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六八章 缓兵之计

第一一六八章 缓兵之计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满桌珍馐美味,却无人动筷子,弥散开来的热气带着诱人的香味,对普通人来说自然是一桌饕餮美食,但对在座三人来说却实在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韦书同已经笑道:“圣上英明,王爷文韬武略,此番进京,定能为国建下天大的功勋。”向齐宁道:“爵爷放心,下官立刻安排卫队,定会让王爷平平安安抵达京城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微张嘴,却没有说出话,只是端起酒杯,自饮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王爷,韦大人这边做好安排,不知王爷是否有什么需要收拾的?又或者是否要将家眷带去京城?”齐宁十分体贴道:“圣上虽然没有说,但王爷如果想身边有人照顾,可以带着家眷一同进京,此外沿途会有各地官府接待,一路之上绝不会怠慢王爷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道:“本王既然要进京,自然要好好准备一番。既然爵爷提醒,本王带同家眷一同进京也好,不过去的人不会太多,但还是要收拾整理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京城里衣食住行都有安排,其实王爷倒也不用太花功夫收拾。”齐宁含笑道:“不知王爷几天可以准备好?”

    李弘信想了一下,才道:“本王是蜀人,家眷也都是蜀地人,习惯了西川的衣食,这些准备起来,还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,爵爷,半个月之内启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本个月?”齐宁摇头笑道:“王爷,救兵如救火,如今我大楚已经出兵北伐,圣上要与王爷商议战略,只怕已经是盼眼欲穿,半个月时间实在太长,这样吧,王爷尽量在三天之内收拾好一切,如果实在没有收拾好,王爷可以先行进京,我们可以安排王爷的家眷在这边多收拾几日,随后将她们送去京城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点头道:“王爷,您早一日抵京,便可早一日参知前线战事,以下官之间,也是越早越好,下官立刻就开始准备,三天之内,定然能够安排王爷进京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微一沉吟,终是露出一丝微笑道:“圣上能够念及本王微末能耐,进京启用,本王自然是竭力为朝廷效力。韦大人,你这边就做些准备,正如爵爷所言,本王三日之内定会进京,府中家眷就看她们三日之内是否能准备好,若是收拾妥当,三天内也会随本王一同启程。”

    齐宁拍手笑道:“如此甚好,王爷能够进京,圣上交代给我的差事也算是办好了一件。”端杯道:“来,王爷,这一杯酒,就当是我为王爷送行,愿王爷一路顺风,进京之后,也能为我大楚立下不世之功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也是端起酒杯,三人一起饮尽。

    “爵爷,韦大人,既然已经决定进京,本王就先回府安排,不在这里耽搁了。”李弘信起身来:“早一日赶到京城,也能早一日为朝廷效命。”

    齐宁和韦书同也同时起身来,两人也不挽留,一起送了李弘信出府,除了刺史府大门,早有马车在等候,李弘信脚下颇快,径自上了马车,只是向齐宁微微挥手,便即催促车夫离开。

    车行辚辚,很快就消失在大道尽头。

    “爵爷,皇上宣他进京,当真要他参与北伐战事?”韦书同转视齐宁,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齐宁似笑非笑,反问道:“韦大人觉得皇上会不会重用李弘信?”

    韦书同摇头道:“如果圣上当真宣他进京,让他出些谋略倒有可能,但却绝不会重用此人。”顿了一顿,才道:“朗察都鲁篡夺大苗王之位,爵爷已经拿到了罪证,为何要将罪证当面将它销毁?”

    “韦大人,拿了那罪证,是否真的能够治李弘信的罪?”齐宁轻笑道:“他咬死不承认,咱们手里有没有其他证据,当真要强行给他定罪?”

    韦书同嘴唇微动,却是没有说出话,但眉宇间却显出忧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韦大人似乎有什么担心?”

    韦书同四下里瞧了瞧,这才抬手道:“爵爷,咱们进去说话。”两人进了内厅,韦书同才轻声道:“爵爷,下官只担心,这李弘信答应进京,是缓兵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缓兵之计?”

    “爵爷,李弘信留在西川,虽然半死不活,但好歹还能逍遥自在。”韦书同冷笑道:“可是一旦离开西川,他就等若是离了水的鱼,就算有浑身解数,那也是施展不开了。他心里很清楚,如果真的进京,那么生死就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,此人奸诈狡猾,绝不可能甘心就此远离西川,方才咱们就应该将他留在刺史府,不让他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他回到蜀王府,会耍花样?”

    韦书同微微点头:“我只怕他孤注一掷,真的要鱼死网破了。”

    齐宁凝视着韦书同,含笑道:“鱼死网破,也要看这张网结不结实,如果这张网编织的很结实,就算那条鱼会挣扎,也只能死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隐隐明白什么,眉宇间显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蜀王李弘信从刺史府离开,催促着马车几乎是飞驰回到了蜀王府,下车之后,立刻入府,吩咐守卫紧闭大门,还没到王府正厅,几个人却已经迎上来,当先一人正是蜀王府长史西门横野,不等西门横野说话,李弘信便沉声道:“进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几人进了正厅,李弘信落座之后,早有人上查来,一名身材魁梧的黑脸汉子问道:“王爷,姓齐的请王爷过去,要玩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李弘信冷笑道:“他拿了一封书信出来,是本王当初写给朗察都鲁的密信,竟然落在了他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色变,一名文士模样的中年人道:“王爷,那封信是卑职临摹,当初朗察都鲁要王爷给他一封亲笔的承诺信函,咱们就做好了防备,那临摹的字迹看似与王爷的字迹相同,但只要懂得书法之人,很容易就能瞧出其中的不同来,一看就是有人假冒。若是姓齐的要拿那封信作为罪证,咱们死不承认,就算闹到京城,咱们也是不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未雨绸缪,所以本王并不担心那封信。”李弘信道:“齐宁也当着本王的面烧了那封信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怔,西门横野终于笑道:“看来齐宁倒也明白,仅凭那封信,根本不可能作为罪证赖在王爷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突然说,隆泰下了密旨,让本王进京参与北伐战事。”李弘信神色凝重:“而且还规定了时限,让本王在三日之内必须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进京?”那黄先生脸色骤变,失声道:“王爷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那黑汉子也是道:“王爷,进京定然是凶多吉少,您绝不能离开西川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看向西门横野,问道:“西门长史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微一沉吟,才道:“王爷,齐宁说是隆泰的密旨,那是否拿出旨意来?还是他空口白牙?”

    “他并无拿出密旨,所以本王怀疑是他自作主张。”李弘信冷笑道:“黄毛孺子,竟然和本王玩这一手。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颔首道:“王爷所言极是,所谓进京,绝非隆泰的意思,只能是齐宁自作主张。他前几日抵达成都,很快就离开,去往黑岩洞,如果他当真带了隆泰的密旨,就算再仓促,上次也定会将密旨传达给王爷,但他并没有那样做,反倒是得了那封信后,突然向王爷说隆泰有旨,如果卑职没有猜错,此人用心险恶,知道那封信无法成为给王爷治罪的证据,但他却相信朗察都鲁背后的人就是王爷,所以才想用这一招先将王爷骗到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长史所言,和本王想的一样。”李弘信道:“此人已经怀疑本王就是朗察都鲁背后的人。”

    黄先生道:“王爷是否答应进京?”

    “当时本王若是不答应,恐怕走不出刺史府。”李弘信道:“他既然要本王进京,本王就给他来个缓兵之计,先答应了他。至少如此可以争取三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三天很快就会过去。”那黑汉子握拳道:“三天之后,难道真的要进京?”

    黄先生冷笑道:“当然不能,王爷这是争取时间,我们也好想办法应付。”看向西门横野,道:“长史,你觉得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微一沉吟,才道:“王爷,齐宁自作主张让王爷进京,显然是假传圣旨,这是杀头的大罪,可是他为何敢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此人乃是隆泰的心腹。”李弘信道:“他仰仗着隆泰对他的信任,在西川无法无天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说对了一半。”西门横野道:“此人确实是隆泰的心腹,但仅此一条,他也没有胆子敢假传圣旨,他敢这样做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便是他猜到这样做一定正中隆泰的心思。如果咱们现在向朝廷参劾他假传圣旨,隆泰不但不会治他的罪,反而会包庇他,这本来没有的旨意,隆泰也会说是他自己下过密旨。”

    黄先生颔首道:“长史所言极是,王爷,隆泰定会包庇他,而且楚国朝廷一直对王爷心存忌惮,只是为了防住天下悠悠之口,不敢对王爷轻举妄动,这一次齐宁让王爷进京,正好借了北伐的由头,而这也正是摸准了隆泰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