

    月神司自然知道齐宁心中所想,淡淡道:“虽有蛊术,但那只是苗家一些药师所擅长,与我们并不相干。”言语之中,似乎对蛊术颇有些轻蔑。

    齐宁知道月神司的心思,那蛊术虽然在苗疆流传,是苗家的一项绝招,但苗家大巫何等身份,这月神司是大巫身边的近侍,在苗疆的地位自然也不会低,以此等身份,自然也不些玩弄蛊术。

    齐宁正有些失望,月神司却道:“不过这里有人平日里将蛊术当做戏法消遣,你若真想知道,可以问她。”向四名苗女之中的一人道:“阿月,齐爵爷想知道蛊术,你可以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名唤作阿月的苗女道:“爵爷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阿月姑娘,我时常听闻苗疆蛊术,却并未见识过。”齐宁心领神会,笑道:“请教阿月姑娘,苗疆最厉害的蛊术是什么?”

    阿月道:“蛊术就如同你们汉人的江湖门派,在苗家人这边也分为许多派别,苗家七十二洞,钻研蛊术的少说也有一二十家,要说最厉害的蛊术,但凡每一种蛊术用的熟练,都是厉害的蛊术,若是按类别,如今苗疆蛊术共有十二种。”顿了一下,才继续道:“不过苗疆公认的三大蛊术,是为金蚕蛊、蛇骨和穿心蛊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宁心想那金蚕蛊自己倒是知道,京城发生的瘟疫,便是金蚕蛊所知,蛇骨也是顾名思义,想来与毒蛇有关,却不知道穿心蛊又是什么名堂,问道:“那穿心蛊又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阿月道:“穿心蛊一旦发作,就如同万箭穿心,生不如死,除非对大奸大恶之徒,否则绝不能轻易下蛊。”

    “那姑娘可擅长穿心蛊?”

    阿月知道月神司既然让自己向齐宁解释,那便是让自己尽量配合齐宁,点头道:“我学的正是穿心蛊。”

    “阿月姑娘,穿心蛊到底何等厉害,我还真是不知。”齐宁抬手指着网中之人,道:“此人冒充向帮主,意欲挑起苗家七十二洞与朝野的纷争,陷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,当然是大奸大恶之辈,不知姑娘能否用此人做实验,让我见识一下穿心蛊的厉害?”

    那人赫然变色,失声道:“你们.....要对我下蛊?”

    阿月看向月神司,见月神司一言不发,那边大巫也是没有阻止,心中明白,向齐宁道:“爵爷帮我拿住这里。”齐宁走过去,接过阿月手中的网线,却见到阿月从腰间解下一只小袋子,走到那人面前,那人脸色略显慌张之色,冷笑道:“想不到堂堂苗家大巫,竟然要用下蛊这等下三滥的手段,我.....!”他还没说完,阿月手指一弹,却有一件东西弹入到那人的口中,那人大吃一惊,挣扎起来,怒道:“你.....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齐宁却是看的明白,阿月打开那小袋子,从里面立刻有一只黑色的小虫爬出来,阿月用指甲挑起,弹入那人口中,这一切都是瞬间完成,手法熟练至极,一看就知道阿月是一个用蛊的高手。

    阿月将小袋子挂在腰间,却是取了一只手指长的小竹片,凑近到唇边,随即便响起一阵极其怪异的曲调。

    那人张了张嘴,忽然间全身颤抖起来,随即在白网之中开始挣扎起来,但白网缠的实在太紧,那人无论如何挣扎,身体始终在网内,看上去就如同一条巨大的虫子在网中蠕动一般。

    齐宁瞧见那人脸上显出痛苦之色,全身不停颤动,终于听得那人嘶声叫道:“莫吹了,莫吹了.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已经起了效果,沉声问道:“你是地藏身边的什么人,可是地藏六使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是谛听!”那人终于道:“我便是.....便是谛听!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心想原来地藏身边还真有谛听的存在,再次问道:“你扮作向帮主前来苍溪的目的,是否如我所料?”

    “不.....不错!”虽然阿月停了下来,但谛听额头却还是冷汗直冒,眼眸之中依然带着痛苦之色:“只要.....只要大巫死了,整个苗家七十二洞便会.....便会陷入混乱,那时候只要稍加挑拨,他们.....他们必然会为我们所用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苗家大巫睿智过人,只要大巫活着,即使地藏在背后搬弄是非,有大巫坐镇,苗家七十二洞也未必会受人蛊惑,可是一旦大巫被刺,恐怕再无人能阻止苗家人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向帮主如今是否真的在地藏的手中?”齐宁紧跟着问道。

    谛听道:“向百影的生死如今掌握在地藏手中,只要我行刺得手,向百影便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齐宁一怔,但马上就明白其中的关窍。

    如果谛听行刺成功,地藏杀了向百影,让向百影从世间彻底消失,那么便再无人能够证明向百影的清白,所有人都会认定大巫便是向百影所杀。

    如今谛听行刺失败,地藏反倒是不会对向百影动手,想来要利用向百影另有诡计。

    “地藏到底是谁?”齐宁终于问出至关重要的问题:“你是谛听,便是他身边的心腹,他如今身在何方?”

    谛听脸上却是显出诡异一笑,阿月再次将竹片放在唇边,却忽见得谛听身形晃了晃,齐宁立时便觉得情况不对,叫道:“不好。”冲上前去,一把揪住谛听胸口,却见的从谛听的嘴角边有鲜血溢出来,他立时抬手掐住谛听下颚,往上一托,谛听的嘴巴张开,一股鲜血冒出,又见谛听“噗”的一声吐出东西来,血肉模糊,齐宁看了一眼那吐出的东西,心下骇然,谛听从口中突出的竟然是半截舌头。

    谛听竟然咬舌自尽!

    月神司身形一晃,到了齐宁身边,探手出去,已经将一颗药丸塞进谛听口中,随即出手如电,连续点了谛听几处穴道,吩咐道:“带他下去医治!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月神司塞入谛听口中的必然是药物,这谛听是地藏身边的心腹,月神司当然不会轻易让他死去。

    四名苗女立刻上前,托起了谛听四肢,飞步退下,片刻间就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地藏能够派谛听前来,自然是对此人十分信任。”大巫的声音终于响起:“想要从此人口中得到地藏的身份,并不容易。齐爵爷,此人就留在这边,我们会为他治伤,等他恢复过来,我们再慢慢询问,如果他招认了地藏的身份,我会派人告知于你。”

    齐宁转向对面,拱手道:“多谢大巫!”

    “地藏屡次挑拨苗家七十二洞与朝廷的关系,但一直都未能得逞。”大巫道:“今次是他们精心计划,却功亏一篑,不过我们却也因此知道有人蓄意要挑起苗家人的争端,我会让大苗王前来,让他与各寨头人商议,提防有人利用苗家人为祸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有了大巫这句话,地藏再想打苗家七十二洞的主意只怕是困难重重了。

    地藏这次出手,固然狠辣,但却也算得上是一场豪赌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西川甚至大楚必乱,可是一旦失败,苗人便会察觉有人意图调拔离间,而且今日是在大巫的眼皮底下发生这一幕,自此之后,地藏几乎很难有机会再挑起苗家七十二洞对朝廷的敌意。

    齐宁奉旨前来西川,虽然是为了追查地藏的真相,但归根到底,还是要保证朝廷在北伐其间,西川绝不能出现动乱,而西川能够威胁到朝廷的最大势力也就是苗家七十二洞,如今有了大巫的话,苗家七十二洞这边算是暂时稳住,不会轻易发生动荡,自己此行西川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一半。

    齐宁想了一想,终是向大巫问道:“大巫,我有几个疑惑,不知大巫能不能帮我解答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要问什么。”大巫叹道:“你是否一直在牵挂着你的母亲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齐宁道:“暮霞如烟,浮云千幻,石竹清音素衣舞......,大巫说这其中有三个人的名讳,家母亦在其中,却不知....大巫和家母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对面沉默一阵,大巫才问道:“没有人对你提及过你的母亲?”

    “向帮主曾经和我提及过。”齐宁道:“但他说的并不多,甚至没有提及到认识大巫。”

    大巫叹道:“他也许并不知道今日的苗家大巫便是当年的苗女阿幻!”

    齐宁道:“还有那位如烟,恕我冒昧,如烟又是何方神圣?我此前从无听过。”

    大巫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如烟是我的姐姐,如烟只是她的汉名。”

    齐宁明白什么,问道:“大巫,莫非.....您当年也去过京城?”心想苍溪苗寨距离京城路途遥远,柳素衣虽然不是普通女子那般待字闺中,但毕竟也是官绅家的小姐,出阁之前,应该不至于千里迢迢从京城跑到苗疆来,但苗家大巫既然认识柳素衣,那就只能说明大巫去过京城,是在京城遇见了柳素衣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