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历史军事 > 锦衣春秋 > 第一一八六章 袭杀

第一一八六章 袭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边军苦,这是当兵的都知道的道理。

    其实比起镇守在北方边陲的边军,守卫在秦岭狭道的官兵只觉得自己比他们还要苦上数倍,每日里的活动范围就在卡哨附近,而且军规森严,驻守在狭道的官兵既不能饮酒,更不能接近女色。

    不能饮酒是怕误事,但有人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不能近女色。

    驻守北疆的边军虽然也是严禁饮酒,但朝廷每年都会往边疆发配罪妇,可是在这卡哨,终年都难得见到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狭道内的守军半年轮换一次,这半年对每一个人都是煎熬,而且谁都不敢掉以轻心,毕竟是身处在前方,谁也不知道楚国人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。

    唯一让守兵欣慰的是,他们拿的军饷应该远超过北方边军,看在银子的面子上,也只能在这里忍耐下去。

    曹英今天心情算是不错,卡哨身处在秦岭之中,四周只有参天耸立的高壁,就算怀里揣满了银子,想要买一坛酒也是痴人说梦,而曹英却偏偏是个嗜酒之人。

    嗜酒而不得,当然是一种煎熬,今日楚国使团很讲究,给自己留下一坛酒,曹英恨不得当场就开封开怀畅饮,却强自忍住,等到天黑之后,叫了两三个人一起,虽然是少斟慢饮,但不到一个时辰,酒坛见底。

    曹英想过这坛酒独自饮用,但也知道若真的吃独食,说不准这事儿就有人捅出去,将关哨内几个比较重要的角色拉在一起,大家一起饮酒,也就不用担心日后会惹来麻烦。

    酒是好酒,饮的时候酒香扑鼻,可是这美酒后劲却是不小,换做以前或许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,但几个月滴酒不沾,今日突然饮下来,几人便感觉有些醉醺醺。

    曹英虽然酒醉,却还是没有忘记职责,吩咐手下严密戒备,不可有丝毫疏忽,本想着回营房歇息,但是脚步虚浮,走路摇摇晃晃,倒也不想让人搀扶,只让人取了毯子,就在石墙边山的干草铺躺下,其他几人也是如法炮制。

    曹营醉酒沉睡之时,齐宁却已经带着人摸到了营房这边。

    秦岭狭道之内的戒备毕竟不同寻常,虽然已经是半夜,营房这边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梦乡,但还是安排了两人值守,夜里两名兵士裹着秋装,一左一右在营房两头执勤守夜。

    齐宁领着几十号人如同暗夜中的幽灵一般,悄无声息地摸到营房附近,营房外面挂着灯笼,在夜风之中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两名执勤的汉兵显然是白天已经睡过,并无疲态。

    一群人矮着身子在距离营房不远处的石堆后面停下来,陆亢手握长弓,背负箭盒,凑近过来低声道:“爵爷,我和秦剑先将两名守夜的射杀,然后大家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齐宁心想这也是最好的办法,低声道:“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陆亢微微一笑,信心十足,回过身,向身后紧跟着自己的秦剑做了个手势,秦剑微微点头,两人伏在地面,缓缓向营房那边靠近过去。

    齐宁握着刀,和众人一起等候。

    陆亢和秦剑都是箭中老手,出箭之前,自然是对距离要有足够准确的判断,这狭道内白天就昏暗的紧,夜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,好在有那灯笼指路,倒是帮了两人大忙,秦剑先到了适合的位置,陆亢低声向秦剑交代两句,这才继续往前摸过去,要去对付另一人,秦剑卧在地上,注意这陆亢那边的动静,瞧见陆亢移动十来步远停下。

    秦剑立时半跪着身体,弯弓搭箭,他身在漆黑之中,而且做了掩护,汉兵那边也根本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,只是他却并没有立刻放箭,而是等着陆亢的那边讯号。

    两名汉兵值夜,要做到万无一失,自然是要同时出手,在瞬间让两名汉兵同时毙命。

    秦剑将箭矢对准了一名汉兵,手指稳健,一阵夜风吹过,忽听得一声并不太响亮的口哨声响起,秦剑再不犹豫,手指一松,利箭如同刺穿空气,直往那名汉兵射过去,而陆亢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放箭,那两名汉兵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很快“噗噗”两声,两支箭矢也几乎是在同时各自没入一名汉兵的喉咙,贯穿脖子。

    两名汉兵哼也没有哼一声,都是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齐宁见得两名汉兵倒下,再不犹豫,一挥手,率先往营房冲过去,身后一众勇士如狼似虎,这一排营房共有六间屋子,齐宁事先已经心里有数,他这边加上自己总共是三十九人,除了自己这一队是九人,其他五队每队六人,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应付的是哪间屋子,迅速摸到屋前,并没有立刻破门闯入禁区,各自在窗口确定了屋内的情况,这才看向齐宁。

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各队便都有人靠近到木门前,悄无声息地用匕首挑开里面的门栓。

    这营房十分简陋,门缝颇大,要挑开门栓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而且有两件屋子甚至没有上栓,等到门栓挑开,各队都向齐宁这边做了一个手势,齐宁抬起手,往下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,众人再不犹豫,轻轻推开门,鬼魅般摸进到屋内。

    齐宁脸色冷峻,片刻之后,听得其中一间屋内传来一声怪叫,但那叫声也在瞬间便戛然而止,片刻之后,各队人手先后从屋子里出来,到得齐宁面前禀报。

    已经是半夜,又加上天气寒冷,营房里的汉兵早已经沉沉睡去,众人摸进去在汉兵睡梦之中便将之解决。

    只是其中有一间屋内出了一点小小状况,一名汉兵半睡半醒,察觉有人摸进来,想要叫喊,却瞬间被砍断了喉咙,那也正是齐宁刚才听到的那声怪叫。

    营房这边总共有十六人,其实只是分睡在四间屋内,有两间屋内却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顷刻之间,便解决了营房所有的汉兵,齐宁为了以防万一,吩咐众人又在营房四周检查了一遍,确定再无活口,这才重新整队。

    这营房距离卡哨那边不过几里地,说到便到。

    齐宁召集众人聚过来,低声道:“弟兄们都知道,皇上心忧天下,要一统江山,只有天下一统,百姓才能安居乐业,不在受刀兵之苦。拿下咸阳,我大楚一统天下就指日可待,要拿下咸阳,今晚我们就必须拿下这道卡哨。”忽然停下来,笑道:“罢了,不说这些大道理了,你们听着,咱们打通子午道,拿下咸阳,以后荣华富贵你们享用不尽,无论是黄金美人还是光宗耀祖,我可以保证你们都可以得到,谁立下的战功越多,到时候得到的就越多,这话是不是听明白了?”

    众人互相瞧了瞧,都显出笑意,一名兵士笑道:“爵爷,小的是土哈哈出身,要是立下大功,能不能娶个官家小姐,这样真的可以光耀门楣!”

    “官家小姐?”齐宁嘿嘿一笑:“要几个?你立下战功,我给你向朝廷请封,到时候自己先做个将官,等你做了将官,看中哪个官家小姐,你自己搞不定,直接告诉我,我来帮你搞定。”

    众人更是莞尔。

    “奋勇杀敌,日后共富贵。”齐宁握刀在手,“走!”

    齐宁最直接的激励,让众人更是热血上涌,心想这次是跟随帝国公爷一起行动,只要奋勇杀敌,国公爷在旁那可是看得清楚,近水楼台先得月,有小国公照着,还怕不能加官进爵?当下一个个更是如同虎狼一般。

    卡哨这边已经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石墙上面有四五名兵士执勤,点着几支火把,如同多少年来所做的一样,注意着狭道南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在这里驻守的兵士,拿的饷银不少,责任自然也是十分重大,而且每一个人几乎都无数次被告知,也许十年八年从南边都不会有敌人来袭,可却绝不能因此有丝毫的疏忽大意,是以卡哨的兵士警觉性确实很强,但自从楚汉分别立国之后,秦岭的各条狭道几乎成了鸟不拉屎的荒蛮之地,即使是在楚汉最激烈的三年秦淮大战其间,楚国也没有一兵一卒出现在秦岭狭道这边。

    守兵虽然日复一日地强打精神履行着重复的任务,但骨子里却终究还是松懈了许多,谁也不会觉得楚国人真的会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瞭望塔上的两名兵士穿着厚厚的棉服,他们站得高,自然也就成了夜风照顾的重点对象,虽然距离寒冬时节还有些日子,但夜风刮在脸上,还是让人感觉到了一股股寒意。

    一名兵士靠在瞭望塔角落的木杆上,瞥了那牛角号一眼,心中有些疑惑,这牛角号在这边已经多年,却始终没有被吹响过,他甚至怀疑这牛角号是否还能吹响。

    夜里执勤,可以分配到一些干粮作为夜宵,另一名兵士从小袋子里摸了一把炒豆子放进嘴里,伸了个懒腰,已经是半夜,还要挺上几个时辰才能轮换,若不是军令如山被调过来,再加上饷银可观,谁他娘的愿意跑到这鬼地方来守卫,他心里盘算着等几个月轮换离开这里后,是否要找找关系,不要再跑到这鬼地方来。

    口里嚼的炒豆子越嚼越香,兵士忍不住又伸手抓了一小把,正准备放入口中,肩头却被拍了拍,扭头过去,却见自己的同伴皱着眉头,手指向下方指了指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那兵士忍不住顺他手指看过去,可是还没看到什么,却感觉喉头一堵,竟似乎有什么刺入自己的喉咙,他一时甚至感觉不到疼痛,只感觉浑身上下在这一瞬间如同坠入冰窖,说不出的难受,眼角余光瞥见自一支箭矢没入到自己同班的脖子里,兵士瞳孔收缩,拼了气力抓住瞭望塔围栏,想要喊出声音,却什么也叫不出来,整个人软软地趴在了围栏上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