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七一章 寒夜杀意

第一一七一章 寒夜杀意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成都是西川的心脏,成都府城更是西川第一城,这座古城从来都没有失去过生气,而且作为西川的商贸中心,南来北往的客商每日在成都府城往来不息。

    西川物产丰富,大量的商贾都会从西川采购货物运往东边,亦从其他地方带来琳琅满目的货物,成都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商贸往来,在西川被纳入帝国版图之后,一直保持着繁荣。

    每天除了进出的商队,自然也少不了来来往往的护镖队伍。

    商贸的繁荣,注定了西川镖行的繁盛,成都府城内,数得上名号的镖行不下几十家,就连京城三大镖局之一的长平镖局在成都府亦是设有分号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商队如何众多,成都府城一到戍时时分,就必定要关闭城门,哪怕是晚上片刻,也只能在城外待着。

    成都府城的各门都是由刺史府直辖的卫队负责轮流把守,负责南城门的牙将叫做杨霖,年过四旬,做事稳重,平日里不苟言笑,但手下人都知道这位牙将是真正在疆场上杀过人的,对他都是心存敬畏。

    杨霖很少和人说话,性子内向,谁也摸不透他的心思,但是手底下的人对他的吩咐,从来没有人敢不服。

    亥时时分,城内虽然不少乐坊还有欢声笑语声,但城门处却已经是一片死寂,八名值夜的守门兵士把守着南门,杨霖对部下管束的极严,执勤的时候,就算是家里烧起了大火,那也得老老实实守在岗位之上,作为刺史府直辖的兵马,其中每一名兵士都是精心挑选出来,不但骁勇善战,而且谨守军纪。

    杨霖坐在城门后的一张椅子上,虽然已经入夜,但他却还是精神不错,目光有神,边上摆着一张小案,上面放着一袋子炒熟的花生,他每一次伸手过去,两只捏住一颗花生,然后很有技巧地捏婆花生壳,两颗花生便滚到到掌心内,手一松,花生壳落在桌上,然后抬手将花生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手下人都知道这是杨牙将的嗜好,行伍中人,很少有不饮酒的,但杨牙将却是其中之一,似乎花生比美酒对杨牙将更具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快要入冬,西川的深夜已经颇有些寒冷,守门的官兵都早已经穿上了秋装,作为刺史府直接统管的兵将,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待遇,那在西川各支兵马中当然是最好的,秋装十分暖和,足以抵挡住夜里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牙将,城外有队伍靠近。”城头有人冲着下面喊了一声,“点着火把,人数不少。”

    杨牙将将手里的花生捏破,等到将花生米放入口中,这才慢条斯理站起身来,整理了一下甲胄,转到墙梯那边上了城头,靠近城垛,向城下瞧过去,果见到一支队伍正向城边靠近过来。

    靠近城门尚有一小段距离,队伍这才停下,城头的兵士却是看的清楚,队伍大概有七八辆马车拉着货物,当头还打着镖旗,却是一支镖队,镖队大概有二十来号人,对一支护镖队伍来说,二十来号人并不算少。

    “牙将,看旗子好像是义威镖局。”一名兵士道。

    杨牙将点点头,冲着下面叫道:“是义威镖局?”

    “是杨牙将?”队伍前面有人笑道:“正是卢毅,今晚又是杨牙将当差吗?”

    杨牙将咳嗽一声,道:“卢总镖头,听说最近走镖都是让你的大徒弟出去,怎么这次要你亲自押运?”

    “不瞒杨牙将,这趟镖是京城的一位贵人吩咐下来,担心出了岔子,所以亲自走了一趟。”那卢总镖头似乎和守城的官兵颇为熟悉:“紧赶慢赶,还是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杨牙将道:“条令所在,那也没有办法,卢总镖队只能在城外待一宿,明晨一早进城。”

    “杨牙将,这趟镖走的很辛苦,而且天气越来越冷,大伙儿都已经疲惫不堪。”卢总镖头苦笑道:“我知道规矩,可是今次想用这张老脸,求牙将通融一下,让我们早些回家。”

    杨霖皱眉道:“你也是成都人,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,岂能破例?”

    “杨牙将,实不相瞒,这批货是京城户部尚书窦大人派下来的,不敢耽搁。”卢总镖头拱手道:“看在窦大人的面子上,还请杨牙将通融。”

    “窦大人?”杨霖有些错愕,边上兵士低声道:“牙将,窦大人可是朝中大员,真要是得罪了他,那.....!”

    杨霖冷哼一声,沉吟了一下,才道:“都是些什么货物?”

    “牙将可以派人检查。”卢总镖头道。

    杨霖道:“来两个人随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当下两名兵士跟着杨霖下了城头,打开侧边小门,出了城外,那卢毅已经上前来拱手道:“有劳有劳!”

    杨霖也不废话,走到车队边上,到得第三辆车旁边,令镖师掀开了盖在上面的遮雨布,下面放着三口大箱子,杨霖吩咐打开其中一只箱子,向身边一名兵士使了个眼色,那兵士上前去,伸手在里面搜看了一番,这才回头道:“牙将,里面是些皮子。”

    “皮货?”

    卢总镖头在旁微微一笑,凑近杨霖低声道:“牙将,窦大人颇有资财,在这成都也有几家铺面,只是他老人家不想太让人知道,所以雇了镖队护送这些货物过来,是要在这边出手,这事儿也请牙将不要宣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杨霖扫了其他几辆车:“都是要出手的皮货?”

    “好有些字画之类。”卢总镖头道:“牙将要不要一一检查?”

    杨霖想了一下,才道:“进城之后,不要惊动人,偷偷回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卢总镖头忙道:“多谢牙将通融。”取了一只袋子塞进杨霖怀中:“牙将,这些就请牙将给弟兄们赏酒吃。”这一袋子银两不少,杨霖随手丢给边上的兵士,吩咐道:“晚上执勤的兄弟每人一份分发下去,让大伙儿不要声张,这毕竟是窦大人的货物,咱们不好挡了窦大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兵士忙道:“是!”心想窦大人是朝中的大员,区区几名守城官兵,那窦大人要是恼起来,按按手指头就能将这伙人碾死,杨牙将这般做,倒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当下开了城门,杨牙将放了车队进城后,立刻关上了城门,那袋银两也分发给了众兵士。

    卢总镖头领着车队进城之后,立刻让车队分散,六辆马车二十多号人分成了四路,镖旗也收了起来,等其他各队离开,卢总镖头这才带着四五个人拐到一条僻静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成都城内镖局多,酒楼也多。

    成都人爱吃,也会吃,所以酒楼几乎可以说是遍地都是,小到摆了两三张矮桌的小吃摊,大到三四层楼高装饰奢华的大酒楼,那是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水井街是成都众多街道的其中一条,这条街道算不得太热闹,但这条街上熙庆坊却是城里数得上号的大酒楼之一,不但四层楼高的主楼飞檐壮丽,而且前庭后院所站的面积极为开阔。

    只是熙庆楼从昨日便开始停业,对外说是要重新修缮,所以这两日已经没有客人上门。

    夜色深沉,卢总镖头领着两辆马车到了熙庆楼后门,令人三重两轻敲了敲门,很快便有人将门打开,卢总镖头进到院内,迎面过来一名长衫文士,正是蜀王李弘信手下的幕僚黄先生。

    卢总镖头对着黄先生拱了拱手,低声道:“先生,六辆马车悉数进城,有杨霖保护,一切无恙。”

    黄先生回过身,沉声道:“将车上的东西搬进来。”立时从昏暗中便冒出十余号人出门去搬箱子,卢总镖头又道:“其他三路正往这边汇集,半个时辰之内,定能全都抵达。”

    黄先生道:“你立下了首功,事成之后,王爷定会从重嘉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卢家受王爷恩惠多年,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报答,今次能够为王爷效命,乃是此生夙愿,虽万死而不辞。”卢毅肃然道:“此番我已经将镖局勇悍且忠诚的镖师都调了过来,先生如果有差遣,上刀山下火海我们都是不皱眉头。”

    黄先生牵了卢毅手臂,道:“你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这熙庆坊没有点几盏灯,显得十分昏暗,卢毅跟在黄先生身后往前行,却发现院子周围的屋舍之内人影窜动,显然里面藏着不少人。

    进到一间屋里,却只见到屋内已经有十来号人,卢毅进屋后,众人将目光都瞧过来,卢毅知道这都是蜀王的心腹部下,向众人拱手行礼,只见到一盏孤灯放在桌上,一名黑甲将站在桌边,看向卢毅,含笑道:“卢总镖头,我们等了你许久。”

    卢毅忙上前道:“戴将军,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那黑甲将正是李弘信布下的戴凌,微微颔首,这才向四周众人道:“诸位,所谓养兵千日,用在一时,王爷对我们这些人如同再生父母,如果没有王爷,我们也活不成现在这幅人模狗样,当年王爷为了保全成都的军民,向楚国递交了降表,楚国口口声声说既往不咎,可是这次却派了姓齐的过来,更是要让王爷进京,你们自己都明白,他们让王爷进京的目的是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目漏凶光,一人冷笑道:“老子憋了这么多年,每一天都想着一刀剁了韦书同那狗杂碎的人头,楚国压在我们头上二十多年,今次我们终于可以吐出胸口的闷气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