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七零章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

第一一七零章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戴凌立刻道:“王爷,给属下五十人,属下直杀进刺史府,取了那两人的首级,若是失手,属下甘愿自尽谢罪。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立刻道:“戴将军勇猛过人,我们都是知道的,但此番出手,不是为了让将军成仁,而是要让将军一举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长史若有万全之法,那自然是更好。”戴凌目露凶光:“属下受王爷厚恩,一直无以为报,此番只要王爷一声令下,属下这条命就必须献给王爷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抬手轻拍戴凌肩头,道:“戴凌对本王的忠心,本王心里明白,你不用急,听长史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齐宁不是善茬,此人骁勇得很,前阵子属下得知,此人出使东齐的时候,泰山王谋反,东齐太子被围困,就是这齐宁在逆境之中出手,万军之中拿住了泰山王。”西门横野正色道:“此人不但奸诈,而且有匹夫之勇,绝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道:“韦书同此人也是贪生怕死之徒,刺史府内长年都有一帮护卫保护在他左右,这其中不少都是武林世家中的门徒出身,被他用重金豢养,也不可小视这帮人。”

    黄先生在旁道:“长史,王府的侍卫用作诱敌之用,那么用来行动的人手从哪里调来?锦官卫驻守在成都城,根本无法进城,若是将那些人轻易调动,韦书同一定会警觉,他们若是有了准备,咱们......!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所言极是。”西门横野轻笑道:“也许齐宁这次是设下圈套,就是要引诱王爷出手,甚至他已经做好准备,等着咱们动手,现在齐宁一定是有了准备,如果我们就这样动手,很可能正中他的圈套。”冷冷一笑,道:“所以此番咱们要动手,定要让齐宁预料不到,一击必中。”

    “预料不到?”戴凌皱眉道:“长史,你刚说这是齐宁的准备,而且他已经做好准备,又如何预料不到?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道:“王爷,齐宁现在的眼睛一定是盯着您,无论您做什么,他都会严密注意。”诡异一笑,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就将他的注意力引开。”

    戴凌和黄先生对视一眼,显然还没有明白西门横野的意思。

    蜀王李弘信却是若有所思,微一沉吟,才道:“长史觉得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王爷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您手中那两张牌,现在可以打出来了。”西门横野目光变得锐利起来:“这次行动,就要看这两张牌用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弘信“哦”了一声,戴凌却有些迷糊,问道:“长史,你说的两张牌.....?”

    李弘信却已经打断道:“事到如今,也该到了用他们的时候。”目光从面前三人脸上一一移过,语气森然:“这次本王要姓齐的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齐宁刚刚洗嗽干净,韦书同便在门外求见,让他进来之后,韦书同却是端着早点进来,将早点放在桌上,这才拱手笑道:“爵爷昨晚可睡得好?”瞥见墙上挂着自己给齐宁找的那张西川地图,心想看来爵爷已经开始为剿灭地藏群匪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齐宁笑道:“怎地要劳烦韦大人亲自送来早餐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笑道:“爵爷难得来西川,下官想侍奉爵爷连机会也难得,爵爷,这是成都府城瑞云斋的早点,下官一早就派人去让里面的大师傅做好,现在还热着,您尝尝味道如何。”过去打开食盒,竟是拿了七八样早点出来,成都名吃甲天下,各类小吃不下数十种,这仅仅只是其中最有名的几种,却也可见韦书同花了心思。

    齐宁在桌边坐下,让韦书同也坐了,尝了两样,赞叹道:“韦大人,西川名吃果然是了不得,我已经想留在西川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爵爷若是喜欢,下官可以从这边找到几名大师傅,送他们去京城,在府里就能为爵爷每日变着花样做早点。”韦书同听得齐宁夸赞,心情也是大好,笑道:“爵爷是皇上的心腹爱臣,朝中有无数大事要仰仗着侯爷,侯爷想要到西川来讨清闲,那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齐宁哈哈一笑,问道:“韦大人可用过早点?”

    “用过用过。”韦书同道:“爵爷慢用。”

    “韦大人,你在西川多年,功劳卓著。”齐宁道:“这次若是能够将反贼一举荡平,回京之后,我准备向皇上谏言,恳请皇上将你调回京。你也知道,之前司马岚擅权专政,用了许多他的亲党,皇上要是古往今来难得的圣明之主,那是要干许多大事,那些酒囊饭袋是不用的,总要启用一些有真才实学的能臣干吏,你韦大人治理西川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才干,回京之后,皇上自然是要重用的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神情一敛,起身来,拱手肃然道:“若是能够回京为朝廷效命,下官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在西川是封疆大吏,但毕竟属于外官,远离朝廷中枢,就算是京城品级比他低的官员,他也不敢轻易得罪,心里却也是想着能够早日回京,毕竟在京城为官,才有机会进入到真正的权力中枢,比之自己守着西川之地要强出太多,此时齐宁主动提出有机会要助他回京,他如何不喜。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既然韦大人乐意,那我心里就有数了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忙道:“下官多谢爵爷提拔,若是有机会进京为朝廷效命,下官定当唯爵爷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齐宁提拔自己进京,自己就等若是锦衣齐家的人,以后自己背后的靠山就是这位护国公,那现在立刻向齐宁表示忠心,当然是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齐宁摆手笑道:“不是唯我马首是瞻,而是一切听从皇上的旨意,为朝廷尽心尽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韦书同心下微有些激动,想到什么,忙道:“爵爷,下官已经传下了调令,十天之内,聚集万余人马不在话下,两天之内,附近的兵马就能够赶到,两三千人是能够迅速赶到的。”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便在此时,却听外面传来声音道:“刺史大人,有急报!”

    韦书同向齐宁道:“爵爷慢用。”出了门去,只是片刻间,便回来道:“爵爷,李弘信有动作!”

    齐宁放下筷子,韦书同已经凑上来道:“下官一直派人盯着蜀王府,刚刚得到消息,李弘信府前停着好几辆马车,而且从府里往马车上搬东西,似乎是要出行。”

    “出行?”

    “朝廷虽然没有明旨,但李弘信心里清楚,他要离开成都府,必须向刺史府知会一声。”韦书同道:“只要离开成都府百里之内,便需要刺史府派人护卫,明说是护卫,实际上却是要监视此人,而且还要向刺史府说明白到底要往哪里去,否则不可轻易出行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一次他出行,却并没有告诉你?”

    韦书同颔首道:“如果出行只在城外三十里地之内,倒也无需向下官说明,眼下没有告诉过下官,却准备出行,那就不可以离开三十里地之外。”神色凝重下来,道:“昨晚爵爷已经通知他三日之内启程进京,这个时候,他要出城做什么?爵爷,咱们不得不小心,免得此人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“狗急跳墙?”

    韦书同道:“下官担心此人不想进京,就此远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想逃离?”

    韦书同颔首道:“下官昨晚倒也担心此人狗急跳墙,会召集人手鱼死网破,不过细细一想,此人在城中可用之人区区百人而已,在他食邑虽然还有锦官卫驻守,但却根本无法调入城中,以他的实力,想要铤而走险也是不能。”微微一顿,才道:“所以下官就担心他会找机会逃脱,昨晚还在想着,不想今日就准备出城,嘿嘿,爵爷,只怕下官所料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如果要逃,会逃往哪里?”

    韦书同摇头道:“李家虽然掌控西川不过几十年,但李氏一族在西川却是百年世族,对西川了若指掌,这李弘信真要事先找好了藏身之地,还真是不容易查到。”

    齐宁笑道:“他既然要出城,你尽管派人盯着就是,看看他到底意欲何为。”

    话声刚落,又听外面传来声音:“启禀刺史大人,蜀王派人求见,正在大堂等候!”

    韦书同和齐宁对视一眼,齐宁已经向韦书同微微点头,道:“韦大人去见见,看看李弘信葫芦里卖什么药。”

    韦书同这才拱手告退,等齐宁吃完早点,韦书同便已经回来,向齐宁道:“爵爷,李弘信派人来说,他即将要去往京城,也不知道何时能够回来,两个月后便是他母亲的祭日,每年他母亲过世的日子,他都会去祭奠,今日出行,是要去祭奠他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祭奠母亲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不假。”韦书同道:“李弘信之母过世的很早,那时候李弘信父亲还在世,在城南的一处小山都做为了墓地,而且改名为凰山,不过李弘信当年递交降表之后,老侯爷将凰山改名为南山,这李弘信每年在他母亲祭日确实都会前往祭拜,我刚刚记起来再有两个月确实是他母亲的祭日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进京,所以提前去祭祀他母亲?”

    韦书同点头道:“那边确实是这样说的,还说今日前往,明天晚上子时之前一定会赶回来,爵爷,下官已经安排了人去盯住他们,无论李弘信是不是真的去祭奠他母亲,都绝不会让他逃离下官的视线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