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六一章 追忆似水年华

第一一六一章 追忆似水年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京城......!”大巫声音带着一丝回忆:“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往前两步,道:“大巫是在京城认识了家母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一年太宗皇帝驾崩,先皇帝继承皇位,各地官员俱都往京城拜贺。”大巫缓缓道:“那时锦衣老侯爷刚刚平定西川不久,蜀王李弘信自然也是要进京朝贺,而大苗王也代表了苗家七十二洞前往朝贺,我与姐姐跟随大苗王一同前往京城,却隐瞒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,大巫口中的大苗王,应该就是几个月前遇害的大苗王。

    大巫继续道:“到了京城,大苗王有公务要办,我和姐姐偷偷离开了驿馆,想要看一看京城的繁华,只是那时候京城鱼龙混杂,从各地前往京城朝贺的官员不计其数,我和姐姐被几名贵公子拦住,大苗王有过嘱咐,在京城不但轻易动手,所以我们并无与那些人动手,便在那时候,你的母亲忽然出现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看来当年她们相识,却是柳素衣拔刀相助之故。

    “那几名贵公子都是官宦子弟,胆大包天,你母亲虽然仗义相助,却也不是他们的对手,也恰好锦衣世子忽然出现,那帮贵公子见到锦衣世子,自然是不敢得罪的。”大巫回忆道:“只是锦衣世子沉默寡言,不喜欢说话,救过我们之后,派了两名护卫保护我们.....!”说到这里,声音更是柔和:“其实保护我们姐妹未必是目的,应该是为了保护你母亲。”

    大巫口中的锦衣世子,当然就是已经过世的齐景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,齐景风华正茂,却已经是立下了赫赫战功,锦衣世子的威名已经是名扬四方,那帮贵公子后台再硬,瞧见齐景那也只能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虽然是个姑娘,但侠义心肠,而且敢作敢为,她担心我们还会遇上歹人,便主动要带我们逛京城。”大巫声音愈发的柔和:“我们姐妹正愁不知从哪里开始看,有你母亲帮忙,自然是求之不得。接下来几天,你母亲带我们逛遍了京城许多名胜古迹,而且尝遍了京城美味佳肴,那实在是一段快乐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齐宁听出大巫语气里充满了对那段时光的眷恋,显然京城之行,却是让大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有一天你母亲问我们愿不愿意认识老乡。”大巫道:“我们自然是十分乐意,于是那天我们便见到了向帮主,只不过那时候他还不是丐帮的人,他也没有告诉我们他曾是封剑山庄的少庄主。向帮主言辞幽默,待人热情,他喜欢饮酒,而且还会吟诗作画,只是他称你母亲为姐姐,我们很是奇怪,向帮主比你母亲年纪大,怎会称她为姐姐?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他们自然告诉你,向帮主和家母赌输了,那是赌注!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大巫道:“我们和向大哥性情相投,他见识广阔,说了许多的故事,而且那天趁着酒兴,专门做了那首词.....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齐宁微点头。

    大巫继续道:“只是我们在京城不能留太久,几天之后便要返回西川,我们都很是不舍,你母亲也是舍不得,我记得出城的时候,你母亲和向大哥还偷偷在人群之中送我们.....!”幽幽叹道:“一别之后,便再也没有相见。”

    齐宁问道:“后来可有联系?”

    大巫道:“有过书信往来,你母亲大婚的时候,还有书信过来,只是我们却无法前往参加婚礼,派人送去了贺礼......,只是你母亲成亲之后,却再也没有书信前来,我心中很是挂念,派人前去打探,才知道,你母亲已经过世.....!”

    齐宁皱起眉头,问道:“敢问大巫,可知家母因何过世?”

    “传言你母亲是难产过世。”大巫道:“但却并不见锦衣侯府为你母亲发丧,你母亲过世之后,锦衣齐家十分低调,对外只说是难产过世,除此之外,再无一丝消息对外传出,市井之中也有诸多流言,只不过外人胡乱猜想而已,隔了一个多月,那些流言也都没了,你母亲下葬何处,我到现在都是不知.....!”说到这里,大巫的声音明显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齐宁微一沉吟,终于问道:“大巫,我记得上一次前来之时,大巫说我像一个人,不知大巫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“记得!”

    “大巫当时没有明言,却不知大巫当时说我长得像谁?是像我的母亲?”齐宁追问道:“所有人都说我长相不似我的父亲,那就只能是像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大巫那边却是沉默片刻,才叹道:“可有人告诉你长得像你母亲?”

    齐宁犹豫了一下,才道:“锦衣侯府无人提及母亲,就似乎她从未在侯府里存在过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大巫叹道。

    齐宁道:“我记得大巫当时还说,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错了,到后来会铸成天大的错误,想回头也回不了,我一直不明白大巫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拱手道:“我明白大巫一定还有话没有说出来,我的母亲到底是否因为难产而死,至今都无法确定,我是她的儿子,有资格知道事情的真相,还请大巫能够告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否一直没有找到卓先生的下落?”大巫问道。

    齐宁第一次前来日月峰的时候,就将卓青阳遇刺失踪的事情告之了大巫,听她询问,点头道:“卓先生至今下落不明,没有任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大巫微一沉吟,才道:“我知道你心中疑惑,只是有些事情并非我能够说出口。锦衣齐家没有告诉你真相,卓先生也没有告诉你,那自然是有深意在其中,他们都是为了你好,孩子,我以前对你说过,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反而更好,如果有朝一日你找到了卓先生,他觉得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,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见不到他,又该如何?”齐宁苦笑道:“卓先生是生是死,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大巫那边却没有说话,一片沉寂,齐宁等了片刻,忍不住道:“大巫,您......!”

    月神司此时却已经道:“齐爵爷,大巫已经累了,你可以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知虽然大巫今日告之了当年与柳素衣的相识,但却还是隐瞒了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齐宁初见大巫之时,大巫便询问过卓青阳是否安好,当时齐宁便知道大巫定然是认识卓青阳,方才大巫告之当年在京城的事迹,却是十分简单,虽然提及了柳素衣和向百影,甚至提及到齐景,却偏偏没有提到卓青阳,这当然是大巫有意隐瞒。

    他心中很是狐疑,大巫既然认识卓青阳,却为何偏偏遗漏与卓青阳的相识?大巫认识卓青阳,自然不可能是听人提及,从她的语气只能断定她一定是与卓青阳见过,为何大巫单单遗漏这一点?

    “大巫说起家母,还有一人大巫是否能够告之她现在在何处?”齐宁道:“当年和大巫一同进京的还有那位唤作如烟的前辈,大巫说过如烟前辈是您的姐姐,那她如今是否也在苍溪?”

    对面依然是寂然无声,齐宁有些失望,斜眼看了月神司一眼,月神司戴着面具看不清表情,但眼眸中的意思显然是请齐宁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见到她,然后向她询问你母亲的事情。”大巫终于再次开口道:“只是你再也见不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见不到她?”齐宁皱眉道:“莫非如烟前辈不在苍溪?”

    “当年苗家大巫的人选本来是她。”大巫叹道:“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,才由我代替她担起了大巫之责,你不用去找她,她已经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吃了一惊,但马上道:“那....那是我冒昧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番地藏没有达到目的,而且弄巧成拙,暂时是无法挑起西川的动乱。”大巫道:“谛听留在这边,如果能够从他口中问出有用的消息,我会派人告之与你。”

    齐宁拱手一礼,月神司抬手道:“爵爷请!”

    齐宁犹豫了一下,终是向月神司微微颔首,月神司在前带路,齐宁跟在身后走出几步,停下步子回头看了对面那幽深之处一眼,也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再见到大巫。

    月神司领着齐宁出了山洞,却是送了齐宁下山。

    两人到得山脚处,却见到星火点点,山脚下却是聚集了不少苗家人,举着火把,将山脚照得亮如白昼,众人看到齐宁和月神司一起下来,急忙行礼,齐宁知道这群人并非是向自己行礼,而是向月神司行礼,扫了一眼,瞧见大苗王丹都骨赫然在人群中,月神司向众人道:“齐爵爷是大巫的贵客,谁都不得对爵爷失礼,派人恭送爵爷离开苍溪!”

    丹都骨自然也瞧见了齐宁,上前来,向齐宁行了一礼,道:“爵爷远来,未能相迎,还请勿怪!”他语气十分客气,但齐宁却也听出丹都骨多少还是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自己偷偷潜入日月峰,毕竟还是破坏了苗家的规矩,虽然大巫并没有多言,但苗家人心中多少还是存有芥蒂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