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六肆章 扑朔迷离

第一一六肆章 扑朔迷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大苗王早就得到朗察都鲁私通李弘信的信函,却隐瞒不报,齐宁自然理解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一旦这封信早早就交给朝廷,朝廷势必要利用这封信对付李弘信,而这封信的证人便是大苗王。

    大苗王代表着苗家七十二洞,其证言的可信度自然是极高。

    朝廷一直都知道李弘信一日不除便一日是祸患,但更知道如果轻易对李弘信下手,于楚国来说实在是弊大于利,天下未平,李弘信当年开城投降,楚国接纳了李弘信的降表,此后对李弘信的安排也算十分妥善,这一切当然不是给李弘信什么面子,无非是让天下人知道,楚国对于降敌十分宽厚,并不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北国未平,楚国这样做当然是为日后的北伐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如果没有确凿如实的证据,朝廷即使对李弘信心存忌惮,却也不会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而这封信出自苗寨,由苗寨提供出来的证据,当然比朝廷自己拿出来的证据要有用得多。

    即使朝廷找到证据,而且货真价实,但在天下人眼中,这些证据很可能也会存有猫腻,甚至会让人怀疑是朝廷为了除掉李弘信故意捏造出来。

    但苗寨拿出来的证据自然不会让人有此狐疑。

    但齐宁很清楚,一旦大苗王将这封信交给朝廷,就等若是卷入了这场风波,苗寨作为拿出证物的来源,想要撇开是非也是不能。

    而大苗王深知李弘信是百足之虫,虽然早已不复当年风光,但在西川依然有根基存在,如果李弘信因为苗寨拿出的这封信陷入困境,那么李弘信的势力必然会将苗寨视为仇敌,这其中就包括西川诸多的世家大族,大苗王为了保护苗家七十二洞,当然不会轻易去招惹这股势力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地藏派人潜入日月峰,不但要挑拨苗家七十二洞与朝廷的对立,甚至已经对大巫的安全产生了威胁,这当然是大苗王无法容忍的事情。

    齐宁之前也一直怀疑李弘信是否是地藏的人,但却没有直接的证据在手中,但现在想来,地藏和李弘信都是要利用苗家七十二洞的势力引起西川之乱,由此可见,李弘信即使不是地藏的人,但双方也必然达成了眸中盟约。

    齐宁心下冷笑,愈发觉得地藏今次这一步棋确实是一记险棋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大巫和自己任意一人死于这次计划,都会挑起西川大乱,而且难以阻止,可是计划失败,地藏却也面临着极为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此后地藏固然很难挑拨起苗家七十二洞与朝廷的对立,而大苗王也被地藏这次刺杀计划所激怒,拿出了这封信函来,而这封信函的存在,目标直指李弘信,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次地藏计划失败,却是让李弘信陷入了极为严峻的危机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苗王,这封信在我们手中,你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齐宁并没有将信函还给大苗王的意思:“是否用这封信向李弘信问罪?”

    大苗王端起酒碗道:“这封信已经交给了爵爷,该做的我也做了,至于如何利用这封信,就是爵爷自己的事情。当然,爵爷可以说是这是我们从朗察都鲁的屋里搜找出来,如果有人问起,我也不会不承认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只是我担心李弘信不会承认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大苗王仰首饮了一大口,放下酒碗道:“朗察都鲁暗中与李弘信勾结,唯一的证据便是这封信,除此之外,我也拿不出其他的证据来。爵爷拿了这封信去找李弘信,李弘信也大可以说是无中生有,他只要说这封信是伪造出来,我们也拿不出其他证据证明这就是李弘信所写。”凝视着齐宁道:“而且李弘信看到这封信,也定然会否认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他承不承认并不重要,有这封信在我手中,他就算不想承认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见齐宁说得十分自信,有些疑惑,却没有多问,只是拿起竹筒倒酒。

    “大苗王,虽然有些冒昧,不过.....我还有点事情想向你打听。”齐宁想了一想,才道:“若是大苗王觉得太过冒昧,可以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抬手道:“爵爷请讲!”

    齐宁微压低声音道:“大苗王,据我所知,当年大巫另有人选,只是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,所以.....!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大苗王脸色便已经变了,目光直盯着齐宁眼睛,问道:“爵爷,你从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“大巫提及过。”齐宁见大苗王的反应,知道这个话题十分敏感:“只是没有说的太详细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道:“事关大巫,既然大巫没有多说,我也不便多言,还请爵爷包涵。”

    齐宁本来也不存于什么希望,见大苗王如此反应,心知想要从大苗王口中得到消息实在困难,拱手道:“是我冒昧了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脸色颇有些凝重,沉默了片刻,才叹了口气,道:“大巫能将此事告诉你,对爵爷算是十分的坦诚。其实当年大巫确实另有人选,而且不出意外的话,一切都准备就绪,可是......!”摇头苦笑道:“偏偏出了意外,事出突然,当时让大家都措手不及,不过.....!”他欲言又止,终是没有继续说下去,端起酒碗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大苗王,恕我直言,那件事情不知与黑莲教是否有关?”齐宁问道。

    大苗王一怔,诧异道:“爵爷如何知道?”但话一出口,便知道自己失言,这句话就等若承认当年那件意外之事确实与黑莲教有干系,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齐宁眼角微跳,道:“原来果真与黑莲教有干系。”

    齐宁提及黑莲教,并非空穴来风,实际上他也是深思熟虑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齐宁见过苗家大巫的真容,苗家大巫自然是美貌出众,气质脱俗,只是齐宁第一眼见到大巫的时候,立时便想到了唐诺。

    唐诺的样貌与大巫竟是十分的相似,只不过大巫气质出尘脱俗,而唐诺冷修清雅,但脸型轮廓甚至是五官却十分酷似,那时候齐宁就觉得大为奇怪,依稀感觉唐诺与苗家大巫必定有某种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齐宁却也能够看出来,大巫虽然年纪不小,但眉锁腿直,明显还是个处子之身,唐诺自然不可能是大巫所生,当时齐宁只是奇怪,心想这天下间有人相貌酷似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,毕竟自己能够成为锦衣世子,便是与那锦衣世子相貌酷似,这才以假乱真。

    但今日听得大巫尚有一个姐姐,心思便活络起来,想到当初的事情,暗想难不成唐诺竟然与那位如烟有关系?

    唐诺与小妖女阿瑙是亲姐妹,二人与黑莲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是以齐宁暗想那如烟前辈是否也与黑莲教有关系?他不敢确定,只是怀疑,但是随口一试探,大苗王猝不及防,脱口而出,齐宁顿时心下微惊,暗想看来如烟果真与黑莲教有关系,如此说来,唐诺和阿瑙与如烟定然也有某种联系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证据,自然不能肯定如烟一定会是唐诺的母亲,但心中却已经有了这样的怀疑。

    按照大巫的说法,这苗家大巫的位置本来是由如烟继承,但如烟却出了些事情,所以才会另择人选,现在可以确定,如烟所出的事情,当然与黑莲教有关系。

    大巫继承人,为何与黑莲教有牵扯?

    黑莲教虽然以苗家人为主,是苗家人创建的江湖宗派,但苗家七十二洞对于黑莲教的存在却并不以为意,甚至并不将黑莲教当做自己人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黑莲教主是五大宗师之一,苗家人中出了一位大宗师,苗人该以为傲,但苗家人对这位大宗师和黑莲教却是十分疏离,也许是因为大巫的存在,天无二日人无二主,以大巫为信仰的苗家人并不去接受一位大宗师,而且对黑莲教心存排斥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如果唐诺真的是如烟的后人,为何唐诺和阿瑙却身在黑莲教,与黑莲教的关系那般亲密?难不成如烟当初就是因为与黑莲教走得太近,所以才会被苗家人除名,剥夺了大巫的继承权?

    齐宁心中纳闷,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鸡鸣之声,大苗王起身道:“爵爷,昨晚发生那等事情,我责任重大,天亮之后,我要亲自前去面见大巫,向她请罪,所以不能多陪你。你一路辛苦,可以在寨子里歇一歇,养足了精神等我回来之后,咱们再继续喝。”

    齐宁知道大苗王不愿意以如烟为话题继续谈下去,也起身来,道:“大苗王,这次擅自闯进苗家禁地,我再次向你道歉。皇上差遣我来西川,手头上还有许多事情未办,在这里也不能久留,等抽出时间,再来陪大苗王痛饮。”拱手道:“这次咱们就此别过,来日再叙!”

    大苗王想了一下,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也不耽搁爵爷的公干,我要去见大巫,不能亲自送爵爷出山,还请爵爷包涵。”出了门,叫道:“拉祜!”

    楼下立刻有人应声,大苗王吩咐道:“你带几个人,护送爵爷出山,务必要保证爵爷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拉祜答应一声,齐宁已经出来,向大苗王丹都骨再次拱手,抬眼遥望,黎明初现,整座溪山沐浴在清晨的光芒之中,山峦起伏,瑰丽壮观,惊心动魄的一夜,随着晨曦光芒的来临而变成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