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七四章 圈套

第一一七四章 圈套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蜀王府内,李弘信此时倒是淡定自若。

    没有人否认李弘信曾经也算是一代枭雄,年纪轻轻便继承了蜀王之位,而且在其后十几年内,一直将西川牢牢控制在手中,如果不是面对着强大的楚国,面对着一代名将锦衣老侯爷,也许至今西川依然是在李弘信的手中。

    铁马金戈,风云际会,李弘信走过大风大浪。

    他曾经荣耀一时,威风凛凛,也曾跌入人生低谷,日夜担心楚国会对他下死手。

    经过了兴衰,在关键时刻,他反倒很能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一搏,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一旦成功,自己梦寐以求多年重新控制西川的愿望就很可能达成,自己二十多年卧薪尝胆的煎熬就没有白费,可是一旦失败,那么自己便再也没有下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这次的孤注一掷,当然不是最好的时机,甚至有些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但既然出手,他便做了最周密的安排,只要今夜行动成功,他便知道如何进行接下来的部署,当年整个西川是他的囊中之物,他当然知道用怎样的手段去控制西川。

    “王爷,行动应该已经开始了!”西门横野神色也一直很是严肃,坐在李弘信斜对面:“如果一切顺利,一个时辰内,我们就可以得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微微颔首,坐在西门横野旁边的黄先生道:“王爷,咱们这边也可以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微一沉吟,才点头道:“令孙寿率领王府的侍卫,立刻出发,拿下兵器库。”

    黄先生一拱手,退下去传令。

    等黄先生退下,西门横野才凑近过来道:“王爷,今次行动,无法及时和地藏那边联络,若是能够得到他的相助,应该......!”

    李弘信淡淡一笑,道:“长史,本王与地藏是结盟,并非是听命于他。就算他真的派人相助,于今夜胜负并无多大的影响,若能取胜,用不着他的人,我们也能取胜,可是若不能胜,多了他几个人,也扭转不了局面。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微微颔首,李弘信低声道:“若是这次行动有他的人,本王取胜之后,反倒要受他掣肘,今次取胜,与他全无干系,他也就没有资格在本王面前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含笑道:“王爷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等本王控制西川之后,对此人还要多加防范。”李弘信眸中显出冷厉之色,冷笑道:“当初他对本王承诺,定能够让苗人在西川率先作乱,如此一来,西川陷入动荡,本王便有机会控制西川,可是最终苗人非但没有反,就连本王当初写给朗察都鲁的密信竟也落到了齐宁的手中,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对本王毫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低声道:“王爷,如果不用地藏,日后我们却要做好将其除掉的准备。此人在西川已经颇有势力,待王爷控制西川,此人反倒成了王爷的绊脚石,对王爷存有威胁。”

    李弘信颔首道:“本王早就有计较,对付地藏,不宜操之过急,缓而图之。”目光深邃,平静道:“本王首先要拿下这成都,只要拿下了成都,后面的事情也就好办了。”微一沉吟,才道:“长史,你说韦书同的人头现在是否已经被拿下?”

    西门横野想了一下,才道:“就算现在没有拿下韦书同的人头,那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刺史府内,戴凌首当其冲要拿下韦书同的人头,带人冲进了韦书同的住处,却发现屋内竟然是空空如也,竟然没有韦书同的踪迹。

    兵士将屋内每一个角落都搜遍,也没有发现韦书同一根头发。

    四路人马冲入到刺史府,可是到现在为止,竟然没有听到半点响动。

    戴凌已经隐隐感觉事情不对劲,出了屋子,边上有人已经道:“将军,韦书同是否不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戴凌尚未说话,便听到脚步声响,向院门瞧过去,只见到卢毅已经领着一群人冲了进来,戴凌迎上前去,卢毅抬手令众人停步,问道:“戴将军,是否拿住了韦书同?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这里。”戴凌皱眉道:“卢总镖头,你可看到府里的其他人?”

    “戴将军,我们从后门进来,一路上没有瞧见一个人影。”卢毅神色古怪:“刺史府内竟似乎没有一个人,有两处屋内点了灯,我们冲进去,却并没有发现人影。”

    戴凌脸色更是难看,率先冲出院子,身后一群人紧跟着,穿廊过院,又遇上另一支人手,却在这刺史府内没有发现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整座刺史府,竟是一座空空荡荡的宅子。

    戴凌后背发凉,已经感觉到事情不妙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陷阱!”戴凌猛然道:“赶紧撤离此处。”握紧手中刀,直往正门冲过去,正门处依然有八名兵士守住,瞧见戴凌带着一大群人冲过来,有些诧异,戴凌已经沉声道:“打开门,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几名兵士立刻转身开门,大门打开,迎面便是无数箭矢射过来,三名兵士顿时便被射成刺猬,戴凌依稀看到大门外的街道上,人影憧憧,心下骇然,叫道:“快关门!”

    不用他吩咐,兵士们已经迅速将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戴将军,外面有埋伏。”卢毅声音也满是惊骇:“他们.....他们设下了陷阱!”

    戴凌手足冰凉。

    “你们守住前门。”戴凌指着几人道:“莫让他们闯进来。”挥手道:“其他人跟我去后门。”转身向后门跑去,数百人跟随在戴凌身后,直穿过刺史府,到得后门,戴凌使了个眼色,便有两人小心翼翼摸过去,但有前门的教训,也都不敢立刻打开后门,一人将眼睛凑到门缝上,向外面瞧了瞧,却见到后巷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那人这才宽心,回头向戴凌点点头,这才打开后门,外面果然并无箭矢射入,戴凌却还是没有轻举妄动,又努了努嘴,两名兵士先出了后门,到得后巷,左右看了看,正要冲里面招手,夜色之中,劲风忽起,“噗噗”两声,两支暗箭射入到两名兵士的喉咙,两人身子晃了晃,都是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戴凌心下骇然,知道这后巷也是有了埋伏,有人也是迅速将后门关了上。

    “将军,现在看来,这就是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。”卢毅神情黯然:“咱们这次行动,已经完全在对方的算计之中,姓齐的故意让咱们自己进了圈套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身后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戴凌脸色已经是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他现在并不是担心出不了刺史府,对他来说,今夜行动,他本就是打算豁出性命来,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,可是眼下的情势却已经表明,齐宁对今晚的突袭早就做好了准备,甚至布下口袋让李弘信跳下来,戴凌心知李弘信隐忍二十年之后的全力一击,终究成是一败涂地,成了梦幻泡影。

    他手足冰凉,冷笑道:“诸位,我等受王爷厚恩,只求力战至死以报王爷!”

    他话声刚落,便听得外面传来声音:“尔等今夜突袭刺史府,反叛朝廷,罪大恶极,若是立刻放下兵器,尚能活命,若是顽抗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戴凌大笑道:“让我们放下兵器,有本事进来拿就是。”心中却还是准备最后一搏,想着自己手下还有四百来号人,而且都是久经训练的悍勇兵士,虽然不知齐宁今晚到底埋伏了多少,但却未尝不可一战。

    “亡命之徒,与乱匪何异?”外面声音道:“只是你们之中有不少都是有家有业,刺史大人有令,现在归降者,不但可保你们性命无虞,亦可保证你们家小不受任何惩罚,若是顽冥不灵,非但要将尔等斩尽杀绝,而且还要追究三族之罪。”

    戴凌手下众兵士杀气腾腾夜袭刺史府,却发现是空府一座,本来积攒的杀气已经泄了不少,随即发现本来是准备围杀刺史府,如今自己反倒是被官兵围在刺史府中,心下也都颇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锦官卫是李弘信的亲兵卫队,清一色都是蜀地人,大部分人都是有家室,此时外面那声音以家眷威胁,不少人心下更是惶恐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外面到底有多少人,恰恰是因为不知道,心头反而发慌。

    戴凌瞧见手下兵士有不少人神色有异,心知对方三言两语已经影响了军心,他知道这个时候若要放手一搏,那必然要所有人齐心合力,若是军心大乱,后果不堪设想,沉声道:“弟兄们,咱们既然来到这里,就算弃械投降,你当他们当真会放过你们?咱们只有放手一搏,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”随即长叹一声,道:“我不逼你们,你们若是谁想放下兵器,大可以退到一旁。”

    数百号人面面相觑,立刻有人道:“戴将军,王爷对我们恩重如山,这时候若是弃械投降,那还是人做的事吗?咱们杀回蜀王府,护着王爷冲出城去,再寻机会东山再起。”

    戴凌目光如刀,问道:“诸位都是这个心思?”

    众兵士互相瞧了瞧,终于有一人壮着胆子道:“戴将军,咱们.....咱们中了他们的圈套,根本.....根本不能反败为胜,要不.....!”他话声未落,戴凌厉喝一声,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手起刀落,一刀便砍下了那人的脑袋,众人都是骇然,戴凌瞧着在地上滚动的脑袋,冷笑道:“贪生怕死,忘恩负义,此等小人怎有脸面活在世上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